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的吃人傳統
作者: 夜牟天

咖啡座

更新於︰2016-07-1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醫的傳統一直就有所謂以形補形的習慣,各地大小飯館招牌上寫著烤羊鞭、燉牛鞭、煲狗鞭等張揚的字樣。中共領袖也迷信於此。魯迅早說,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的或無意的騙子。亞洲各國已經廢止中醫。

廣東東莞喝嬰兒湯事件曾引起公憤。

1578年中醫大聖李時珍完成了《本草綱目》,鼓吹吃人對人有好處。他搜集藥名時強調:“凡經人用者,皆不可遺”,“人部”舉凡毛髮、指甲、牙齒、屎尿、唾液、乳汁、眼淚、汗水、人骨、胞衣(紫河車)、體垢、月水、人勢(陰莖)、人膽、結石……皆可入藥。真是“吃人大全”!哈爾濱市一家飯店將中醫傳說的具有“神奇大補功效”的胎盤引上餐桌,並且打出醒目廣告。當地市民責問:這不是吃人肉嗎?

醫聖李時珍《本草綱目》鼓吹吃人有益

李時珍指出:頭髮可治傷寒、肚疼,一般體毛可治中風、各種毒瘡、各種不明出血,髭須可治惡性膿瘡。而陰毛還分男女!男陰毛治蛇咬,女陰毛則治療病後交媾引起的腹絞痛。為啥毛髮如此複雜?其理由是:毛髮生長部位不同,所屬的經脈也就不同,由於各經脈的陰陽、五行不同,也就影響了“毛”的性質,毛髮擁有者的陰陽(性別),其影響力也想當然了。最使人稱奇的是“人魄”,說是吊死之人,屬陽的“魂”升天,屬陰的“魄”沉入地底,在吊死的人腳下可以挖出麩炭模樣的東西,而且若不趕緊,一旦深入地底就無法挖出,以後那地方就常有縊死事件了。

話說回來,這人魄有什麼用?把它用水磨開了吞服,可安神定魄,治受驚過度引起的顛狂。《本草綱目》卷五十二《人部》:“時珍曰:此是縊死人,其下有物如麩炭,即時掘取便得,稍遲則深入矣。不掘則必有再縊之禍。蓋人受陰陽二氣,合成形體。魂魄聚則生,散則死。死則魂升於天,魄降於地。魄屬陰,其精沉淪入地,化為此物;亦猶星隕為石,虎死目光墜地化為白石,人血入地為磷為碧之意也。【主治】鎮心,安神魄,定驚怖顛狂,磨水服之(時珍)。”李時珍生怕別人搶去他對此處方的發明權,文中兩處特別標明了自己的名字。他哪裡想到,這子虛烏有的“人魄”足以讓他丟醜。

《本草綱目》中還有一項萬分特別隆重的“蜜人”,是李時珍引用陶宗儀《輟耕錄》的:說是天方國地方,有人七八十歲願意捨身濟人的,就絕飲絕食、洗澡淨身,每天僅吃蜜,幾個月後連排泄物都是蜜了,人就死去,國人用裝滿蜜的石棺浸泡他,封棺百年後就可以取用,凡是有人有骨折的,只要吃一點就立刻痊癒!其實,這正是木乃伊的傳說。

吃啥補啥與變態殺人狂魔案

說到人身上可以吃的,當然不只是人肉。1896年魯迅目睹其父之死,家產被昂貴罕見的傳統治療手段消耗殆盡之後,遠赴日本學習西醫。在他的一個最悲涼的故事《藥》(1919)中,一個絕望求醫的老人用僅有的儲蓄買通劊子手,在革命者被殺頭的刹那,拿饅頭去沾滾熱的人血,乘血還熱趕回家給病人吃了,聽說可以治好癆病(肺結核)。 

中醫的傳統一直就有所謂的吃“鞭”補“鞭”的習慣——君不見遍佈中國各地大小飯館招牌上的烤羊鞭、燉牛鞭、煲狗鞭等張揚喧囂的字樣。2005年1月30日,重慶忠縣一流浪漢被人殺死,其男性生殖器被兇犯割去磨成粉,兌水喝下以治病。發生在黑龍江省佳木斯市的變態殺人狂魔案,又是傳統中醫的“吃啥補啥”的一個極端注解:這個罪犯已向警方交代他已殺死28人,其中大部分是未成年的男孩。這麼多小男孩都是在一個叫“天麒”的網吧認識並被他勾引走,然後殺害的。在殺人狂魔家中的炕上,員警一共發現4具屍體,他們死去的樣子是一樣的,都是面目全非,要麼耳朵沒有了,要麼眼睛被挖掉了,全部被剖開腹部,內臟全被取出,生殖器無一例外被割掉了……

