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時打開毛的文件櫃?
 
何時打開毛的文件櫃?
作者: 牧 夫

批毛文選

更新於︰2011-06-1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毛一生以找接班人唯此為大,不惜發動文革浩劫,最後卻以一個小字條定乾坤,絕對荒謬。毛有一文件櫃,藏有大量絕密文件,中共何時向黨向人民交待毛的獨裁內幕?



● 1976年12月內部發行的四人幫罪證(材料之一)。左為書中影印件;江青盜騙的部份毛私存文件。(作者)

  毛澤東有沒有遺囑?這絕對是中共黨史、中共國史上一個極為重大的懸案。

  毛獨裁天下,嚴格一點說至少應有二十年,尤其在蘇聯出了修正主義之後,毛日夜不安殫思極慮的就是接班人問題,那是獨裁權力承續的唯一方式,他先後選過的繼承人至少有劉少奇、林彪、王洪文,都告失敗。毛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病逝,但在林彪一九七一年叛逃後,健康便已急遽惡化,最後五年還有很多活動,包括批林批孔批周公、處理七六年天安門事件、批鄧反右傾等。奇怪的是,毛死後,華國鋒接班,成為英明領袖,憑的只是毛的六個字「你辦事,我放心」,而沒有其他文件與文字!這六個字誰也不能認定就是遺囑,只是毛在七六年四月三十日寫給華的「三條指示」之一。因此,毛為了挑選接班人發動反修發動文革,付出那樣驚天動地的代價,最後卻以一個字條,歪歪倒倒六個字來作終結,豈不是太滑稽太荒謬了?邏輯上是絕對說不過去的。

  於是,在二、三十年之後,有人傳出了毛在臨終前數月曾圈定一個身後政治局常委名單,先是五人,後是七人,其中有毛的親屬毛遠新和江青。但這消息在海外傳出,沒有消息來源,官方無反應,大家姑妄聽之。直到最近,北京《炎黃春秋》雜誌發表兩名江青前秘書的文章,才算是一次準官方(半官方)的反應,說那名單「完全是編造的謊言」,二作者訪問過健在的見證人張玉鳳、毛遠新和汪東興,他們異口同聲否認有名單其事。

毛遺囑應藏在絕密文件櫃中

   這份名單真偽?筆者暫且不論,只想以另一個角度提出一個質疑。這質疑以一份權威的文件為依據:《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反黨集團罪證(材料之一)》,此件是「王張江姚專案組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印製,編號(  )。

  這份文件的第四部份,是四人幫在毛病重和逝世後妄圖篡奪「最高領導權的罪證」。有很多照片複製件。九十二頁的標題是:「三、江青盜騙毛主席的文件」,內文是:

  從毛主席病危的時候起,江青就想方設法要把毛主席存的文件、材料搞到手,受到華主席黨中央的堅決制止。毛主席存的文件、材料,包含大量黨和國家最核心的機密、黨的最寶貴的歷史文獻、毛主席手稿等。這些文件、材料,理應由黨中央保管。九月二十一日,黨中央封存了毛的文件、材料。江青對黨中央採取的這一正確措施,極為不滿,大哭大鬧大罵,放肆地攻擊華國鋒同志為首的黨中央。她還乘文件、材料黨未封存之機,盜騙了毛主席的文件,並加以篡改,企圖陷害一些軍隊的負責同志。

  另有一份「張玉鳳同志的揭發材料的影印件」,其文如下:

  江青陰謀盜騙毛主席手稿和文件。主席逝世後,江青一反常態,每天到毛主席住處找我。多次要看毛主席的九篇文章的原稿及修改稿和毛主席的一些手跡。我覺得不妥,這不符合組織手續。主席逝世後中央還沒有決定文件怎麼辦,我不好隨使給,沒給她,我推說原稿不在我這。江青、毛遠新看在我這弄不到文件,就給我按上個「偷文件」的罪名,要對我採取緊急「措施」,進行迫害。以達到他們盜騙文件的目地(的)。

  追悼會後,江青又找我要,要的很緊。我很為難。江青走後,我立即通過電話報告了江東興同志。請示怎麼辦,並請他來。東興同志來後,我報告了江青要文件的事,和江青、毛遠新以要看一下的名義騙了毛主席和楊得志、王六生同志的二次談話記錄稿。汪主任指示,要追回這兩份文件。並向我傳達了政治局已經研究,準備封存文件。

  張玉鳳一九七六年十月二十日

  這兩段文字中有如下要點:

