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派夢想與現實
 
毛派夢想與現實
作者: 金 鐘

專題

更新於︰2011-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烏有之鄉正是溫家寶批判的文革遺毒的烏合之眾,需要警惕的是那些打著保毛旗號,維護一黨獨裁和特權的當權派。

  看五月的中國局勢,由重慶帶動的唱紅潮已滲進北京,有人在唱「洪湖水,浪打浪」,老歌星李谷一也在紅歌會上高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唱歌,在今天中國舞台,也許不必太認真,為時尚趨之若鶩者,並不少見。

  但是在敏感的思想界,一單動了刀槍的事件卻是非同小可。五月二十四日毛派網站「烏有之鄉」刊登馬賓等五十一人的公訴書,指控茅于軾為辛子陵著《紅太陽的隕落》寫的讀後感〈把毛澤東還原成人〉是犯了「顛覆國家政權罪」,要求法院審判茅于軾、辛子陵二人的罪行。據說已徵集上萬人簽名。更有極端者聲稱知道茅家地址,要上門給他點厲害看看。

茅于軾批毛,質樸而獨到

  茅于軾文章五千餘字,四月底發表在浙江一個「財新網」的博客上,即有三千跟貼及新浪等網站轉載,隨後被屏蔽。這篇文章何以有如此之大的影響力,本刊特地全文刊出,供關心者仔細研讀。

  公訴書在附錄中列舉了十二點茅文的罪狀。可以說茅于軾全面譴責了毛統治下一系列禍國殃民的倒行逆施。這原是三十年來無數學者專家和當事人加以揭露和證實的事實,八十年代的李銳、九十年代的李志綏、新世紀的張戎就是以他們馳名中外的著作將毛的真相公諸天下,成為批判中共極權主義的里程碑。這些書和近年在香港出版的許多中共體制內人士的著作,包括《墓碑》和林彪「四大金剛」的回憶錄都為茅于軾文章提供了大量證據。

  《開放雜誌》堅守不批毛就沒有真正的現代化的原則,二十多年來發表過大量揭露和譴責毛的文章與資料。都是茅于軾文章的註腳。

  那麼,芧于軾文章有何獨持之處令毛派們咬牙切齒?作為一位專業編輯,我認為,要從文字上評判茅文的價值:那確是我讀過的最好的批毛文章。它引用大量事實,卻不必像學術文章那樣,事必加註,行文累贅;它有鮮明的批判性,卻不是個人情緒膚淺的發洩。文字不動聲色,「......這些事一樁樁被暴露,其冷血性無與倫比。其心理的陰暗實在令人吃驚。大家都說,毛澤東有超高的智慧,沒人能學得了。但是更沒人能學的是他的冷酷無情,沒有起碼的人性。」這判斷比那些學理分析更令人印象深刻,也比一句「殺人魔王」更有力。

  文中對毛與斯大林之比,也很精采。茅于軾說,斯大林清除異己,殺人就是目的。毛的目的不同。是「讓人受到極大的侮辱與痛苦」,孤立你、折磨你、羞辱你、讓你喝痰盂的髒水,打傷不讓治療、讓你「覺得生不如死,自殺算了。」自殺時還要「喊毛主席萬歲」。茅說,毛整劉少奇、周恩來就是這樣「精心設計」的。

  其實,何止劉周,彭德懷死得更慘(本刊曾發表過老作家劉真的紀實報導)。諸位想想,對自己出生入死的老戰友尚可下此毒手,芸芸蒼生更是命賤若何!毛那不怕打核戰人口死一半還有一半的名言,其冷酷心態與茅文所敘完全一致(難怪嚇壞了蘇東西歐左派)。

  常言道:「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茅于軾以八十二歲高齡寫出這樣不溫不火,卻字字到位,絲毫不炫耀文采和理論,令人沉痛而沉重的文章,提供了一個極有借鑒意義的範本,一種質樸真實的文風。

真假毛派同流合污開倒車

  反觀毛派的公訴書,網上已有不少的嘲笑。他們這篇東西,首先就是文風不正。上來就給茅于軾扣一頂「漢奸份子」的帽子,依據是茅主張「放棄十八億畝土地紅線,鼓動政府向帝國主義交出中國的糧食主權」,是「經濟漢奸」。又說茅創辦的「天則經濟研究所」接受美國福特基金會資助──按毛派邏輯,中國己沒有一個好人,官員和知識份子,不是走資派就是漢奸。江澤民和俄國簽約,永遠放棄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領土,又該當何罪!違背馬列教旨,大量引進外資,豈能和一位學者主張進口糧食的意見相提並論?