不知國恥嬰兒湯在中國大肆流行

動物都很少吃同類,中國人卻主張吃同類可以延年益壽、長生不老,甚至認為吃人肉或人的某個器官可以增強性功能,真是一種野蠻文化。古人為了吃得心安理得,發明了維護“尊卑”的制度,並以忠孝倫理維繫之。為了吃得多多益善,鼓吹生殖是最高美徳,是為了做嬰兒湯成為高檔享受。

西元2002年的10月,秋風起,進補始,吃膩了所有山珍海味的某些人竟吃起了未足月的嬰兒,稱作“嬰兒湯”。在廣東的某些酒店,嬰兒居然被做成羹湯供人享用,生意還特別紅火!有的嬰兒被加工前還活著!眼下流行三千元一盅嬰兒湯;數月胎兒,加黨參、當歸、枸杞子等補藥,再輔以雞肉排骨煲為羹湯,據說極是補氣壯陽。自詡為“嬰兒湯”常客的台商王休生,緊摟著妙齡二奶洋洋自得地說:“以我62歲的年紀,每晚都可來一回,還不是靠這個!”不是一二瘋子、狂人所為,而是堂而皇之在飯店經營。從醫院到酒店有一套完整的商業管道。2011年8月,韓國SBS電視臺稱中國吉林省有醫院使用死嬰做的“人肉膠囊”流入了韓國市場。 

殺人取腦做藥引流傳至今

玉皇大帝窩囊廢,要靠人肉做“藥引”。千手千眼佛是玉皇大帝在人間做皇帝時的幼女。有一年,皇帝得了重病,需用女兒的一隻手、一隻眼睛做藥引子,才能救治。這幼女就砍了自己的手,挖了自己的眼,做藥治好了皇帝的病。後來,如來佛為該女子安上了千手千眼。這就是開封相國寺的千手千眼佛(《彩色神話詞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91年,第185頁)。割股救親被稱為“孝”,被政府立為榜樣。陳泱潮在《不信上帝是中華民族走向衰微和覆亡的致命病毒》中說:我的外祖母身體力行儒學“百行孝為先”的教義,割下腿肉作藥引以治父疾。

殺人取人頭做“藥引”。2009年6月23日成都商報報導:林宗秀聽說用人頭做“藥引子”能治好女兒的“瘋病”,便與丈夫羅天虎一道,叫顏桂宣找人頭做“藥引子”。2008年12月4日晚,顏桂宣在楊家場鎮上尋找目標。恰遇被害人(胡某某,男,76歲,涪城區楊家鎮孤寡五保戶)醉酒躺倒在街上,顏桂宣便守候並尾隨醉酒者,在途經楊家鎮二村二社紅星橋處時,趁其不備,用路邊的磚塊從身後猛擊被害人的頭部致其昏迷,然後用隨身攜帶的菜刀,切割了老人的頭顱,用塑膠口袋包裝好後,連夜徒步送到林宗秀家中。次日晚9時,羅天虎買來鴨子等“藥材”,煮“藥”之後讓25歲的女兒羅某喝下,以為已患“瘋病”達7年之久的羅某喝了這“新鮮人頭湯”就能病癒。

廣西文革吃人和階級鬥爭相結合

中醫的吃人學說和共黨的階級鬥爭理論把人異化成了魔鬼。1966-67年,廣西、湖南一帶風行殺地主,將人肉煮了吃。廣西有2萬“反革命分子”被活活吃掉,甚至人腦被生吃。其中人食人最厲害的地方之一是廣西武宣縣,約有130人左右被食。在武宣縣,動不動拖出一排人“批鬥”,每鬥必吃,每死必吃。人一倒下,不管是否斷氣,人們蜂擁而上,掣出事先準備好的菜刀匕首,拽住哪塊肉便割哪塊肉。某老太太搶割了一葉人肝,高高興興拎回家去。還有一老太太聽說吃眼睛可補眼,她眼神兒已不好,便成天到處轉悠,見有“批鬥會”,便擠進人叢作好準備。被害者一被打翻在地,她便從籃子裡摸出尖刀,剜去眼睛掉頭便走。

有幾位老頭子則專吃人腦,每人在人腦上砸進一根鋼管,趴下就著鋼管吸食,如幾個人合夥以麥管吸食一瓶優酪乳!武宣“一女民兵因參與殺人堅定勇敢,且專吃男人生殖器而聲名遠播,並因此入黨做官,官至武宣縣革委副主任。處遺時期中共中央書記處一天一個電話催問處理結果,並嚴厲責問:‘像這樣的人,為什麼還不趕快開除黨籍?’但該副主任拒不承認專吃生殖器,只承認一起吃過人。最後的處理是開除黨籍,撤銷領導職務。現已調離武宣。”

