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毛澤東還原成人
 
把毛澤東還原成人
作者: 茅于軾

專題

更新於︰2011-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編者按:茅于軾先生此文是為辛子陵著《紅太陽的隕落》作的序。遭到中國毛派的激烈攻擊,甚至發動萬人簽名,要正式起訴予以法律制裁。這篇文章何以如此威猛?本刊全文轉載,讀者細細品味,當有各自的心得。


●茅于軾(1929—)70歲生日,夫婦合影。(本刊資料)

  毛澤東原來是一座神,現在隨著越來越多的資料的揭露,慢慢地還原為一個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但是至今仍然有些人把他看成神,對他的任何評論都是大不敬。如果說他也有錯誤,那是萬萬不容許的。在這些人看來,毛澤東永遠是不容分析,不許正視,不可評論的一尊神。他們永遠看不到毛澤東控制不住自己而流口水,連說話都說不清,跨不上汽車而不得不請人把他抬上去,他長期臥床而腿肚子又細又弱。幸虧更多的材料的發表,我們能從一般人的角度來看毛澤東,得到了許多新的印 象。他無非是一個人,雖然他的智力過人,但是免不了陷入每一個人都會碰到的規律。他不能突破規律,而是被普遍的規律所限制。他根本不是神,對他的一切迷信將會逐步消退。

為了追求權力,他完全瘋狂了

  他做的一件大事就是文化大革命。這是他對三年災荒責任恐懼的反應。中國餓死三千多萬人,超過中外歷史上和平或戰爭時期餓死人的最高記錄。在和平時期,沒有任何別的理由可推脫。這是誰的責任。無疑是毛澤東的責任。他毫無道理地反對彭德懷的批評,生怕彭德懷會奪了他的權,不顧已經暴露的左傾禍害,繼續更嚴厲地往左偏離,不許人說真話,搞完全脫離實際的大躍進,大煉鋼鐵,人民公社的所謂「三面紅旗」。 導致大饑荒。

  為了逃脫這個責任,他發動文化革命,逼死曾經因三年災荒批評過他的劉少奇。他想消滅一切政治上的對手,無限地擴大自己的權力,還打算把自己的 權力在他死後交班給自己最可靠的人──江青。在他的眼中,人民只不過是一推肉,是叫喊萬歲口號的工具。權力慾望控制住了他的生命,他為此而完全瘋狂了,用最大的代價去追求權力,以至於他的權力本身因此而削弱。

  他追求權力的方法是階級鬥爭。階級鬥爭的原意是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鬥。但是毛澤東的階級鬥爭和資產或無產根本不相關。他所謂的資產階級實際上就是他所不喜歡的人,大部分還是真正的無產階級。這種無原則的鬥爭最後把他自己也毀了。從五十年代開始他就迷戀於階級鬥爭。反胡風、反右派、反右傾、四清、文革,都是圍繞著階級鬥爭展開的。

  他清除了彭德懷、賀龍、陳毅、劉伯承、陶鑄。又利用林彪鬥倒了劉少奇。到後來對林彪也不信任,想搞掉林彪。最後連周恩來也要反,只剩下孤家寡人和幾個親戚。江青、毛遠新、王海容、和極少數幾個家丁,像張玉鳳等。如果毛澤東不那麼相信階級鬥爭,而是以和為貴,搞團結,他死的時候絕不會那麼孤獨,雖然有三年災荒的責任,他作為開國元勳,還能受到大多數人的尊敬。可見毛澤東是被自己的階級鬥爭毀壞的。林彪出事以後毛澤東多次教訓江青要團結, 他只看見江青到處鬥人如何糟糕,但是江青只不過是他的一條狗,叫她咬誰就咬誰。他自己到最後也沒有放棄階級鬥爭。

冷酷無情,沒有起碼的人性

  毛澤東搞階級鬥爭,死人無數,在所不惜。每次搞運動都有人自殺(他殺就不去說了)。特別是文革自殺的人還不是一般的人,大多數是社會知名人士,對社會做出過巨大貢獻的人,有許多還是毛澤東的朋友。這些人自殺毛澤東完全知道,但是他絲毫沒有同情心。三年災荒餓死三千多萬人,大部分是幫助他打江山的貧下中農。但是他一點也沒有感到痛心。和他有肌膚之親的孫維世,上官雲珠等人也被逼得自殺。他毫無憐惜之意。現在揭發發現,毛澤東姦污過不計其數的婦女。原來他在神壇上,他的人性的獸慾方面誰也不敢說。

