鐵流倡議起訴毛澤東
 
鐵流倡議起訴毛澤東
作者: 鐵 流

批毛文選

更新於︰2011-06-1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毛澤東是中國百罪之源,萬惡之首,此根不除,國無寧日,民無寧日。希望大家發出怒吼:一定要毛的「腐屍出堂,毛的頭像下牆」!不達目的,絕不甘休!難友們行動起來,粉碎毛派的反攻!!


鐵流,中國大陸堅持批毛的四川作家。右派維權的代言人。多次發表公開信,要求胡錦濤兌現批毛諾言。

劉孟懿難友轉開遠諸友:你們好:

  來信收讀不勝激動,我們永遠是一根滕上的瓜,批毛揭毛是我們共同目標。現在毛派極左勢力十分倡狂,公開反對改革開放,否定鄧小平偉大的歷史功績,叫喊為「四人幫」翻案,要回到文化大革命的血腥時代,重啟階級和階級鬥爭。他們在全國28個省市發起「公訴茅于軾、辛子陵」犯有「漢奸賣國賊罪」的活動,企圖用毛的歪理邪說來推翻現政權,我們必須反擊。

  我建議:全囯倖存五七右派難友,趕快團結起來,迅速發起一個起訴毛澤東罪惡的簽名活動。以我們深害毛澤東迫害二十多年鐵的事實,要求全國最高人民法院組成特別法庭,審判毛澤東反民主、反進步,踐踏憲法、破壞黨綱黨紀,殘害無辜,枉法殺人,以及亂黨、亂軍、亂政的各種犯罪行為。他一生製造事端,殺害黨內數十萬同志,1957年巧以「陽謀」陷阱,把全國五十多萬民族精英打成「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派分子」,沉冤二十多年,使得他們家破人亡,禍及三代。他又違反自然規律,大搞「超英趕美」的所謂「大躍進」活動,親手製造了一樁樁人為的饑餓,竟然活活餓死三千七百多萬中國人民。為搞家天下,發動「文化大革命」陷害忠良,整死共和國主席劉少奇,以及彭徳懷、賀龍等革命功勳。

  毛澤東是中國百罪之源,萬惡之首,此根不除,國無寧日,民無寧日。希望大家發出怒吼:一定要毛的「腐屍出堂,毛的頭像下牆」!不達目的,絕不甘休!難友們行動起來,粉碎毛派的反攻!!!

  祝大家好!               

鐵流    2011531日北京

(附雲南開遠市劉孟懿)

致《往事微痕》的公開信

鐵流及各位義工:你們好!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是時間還未到。時間一到就要報,揭毛批毛山河笑!四月八日,我們聚在一起,把《往》刊「致讀者」 信讀了又讀,並熱議一番。批毛早在三十多年前就應該做的事,但執政者就是不做!何故?不言都心知肚明。毛澤東一生喪盡天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是中外史上最毒辣最兇殘最不要臉最無賴的大暴君。但當局卻塵封起來而成為禁區,真是咄咄怪事!

  「文革」,他 把大陸經濟搞到崩潰邊緣,老百姓無吃無穿,窮得叮噹響。鄧小平說:「幹了二十多年的社會主義,還窮,要它幹啥?」胡耀邦以大無畏精神殺出一條血路,撥亂反正,平反冤假錯案和改革開放,是明智之舉。

  毛澤東從無道德良心,把支持他鬧革命的幾千萬活活餓死。他不要政治倫理,毫無人性,大搞階級鬥爭、「興無滅資」 和消滅私有制,幻想建個一大二公的社會主義。結果是草菅人命,濫殺無辜,破壞經濟,民不聊生。一系列政治運動就是鐵證。就「鎮反」 來說,「我們鎮壓反革命,殺一百萬,極有必要」 毛說「應當放手殺幾批」 ,「殺反革命比下一場透雨還痛快,我希望各大城市、中等城市,都能大殺幾批反革命」 。

  「反右」是毛用暴力對非暴力的思想言論進行禁錮打壓的違法犯罪,是毛用「陽謀」 翻雲覆雨而操辦的鎮壓運動。他一次性迫害了有社會良心有正義感的知識人竟達三百多萬人,創下了文字獄的世界之最。受迫害人數之多,時間之長也是世界之最。若毛真能「萬歲」 ,莫說我們是無期徒刑,就連我們的子孫後代也將是無期徒刑的政治賤民。究竟整死了多少說真話的「右派」,至今還是個「謎」。「大躍退」 是一場人類史上空前的悲劇。年景正常,沒戰爭沒瘟疫,卻造成四千萬老百姓活活餓死,卻有大範圍的「人相食」 , 這是人類史上絕無僅有的異數。這更是人類恥辱,時代傷疤!經濟損失一千多個億。文革整了一億多人,整死了二千多萬人。浪費和減收共一萬三千多億。其他歷次政治運動,殺害整死的人達三百多萬。直到毛死,這幾筆數字相加,用官方語來說,非正常死亡有七千萬人,經濟損失一點五萬億以上。兩次大折騰之損失是我國前三十年基建投資總額的兩倍多。這本來可用于建設國家和改善人民生活的寶貴資金,有三分之二以上被毛折騰掉了。這就是毛以階級鬥爭為綱建設國家的總成績單。毛濫殺無辜超過歷代暴君殺人之總和還多,是個殺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的魔頭!毛搞經濟建設一敗塗地是禍國殃民的大罪人!沒喪失記憶的人,記得那些搞「階級鬥爭」的打手黨棍, 專門剜窟窿尋蛇打。「捆打吊跪殺」的暴行是家常便飯,全國上下,時時處處都在發生。苦累、饑餓、酷刑是隨公社短命才結束!是當代史上最黑暗最野蠻最殘暴最慘烈的一頁!惡貫滿盈的毛所欠下的血債,有誰向世人和歷史講清楚說明白?注意:不願說清楚、不願告別歷史、不坦白交代歷史就是包庇毛就是包藏禍心!大屠殺會不會捲土重來?「凡向我說不的則是敵人,必除之」 的老套數是否捨得丟掉?……

