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郊騷亂:遭裝甲車清場
 
廣州市郊騷亂:遭裝甲車清場
作者: 明 報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1-06-1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在全國多處發生政府爆炸事件之際,對外開放的灘頭陣地廣州市郊也發生激烈騷亂。騷亂十一日擴大,多輛警車被民衆打砸、推翻並焚燒,當局逾千警員增援,並出動裝甲車和催泪彈驅散民衆,過程中一名當地記者被打傷。

廣州增城騷亂自6月10日開始,官民衝突,車輛焚毀,至6月13日尚未平息。
廣州當局調派2000武警,裝甲車武力清場,受到青年工人的強烈抗議。

 

  香港明報報導﹕廣州市郊增城周五(6月10日)起一連兩天爆發嚴重警民衝突,事緣一名四川籍孕婦在街邊擺賣時,與保安員發生肢體衝突,引發騷亂,警方帶走二十五人。

  騷亂十一日擴大,多輛警車被民衆打砸、推翻並焚燒,當局從廣州調動逾千警員增援,並出動裝甲車和催泪彈驅散民衆,過程中一名當地記者被打傷。微博消息稱,參加騷亂的主要是四川籍的工人。 

  增城警方十一日通報稱,十日晚,二十歲的四川籍孕婦王某和同鄉丈夫二十八歲的唐某在新塘鎮大敦村一超市門口占道經營擺攤檔,阻塞通道,管理人員進行勸離不果,雙方發生肢體衝突,孕婦倒在地上,警方在晚九時許接報稱一名婦女被毆打。 警方嘗試將受傷夫婦送院治療時,現場有人不斷起哄,阻撓孕婦上車,個別人員還向現場的政府工作人員以及救護車、警車等投擲礦泉水瓶和磚塊,導致三輛警車、一輛救護車以及多輛私家車被砸爛,警方從現場帶走二十五人。其後醫院診斷王、唐夫婦未有受傷。 

 騷亂者多為四川籍工人,記者被打傷

  但網上有消息指出,四川籍孕婦被脚踢,還不確定肚裏的孩子能否保住,十一日騷亂擴大,大批民衆上街打砸、推翻和焚燒警車。 

  多個微博消息稱,參加騷亂的多爲四川籍工人。 

  大敦村事發地點附近,有多間服裝、皮鞋工廠。在官方透過電視和中國移動發布的闢謠和安撫民衆通知中,也以“增城市政府鄭重告知各位市民和外來務工人員”開頭。 

  官方通告稱,事件中無人員死亡,將對造謠傳謠者依法追究,並要求群衆“珍惜安定團結局面,不信謠,不傳謠,不圍觀”。  

  村委會內有多輛汽車被推翻和焚燒,也有普通民衆的私家車被推翻。

  當局派遣大批武警和特警到大敦村增援,多輛印有“廣州特警”字樣的裝甲車也到達事發地點,微博消息稱,出動的警力達到二千人,事件中警方有使用催淚彈驅散人群。 

  《南方都市報》記者張俊杰在采訪過程中被警察誤傷。他在微博透露,自己十一日采訪時,被身穿制服的警員圍毆,全身捱了約二十警棍,目前軟組織受傷,身體有大塊瘀血,錄音筆被打壞,但警方稱當時不知張的記者身分。 

  在新浪微博上,與事發地點有關的“增城”“新塘”“大敦”等詞已經被列爲敏感詞,無法搜尋。 

 評論:軍隊是統治者最厲害的春藥

  一個王朝的崩潰是件令人著迷的事情。從宏大的歷史上看,似乎都是一股勢力猛然崛起,然後經過或多或少的時間,終于變得沛莫能禦,然後勢如破竹地攻打下京城,然後是掃平全國,或者傳檄而定,或者劍及履及,一個嶄新的國家就這麽誕生。 