  他從神壇上走下來之後,這些事一樁樁被暴露。其冷血性無與倫比。其心理的陰暗實在叫人吃驚。大家都說,毛澤東有超高的智慧,沒人學得了。但是更沒人能學的是他的冷酷無情,沒有起碼的人性。

  從現在揭發出來的細節看,毛澤東搞階級鬥爭使得黨內人人自危,人際關係極不正常。一切事務都圍繞一個「權」字。甚麼國家的團結,人民的利益,統統都放到腦後。國家的幾個領導人成天想的是一件事對誰有利,特別是對毛澤東的權如何。沒有任何人敢於冒犯毛澤東,一個國家的事完全變成了毛家的私事。當時許多人無法理解的種種事態,現在一件件都擺清楚了。

  聶元梓的大字報怎麼變成了革命的大字報,幾個大學的造反小將怎麼被呼來喝去被利用的;在武漢王力被打,和以後的天安門保衛中央文革的大會的背景;誰是五一六份子,為甚麼要整五一六;何以要批林批孔批周公;這一切外人根本看不懂的事,其實就是毛澤東消滅政治對手的策略。他心裡很清楚,但又不便說清楚。文革中許多重要的事情請示他,他總是模棱兩可,叫別人去猜。因為他的真正目的是見不得人的,他的心理非常陰暗。一個國家由這樣一個權力無邊,又有不可告人目的的領導人指揮,一直走到了經濟和政治雙崩潰的邊緣,這是一點也不奇怪的。原來許多人都以為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是為了奪取資產階級在國家機器中的權力,為無產階級爭利。現在這場騙局被完全戳穿了。

從一個政治家淪落為人民公敵

  毛澤東的最後幾年裡,雖然身體完全不行了,但是腦子還很清楚。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國家的領導權交給誰?在他心目中只有江青最可靠。所以決定讓江青接班。但是他也明白江青結怨過多,無法獲得大多數人的同意,所以讓華國鋒協助江青。毛澤東一面對華國鋒說:「你辦事,我放心。」但是還說:「有事找江青商量。」毛在他死前一年對他死後的國家領導人的安排是:黨主席江青;總理華國鋒;人大委員長王洪文或毛遠新;軍委主席陳錫聯。以後又改為黨主席是毛遠新。總之沒有超出他自己的幾個近親。

  江青或毛遠新何德何能,憑甚麼能擔任國家主席之職?江青在文革中的表現完全是一個潑婦,絲毫沒有遠見卓識,自我膨脹,不知天高地厚。粉碎四人幫後對江青的審判把她定為篡黨奪權的反革命,判刑死緩,是極其公平的。毛澤東居然想把國家的政權交給一個反革命分子。他腦子裡唯一想的就是毛澤東的家天下如何維持。和資產階級無產階級毫不相干。

  一九七一年林彪出事後全國人民鬆了一口氣,認為林彪為了奪權誤導偉大領袖搞文化大革命。現在林彪死了,這場毫無道理的文化大革命應該停止了。各處地方都在落實政策,解 放原來反林彪和反文革的人。當然因為反林彪而被處死的人已經不可再生。可是毛澤東因為林彪出事而心情極端壓抑,生了一場大病,他的健康再也沒有恢復。一國的領袖其心情和百姓的心情極端相反,面對同一件事百姓興高采烈,領袖悶悶不樂,真是百姓的極大不幸。

殺人之先,讓你受盡侮辱和痛苦

  在一九七五年鄧小平第二次復出後,首先整頓了梗塞了的全國鐵路系統,使其能夠正常運作。然後整頓各級政府中的派性,消除互相對立的情緒,並解放了一批被打倒了的幹部,抓一部分壞頭頭,從而使政府工作逐漸走上正軌,生產明顯恢復,各項指標轉為上升,全國人民感到有了鄧小平,形勢在好轉,破碎的國家有可能恢復正常。可是毛澤東想的和百姓的利益無關,只想著自己的權能不能保住,江青能不能接班。鄧小平幾次和江青發生正面衝突,毛澤東決定搞掉鄧小平。這就是一九七六年毛澤東臨死前的批鄧運動。鄧小平又一次被打倒。毛澤東從一個政治家淪落為處處和人民相對立的人民公敵,就是因為他被權力的迷信所控制,喪失了起碼的理性。