  公訴書為毛大唱讚歌的言詞和「烏有之鄉」一貫所為無異,人們已見怪不怪,根本上是一群喪失理性和部份喪失人性者的自我陶醉而已。他們神經發作起來,連大批黨國元勳怎麼死的也忘記了。那些腦子慘遭洗劫灌滿石漿的文革遺毒者,溫家寶也不表同情。

  但是,在非毛尚未被當局認可的當前時局,自鳴得意的毛派和掛羊頭賣狗肉的毛派同流合污,又是值得留意的動向。公訴書對毛後三十年中國社會的改變與進步隻字不提,卻把矛頭針對「人民的敵人」,說他們「完成了對人民大眾的搶劫,造成普通民眾買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學,」以至大量下崗、失業、賣淫......他們的「敵人」究竟在哪裡?在中南海還是各級黨委?辛子陵教授已被談話,限制自由,加之薄熙來受到幾位常委的捧場,國內外都感到擔憂,是不是文革可能重臨中國?

今日中國不可能重返文革時代

  五月十六日,筆者接受《洛杉磯時報》駐北京記者訪問時,對此著重談了兩點意見,認為中國再度發生文革是不可能的。文革產生的第一個條件是,中國已出現了一個神化的獨裁者毛澤東,他可以無法無天,為所欲為。將一些不可思議的行為變為現實,如廢止國家和黨的職能,代之以個人的赤裸裸的專政。今天個人獨裁已變為一黨獨裁,無論江澤民、胡錦濤怎樣集權,他們顯得無能、保守,而沒有似毛那樣瘋狂的跡象,他們也不敢搞個人崇拜,連政府內正常的領袖像都不敢掛。

  文革產生的第二個條件,是六十年代中國社會極為落後而封閉。大躍進運動的荒謬,文革的造反大破壞,說明一九四九年後的革命帶來的是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的全面倒退,不僅離歐美國家更遠,也大大落後於鄰近的香港台灣,閉關鎖國,故步自封,完全是封建帝制的復活。毛才可以將數億愚民玩弄於股掌之上。我家鄉十萬人的城市沒有一台電視,全國沒有一個律師。但是,今日中國由於採取市場經濟和對外開放政策,在物質文明上,已和先進國家同步發展,雖然有很多人民不滿的弊端,但是和毛時代已不可同日而語,無論官與民都不可能接受文革毛那種極端獨裁與殘暴的方式去處理國家面對的問題。

  換言之,無論毛派如何興風作浪,重返毛時代是絕不可能的事。茅于軾被告案,相信也不可能被受理。當局拒絕批毛,很大程度上還是一種實用主義的謀略。我不相信,中國男盜女娼的大小官僚們願意回到毛淫威之下的清教徒生活中去,坐擁豪宅名車的千萬黨員會為一個早已消失的理想犧牲個人的一切。那些已經吃香喝辣享受各種特權的知識人,更不會接受毛式的文化專制,回到五七幹校去喂豬。

  必須警惕和抗爭的,也正是當局以保毛為旗號維護一黨專制的欺騙行徑。左擁右抱唱紅歌,今日中國社會的虛偽特性無所不在。近看視頻,一位司馬姓毛派,高談保毛,罵茅于軾批毛是最大的強拆,拆了他們的精神家園,他們也是被迫害的拆遷戶......幾近語無倫次。而據傳中央黨校討論習近平關於黨史要保密的講話時,有人說,現在強調個人隱私權,黨也有隱私權──可謂異曲同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