賀龍毛周的玉仙羹:刺激性欲特效

在中國的很多落後地區,食用新鮮的人的大腦被中醫稱為大補,尤其是年輕的少男少女的新鮮大腦被稱為補品中的極品。這些人的大腦被取出後經過加工在領袖的廚師手中變成了民間傳聞的玉仙羹。因為傳聞玉仙羹可以延年益壽,所以在中國古代非常流行。因此,在中共領袖內也非常流行,提及玉仙羹一定要講周恩來,因為,玉仙羹還有一個別名,叫周公湯。1962年左右,因賀龍將此食物的製作方法告之周恩來,而周恩來製成後食用並呈給毛澤東而得名。毛澤東自從吃了周公湯之後,性欲一發不可收拾,可謂老當益壯。毛高興的時候也會拿來招待其它中央領導,包括劉少奇和幾個老帥都吃了。 

1970年代,柬埔寨的波爾布特政權興起的時候,波爾布特到北京朝拜,毛招待意味著吃這個,他很感興趣,結果就學去了。赤棉垮臺後,柬埔寨修建了共黨罪惡館。該處原是一所高中,被共產黨改造成專門對付思想犯的S-21監獄,大批知識份子以酷刑致死。館中除了監獄及各種刑具,還陳列所有犧牲者臨死前拍下的黑白照,許多令人毛骨聳然的酷刑:割喉、鑽腦、活摔嬰兒等,皆傳自中共援柬的“專家與技術人員”!為了給柬共領導人進補,共產黨竟然特製了鑽腦機,就是把要被處決的思想犯綁在一個固定在坐椅上,置於鑽腦機前,鑽頭就從被害者的後腦鑽入,快速有效的進行活體取腦來製造補品。1986年,前來廣州生孩子的緬共領導人妻子李氏,當說到其夫性情暴烈時,小聲說其在緬甸時,那些緬共將俘虜的腦漿就著酒食吃。

日本台灣韓國不承認中醫是醫學

作家李敖在《修正醫師法與廢止中醫》指出:“中國的醫學史,並不是什麼真的醫學史,而是一筆道地道地的巫醫史。換句話說,不太客氣的說,中國歷史上,根本沒有真正的醫學。中國傳統上關於‘醫’的記載,最早的是神農、黃帝等的假歷史,後來年代較近,產生了所謂‘醫’的始祖‘彭’與‘鹹’,就是屈原所謂的‘吾將從彭咸之所居’的‘彭’與‘鹹’。所謂彭咸,統統是巫醫。可見,‘巫’和‘醫’兩者根本就不分家。換句話說,中國古代的所謂‘醫’,根本就是神醫、就是‘巫’、就是‘迷信’的另一個名字!”

1923年魯迅在《呐喊》中說,中醫不過是一種有意的或無意的騙子。今天的中醫更是100%的騙子。日本是亞洲國家最早脫離中醫的民族。1874年日本明治政府立法廢除漢方醫(即“中醫”),中醫不得授徒或開學校。1895年日本國會再次否決了漢方醫的恢復企圖。今天中醫只可以在日本民間流傳,沒有任何一個“漢醫”可以取得政府的行醫執照。1945年以前,日本人看到朝鮮人還在用中醫中藥,罵朝鮮人是野蠻人。二戰後,韓國官方廢除了中醫藥,但民間盛行中醫藥,韓國人特喜歡吃人參,韓國燉一個整雞,雞肚子裡放一個大的整個人參。 

1949年前的中華民國正在廢止中醫,1949年後的臺灣不承認中醫是醫學。中醫在臺灣被打入另冊,政府管理中醫但不用中 醫。而百姓看中醫是個人行為,不是政府行為。美國歷史上也有“美醫”,後來全改了現代西醫。除了中國外,世界上沒有其他國家承認“傳統醫學”的“醫學”兩個字,臺灣把中醫藥叫做“民俗技藝”。其他東方國家對於民間的中醫藥採取任其自然消亡的觀望態度。全世界近200個國家現在只剩下中國一個國家還在鼓吹民間巫術---陰陽五行的中醫。愚昧的中醫人士被捧成了“院士”,而有真才實學的海歸饒毅被趕出了院士候選人,黑白顛倒。人類至今無法宣佈“全體人類進入現代醫學時代”,因為還有13億人被中共關在籠子裡在吃草(藥)。千萬中醫其實也不信中醫,他們只是為了謀生害怕失業而已。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