  毛喜歡權力、殺人,玩弄權術而不擇手段,喜歡歌功頌德、造假說謊而不臉紅,喜歡欺名盜世而理直氣壯,喜歡抄襲剽竊他人作品而冒充才高八斗,最喜歡把歡樂建在別人痛苦之上,玩弄女人如過江鯽……他不是什麼革命家而是最大的破壞者,!最大的騙子流氓色狼!最大的屠夫劊子手!是十惡不赦、反人類的罪人!但至今他還逍遙法外不准人評說,真是蒼天沒長眼!天理難容!若不批毛,改革無法深化,改革派患失語症。若不批毛,社會回潮,左禍橫行,封建極權專制制度照常運轉。大陸人只能在痛苦中呻吟! 

  民主憲政法治和普世價值是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昌逆亡!「往刊」就是順應世界潮流而橫空出世,肩負著批毛的歷史使命。 「往刊」是民間重新評毛的推動者!一定把毛反人類的罪惡事實翻個底朝天,讓它曬曬太陽。讓世人看到驚訝:「大救星」原來就是大災星!是殺人魔王! 

我們所要達到的目的就是:「僵屍出堂、魔頭下牆」 。

  若不清除僵屍魔頭,它會散發出濃烈劇毒,污染環境,危害百姓;若不清除僵屍魔頭,那些愚昧無知盲從的人還要把他 奉為神靈,頂禮膜拜;

  若不清除僵屍魔頭,我們國家就不能順利前進,會倒退至奴隸社會,老百姓將是「馴服工具」 的奴隸。我們國家就不能叫共和而只能叫共慘!

  若不清除僵屍魔頭,那些擁毛左派就要重新上台,搞第二次文革。他們將高舉「毛思想紅旗」  招搖撞騙嚇唬人,會導致窮奇時代重演。他們要為「五人幫」 平反,封江青為「國母」,大搞階級鬥爭……他們還要把「走資派」、「黑五類」……重新打翻在地,踏上兩隻腳,永世不得翻身。大陸人將要在地獄中過比牛馬不如的生活與饑寒交迫的日子! 而今大陸人有了新覺醒,民主自由和公民意識復蘇,維權意識增強,知道了維護自己的權益,明白了毛是萬惡之首。哪里有他的陰魂那裡百姓就要遭災受罪,就無人權可言。

     面對現實,我們維權要理直氣壯,莫當「縮頭烏龜」 糊塗蟲!莫怕樹葉落下砸破頭。我們要真正做個「鐵肩擔道義,辣手做文章」 的 五七人。我們一定要:

咬定批毛不放鬆,樁樁鐵證握手中。屠夫縱有刀萬把,難阻史柱釘毛蟲。

敬祝各位義工身體健康!祝編安!

雲南開遠市全體五七人:

熊恭年、王豪、李學文、李和芳、鄭興、付世清、李關根、金寶昌、羅福、張鏞、姚孔亮、趙維光、王忠福、馬懷麟、馬躍三、楊大勳、李梅青、唐碧玉、姚孔亮、李關根、付世清、馬躍三、龍全波、劉孟懿敬上。(劉孟懿執筆)

  【難友茅于軾來信】

  鐵流:感謝你支持我。公訴殺人犯毛澤東是一個符合正義的行動。全世界都公認二十世紀三大殺人魔王: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只有中國這個是非不辨的國家還死抱著毛澤東。這個被共產黨搞混了是非,隱瞞了事實的民族,再不改正,前途危險。茲發上我新寫的一篇文章,分析三年災荒餓死多少人。供參考。    (鐵流回信:茅老:不用謝,此事我應該做,他們公訴你就是公訴我,公訴全國五七老人。我必須回擊。祝好!鐵流)

