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窮二白
 
一窮二白
作者: 史伏初

批毛文選

更新於︰2016-08-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在茫茫批毛文章中,以通俗可讀又深刻辛辣而言,史伏初先生這篇大作可謂天下無敵。所論不靠智庫史料,更無譁眾取寵之意,卻觸及千萬人的心思與共鳴。】

毛當了大皇帝後,怎樣把中國弄成一窮二白?又要畫怎樣的圖畫?

放牛得到的啟示

1911年春,18歲的毛澤東考入湘鄉駐省中學讀書,10月發生武昌起義,他曾放棄學習,參加新軍當了列兵,半年後不知何因離軍回家。父親讓他放牛,他把牛繩搭在牛背上,讓牛自己去找青草吃,他則躺在草地上看書看白雲,胡思亂想。偶而想到:這牛身體和力氣都比我大很多,為什麼肯乖乖地聽我指揮?終於想到兩個原因,第一,牛繩穿鼻,控制了它的自由,它知道,若不聽話要挨打挨餓挨殺;第二,它經常餓肚,我牽它出來吃草,它就把我當做大恩人大救星,樂意聽我指揮。這兩條禦牛術,其實也是御人術,今後大有用場,暗想,有朝一日我能當到一方諸侯,就可用這兩條經驗統治下屬和百姓。幾年後,他看到馬列著作,馬列理論竟與他從放牛得到的啟示不謀而合,大喜,拍案而起,毅然加入共產革命隊伍。他知道,餓則思搶,窮則思變,窮且餓就要革命,餓狼最貪婪最心狠,戰鬥力最強。只要民窮極,就不顧廉恥不顧性命地去咬去搶,革命實質上就是搶劫。只有革命才能推翻舊世界,為我享有新世界創造條件。因此,毛大力提倡階級鬥爭說,挑起人們的仇恨,使民眾為他驅使為他所用,竟然奪得天下,當成中國事實上的大皇帝。

一窮二白

毛成了事實上的大皇帝後,放牛得到的啟示,有了應用機會。在成立「新中國」前,他突然放棄喊了十年的口號:反對國民黨一黨專政,要實行新民主主義,組成聯合政府,……,改喊「人民民主專政」,他推翻了蔣介石專政,換成毛澤東專政。迅速給中國民眾穿鼻,殺人立威,嚴厲控制。僅用十年,就把偌大的中國弄得一貧如洗,使中國民眾都變成「餓狼」。還發明了一個新詞:一窮二白,他說:「一窮二白,一張白紙,可以畫最美最好的圖畫,……」他為什麼要把中國弄成一窮二白,又如何弄成一窮二白呢?在「一窮二白」的白紙上究竟準備畫什麼「最美最好的圖畫」呢?

如何使民窮

自清末以來,中國貧窮落後,內有軍閥分裂割據,外有日、俄侵略,毛共打下這貧窮的江山,沒有多少財物可以掠奪,只有占人口90%的農民勞力是最大的資源,他視農民為生產糧食的機器,如何收刮農民的糧食成為他最大的課題。蘇聯農業合作化後,長期缺糧,毛不遺餘力要用糧食換取蘇聯的核技術,他嘴上講「原子彈是紙老虎」,內心卻極愛原子彈,沒有它,自己只能屈從蘇美。他年年輸送大量糧食給蘇聯,換取蘇聯幫他建造軍工企業和核工業。此外,他掛出「繼續革命」、「國際主義」的旗幟,給周邊國家奉送大量糧食。初時搞「統購統銷」,雖然從農民家中刮到不少糧食,但滿足不了他的胃口。1957年用「引蛇出洞」的「陽謀」打斷知識份子脊樑後,再沒人敢說三道四,他可以恣意妄為了。1958年,開始搞「三面紅旗」:大躍進、大煉鋼鐵、人民公社,提出「五年超英,十五年趕美」的瘋狂口號,叫全民日夜死做,放開肚皮吃飯,不久,糧庫空空,一齊餓肚。1959年春,毛令各地縣委召集公社黨委書記「打擂臺」,自報本公社今年的糧食產量指標,鼓勵吹噓,從畝產500斤報到幾萬斤,秋收前,再由公社黨委書記們集體「核實」各公社的「產量」。不願虛報指標的書記,被撤職去種田,毛有意逼出「浮誇風」來,以便掠奪農民的糧食。

