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燕,你還是趁早招了吧
 
黃燕,你還是趁早招了吧
作者: 李 非

讀者編者

更新於︰2016-07-2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捍權者黃燕被捕滿8個月後,今天終於迎來了黨國法庭對她的審判。不管是開始時所涉嫌的“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還是變更罪名之後的“妨害公務罪”指控,都絲毫掩蓋不了她作為政治犯接受審判的事實。

對於歷經十年抗爭從不屈服的黃燕而言,對她的迫害早已是家常便飯。尤其兩次懷孕期間被拳打腳踢導致流產,不知有多少個夜晚會讓她在撕心裂肺中輾轉難眠,又有多少歉疚要向深愛她的丈夫表達?而今,大齡加癌症的她,再要小孩已無可能,只能留給她永遠的遺憾和對丈夫的終生愧疚了!

本來,這次她一個月內大抵能出來的。只要她答應寫悔過書並保證不再關注佛山高贊村的土地維權案,或許馬上就出來了。可她偏偏認死理並大罵衙役;不寫就不寫吧,當局就跟她談出國,美、加兩國可任選一國攜夫出去。可她又是斷然拒絕當局此番好意,說甚麼要等到2017年(根據是高律師的預言)之後才會考慮。

既不寫悔過書,又不“滾粗去”,還態度蠻橫嘴硬到底,時不時還把辦案人員冷嘲熱諷一番,時不時又在看守所聲嘶力竭高喊口號,這不是把戰無不勝的辦案組當猴耍嗎?於是乎,英勇的人民公安是吃了秤砣鐵了心,非要把生米煮成熟飯不可!這不,這一關就是八個多月!哪怕是她患了癌症、糖尿症等重症,也絕不允許取保候審。當然了,對於死硬分子,各種額外的刑罰那是必須的!

有一個故事說,有一次在開庭審判曼德拉之前,有位檢察官因不堪忍受良心折磨,終於在開庭前辭職,並跑到曼德拉麵前說:“我鄙視我所做的事情,我不想把你送到監獄裡去。”這個故事發生在南非。

我講這個故事,當然不會幻想著黃燕也能有相同遭遇,因為這種離奇的事在貴國人民看來就是天方夜譚。在黨性覆蓋人性的國度裡,良心早已墮入深淵,良心起義更是不復存在。冀望於貴國司法人員對待政治犯能夠槍口抬高一釐米,無異於雙腿登天,那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兩相比較之下,我們不難得出結論:在南非種族隔離政權統治下的南非,專制雖然野蠻,可還可見良心回歸和人性光芒;而在貴國“人民民主專政”的鐵拳之下,卻是“野蠻復野蠻,文明去無蹤!”

嚴酷現實就擺在眼前,我想勸黃燕一句:經權衡斟酌,還是希望你能夠在法庭上認罪伏法,哪怕就是指控你刺殺秦王,你都要大包大攬下來,這樣,判決書才顯得足夠荒唐;我還要奉勸黃燕的辯護人劉正清和陳以軒兩位律師:你們還是老老實實地配合公檢法聯合辦案吧!黃燕要是真被指控刺殺秦王了,那麼你們還等甚麼?——趕緊遞上一把水果刀呀!請大聲告訴法官:“這把刀,就是黃燕刺殺秦王的作案兇器!”要是死撐下去,恐怕接下來的戲碼,該是你們各自聘請的辯護律師得為爭取你們的自由而開始忙活了!

 

(廣州李非2016.7.28)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