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耀祠回憶毛澤東》被刪除部分
 
《張耀祠回憶毛澤東》被刪除部分
作者: 張耀祠

專題

更新於︰2016-06-1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南海警衛團首任團長張耀祠20年前的《張耀祠回憶毛澤東》一書成稿後,中共中央審查刪除部分內容,留為檔案資料保存,防擴散以免有損領袖形象。不久前,這部分內容曝光。摘自中央黨校出版社1996年9月出版的《張耀祠回憶毛澤東》一書初稿。】

晚年毛澤東在書房會見美國總統尼克遜,中為張玉鳳。

毛:我的大字報是陽謀

1966年8月5日,毛澤東寫成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命人貼在中南海第一食堂牆上。當晚,毛澤東對汪東興、江青和我說:「我的大字報是陽謀,是對準派工作組的陰謀,是對準《三和一少》、《三自一包》總後台的陰謀。」(所謂【陰謀】,指的是劉少奇。)

汪東興每月為毛做虛報開支的假帳

1976年7月下旬,毛澤東視察華北、中南期間,聽了多個派到地方瞭解文化大革命情況的聯絡員滙報後,說:「有些地方看來很亂,這個亂是必要的、正常的,亂了敵人,鍛煉了群眾,不要怕亂,大亂才能大治。」

每到月中,毛澤東有個習慣,要查看上個月開支多少。為此,汪東興每月初都做好一本假賬給主席看,為什麼呢?汪東興說:這是政治、大政治。如果按主席開支照實上賬單,那可是一個天文數——如:縫補襯衣袖口、領子的賬單列出六角五分,織補毛料衣褲列出一元五角,是按當時市面上價格報的。但,主席是指定要送上海錦江飯店織補的,要有專人乘專機送上海,再由專機接返。主席要吃武昌魚、錢塘江魚、太湖魚,冬天由專機運載返京,魚按市面價記在給主席的賬單上,交通運費算入中央辦公廳開支。主席抽煙,一包成本要十二元,賬單上按中華牌每包五角六分計。

張耀祠這本書文字看來,根本不是他寫的。
他提供的情節,被刪除不少。

毛生日宴,周恩來當面向毛俯首請罪

1969年12月26日,毛澤東生日,請了付主席林彪和政治局常委周恩來、陳伯達、康生和汪東興、張玉鳳、張耀祠。主席說:開個常委會、短會,再加插開個黨小組會。主席拿出英國蒙哥馬利元帥訪問中國大陸時送他的兩瓶威士忌,開了請大家喝,席間,主席要先敬周恩來一杯,周連連說:不敢,不敢。

主席卻說:恩來,你敢,不是你竭力推薦劉少奇接班、劉主席主持中央政治局,讓我退居二線,回家鄉養老?周又連連說:我有罪、有罪,請主席寬恕、寬恕。林彪舉杯,以祝主席萬壽無疆,化解了窘迫場面。毛又說:「恩來對潤之有氣,但沒有野心,黨內能搞宮廷政變的一人就是中國赫魯曉夫。」

毛:抓不準親密戰友在想什麼

1970年3月2日傍晚,林彪到中南海主席書房交談近三個小時,第二天毛澤東告訴我:「昨天,我的親密戰友給我上了課,說文化大革命要告結束,現在各地形勢都不好,都在放空炮——我還抓不準這個親密戰友在想什麼?」

七一年林彪事件發生後狂躁、猜疑、恐懼

1971年9月13日,林彪事件發生後,主席常失眠、飯量減少、常常在夢中呼叫,叫耀祠快來、東興人在哪裡。

主席在林彪事件後變化較大,狂躁、發怒、猜疑、恐懼。常問我、問張玉鳳,要我們放開講、要講真話、講心裡話。我和張玉鳳還是千篇一侓告訴主席,全黨、全軍、全國人民都無限熱愛、無限忠於您老人家。主席聽了有時會哈哈大笑說:「我還不如小學生」;有時會擺擺手說:「又是一通屁話。走!走!走!」

