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黃春秋》僅一篇文革文章准刊
 
《炎黃春秋》僅一篇文革文章准刊
作者: 自由亞洲電台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6-05-1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鮑彤評「不准談黨的錯誤」

文革初期的1966年8月,毛澤東在北京多次檢閱紅衛兵。(Public Domain)

北京一向敢言的《炎黃春秋》雜誌原定在今年5月號,刊登一組五篇反思文革的文章,但遭到上級部門禁止。據知情人士透露,雙方一度僵持數天,以致《炎黃春秋》社委會最後只能同意撤稿僅存一篇文章,但月刊未能準時發行。原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就此表示,中共九號文件的“七不講”也包括黨的錯誤不能講。當局在告訴民眾:共產黨做事百分之百正確。

在中國文化大革命爆發50週年之際,北京政論月刊《炎黃春秋》五月號延遲多天才到訂戶手中。早前有消息說,因為五月號將刊出“太多”反思“文革”五十週年的稿件,上級主管部門要求炎黃“撤稿”遭到拒絕,導致《炎黃春秋》五月號延遲出版。

北京一位知情者5月17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炎黃春秋》在多月前已開始組織反思文革五十週年的稿件。期間,被上級部門要求“低調”,最後把稿件壓縮到五篇,但仍然無法通過審查:

“這個是當時上面審稿的時候,發現有五篇關於文革的文章,因此要求他們全部撤下,他們頂著不撤,所以僵持在哪裡。一直到5月3至4日,雙方妥協,就放一篇文革的文章,這樣就開印了,已經正常出版”。

記者:出版的時間還是正常的吧?

回答:正常的應該是在月底,每一期到郵局或到書店是29日或30日或31日,基本上在市面上能見。但是這一期(第5期)是因為雙方交涉,所以影響了印刷,應該是5、6日以後才出版。我拿到已經是5月9號”。

《炎黃春秋》由原中國出版署署長杜導正創辦,主管單位本是“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兩年前被勒令改為文化部旗下的“中國藝術研究院”,並且規定“每期目錄必先交由主管單位審批”。

《炎黃春秋》雜誌網頁顯示,5月號封面文章是前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周瑞金的評論《意識形態工作也要改革創新》,及從事青年運動史研究的金大陸撰寫的《推進文革史的學術研究》。網站還顯示,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三子胡德華出任該社常務副社長,而長子胡德平早前傳出將接替九十多歲的杜導正,出任該雜誌社社長。但最終未能成功。

自去年以來,中國當局對反思文革的文章和活動加以諸多限制,而對歌頌文革的活動卻網開一面。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17日就此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中共不想看到批評共產黨的文章:

“高瑜被判刑後,大家都知道中國共產黨中央有一個九號文件,文件裡面有‘七個不講’,七個不講當中有一個是‘黨的錯誤不能講’。黨的錯誤不能講就是必須講黨的正確的東西。因此給全中國老百姓灌輸一個觀念,就是共產黨百分之百是正確的,百分之一百沒有犯過錯誤,即使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也不是共產黨搞的,別人搞出來的。我看大概就是要塑造一個共產黨只有太陽,沒有黑子。這樣一個形象”。

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在17日零時零分發表評論文章,認為文革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對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造成的危害全面而嚴重。文章認為,要總結和汲取歷史教訓,堅決防範和抵制圍繞文革問題來自“左”的和“右”的干擾,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而要毫不動搖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鮑彤評論說,黨報選擇在17號發表上述評論文章而不是16號文革50週年:

“選擇在17號,說明不能打開天窗說亮話,必須在黑夜,大家睡覺的時候講點夢話,我看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他如果早說,那麼大家都響應都跟著說怎麼辦?跟著說,萬一出格怎麼辦?所以等到最後一分鐘,這個時候出來已經是5月17號。我看它選擇的時機也很有匠心的”。

 

特約記者:喬龍  責編:何平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