  一、毛有自己私存的文件和材料,由張玉鳳保管。

  二、毛這些文件的性質是「大量黨和國家最核心的機密、黨的最寶貴的歷史文獻、毛主席手稿等」。請注意這些文件不僅如此重要,而且「大量」,數量不小。

  三、毛這些文件中有「九篇文章」(傳屬毛為批周恩來而寫)和毛的手跡。

  四、江青在毛死後,多次要看毛私存的這些文件,毛遠新也參與。且有部分盜騙到手。

  五、張玉鳳堅不給文件江青,但給了一份毛和「楊得志、王六生二次談話記錄稿」給江青、毛遠新。汪東興要求追回來。

  六、九月二十一日,中共中央封存了毛的文件和材料。江青極為不滿,「大哭大鬧大罵」。

  以上是為許多史家所忽視的事實。


● 刊於四人幫罪證(材料之一)中的張玉鳳1976年10月20日交待手稿影印件(文見右頁)。證實毛存有對江青有利的文件。

中共收繳封存毛文件櫃迄無交待

  這份給江青定罪的文件,殊不知也給毛澤東定了罪。這推論理由何在?請看,文件所說,毛存的文件是黨和國家「最核心機密」,「理應由中央保管」──這可以理解為,毛至少在病重時,就應交中央保管,為甚麼大量這樣重要的機密文件,存在毛手中,且由張玉鳳一人保管?是不是違反法紀?

  更重要的是,怎樣理解「最核心機密」?甚麼是最核心機密?我們知道,美蘇總統最重要的核心機密是一個控制核武器的匣子,筆者上期曾提到戈爾巴喬夫任總統時「擁有一批絕密檔案」,他下台要移交給葉利欽。中共是否也有此規矩,中央主席擁有一批絕密檔案?這份四人幫罪證文件作了肯定。中共的最核心機密除了軍事、外交、公安外,是不是包括重要人事文件,例如毛擬定的接班人名單(如盛傳張玉鳳名單)?我認為也是肯定的。

  進一步的問題更為嚴重:既然宣佈九月二十一日封存了毛的文件,下文如何?就算毛在,誰也不敢動,但毛死後,這樣大量的最核心的機密,能不能動?應不應該動?既然,一切奉毛聖旨辦,聖主歸天,黨國大事,不理「最高指示」,就憑兩個小字條,幾個字,就可以「凡是」了嗎?這是開甚麼玩笑?

  毛死後迄今三十四年,除了「你辦事,我放心」,「照過去方針辦」,「慢慢來,不要招急」這三句話外,中共沒有透露毛對身後的任何指示,那「大量的核心機密」,有沒有人看過?辛子陵先生說,只有毛遠新、汪東興出來證實,才是毛搞家天下的唯一鐵證,「中央檔案館是不會有另外的材料的」。對此,筆者不敢苟同,相反認為,毛汪不會出來證實,或不許他們證實,而檔案館必有相關材料,除非已被毀掉。但誰敢燒掉被封存的毛的文件呢?我看不可能。

  令人驚異的是,對毛遺留下來的這樣大量的核心機密,竟無人提及,無人追查!是不是有解密期限?毛後幾屆領導人是不是都無權過問?無權查閱?

  否則,就可以反證,毛的私存文件必有對後任不利,也對他本人不利的材料。

列寧遺囑被斯大林封殺三十年

  就此,我們不妨就教於歷史,共產黨的歷史:有關列寧遺囑的教訓。在批四人幫時,江青也援引過此例,她說,列寧的遺囑就是交給他夫人克魯普斯卡婭保管的,因此,她堅持要張玉鳳將毛文件櫃的鑰匙給她──這一點,前引文中已有提及。

  列寧死於一九二四年一月,享年五十三歲。他的遺囑名為「給代表大會的信」,分五個部份,由五次口述記錄而成,時間在二二年十二月至二三年一月,打印三份,加蓋漆封,分存他本人、妻子和秘書處。列寧原打算在二三年的俄共十二大上自己宣讀,因健康惡化,而交待妻子在他死後拆封,在十三大上宣讀。

  列寧死後第五天,斯大林在全國蘇維埃二大上發表《悼列寧》的著名講話,講話中五次重覆著一個句子:「我們向您宣誓,我們一定光榮地執行你的這個遺囑!」給人印象,他斯大林已是列寧遺囑執行人,列寧的接班人。

  到俄共十三大前夕,列寧妻子克魯普斯卡婭將列寧遺囑開封,交給黨中央,斯大林看了遺囑,大怒,因為遺囑在人事安排部份,要求黨大會將斯大林從總書記職位上調開,另任他人,因為「斯大林太粗暴」,他擔心斯大林不能謹慎地使用權力,導致黨的分裂。

  列寧遺囑對斯大林如五雷轟頂,極為不利。他便和親信加米涅夫、季諾維也夫策劃,先召開一個緊急中央會議,討論是否執行列寧遺囑,斯大林要挾進行信任投票。結果多數支持斯大林留任總書記,托洛茨基等三人反對。會議並決定列寧遺囑不在十三大宣讀。

  後來的事,正如列寧所料,斯大林無情鎮壓反對派,中央那三人全被處決,托洛茨基流亡墨西哥都被斯大林派人殺死。列寧遺囑則高度保密,保存的人都被流放、判刑或殺害。

  中共今天雖然掛羊頭賣狗肉,但供奉毛,和前蘇共供奉列寧如出一轍。在處理遺囑上,中共則更詭秘、專制。列寧遺囑直到斯大林死後才公開,封殺三十二年。毛那個裝滿黨國最核心機密的櫃子,何時打開?那時才是揭開毛搞家天下及他許多喪心病狂,害黨禍國內幕的時候。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