根據當時國家規定,應按「產量」的20%上繳公糧,由於黨委書記們「核實」的「產量」超過實際數倍,應繳公糧甚至超過實際產量,大部分糧食從場園上就直接運往公社糧庫,根本沒有糧食進農民家門,農民每天到食堂打到一碗只有幾粒米的稀粥,嘲諷為「廣東廣西」。人為的大饑荒遍佈中華河山,他下令禁開「戰備糧」倉庫賑濟災民,違令者槍斃,確實槍斃了幾個膽敢開倉賑災的縣委書記和糧食局長,很多饑民在爬向糧倉的半路斷了氣。還不准饑民離家討飯求生,他們只得找樹皮草根觀音土吃,有的地方發生「人相食」的慘像,村子裡每天有人餓斃。沒有衣穿,家中幾個姑娘輪流穿一條褲子外出,其餘家人只能鑽在草堆裡,民窮極矣!為獎勵虛報產量的黨委書記們,冬季讓他們「集中學習」,實際上是「二幹一稀大魚大肉」予以慰勞,養壯他們,待來春再「打擂臺」忽悠農民的糧食,這是一位有良知的「離休老幹部」親身經歷之談。

就這樣快速實現了窮民計畫,似乎匪夷所思,卻是千真萬確的歷史事實。

毛統治下的老革命陸定一、學者季羨林、
作家丁玲、夏衍,都成了「牛鬼蛇神」,任人踐踏。

如何使民白?最美最好的圖畫

「白」就是不識字的文盲白癡,這樣的人失去人性,凸現獸性,最易挑唆和驅使。 「反右派運動」後,知識份子被搞得臭不可聞,張鐵生考得0分成績,得表揚重用。高學歷者「知識愈多愈反動」;讓不識字的顧阿桃上大學課堂給大學生講課,讓名教授掃廁所;學校裡「拔白旗」,不教文化知識課,只教階級鬥爭和體力勞動,讓學生鬥老師打老師,不准老師講課,後來,乾脆停課鬧革命,大串聯,焚書毀文物,……目的就是把全民變成一張白紙,讓孩子以做白癡光榮,有知識反動可恥危險,自幼立志做文盲白癡。其實,也不用這麼費勁,人到窮極,餓得坐立不安,就無心讀什麼狗屁書了,自然會變成白癡,窮鬼必然變白癡,也是毛的一大發現。人到「一窮二白」境地,已無羞恥感,為了能吃一口,互相咬食撕打,成了標準的「餓狼」,中國人種迅速向人猿退化,獸性大發,成為毛最順服的工具。毛為何要把中國弄成「一窮二白」?圍在他身邊的大員,個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怪他們的倒退思維跟不上「四個偉大」,今後恐怕要挨整了。

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毛就有更宏偉的目標:佔領全球,當世界大皇帝。1953年,史達林去世,毛覺得機會到了,制訂了實現目標的兩步計畫,第一步,成為共產陣營的領袖,第二步,掃平世界寰宇,拿下地球,建立一個以毛澤東為首領的共產專制世界,傳之萬世。實現他「當世界領袖」的目標,就是「最美最好的圖畫」。

馬克思創立了共產主義學說,列寧首創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但使全世界實現共產專制的將是我毛某人,功蓋馬列,名傳萬世。想到這裡,他熱血沸騰,興奮異常。