  權力慾徹底毀掉了毛澤東,使他完全喪失了正常思維,把國家的事看成了自己一家的事。雖然他知道江青不得人心,說「不出三五年必將腥風血雨」。但是他無法擺脫這個局面。他已經瘋狂了,被階級鬥爭搞瘋狂了。讓江青接班是他僅有的最佳選擇。他之所以欲置周恩來於死地,就是因為他不相信周會臣服江青。 他本來的理想是讓周恩來協助江青掌權。但是周恩來無法和江青合作。江青根本不是一個政治家。共產黨在建國時期湧現無數英雄人物竟沒有一個能夠及得上一個潑婦。毛澤東之昏庸和他極高的智力相結合,把中國搞成一個不成為國家的「國家」。在毀壞國家上他的能力發揮到了極致,無人能及得上他的百分之一。

  越來越多的資料解密,文革這場鬧劇的來龍去脈越看越清楚了。毛澤東是了不起的,能夠把這麼多的英雄人物一個個鬥倒,消滅。毛澤東和斯大林不同。斯大林的目的就是清除異黨,殺人就是目的。而毛澤東的目的不在把人殺掉,而是讓他遭受極大的侮辱和痛苦。首先讓他被孤立,誰也不敢同情他,把他搞成人民的敵人,繼而剝奪他的基本人權,任何一個人都能隨意侮辱他,可以隨便打他,叫他喝痰盂裡的髒水,打傷了不許醫院給他治療。最後讓他自己覺得生不如死,自殺算了。而且自殺的時候還要喊「毛主席萬歲」。如果他膽敢有絲毫對毛澤東的不敬,他死後所有的親屬都會遭遇更悲慘的命運。

  毛澤東整劉少奇就是一個例子。劉少奇快要死了,毛澤東下令搶救,要等黨代會通過決議,把叛徒特務工賊內奸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並選擇在他七十歲生日的那天當面宣讀給劉少奇聽,然後讓他慢慢在無助的痛苦中死去。毛整死的高幹無一是經過審判(哪怕是走形式)正式處死的,都是讓他們慢慢地在孤立無援的極端隔絕的狀態下,受盡了一切痛苦再死掉。毛澤東極其痛恨周恩來,因為百姓擁護周遠勝於擁護毛。但毛又無法整掉周恩來,因為這個國家內內外外都離不開周恩來。在周活著的最後幾天中,病痛極度地折磨著他。毛澤東乘這個機會翻出了幾十年前寫的批評周恩來的文章,用盡挖苦諷刺刻薄的語言,叫人當面念給周恩來聽,以增加周的痛苦。這一過程是需要精心設計的,是耗費精力的。毛的精力大部分都用在了這方面。

文革目的﹕全社會痛苦的極大化

  拿斯大林和毛澤東比,斯大林殺的人比毛澤東殺的多。解放前井岡山肅反殺了十幾萬人,這筆帳該算在誰的頭上,我說不清。解放後鎮壓反革命殺了七十萬人。這主要是毛澤東的主意。以後在文革時搞清理階級隊伍,三反五反,殺過一大批。具體數目從來沒有公佈,估計不超過二百萬人。除此以外沒有大規模槍斃人。餓死的三千多萬不是直接殺害的;整死的,自殺死的,武鬥死的都不是毛澤東直接殺的。而斯大林實實在在處死了幾百萬人。但是斯大林領導衛國戰爭,抵抗希特勒的軍隊並取 得勝利,這是誰也不能否認的。

