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模式真相和中國趨勢
 
重慶模式真相和中國趨勢
作者: 蘇仁彥

專題

更新於︰2011-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薄熙來為了十八大上位,在重慶唱紅打黑受到幾位中央常委的光顧後,在大陸引起更多的關注。重慶真相如何?和中國當前走向有何關聯?很值得留意。


●去年薄熙來(右)在重慶主辦的紅色經典歌曲演唱會,邀請毛澤東女兒李納夫婦出席。(本刊資料)

  毛主席一九六六年寫給江青的信說,「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過七八年又來一次」,聲稱他搞的文革還會再來。但「十年浩劫」剛結束時,沒有任何人會相信如此黑暗、慘烈而又荒誕透頂的「天下大亂」,會過幾年再來一次。三十年過去,中國己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人們更加相信歷史不可逆轉,文革那種爛事已不可能重演。

紅歌唱到北京城,為黨慶主題曲

  但世事難料,當年的紅衛兵聯動份子薄熙來為了個人的政治野心在重慶掀起的文革妖風,如唱「紅歌」,「發紅色短訊」,組織幹部上山下鄉,最近不但越演越烈,而且被稱為「重慶模式」的重慶小文革,還得到來自北京權力核心人物的公開表態支持。媒體報導,重慶的唱紅甚至殺上北京。中國文聯宣佈,重慶六月將派出數百公務員、企業職工、學生和群眾在北京民族文化宮舉行「紅歌傳萬代」的大型表演,以紀念中共建黨九十周年。而且唱紅色歌曲運動也開始向全國蔓延。

  一時之間,全國陣陣紅色妖風,經歷過文革紅色恐怖記憶猶新的許多人非常驚恐,問道:是否毛澤東那可怕的預言「七八年再來一次」將會變成現實?而海外已有評論說中國正在全面「左轉」。

  這股妖風的煽動者薄熙來是在○七年底從商業部長調任重慶市委書記。據當時媒體報導,薄熙來原來希望在共十七大後可以升任副總理,調重慶是他仕途上一次很大挫折。過了短暫的低潮期後,這位野心大愛折騰的太子黨突然高調發起大規模的「打黑除惡」行動,海外媒體普遍認為薄熙來「打黑」是為十八大進政治局常委會舖路。在次年三月兩會上,台灣「東森電視台」記者如此直言向薄熙來提問,口才敏捷的薄熙來竟一時語塞。

 

薄熙來瘋搞小文革,習近平支持

  與此同時,薄熙來搏出位的紅色文化運動也開始登場。他花樣百出,先是手機「發紅色短訊」,然後是圍繞所謂的中共紅色革命傳統題材的「唱紅歌、讀經典、講故事、傳箴言」的系列唱紅運動。

  薄熙來在重慶搞文革首先贏得合其口味的毛派份子喝采,大讚「薄書記是毛主席後的又一位偉大領袖」,說「在重慶看到了延安精神」,甚至到重慶召開「毛共十一大」,公推薄熙來為毛共總書記。在薄熙來以黑打方式打黑,尤其是李莊案的手法遭到輿論批評非議時,著名毛派網站「烏有之鄉」四月三十日派出一個八十人的紅色旅遊團,由已故毛左作家魏巍的女兒魏欣帶隊到重慶參觀「打黑除惡」展覽和拜會重慶公安局,力挺薄熙來。重慶當局對毛左也高調接待熱情歡迎。網友說,雙方互動猶如三十多年前的文革造反派上身。

  雖然薄熙來的「唱紅打黑」的文革手法,即所謂「重慶模式」引起很大爭議,而且越搞越瘋狂,比如萬人唱「紅歌」、醫院用「紅歌」醫治精神病患者、囚犯唱「紅歌」可以減刑等等,讓人聯想起文革時的種種荒誕不經,但卻得到中共權力核心的支持。中共國家領導人包括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中紀委書記賀國強、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政治局常委李長春、中組部長李源潮等先後訪問重慶,對「重慶模式」予以肯定。習近平去年十二月到重慶的調研(調查研究)更是為薄熙來打了強心針。官方報導說,習近平在重慶參觀了「打黑除惡」資料匯集處,觀看了唱「紅歌」表演,高度評價了重慶的「唱紅打黑」和其他有關工作。毛派的「烏有之鄉」為中國這兩位權力最高的「紅二代」(即太子黨)能站在延續毛澤東傳統這個同一陣線而激動不已,說這預示了習近平和薄熙來十八大掌權後毛澤東思想將大放光芒。