世界人民的紅太陽

眼下雖然有了可以任意驅使的億萬「餓狼」,但還得有大批得心應手的幹部,以便帶領並驅趕「餓狼」,沖向敵人,這是個必須解決的難題。建政初期,黨內高層發生兩個政治目標或說兩條路線的鬥爭。除毛以外的所有黨內高官,以劉、周、朱、鄧為代表,他們希望建立一個繁榮昌盛的「新中國」,使人民生活改善,自己的高官做得穩。而毛卻得隴望蜀,奪得中國大陸政權使他產生了更大的野心。他覺得挑撥人民仇恨去革命去拼命奪取勝利很容易,他沒化多少氣力就拿下中國政權,真不過癮。憑他發明的老方法——人海戰術,很有把握再奪得全世界的權力,做世界空前絕後的超級始皇帝。林彪面壁練功十年,揣摩透毛的心思,給他戴個「世界人民的紅太陽」大紅帽子,哄得毛很開心。毛之所以有奪取全世界的底氣,是因為他有了革全世界命的兩個大發明:第一,創造發明了「人民公社」,強迫農民及各類必須改造的人群進行超時超體力勞動,生產出更多的糧食,不准他們自己吃,而大量送給外國。這樣就產生兩個必然:1,中國民眾餓極而變成「餓狼」,只讓願意當兵當炮灰的人可以吃半飽,他們懷感激心,最願拼命革命,驅使他們上國際戰場,有如驅狼獵食,必定勇猛異常,所向披靡。2,外國人得到糧食援助,有如雪中送炭,必定對我感恩戴德,見我中國「國際解放軍」來解放他們,敢不簞食壺漿以迎王師嗎?必定擁戴我當「世界大皇帝」,第二,發明了「人民戰爭」,即「人海戰術」,只要傾中國之「餓狼」撲向帝修反,誰可擋之?有這兩大發明在手,讓全世界變成統一的奴隸制王國指日可待。他認為這是他的高級智謀,超級大戰略,不輕易示人。

劉、周發現各地都有餓死人的報告,非常慌張地報告毛,毛穩坐釣魚臺,並不緊張,微微而笑,似乎頗有城府。劉、周誠心請教,毛才略予透露他的「高級智謀」,劉、周聽後唯唯而退。劉終於不能忍耐,在1962年著名的「七千人大會」上公然講三年全國大饑荒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意指這「超級大戰略」是禍根。後來還提醒毛說:「人相食,你我是要上史書的。」毛明白,劉不願接受他高瞻遠矚的大戰略,是個障礙,日後必須尋機除掉。周不敢有違,唯對外送糧時手下留情,酌情減少。

核戰大戰略

中國民眾已經成了「餓狼」,可以隨時驅使他們撲向世界任何地方去撕咬。關鍵是要把各共產國家團結起來,確立奪取全世界的國際大戰略。應由蘇聯提供武器,中國提供「餓狼」,組成「國際解放軍」, 讓老毛當總司令,領導制定具體的全球戰爭計畫,予以實施。如何和平宣傳麻痹帝修反,然後挑起矛盾、衝突、偷襲,再擴大為核戰爭,讓美蘇兩虎鬥死,由毛揮旗令「國際解放軍」撲向周邊國家,這些國家的人民必然會在其共產黨領導下,裡應外合,很快奪得政權。先亞洲後全球,步步為營,逐步蠶食,三、五年就可達到統治全世界的目標。於是在媒體上大力宣揚毛的語錄:「東風壓倒西風」,美帝是「紙老虎」,「原子彈是紙老虎」,「人民戰爭萬歲」,以教育赫魯曉夫等蠢材,放聰明些。