文革初期。左起:江青、陶鑄、周恩來。
周在毛壽宴上向毛請罪——可見毛已經把他完全馴服。

毛要兩支手槍放身邊自衛,周不給子彈

主席生病康復後,曾讓汪東興給他搞兩支手槍,一支放在床邊,一支放在書房沙發邊,說要保衛自己,要自衛。汪東興向周恩來作了請示。周指示:要照辦,但子彈不能給,要加倍小心主席的情緒。

汪東興差不多一、二星期就要叮囑我和張玉鳳說:「你們在主席身邊,主席發怒罵人、摔東西、撕文件,要牢記:一、不能還嘴,二、人不能離開,三、不能勸阻。老人家發一陣、罵一陣、摔一堆,就沒事了。」

主席的保健醫生組提出,讓毛主席能調節一下文化生活,周總理建議由唐聞生、王海蓉和張玉鳳做主席工作,能接受。後來,從德國、法國、英國進口電影放映給主席看。主席喜歡看愛情片子,看了後也會推薦給身邊工作人員觀看。

周逝世後,毛擔心死後會發生政變

周總理逝世後,主席多次問起他(主席)死後,會否發生政變。我和汪東興都說絕對不會,有主席思想、有主席路線。主席語氣很肯定說「會,你們也要做準備。」

1976年1月5日,周恩來遺體送八寶山火化時,上百萬人冒嚴寒在十里長街默哀送靈。主席看了簡報後沉默多時。張玉鳳三次請主席吃飯,主席不作聲。後來汪東興又請主席吃飯,主席怒罵:「滾滾!都滾開!你們對我封鎖新聞。」’

問身邊人,我死後誰當主席?毛遠新提五人

1976年2月3日,中央發出文件確定華國鋒任國務院代總理和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後,當天晚上主席問汪東興、毛遠新、張玉鳳和我:「人事安排了一步,下一步我駕崩了,誰來當主席?」沉默了一段時間,汪東興說聽主席安排,我們照辦。主席說:「在問你們,不要說我太獨裁。」大家還是沉默著。毛遠新先開口:「江青、華國鋒、王洪文以及汪東興、紀登奎。」主席加了陳錫聯的名。

清明天安門事件發生後毛病重

1976年4月初,上百萬群眾持續多天,到天安門廣場獻花圈、詩詞,悼念周恩來。毛澤東聽了華國鋒、吳德、江青、毛遠新、王海容、唐聞生、汪東興等的多組滙報後說:「以悼念總理名義,反的是當代秦始皇毛潤之,打倒、剷除的是江青、洪文、春橋、文元,再加上華國鋒,迎接鄧小平復辟上台。」

四月中旬以後,毛澤東病情加重,要汪東興增加警衛、重型武器布防,還要陳錫聯加強防空,準備蘇聯社會主義帝國飛機襲撃。

 

【張耀祠檔案】1916年2月5日出生於江西雩都(今于都)縣貧苦農家。1931年加入中國共青團,1933年參加工農紅軍,1935年轉入中國共產黨。紅軍時期,歷任兒童團長、共青團支部書記,中央警衛連戰士、紅八軍團保衛局偵察科科員,參加長征。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副官、延安中央政治教導大隊中隊長、中央警備團保衛幹事、司令部第一參謀等。解放戰爭時期,任中央警備團政治處主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公安部九局副局長兼中央警衛團團長、1969年任中辦副主任兼中央警衛團團長。在毛澤東身邊負責安全保衛工作40多年。1979年任成都軍區副參謀長,1983年離休。1955年被授予大校軍銜.1964年晉升為少將。是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共九大、十大、十一大代表,第十一屆中央候補委員。先後榮獲三級八一勳章、三級獨立自由勳章、二級解放勳章和一級紅星功勳榮譽章。著有《張耀祠回憶毛澤東》等。2010年10月25日逝世,享年95歲。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