  與此同時,中共的主旋律媒體也開始加入「重慶模式」大合唱,《人民日報》說,重慶模式是構建社會主義文化核心價值體系的有效載體。這個說法是否意味官方的意識形態將大幅度倒退回毛澤東思想?所以在天安門廣場擺放了一百天的孔子像要再次被收起來。

十八大權爭眾起仿效薄熙來

  不過很明顯的是,在今年初中共開始恐懼「茉莉花革命」後,意識形態確實在向左轉。今天兩會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人大工作報告,公開聲明:中國將堅持中共領導地位,絕不會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權鼎立,不搞聯邦制和私有化。此說完全封死了中國民間對政治改革的任何希望。

  此外,習近平五月十三日在中央黨校講話,要求黨的幹部學習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和毛澤東同志的重要著作。中共社科院院長陳奎元在最近一次工作會議上特別發表了「信仰馬克思主義,做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的講話。中共政法委秘書長周本順在《求實》的文章說「中共一定站在鞏固中共執政地位的高度,防止落入西方社會為中國設計的公民社會陷阱。」此前,當局已把「公民社會」列入敏感詞。

  而更令人關注的是,這次在全國展開的大逮捕,抓人之多,抓人之隨意(只要公開講一句話,或在網上發一個帖子都可能失去自由),都是六四以後所罕見的。對艾未未這樣具有很高國際聲譽的藝術家也毫不留情,並採用文革式的抹黑手段對艾未未作人身攻擊。而更罕見的是對被拘押維權人士進行殘酷的肉體虐待,連西方記者都說,中共以前對被抓的知識分子一般是不動粗的,但這次打破了這個底線,造成自六四後中國最恐怖的政治高壓氣氛。

  一位熟悉北京政情的觀察家認為中國的大幅度左轉與目前中國社會矛盾和十八大前中共高層的「權力搶位戰」有關。他說,中國社會矛盾和衝突目前相當激烈,當局束手無策,危機意識很深,對維穩的迫切感已超過對經濟增長的追求。以前地方諸候升官的重要政績是發展經濟,但現在對中央來說是如何控制社會而不出亂子才是第一優先的考慮,即是如果政治穩定與經濟增長不可兼得,則寧要政治穩定,薄熙來的重慶模式他們未必欣賞,但畢竟穩住了重慶,算得上是有效的維穩手段。

  他說,十八大中共權力班子大換班,隨著時間的逼近,各方人物爭取上位的較量也趨於激烈。薄熙來鐵腕手段治理重慶,被中央認為有維穩的效果。薄熙來這十八大敲門磚的成功,對十八大有野心者自然競相仿效,從而引起三十年最大一波文革妖風回潮。他甚至認為最近由中共政法委主導的全國大逮捕紅色恐怖都與薄熙來爭上位有關。

 

知識界擔心薄熙來任政法委書記

  到十八大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政法委第一副書記王樂泉都會退下來,北京私下傳說因薄熙來「打黑除惡」手段夠辣,有利於維穩,可能在十八大進常委 ,代周永康任政法委書記。但這種態勢直接威脅到現任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孟建柱的仕途。因為按例,最有希望接任周永康的是政法委副書記孟建柱。當年周永康也是以孟現時身份接替羅干任政法委書記。而且孟建柱是江蘇人,上海出來的官員,與周永康同屬江澤民系統的上海幫。孟建柱唯一不利的是他現在並非政治局委員 。因此孟建柱要和薄熙來爭這個位子,就要顯示他的鎮壓社會不穩定因素的鐵腕能力不輸於薄熙來。恰好此時中國民間發出茉莉花革命的呼聲,這正好給孟建柱一個鎮壓表功的機會。

  這次在茉莉花革命中被拘押、被失蹤者,包括作家和維權律師獲釋後都罕有地沉默下來,據說他們都遭到殘酷的折磨或酷刑,身心飽受創傷。其中已證實的有北京維權律師唐吉田和廣東律師劉士輝,劉在獄中兩腿被打傷。北京維權律師李方平、和中國政法大學教師滕彪也被懷疑在拘押期間受到暴力虐待。北京消息人士說,被拘押的著名維權人士普遍遭受毒打,這肯定是中央政法委下過命令要不擇手段壓服這些麻煩製造者。否則,下面的人不敢對這些著名的知識分子下毒手。因此從周永康到孟建柱都要為此負上責任,未來中國民主化,一定要清算他們,把他們送上審判台。