1957年在莫斯科召開世界共產黨國家會議,毛想使所有共產國家(包括蘇聯)接受他的「國際大戰略」,組建由他指揮的共產國際統一戰線,實現他成為共產陣營首領的願望。遂不辭辛勞親自帶隊參加,在會上發表了著名的演說,大意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打出個社會主義蘇聯來,第二次世界大戰打出個社會主義陣營來,第三次世界大戰,必定是帝國主義的徹底滅亡,共產主義的徹底勝利。不要怕打破一些罎罎罐罐,不要怕死人,世界也不過犧牲一半人口吧,就會出現一個紅彤彤的共產主義新世界!遲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大打,打常規戰爭不如打核戰爭,可以在中國打,最多也就死2/3人口,四億吧,有什麼了不起,不用幾年,中國人口又會增加到六億,有什麼可怕?毛凸顯自己是最徹底的馬列主義者,英雄了得,以為一定博得全場熱烈鼓掌,一躍成為世界人民大救星,從赫魯曉夫手中奪得領導權。不料事與願違,只有一個最小的阿爾巴尼亞稱讚,其它所有與會共黨都搖頭,帶頭反對的正是昔日老大哥蘇聯,老毛氣得提前回國,陰謀首次受挫。

陰謀破產

毛還想通過私下密談打通赫魯曉夫們的思想,《赫魯曉夫回憶錄》中說到,毛對他說:「赫魯曉夫同志,你們只要挑動美國人動武就行了,你們需要用多少個師來打垮他們,我們就會給你們多少個師,一百個,二百個,一千個,都行。」又對來訪的伏羅希洛夫說,中蘇可組成5000個師,你們出武器,我們出人。全世界所有帝國主義國家的軍隊加起來,也不過一千多萬,那裡經得起我們5000個師打擊?伏羅希洛夫在日記中寫道:「我覺得自己在與一個瘋子討論,於次日趕緊回國。」

毛的如意算盤是,蘇聯出武器,中共出人,這5000個師就是他的,等美蘇打得兩敗俱死後,他來收拾殘局,好一個「鷸蚌相爭 漁翁得利」之計。但是赫魯曉夫們也不傻,說在核武器時代,人多只是一堆炮灰,你那個「人海戰術」無效,核大戰必定毀滅全球,無一倖免,予以拒絕。雙方談不攏,爆發中蘇決裂,在珍寶島死戰。到勃列日涅夫時期,蘇聯計畫對中國大規模核轟炸,「讓中國回到石器時代!」怕美國誤會引起麻煩,遂將此計畫事先秘密通知美國,美國採取拉小打大策略,立即把此陰謀通知毛,毛向世界公開蘇聯的罪惡陰謀,自己做好應付核攻擊的準備,迫使蘇聯放棄核攻擊計畫。毛則改國策為「聯美反蘇」,挑起世界核大戰的夢想最終破裂,反而讓美國當了「漁翁」。「世界人民的紅太陽」的帽子戴不到了,退而求其次,想戴「第三世界人民領袖」帽子,也只有國內的馬屁精林彪之流喊喊,連接受援助最多的阿爾巴尼亞和朝鮮、越南也大罵毛為共產陣營叛徒、美帝走狗,弄得左右不是人。外加他與「最親密戰友」林彪鬧翻,雖然林被他逼死,但他倆狼狽為奸企圖恢復王朝世襲制的陰謀敗露,從神壇上墜落。

拼老命最後一搏

毛挑美蘇核戰,自己坐收漁翁之利的如意算盤失敗後,並沒有灰心喪氣,經過三五年的盤算和準備,1966年,決定發動「文化大革命」,為拿下地球做最後一搏。他發動「文革」具有多個目的:1、反修防修,防止高官被蘇修策反後推翻自己,清除黨內異己鞏固自己地位;2、報復「同志+戰友」的舊恨新仇,作個一次性了結。3、最主要的是以打倒劉少奇「走資派」為「藥因數」達到「吐故納新」的目的:打倒並更換全部官僚隊伍,由造反派哈巴狗們接替,完全聽命于毛。中國既已有核武器,就可讓哈巴狗官僚帶領1億「餓狼」組成的「虎狼之師」,以一國之力單獨發動討伐帝修反的世界核大戰。拿得地球,毛就成了世界始皇帝,建立毛王朝世襲制就不在話下了。但是,事與願違,這幫造反派嘴說「最最最最最忠於」,他們奪權奪出了癮,為了爭權竟大打出手,死傷累累,「革命委員會」成了鬥獸場,無法建立政權,軍管又使軍人加入決鬥,自己親自到武漢調解衝突,險喪老命。「餓狼」與哈巴狗官僚互相殘殺2000萬,根本組不成軍隊。還演出林彪出逃、天安門「反革命暴亂」等亂劇來,原計劃「文革」三年結束,就可揮師出征發動世界核戰,……但是現實離自己目標越來越遠。還再算計如何挽回敗局,醫生突然告知,他得了世界僅有二例的「神經元病」,只有兩年可活。他歎口氣,自知力不從心,只得認輸了,終於閉上了雙眼。

