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像立又撤的背後
 
孔像立又撤的背後
作者: 裴毅然

專題

更新於︰2011-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天安門孔子像,立了一百天又悄悄撤走。被人譏笑為百日維新。反映孔學而不是毛學,才能適應今天的「和諧」,為黨所需。但中南海裡仍然在「拔河」競賽。

  今年一月十一日,國家博物館在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孔像落成儀式」,出席者人大副委員長蔣樹聲、政協副主席孫家正、文化部副部長王文章、中國文聯黨組副書記覃志剛、國家文物局副局長顧玉才。青銅孔像高九點五公尺。在當年打倒孔家店的地方為孔子恢復名譽,在最敏感的地方做此動作,既表示中共政府向孔子道歉,更是一望而知的政治動作──中南海裡一定有「階級鬥爭新動向」。

孔像先立後撤,非毛可期

  六十一年數典忘祖,矗立長髮短鬚的馬恩列斯,如今終於認祖歸宗,不僅僅是向孔子道歉,也是中共不得不開始作別赤色意識形態。從邏輯上,既求「和諧」,不能再高唱「千萬不要忘記」;既掌國柄,不可能希望別人再搞「階級鬥爭」。昔日的「革命黨」這會兒最怕成為新一輪的「革命對像」。撤毛豎孔,不僅符合國家利益──回歸歷史理性,也符合中共自身的政治利益。既求「安定團結」,還得請回孔子呵!尊卑有別、長幼有序,進退合度,上慈下寧。若以下犯上,謀逆篡位,造反沒理。「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聯合起來幹甚麼,還不是去奪回被「資產階級」剝削去的財產?兩下一比較,孔子的儒學才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歷史經驗的凝結,才更合乎「黨的需要」呵!這幾粒算珠子,中南海會撥拉不清麼?

  惟老毛剛愎自用,不諳馬上馬下之別,硬將「階級鬥爭」唱到死,唱來大飢餓、唱來文革,也為自己唱來千古惡名。人類歷史上誰有他這樣的破壞力?承平三年,為了一個人民公社,活活餓死四千餘萬,加上文革和其他運動整死的二千萬,死絕一個兩漢王朝(西漢全國人口約一千八百萬,東漢約三千五百萬),誰能有這等能耐?「偉大導師」竟是「偉大導死」呵!老毛「實績」在此,就憑這幅「最新最美的畫圖」,還配像掛天安門城牆、屍供「偉大祖國的心臟」?

  隨著大飢餓與文革實況被揭蓋子,「今上」也實在不便硬遮硬捂,中南海裡總還有一二位真正的「全心全意」。如此這般,孔子「前度劉郎今又來」。孔像一豎,自然意味著毛像將要下牆。據說剛逝軍頭劉華清臨終留言:將毛屍撤出天安門廣場。這位一九二九年參加革命的老紅軍都「覺悟」了。很簡單呵,老毛「開國有功」僅僅只是對黨,「建國有罪」則是對民,人民的利益大還是黨的政權大?餓死整死這麼多「人民」,整出罪孽如此深重的反右、文革,那點開國之功還有甚麼份量?供享天安門是需要歷史承認的,並非由一時一人一錘定千秋。華國鋒、汪東興以為世人會一直保持與他們一樣的「階級感情」,只能是對歷史的無知。

  一時強弱在於力,千秋勝負在於理。被毛澤東批得臭的要死的孔老二、胡適、馬寅初、梁漱溟、赫魯曉夫......被後人一一請回。可你老毛的歷史價值呢?你確實勝利了,得了天下,可這場「天翻地覆」的價值呢?意義呢?四千萬餓殍的大飢餓、數百萬冤魂的文革,還不算死於土改的百萬地富,還有鎮反、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再想回到資訊封閉的「火紅年代」,再想國人因蒙蔽或恐怖而「熱愛毛主席」,可得乎?歪歪理終究走不遠。赤潮終有退潮時,革命沒有後來人。

  孔像一豎,資訊清晰,中國人都明白其間政治意味。毛澤東竭力打倒的孔老二(晚年還發動批陳批孔、批林批孔),如今與「偉大導師」同享一場,歷史是不是太搞笑?毛堂未撤,孔像既豎,說明中南海裡的「拔河」處於均勢。四月二十一日,孔像被撤,說明「東風」壓倒「西風」。外媒評曰:百日維新失敗。不過,孔像畢竟站立百日,久盼政改的國人已經真正「被代表」的希望。

一七九號決議:告別毛澤東

  最近傳出確切消息: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中共通過決議《關於毛澤東思想若干建議的意見》(編號一七九),即十七屆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第一七九號議案。又傳該議案由吳邦國、習近平提出,內容為今後不再提『毛澤東思想』。據悉,宣佈一致通過時(未有棄權或反對票),政治局委員全體起立,長時間鼓掌。這應當就是天安門廣場豎立孔像的「出處」。(編按:一七九決議尚未得到官方證實。)

  一些中共老人說由習近平提出這一重大決議,意味深長,體現了他的執政風格,有可能領導中共走向中興,云云。吳邦國剛剛提出右拐的撤毛案,不久又左拐,在人大講了強硬的「五不准」。這種「之」字形步態,說明中共高層在意識形態上依違兩難的矛盾心態。

  當然,無論從歷史功過還是現實需要,中國都必須告別毛澤東。一個給國家帶來如此巨禍的「大災星」,怎麼可能一直被當成「大救星」祭享在首善之都?他有甚麼思想值得後人繼承?「造反有理」還是「狠鬥私字一閃念」?當今中共還敢繼承哪一條毛主席語錄?