  這是宏大的史書所構成的一種印象,加之所謂必然性的因素,讓我們對于歷史産生了一種類似于恢宏壯麗的感覺。實際上,這種印象未必是對的,更多的是那種慢慢焚燒的野火與地火,只是在沖出地面之前,不論是在史書還是民間的傳說裏,那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很多人就此忽略了他們的存在。

  太平天國是非常典型的例子之一。在此之前,晚清已經只剩了一個空殼,即使這個空殼也被船堅炮利的洋人轟得千瘡百孔。洪秀全不過是個不得志,而且讀書也不好的人,即使借著我們這裏的造反傳統拉起一票人馬,在沒出廣西的時候就已經開始顯示出了頽勢。不但大肆封王許願,連後宮都置辦整齊了。 

  如果深入研究太平天國的話,就會知道其荒唐已經到了極點。所謂的“天朝田畝制度”從來就沒有真正實現過,所到之處焚書坑儒不算,還把治下的人民分成男女兩營,如果發現有苟合之事,立刻會招致滅頂之灾。與此同時,那些王爺之類的高官則紛紛大建王府,建設自己的小後宮。 

等級制度之森嚴也是他們的一大特點,甚至已經發揮到了駭人聽聞的程度。古人雖然講究官大一級壓死人,但畢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在面子上總還是過得去。而只有那種完全不知道如何用文化維繫關係的政權,才能把所有的等級差异如此明顯地表現出來。某侯爺的家人觸犯了某王爺的威儀,不但自身落得身首分離的下場,連那個侯爺也要負荊請罪,最終被羞辱一頓。 

如此荒唐的政權竟然也席捲了大半個中國,總是有道理在。這個道理不妨從晚清最後幾年的一段軼事當中去尋找。

  野史有記,號稱自己要“八表經營”的張之洞辦了一生的事,雖然始終被李鴻章目爲書生,但自然也算是有自己的局面。當臨終的時候,末帝溥儀的生父、時任攝政王的載灃雖然與之政見不合,但也是親臨床榻看望之。張之洞畢竟是四朝老臣,臨死之時還是念念不忘天下安危,提出要善撫民衆。攝政王載灃揚揚得意道:“不怕,有兵在。

  張之洞從此再無一語有關國計民生的大計獻于攝政王大人之前。在他看來,清朝已經是完了。雖然張之洞沒有所謂現代政治思維,但他知道,但凡是統治者勒兵觀變的心態一出,這天下從此就算是無可收拾了。 

  回到洪楊的太平天國,其實這就是所有給予舊王朝致命打擊的關鍵所在。在尚未知道自己已經病入膏肓的時候,看上去所有正在風光的統治者都是异常强大的,在這之前,他們已經鎮壓過多少次反抗,幷且都輕易得手了。“有兵在”這句話就是支撑所有統治者最厲害的春藥,讓他誤以爲自己的位子是很穩固的。 

  一次又一次的成功,讓他們認爲這些東西根本沒什麽了不起,只要是采取强硬的措施,沒有人能扛得住專業的大軍。當初皇帝撥內帑200萬兩、贈“遏必隆”寶刀于賽尚阿之時,估計也是這麽想的。 

  這就是所有王朝崩潰時的特點,在那之前已經有過多少次不成功的事例,而種種東西都在老百姓的心裏埋藏著。這次不能爆發、這裏不能爆發,總有一個哪怕是荒唐的機會爆發出來。星火燎原,固然星火是原因,但離離原上草才是星火可以燎原的根本,受害者的範圍越來越大、最終參與者越來越多。今天這個火星很容易就滅了,明天有陣微風又吹過來,燒起來的範圍大了一些。誰也不知道哪顆火星最終會引燃那場焚天的烈火。 

  陳勝吳廣起義不過是因爲戍邊失期,而李自成是因爲裁撤役卒而下崗。

  微風起于萍末之時,仿佛說著“有兵在、有兵在,那是誰的兵?”

(評論作者﹕五岳散人。朱學淵提供)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