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風雲人物戚本禹病逝
 
文革風雲人物戚本禹病逝
作者: 葉永烈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6-04-2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曾任毛與江青秘書的文革猛將戚本禹,於4月20日8時在上海因癌症病逝,終年85歲。至此文革核心班子「中央文革小組」成員全部離世。文革研究專家葉永烈先生發來獨家報導,特予刊發。】

2016年3月30日葉永烈在上海採訪病中戚本禹(楊蕙芬攝)

等不到「文革」50周年紀念日——2016年5月16日,「文革」要員戚本禹走了!

筆者致電戚本禹的女兒以及原江青秘書閻長貴先生,得知戚本禹先生在今天上午(2016年4月20日)7時58分在上海病逝,終年85歲。這樣,「中央文革小組」所有成員都離開了人世。

20天前,我去看望過病重的戚本禹。

那是2016年3月27日,文友施薔生告知,戚本禹病重,在上海住院。征得戚本禹的同意,我便與他約好在30日下午前去探望。

戚本禹出獄之後,改名,所以一般的醫護人員並不知道他真實的名字和身份。我過去跟戚本禹曾經多次見面。這一回,山東漢子戚本禹看上比往日消瘦,一頭白髮,精神尚可。他畢竟已經85歲高齡了。

戚本禹曾是「中央文革小組」成員。這個「中央文革小組」雖然遜稱「小組」,其實在「文革」中權力之大相當中共中央書記處。我曾多次採訪過「中央文革小組」的組長陳伯達,也採訪過副組長劉志堅將軍,組員王力、關鋒,還有那個雖然不是「中央文革小組」成員但是跟他們走得很近的《紅旗》雜誌編委林傑。1967年8月1日王力、關鋒、林傑因起草《紅旗》雜誌社論提出「揪軍內一小撮」而被打倒,當時被稱為「王關林」。1968年初,戚本禹被打倒,人稱「王關戚」。如今王、關早已經離開人世,只剩下戚本禹了。

不知怎麼搞的,在我看來,眼前的戚本禹,跟晚年王力有點相似。

戚本禹與葉永烈筆談手跡(2016年3月30日上海)

據戚本禹女兒、侄女告知,戚本禹是2015年在深圳因胃痛查出胃癌,已經是晚期,而且癌症轉移、擴散,考慮到他年事已高,深圳醫生建議不做切除手術。但是他的胃與腸之間堵塞,不能不做一外科手術,打開通道。戚本禹希望回上海做這一手術。他體弱,血紅素不夠做手術的標準。在深圳休養了一段時間,待血紅素增加,來到上海。手術是在上海做的。他住院已經近一個月。術後情況穩定,術後一直不能進食,靠輸液維持生命。做手術時,施行全身麻醉,造成失憶,而且講話困難。

我坐在戚本禹床頭,告訴他「我是葉永烈」,他馬上就知道了。往日跟他交談,他風趣、睿智,談笑風生,而如今只能他吃力地用含混不清的聲音跟我交談,有點像我當年採訪高士其那樣用嗯嗯喔喔喉音說話。不過,他的話音有時候顯得很清晰。一開始,他就很清楚地提及了江青。我告訴他,他關於江青的回憶文章,我已經仔細讀過。他關於毛澤東「五七指示」的回憶,我也讀過。他滿意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他提及另外一個人,那名字聽不清楚。我拿出紙和筆遞給他。當年,我採訪高士其時,遇上聽不清楚的話,就跟他筆談。戚本禹曾經給我寫過信,文筆瀟灑。眼下寫出的字卻歪歪扭扭,勉強可以看出是「顧准」兩字。我告訴他,我有《顧准文集》,也有顧准的傳記。戚本禹寫下一個「毛」字,以為毛澤東與顧准的關係值得研究。

戚本禹又寫下「紅與黑」三個字,但是不明白什麼意思,他的話聽不清楚,連他的女兒也聽不清楚。

接著,戚本禹還寫下幾個字,實在無法辨認。當年的風雲人物,當年身兼毛澤東秘書與江青秘書的他,曾經何等的顯赫,在高層靈活地游走于諸多大人物之間,而眼下的他,顯得那麼遲鈍,已經臨近生命的終點。

 

2016年3月30日晚初稿,4月20日改定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