  中共別毛,前後拉鋸三十四年矣!何況一七九號決議也僅僅「萬里長征第一步」,距離毛像下牆毛屍出堂還不知要走多少年。揮別罪誤如此判然的毛澤東都如此艱難,當然說明革別人的命容易,革自己的命很難。同時,也反襯對民主政制的呼喚。如有民主制衡力量,何須等待第一代中共老人全部走完?何須等待中南海的覺悟?民主政制功能之一即為及時糾錯,大多數人可通過選票否決少數人的意見,不必苦等一代權要盡死或「終於覺悟」。專制之下,「人民」可被官家(也包括反對派)隨意代表,反正不需要提供這一「代表」合法性的證明,因為沒有提供這一證明的法定程式。

  無論如何,千呼萬喚始出來的一七九號決議,標誌著中共正式開始「去毛化」。溫家寶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只提「鄧三科」,未提「毛思想」;大學政治課二○○八年「毛澤東思想概論」就與「鄧小平理論」合為「毛澤東思想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概論」,原來的二學分壓縮至一點五學分,碩士生政治課學分也有所壓縮,「去毛化」車輪早已開動。更有一發耀眼的信號彈:四月二十八日,《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以包容心對待「異質思維」》(署名「本報評論部」),內有「今天的中國社會正處在一個思想和文化多元、多樣、多變的時代......相對於普通民眾,手握權力的執政者尤其需要這種『包容』。如果說前者的狹隘只是語言暴力,後者的狹隘則可能帶來真實傷害。」這不是明顯有違強調絕對一元化的「四項基本原則」?《人民日報》都出現這樣的「階級鬥爭新動向」,中國士林當然能讀懂「中國式政治」──中南海放出「轉彎子」的氣球了!

  不過,套用一句共式用語:「距離人民的要求還很遠哪!」政改的步伐實在太慢了。最起碼的允許「異質思維」竟要六十二年(自一九四九年算起),而且是如此最低層次的言論自由,這可是中共在延安向天下人鄭重承諾的呵!糾誤之難很簡單,如有政治制衡力量,糾正這樣明顯的錯誤,何須漫長歲月?江海逝波,人生幾何?六十二年,人家美國從種族歧視到黑人總統,用了不到四十年。

赤潮謬根──個人無權益

  當今寰內,赤潮雖退,廢墟遍地,加之意識形態的「不鬆勁」,仍飄赤旗,反右、文革還須「淡化」,極左拖影既長且濃。國人得背著反右、文革這樣的歷史大包袱搞改革,中國士林仍生活在「不可說錯話」的恐怖之中。革命遠未成功呵!從根子上,赤潮入華,棄我傳統,毀我文化,搞歪價值,弄得全國人民至今竟須生活在虛假與謊言之中。艾未未在推特上說:「你如果希望瞭解你的祖國,你已經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形成這樣的國情,難道不需要追蹤溯源刨去赤左老根麼?

  如今,昔人已逝,風雨已遙,「激情燃燒的歲月」漸行漸遠,惟赤色邏輯仍枯爪握地,不肯退出歷史舞台,形成一系列「走資派仍在走」的謬論謬據。如毛派中國工人黨(共產)要求中共派大員出席今年八月山西交城的華國鋒陵園落成儀式,並要求在天安門毛堂裡辟設「華國鋒同志紀念室」,理由是「喝水不忘掘井人」──你們今天的政權來自華。政治層面的「毛聲」還是明面上的,赤潮最隱蔽最核心的禍根還在於價值層面──個人無權益,用虛空的「集體利益」否定個人權益。可是,不包括個人權益的集體利益,還有什麼價值?個人權益乃國家、全人類利益的價值根基,以否定個人權益為地基的赤色大廈勢必傾斜,不可能得到絕大多數人的支持。

  一九九四年女作家張潔針對拖欠稿費憤曰:

  最近有朋友對我說,一些同行視我為斤斤計較的庸俗之輩,根據是:一、我單刀直入地向邀稿人詢問稿酬;二、我曾向《十月》雜誌社預支稿費;三、對不及時付稿費的報刊,要求實行一手交稿,一手交稿費的辦法等等。

  怎麼會形成如此荒謬的邏輯?怎麼會「楊白勞」比「黃世仁」還橫?欠人稿費還不允許人家問一聲?喜歡賣弄哲學的毛澤東,其辯證法遠不如被他蔑視的曾國藩:「合眾人之私以成一人之公。」 曾幕乃近代中國最龐大的人才庫,而老毛最後獨居深宮,身邊只有一批文化程度很低的服務員,晚年重用的人中無一大學生。誰能「萬歲」?誰能得到後人追尊?自說自好終究爛稻草。

  從國家發展角度,不將擰歪的邏輯給扳正過來,不將赤色思潮徹底卸載,不以民權制衡官權,腐敗、瀆職如何有效遏止?才俊如何能被提拔到領導崗位?你選拔人才的機制與程式本身就是人治而非法治,又如何實現以法治國?中國又怎能與國際真正接軌?價值體系與所用邏輯,牛頭難對馬嘴呵!

二○一一年五月八日到十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