  反觀毛澤東,除了抗戰頭兩年共產黨的軍隊打過幾次抵抗日本軍隊的仗,從一九三九年以後就沒有打過一場稍微大一點的仗。共產黨的主要精力放在擴大解放區,培養自己的武裝力量。這時候是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毛澤東放著日本人不打,打自己的小算盤,準備勝利後摘果子。他確實做到了。可是解放並沒有給中國人帶來幸福,相反帶來的是生靈塗炭的三十年。因政治原因死亡達五千萬之眾。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總數。二戰結束給世界帶來和平。戰敗國德國、日本都變成了民主文明,繁榮幸福的國家。唯獨中國這個戰勝國卻陷入內部無窮無盡的階級鬥爭,造成人類史無前例的生命損失。

  毛給中國帶來的是使人痛苦,然後死去。不但自己用盡辦法叫人痛苦,而且動員全國人民互相鬥,互相製造痛苦。對一般的小人物,也不是簡單地處死,而同樣叫他們經受極大的痛苦才殺掉,像張志新、遇羅克、林昭、王佩英,無一不是在就義前叫他們受盡了罪才把他們殺掉。毛澤東還把人間一切美好的東西加以破壞。中國幾千年積累的文化理想、道德藝術,全部被否定。可移動的古董、繪畫、雕刻統統燒掉砸碎。對不能移動的建築物則推倒,把美麗的電影明星剃光頭,讓無知的群眾用一切辦法侮辱她們。把對社會最有用的知識份子一個個打倒,甚至逼他們自殺。把宣揚善的宗教領袖關進監獄,甚至乾脆殺掉。

  毛澤東的目的在於全世界都因他而痛苦。如果每個人的痛苦可以相加的話,毛澤東的目的是全社會痛苦的極大化。通過文化大革命他的這個目的確實做到了。痛苦的極大化是文化大革命最本質的東西。這就是「人民的大救星」所給予人民的禮物。

孤獨死去,到死也沒有絲毫後悔

  毛澤東不但做到了在國內製造痛苦極大化,而且輸出他的理論,讓全世界都要殘酷鬥爭。他鼓勵在東南亞搞武裝革命,製造死亡。在馬來西亞、印度、泰國、菲律賓、緬甸、印尼、尼泊爾、斯里蘭卡都有武裝叛亂。他死後三十多年的今天遺留問題還有一大堆。印度的毛派有獨立的武裝,擁有兩億貧苦群眾的擁護,但是三十多年來貧困問題絲毫沒有改進。因武裝鬥爭每年死亡上千人。印度的中央政府拿他們沒辦法。搞得最慘的是柬埔寨。毛主席的好學生波爾布特,遵從毛澤東的教導殺人無數,成為全世界近代史中殺人比例最高的人類滅絕案。這就是毛澤東功蓋天下的事蹟。這一連串事蹟也說明一個問題。他的理論非常具有欺騙性,所以會有那麼多的人上當受騙。至今還有人高舉他的牌子做事。究竟他的理論是對是錯?道理很簡單,改善人們的生活要靠發展生產,靠人與人鬥怎麼能變富。所有遵從毛澤東理論的人,也許鬥得很開心(被鬥的人可倒了霉),但是擺脫不了貧困。無一例外。

  但是毛澤東又是幼稚的,他絕沒有想到最後自己變成了孤家寡人,沒有一個真正志同道合的政治家在身邊,剩下一批狐群狗黨。最後他信賴的人,只剩下後來被判刑的四人幫。大家吹噓毛的高瞻遠矚,其實毛是鼠目寸光。他發動文化革命的時候怎麼能想到自己會變成孤家寡人。最初和自己一起奮鬥的親密戰友都被整得眾叛親離。毛澤東到死神智都非常清醒,但是是在非常孤獨失望,沒有前途,沒有同志和朋友的狀態下死去的。

  他絕沒有想到自己輝煌的一生竟然是這樣一個結局。毛到死也沒有絲毫的自責或後悔。毛死後華國鋒和葉劍英抓捕了四人幫,最高法院審判了四人幫,把他們判了刑。但是四人幫的頭頭,這禍國殃民的總後台還在天安門城樓上掛著,在大家每天用的鈔票上印著。中國的這幕滑稽劇現在還沒有真正謝幕。不過毛澤東是人不是神,他終究要完全走下神台,成為一個普通人,在剝離一切神像外衣的條件下,在消除所有迷信的條件下接受公正的評判。  

二○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小標題為本刊所加)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