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左為戚本禹送殯
作者: 周 西

咖啡座

更新於︰2016-04-2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文革小組最後一名離世成員戚本禹,4月24日在上海舉殯,200多人出席;不少左派團體如“紅歌會”﹑“毛學會”等送了花圈,還有一些文革派成員,專程從外地趕到。告別儀式由戚家私人操辦,控制到場名單,林彪的女兒林立衡欲送花圈,遭到禁止。】

據香港《明報》的報導,戚本禹420日因患胃癌在上海病逝,終年85歲,他的遺體告別儀式昨天在上海龍華殯儀館舉行。靈堂橫額上寫著沉痛悼念戚本禹先生。不稱同志,遺體上覆蓋普通黃布,在靈堂內外擺放有多個來自山西、河南等地的紅歌會毛學會等左派團體的花圈,上海文革寫作組的負責人朱永嘉等人均有送花圈。

不過,與戚本禹生前交往甚密的造反派頭目如蒯大富、韓愛晶等人則不見蹤影。戚本禹靈堂兩側的主輓聯上書光明磊落一生正氣作風淳樸品德崇高,研究文革的學者認為,戚本禹晚年一直不承認對文革中的悲劇負有責任,他說自己沒有指揮過打人、殺人,但是刀筆吏寫文章難道就不用負責任嗎?

同為毛秘,田家英永留高風亮節

戚本禹晚年寫的東西一如既往堅持偉大文革,忠於偉大領袖。田家英與戚本禹同樣曾經是毛澤東的秘書、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但兩人一為諍臣,一為諛臣。

戚本禹原本只是田家英手下的一個小人物,喜愛投機鑽營,打擊別人,抬高自己,思想品質惡劣,經批評不思悔改,終被田家英逐出秘書室。後投靠陳伯達、江青一夥,成為陷害田家英的兇惡打手。當他重新殺回中辦,從田家英手中接受移交,那小人得志的躊躇滿志之態可以想見。早在1959723日,廬山嚴厲批判彭德懷的會議上,田家英雖然也受到錯誤批評,但強烈的責任感並未稍減。

1960年赴浙江調查,如實彙報情況,促成了解散公共食堂,促成了糾左的《六十條》。七千人大會後,田家英赴湖南調查,與安徽比較,得出結論,包產到戶確實是恢復生產、戰勝經濟困難的好辦法。之後再派人赴各地調查,進一步證明了包產到戶的優越性。田家英在劉少奇和鄧小平的指示下,開始起草《恢復農業生產的十大政策》,提出繼續放寬政策,包括包產到戶的多種經營方式都可以搞,不要一刀切。

然而,毛澤東不同意包產到戶,凡提出包產到戶的都受到批評,田家英也做了檢查,但他自己負責,始終沒有說出劉少奇委託他向毛提建議一事。1966年初,人造的階級鬥爭日益緊張,田家英早有大禍臨頭之感,他以林則徐的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作為座右銘。最後汪東興找他談話:你這樣,命運會比彭德懷、彭真更慘!

但田家英卻表示:“你轉告主席,我接受還要慘的結局!”田家英曾向人談到要寫譚嗣同,有人勸他“你萬不可”。最終,當年的譚嗣同死於菜市口,而田家英則死於中南海。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