  北京知識份子很多認為如果薄熙來十八大當上政法委書記,很可能出現比現在更嚴重的法西斯專政。法學家江平和賀衛方日前在北大一個憲政論壇上公開表達這種擔心。江平說,法治怎麼走?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誰做政法委書記。賀衛方問:「有沒有可能是薄熙來書記?」江平說,「如果是汪洋(現任廣東省委書記)會比較好一些,但如果是薄熙來就比較麻煩。」

 

民企家黎強當面駁嘴,慘遭報復

  北京一位學者說,薄熙來不但帶壞了中國的政途,也惡劣地在重慶復原了一個毛式社會。

  自毛時代過去後,中國雖然仍然是極權社會,但極權的鏈條已經鬆了,民間社會開始復甦,但薄熙來主政重慶後,重慶一夕之間又好像回到了毛時代,重慶成為薄熙來以毛澤東式權術和恐怖手段成功控制社會的樣板。

  早在數十年前,薄熙來仍在北京商業部任職時,深知他行事風格和個人野心的人說,此人為權貴子弟,心狠手辣、膽大妄為,上台後必定施行鐵腕統治。薄調重慶初的○八年十一月,重慶發生一場八千出租車司機罷工事件,薄熙來出面解決,回應了計程車司機的部份要求,當時海外媒體報導說薄熙來開明。但次年薄熙來即「秋後算帳」,發起「打黑除惡」行動,將這次計程車司機罷工定性為「黑社會組織尋釁滋事,公然向政府叫板」,而把曾與他頂過嘴的計程車公司老闆黎強被定性為「黑社會老大」 ,說他是這次罷工的幕後黑手。

  當時重慶市政府與罷駛的計程車司機談判。薄熙來出席講話時,黎強曾站起來,打斷薄熙來說,「薄書記,你來重慶的時間很短,不了解重慶的情況,我來給你講講。」全場為之尷尬。這一下,黎強當眾掃了薄熙來的面子,為自己帶來監牢之災,差點家破人亡。

  薄熙來「打黑除惡」是一箭三雕:一,清除前朝(汪洋和賀國強)班底,建立自己的獨立王國;二,借人頭立自己的權威,消除重慶體制內外的不和諧聲音;三,為自己贏取十八大進常委的籌碼。當然也順道報了私仇。任何得罪過他的人都會受到他的殘酷報復。前有大連記者姜維平,後有民營企業家黎強。

  在中國所有刑事犯罪中以「黑社會頭目」罪判刑最重最慘,除必然判死刑之外,家產要全部沒收,親友被牽連以黑社成員之罪判刑,以坐實有組織犯罪的指控。黎強被控黑社會頭目,他家人中就有四人被打成黑社會成員。重慶打黑打了五千人,但大多數是冤案,重慶江津區委書記王銀鋒也公開赤裸裸地說「和政府作對就是黑社會」。

  薄熙來所以未能如願整死黎強這個民營企業家。因為他的辯護律師是西南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趙長青。趙在重慶政法界德高望重,桃李遍重慶,庭上法官都是他的學生。趙在庭上雄辯一個多小時,說服力之強,整個法庭被形容聽得發了呆。最後黎強「涉黑」罪名未能成立,但黎強仍然被判二十年,保住了一條命和數億家產的一部分,未至於家破人亡。

 

王立軍恐嚇媒體 揚言要「雙起訴」

  趙長青為黎強「涉黑」罪打贏官司後,李莊為被指控為黑社會頭目的龔剛模辯護,發現龔是苦打成招。如果李莊辯護成功,薄熙來使用酷刑製造打黑冤案的真相將會大白於天下,這將對重慶公權力和薄熙來的名聲是很大打擊,因此重慶當局就搞出了臭名昭著的「李莊案」, 將律師關進監獄以圖滅口。

  由於重慶黑打和李莊案的枉法,全國各地輿論反彈很大,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竟然對媒體進行反撲,他在公安局內部會議上說:

  「今後,凡是報紙歪曲事實真相攻擊我公安機關和民警的,就以單位起訴當事報社和撰稿人,如果他提及民警個人,且造成後果的,民警拿證據去法院起訴記者,公安機關起訴報社。這就叫『雙起』」。