一帝上位十億灰

中國人被殺4000萬又餓死4000萬,毛正是「一窮二白」的始作俑者,怪不得他在廬山會議上說「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有誰知這還是小菜一碟,2/3人口,4億國民的毀滅計畫正等待實施。五十年代,他批判馬寅初人口論,鼓勵多生孩子,原來是準備讓孩子們充當4億炮灰。馬寅初人口論妨礙他的炮灰計畫,所以挨批挨整。他的罪惡計畫沒能實現,是因為美國領導的民主陣營強大,及其它共產國家「瘋度」不夠。有人把他列為三大魔頭之首,他當之無愧。被他鼓勵而多生出的人口成了累贅,於是後來得搞一胎化政策。中國民眾被他們任意捏來捏去。

毛發動世界核大戰的戰略雖然徹底失敗了,但他「懼民富,樂民窮」的思想繼續毒害中國,「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反對「發財致富」,把農民種自留地和出售自產農產品批為走資本主義道路,要人民永遠過饑寒交迫的無產階級生活。他怕民富了就不革命不被他驅使了。但是他自己卻要過超資產階級的腐朽糜爛生活。不准別人拿稿費,自己卻收稿費成了全國最大富翁。最匪夷所思的是他拒絕日本的戰爭賠款。1972年,據說田中首相準備650億美元賠償中國人民生命財產損失,毛說了一段感謝皇軍侵華的混帳話,拒絕接受賠款。當時的650億美元,按黃金計算,相當現在的24000億美元或15萬億人民幣,如果民間得了這麼多錢,大家都有吃有穿,誰還願跟他鬧世界革命?誰還說窮社會主義好?他拒絕賠款給民間,要求改為日本向共產黨政府無息貸款,利益被他一口吞,使人民繼續窮,繼續成為可被他任意驅使的「餓狼」。這就告訴世人,民窮官富是社會主義的特徵,民富民主是資本主義特色。

列寧共產主義是使歷史倒退的邪惡說教,其理論與實踐都貫穿「倒退」二字,倒退到封建制還不夠,要倒退到奴隸制才甘心,所以只提反帝反資反封建,不提反奴隸制,因為這是它之所愛。專制必會出魔鬼,只有民主制才能天下為公,永遠消滅魔鬼和魔鬼思想。                  

 

(注:此文曾以筆名蒼鷹發表,現以本名史伏初,發表於《博訊》2014年8月1日)

 

【讀者回饋】

▲舒達遠:寫的極好,入木三分,字字辛辣,行行血淚。可惜就是難入毛殘們的腦子。   

▲李岩:史伏初深知老毛,是心理寫照。毛與洪秀全之流同樣,農村的土秀才一旦得勢,狂妄無比,是淺薄無知在作怪。   08-01

▲蔡楚:一窮二白-——毛發動世界核大戰的戰略。

▲劉國鼎:史伏初先生的這篇比毛王朝演義寫得更好。 

▲崔晟:在於一切罪惡都是由一種邪惡思想有意之為。  08-02

▲笠荃:寫的極好。這幫瘋子,無賴,土匪,黑社會頭子, ......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