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案為何菲律賓大勝?
 
南海仲裁案為何菲律賓大勝?
作者: 沈呂巡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6-07-1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南海風雲短期難息,現又有此不利之國際法庭仲裁結果,故而吾人應就我政府南沙群島部分聲明:「在我國傳統U形線内的南沙群島全部島礁均為我國領土」,也應於各區域內長期對外國船舶嚴格執法,以行動宣示我之決心,同時表示願就相關海域重疊部分進行談判,以共同開發,同享資源。

台灣前駐美代表沈呂巡,2015年赴立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備詢畫面。(胡經周/攝影)

從較客觀的角度來說,南海仲裁案中菲律賓的大勝實在不足為奇,因為:

一、它有美國幕後的強力撐腰,亞太東協許多國家的同情或支持;

二、它聘了華府最富盛名的國際法律師樓以數百萬美元計的經費包打這個官司(甚至有傳言若干經費尚有其他來源負担);

三、該律師樓確不負所託,廣搜我有關我南海主權的歷史論據,然後以現代的國際法觀念大肆反駁,其實大部分可以説是「張飛打岳飛」,勝之不武,又例如找到我們台大某教授説太平島「只有陽光跟空氣」而不是島的論文(曾英譯登在台北一英文報上),用在去年十一月的仲裁聽証會上 以為証據;

四、中共除了發了幾個抵制聲明之外,對仲裁庭根本不理不睬,我們又非仲裁的一造,故而有對台海兩岸不利或不實的論據,根本無人也無從反駁,直至後期我們以非當事人身份提出「法庭之友」的意見書,但受到多少重視恐也不無疑問。綜而言之,菲律賓贏得仲裁結果,幾乎可以説是無對手的片面勝利;

五、美方對我的掣肘,不但對「十一段線」甚有微詞,當時對我元首登島也不以為然,中共態度又極強硬,雙方劍拔弩張,成為重大利益衝突,美國對案件本身,自然更堅定非䇔不可的決心;

六、就國際政治現實來説,很難想像法庭讓太平島一枝獨秀説是島,而其餘中共控制的都是礁。

國際形勢如此不利,國內的情況也令當時的馬政府困擾。我們應該還記得,當本年初馬總統要登太平島的消息一出來,就有當時在野黨的立委加以「譴責」,有的還説他製造「國際緊張」等等,一般人對於太平島是島或是礁、島礁可主張的海域權益差別有多大也搞不清楚(就太平島來説,是「礁」則只可主張四百多平方海里的領海,是「島」則另可主張兩百海里經濟海域達十二萬五千多平方海里,幾乎八個台灣大,二者相差約278倍),國際媒體對於這個問題也少有關注,更令那時政府為難的是,如何表述十一段線的問題,這在國際上既難廣為接受,但又涉及我基本立塲,然在國內也有爭議,甚至到今天還有人以為一講這個就是「親中賣台」「矮化台灣」「兩岸聯手」⋯等等。

這裡我們先必須瞭解,太平島距離台灣一千六百公里,如何可說是「太平島是台灣的一部分」?所以我們的主張必須根據中華民國的法統而來,十一段線的本質我個人以為應該是島礁歸屬線,英國老地圖就英法海峽中屬英國的島嶼也有類似的斷線標示法,而非作為領海基線,因為南海島礁灘及沙洲等甚多,而潮漲潮落地貌變遷甚大,故而我們當初應該是以此十一段的U形線主張線內島礁灘等皆我領土,時為1947年4月14日,我抗戰勝利為五強之一,菲越等國均甫獨立,難以抗衡,但領土範圍如此不盡具體似亦非計,無論如何,我內政部當年12月1日又仿抗戰前1935年之例,頒佈「南海諸島新舊名稱對照表」。此表共列172島礁灘等,中外文名稱併列,若干並有註解,頗為翔實。例如「敦謙沙洲」旁有註「紀念海軍中業艦長李敦謙」,下列該地原英文名Sandy Cay。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