烏有之鄉左先生,你們「公訴」錯了人

  當今中國是個畸形社會,即經濟上的資本主義(即市場經濟),政冶上的馬列主義,執政者常常是「打左燈,向右拐」。無論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也只能這樣做,而且不能不這樣做。儘管近三十年來中國的「改革開放」取得了長足的發展,「從1979年到2003年,國民生產總值由3624億元,增加到1169百億元,扣除價格因素,增長了8點4倍;同期,全國居民消費水準年增長百分之七;按現行匯率計算,2003年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達到1090美元,人民生活總體上達到小康水準。2OO3年創造了高於1978年33倍的勞動生產率(據國家統計局計算,1978年一年的勞動生產率相當於2OO3年十一天的生產率)。[引文見溫家寶總理在世界扶貧大會上的講話]既然經濟發展得這樣快,為什麼中共還不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原因很簡單,中國人民和中國執政者的頭上還壓著一塊泰山石,這就是毛澤東的陰魂不散。他的頭像還掛在天安門城樓上,他的腐屍還躺在人民廣場,如果不把它清除,中國就不可能實現民主社會。

  毋庸諱言,由於經濟上的自由化,政治體制上的一黨專政,改革開放就不能不出現問題,主要是言路阻塞所致的貪污腐化、國資流失、分配不公、兩極分化和老百姓沒有參政議政的權利,因而引起一些人民群眾的不滿,特別是弱勢群體的不滿,甚而眷戀毛澤東「衣不蔽體,食不裹腹」的均貧歲月,以為那才是「公平合理」的理想社會。為此,中共黨內一些別有用心的極左派分子,空前活躍起來。他們利用部分群眾對改革開放的不滿情緒,從根本上否定改革開放,鼓吹回到毛澤東時代。去,像文化大革命那樣,先把知識份子推上祭壇,點名批判一些對改革開放作出過貢獻的建言學者,說他們是推動市場經濟的「資產階級自由化」分子;同時,還把領導改革開放的各級領導幹部說成是「資產階級自由改革派」。甚而喪心病狂地叫嚷:「再發動一次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奪回失去的權力」, 「只有毛澤東思想才能救中國」。因此,在意識形態上改革派沒有話語權,縱是鄧小平也只能以「不爭論」而撂置不理。

  近年來毛派勢力更為猖獗,他們誤判態勢製造事端,以「鳥有之鄉」網站為首的一批利令智昏極左分子,諸如馬賓、張宏良、孔尚東、司馬南之流,聽聞今後「不再提毛澤東思想」,無所不用其極向中央施壓,企圖扭轉前進的歷史車輪,在全國各地發起攻勢,搞了28個所謂的「人民公訴團」,要「公訴」茅于軾、辛子陵的 「漢奸、賣國賊」罪。到底誰是漢奸賣國賊呢?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必須搞清楚。要說賣國,他們「偉大領袖」毛澤東才是貨真價實的漢奸賣國賊。如若不信,請看事實。

  一九三七年八月毛澤東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為證:「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避開與日本的正面衝突,繞到日軍後方去打遊擊,要想辦法擴充八路軍、建立抗日遊擊根據地,要千方百計地積蓄和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對政府方面催促的開赴前線的命令,要以各種藉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軍大大殺傷國軍之後,我們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奪取國民黨的政權。我們中國共產黨人一定要趁著國民黨與日本人拼命撕殺的天賜良機,一定要趁著日本佔領中國的大好時機全力壯大,發展自己,一定要抗日勝利後,打敗精疲力盡的國民黨,拿下整個中國。」

  一九三七年八月毛澤東在陝北洛川會議上又一講話說:「有的人認為我們應該多抗日,才愛國,但那愛的是蔣介石的國,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蘇聯)。我們共產黨人的方針是,要讓日本軍隊多占地,形成蔣、日、我,三國志,這樣的形勢對我們才有利,最糟糕的情況不過是日本人佔領了全中國,到時候我也還可以借助蘇聯的力量打回來嘛!」

  又是這個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還說:「為了發展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在戰後奪取全國政權。我們黨必須嚴格遵循的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任何人,任何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

  更為具體的是一九六四年七月十日,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偕委員黑田壽男去北京,與毛澤東有下面一段對話:毛: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佐佐木回說:今天聽了毛主席非常寬宏大量的說話。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給你們帶來了很大的損害,我們大家感到很抱歉。毛: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這一點,我和你們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兩個人有矛盾。(眾笑,會場活躍)。佐佐木:謝謝。毛:不要講過去那一套了。日本的侵略也可以說是好事,幫了我們的大忙。請看,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同時,你們的壟斷資本、軍國主義也幫了我們的忙。日本人民成百萬、成千萬地醒覺起來。包括在中國打仗的一部份將軍,他們現在變成我們的朋友了。(摘自《毛澤東思想萬歲》,第533至534頁。)

  除此,毛澤東感謝日本侵略中國,因此,不要日本賠償!1972年,中日建交的時候,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就向毛澤東道歉,「啊,對不起啊,我們發動了侵略戰爭,使中國受到很大的傷害。」毛澤東說「不是對不起啊,是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他感謝田中角榮。「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們戰爭賠償!」(翻譯摘自《田中角榮傳》日語原版)到底誰是漢奸、賣國賊?

  我們義正嚴辭的告訴馬賓、張宏良、孔向東、司馬南等諸位先生,你們公訴不錯,只是告走了人,漢奸賣國賊是毛澤東。真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只誤卿卿性命」。

(鐵流:四川作家、網刊《往事微痕》主持人,本文首發參與網誌)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