  王立軍這個殺氣騰騰的內部講話披露後,全國媒體嘩然,很多評論說令人不寒而慄。

  但重慶的媒體已經完全匍匐在薄熙來腳下,沒有一絲異議聲音,還成為薄熙來的宣傳工具。重慶宣傳當局按薄熙來旨意甚至還主動出擊,用大量水軍到網上貼文及向外地媒體投稿為薄熙來製造輿論,大罵批評薄熙來的人,偽造薄熙來獲得重慶人民全體支持的假象。

  在薄熙來的淫威和鐵腕下,今天的重慶已倒退到連沉默的自由都沒有的時代。著名的西南政法大學在全國法律界熱議批評李莊案之時不但集體失聲,還有一些教授無恥地出來為重慶當局明顯的枉法行為辯護,他們的校友賀衛方發公開信勸他們說,「不願意發表直率的批評,但至少還有保持沉默的權利。」

 

溫家賓的角色再度引起公眾關注

  北京一位學者說,若薄熙來在十八大後掌權,他的「重慶模式」被廣為推廣,中國就真的會倒退回到毛澤東黑暗時代,出現法西斯專政。不過他相信薄熙來未必可以得逞,因為薄的行事風格在中共黨內也有很大爭議,胡錦濤與溫家寶至今未對薄熙來的「重慶模式」表過態。溫家寶最近見香港傳統左派人物吳康民講的一番話就頗耐人尋味。

  據吳康民說,溫家寶提到國內仍面對「封建制度的殘餘」和「文化大革命遺毒」的影響。他們認為溫家寶所說的封建殘餘和文革餘毒就是指中國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即中國整體向「左轉」現象。四月十四日溫在中南海同新任國務院參事和文史館員座談時,還說「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總要有一批心憂天下,勇於擔當的人」。再次對當前政治高壓表示不能認同。

  溫家寶這兩年講了很多涉及「政改」、「普世價值」的話。很多人認為「作秀」成份大,譏諷他為「影帝」。但從最新局勢發展來看,不排除溫家寶是中共高層少數持不同意見者。北京人士說,胡錦濤接班後,因他能力太弱,無法形成江澤民那樣獨斷專行的權威,中共高層實際是集體領導,重大問題可能要進行表決,溫家寶很可能在最近高層會議中多次遭到否決,無奈之下只有公開講出來為歷史留個見證。四月底《人民日報》發表對待「異質思維」的文章與官方的主旋律唱反調,引起了關注。該文說「今天的中國社會正處於思想及文化多元、多樣、多變的時代,執政者需要以包容比對待異質思維,尊重公民表達權。」很多人認為此文顯示中共黨內部的分歧已很尖銳,可能代表了溫家寶的意見。

南方報系主持正義被毛派忌恨

  北京一些觀察家認為,最近圍繞「李莊案」的爭論,涉及「中國向何處去」,是退回無法無天的毛澤東時代,還是堅持走「法治之路」的一場較量。這次重慶起訴李莊的「瀆職」罪案被駁回,是薄熙來在體制內一次大失敗。而法律界卻是一片狂喜。據說當天消息傳出,中國政法大學為此還開了一個慶祝派對。

  廣東「南方報業」是中國最敢於講真話、最開明的媒體,作家韓寒曾說「南方週末報是北方報系的典範。」很多人都問過背後是否有人支持?據悉,廣東宣傳部長林雄在八十年代曾當過溫家寶的秘書,因此南方報系對溫家寶的活動、講話報導最多,也最敢觸及敏感問題打「擦邊球」。北大毛派教授孔慶東在王立軍提出對媒體要「雙起」後,即公開鼓動毛憤們去起訴「南方報系」。溫家寶是否就是南方報系的後台,這也是可以猜想的。

  北京一位觀察家說,目前體制內外左右兩派鬥爭激烈,各方人士都很活躍,政局如何走向,大家都在觀望,薄熙來用毛澤東的一些手段可能對一些不瞭解其面目真相的社會下層人民會起到迷惑作用,但知識分子是普遍討厭他那套東西。薄熙來開始打黑時,很多人說他好話,但李莊案出來大家就把他看穿了。如何防止毛澤東第二在中國出現和文革式悲劇重演,是當前一個相當嚴峻的問題。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