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二代红三代湧入美國名校的玄機
 
红二代红三代湧入美國名校的玄機
作者: 網絡新聞

中南海

更新於︰2016-04-1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吳官正的孫女在耶魯大學就讀。這位孫女取了英文名字Christie,其父親吳少華,是光大集團執行董事、副總 經理、 黨委委員、光大金控資產管理公司總裁。此前他是光大銀行黨委副書記、常務副行長,分管基金託管部、資產保全部。出生於1964年的吳少華,曾任職於武漢市 建設銀行、武漢市審計局、江西省審計廳,有中國註冊會計師、律師執照。
知情人介紹,吳官正還有一個孫子Kevin Wu,早前在英國伊頓中學念書,後來也來到耶魯念書。經查耶魯學生名錄,Kevin Wu的中文名字的譯音是Wu Yujiang。

無獨有偶,分數不高卻被名校錄取的,還有政協主席賈慶林的外孫女李紫丹(Jasmine Li),她在斯坦福大學就讀。

李紫丹是賈慶林的女兒賈薔和李伯潭的女兒。消息人士稱賈薔是律師,但本刊未能覈實她的律師身份;李伯潭則是中國有一定名氣的企業家,有多個頭銜,例如中瑞酒店管理學院董事長。

李紫丹先在法國報考多所美國名校,後接到斯坦福大學和常春藤名校之一布朗大學等錄取通知。2009年法新社等海外媒體曾經報導,賈慶林這位17 歲的外孫女也應邀出席一年一度的歐洲社交盛會——在巴黎Crillon Hotel舉行的名媛成年舞會,一同出席的有已故黛安娜王妃的18歲姪女、名導演克林伊斯伍德的16歲女兒、澳門賭王何鴻燊的孫女等24名佳麗。

20130217_4141
賈慶林的外孫女李紫丹進入斯坦福大學就讀。圖為她參加巴黎名媛成年舞會。

這個名媛成年舞會,還曾邀請中共元老萬里的孫女、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會長(正部級)萬季飛的女兒萬寶寶、以前陳雲的孫女陳曉丹。

中國政壇第五代的幾位領軍人物的子女也不落人後,紛紛進入美國名校深造。

習近平與彭麗媛的獨生女兒習明澤在哈佛大學就讀,平時非常低調,薄熙來事件後,她曾出席校內舉辦的座談會而引人注目,但她在座談會上坐在最後一排,自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

李克強的女兒也在美國名校讀書。

政治局委員、前中組部長李源潮的兒子李海進是耶魯的MBA。李海進與其父是復旦校友,畢業於復旦會計系。劉方遠所著的《李源潮傳》(明鏡出版 社)曾介 紹:“李海進於2007年從復旦畢業後,一度想留學美國,後來還是留在上海,任職於一家外資銀行。”他畢業後在總部位於瑞士巴塞爾的醫藥保健公司諾華公司 (Novartis)駐美國分公司擔任銷售員,這家公司業務遍及全球14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9萬全職員工。

有玩笑説,如果這些歐美名校同時要開家長會,要求父母都要參加的話,中國估計一下子沒有領導了,政治局開會恐怕都湊不夠法定人數!

至於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更是眾人皆知,在歐美名校“花天酒地”。

一位叫楊家樂的女生,2011年跨進了美國頂尖學府三甲之一的耶魯大學,而且,她拿到了全額獎學金。瞭解美國大學的人都知道,美國的莘莘學子能考進耶魯,難;拿到耶魯獎學金,更難;她作為一個外國人,拿獎學金讀耶魯,難上加難,但這個女生就有了這樣的幸運。

不僅如此,知情人披露,她的中學也是在美國上的,上的是昂貴的私立學校——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為女兒切爾西選擇的、當今白宮主人奧巴馬為女兒薩莎 和瑪利亞選擇的中學:希德威爾友誼學校(Sidwell Friiends School)。這樣的私校,一年的學雜費、食宿費與耶魯大學相差無幾,而她,也是得到了全獎!加起來,她從中學到大學,得到的獎學金早已是6位數了。

楊家樂有何出色成績,有何過人特長?人們並不知道,但是人們知道,她有一個好爸爸:楊潔篪。

身為中國外交界重臣,女兒在美國一路受到厚待,自然會招人議論紛紛:是楊潔篪先利用職權給了美國人甚麼好處,於是,美國人在楊家樂身上“投桃報 李”? 還是美國人先百般優待楊家樂,指望楊潔篪利用職權“投桃報李”?更關鍵的是,這後面如果有利益交換,楊潔篪是否用中國的國家利益送了人情?

據外交部知情人透露,楊潔篪本人其實對此還是頗為苦惱的,他也擔心物議喧騰,難以收拾。但事已至此,他也別無良策。

美國的大學,都要求申請者提交SAT(或類似考試)的成績單。SAT的中文譯名為“學術能力測驗”(Scholastic Aptitude Test),約略相當於中國的高考,分成3科:作文、閱讀、數學,每科滿分均為800,總共滿分為2400分,哈佛、耶魯一般錄取學生的分數線都在 2200分左右,而消息人士對《明鏡月刊》披露,有些中共高官孫輩遠在這一錄取水平之下,僅1800分、1900分,只略高於美國的SAT平均成績,居然 也進了名校,讓人稱奇。

知情人介紹,美國大學總體上來說,在公平、公開方面比中國好得多,百分之八九十以上的學生是憑學識、特長跨進名校大門的,但是,也有一定的灰色 地帶 ——對校友後裔﹑對捐款大戶,或者對具有政商學界廣泛人脈背景者,也會加以照顧;何況大學的某些錄取條件,例如創造性、領導才能,本來就有很強的主觀因 素,難以量化,更可以讓校方相關人士找到空隙,合法地向一些特定的申請者以“傾斜”。

這些來自中國大陸的官孫子孫女,有少數確實學業出類拔萃,被名校青睞是實至名歸;多數人家庭條件雖然優越,本人卻學業平平,要進名校,就得靠各 種關 系、條件了。好在他們的父輩手握重權,從一些受到照顧、感恩圖報的企業、機構獲得一筆款項,捐給學校的某個項目,易如反掌,其子女也就堂而皇之進校了;甚 至還有少數,根本不具備名校錄取的條件,甚至連英語都不過關,他們動用了欺騙校方的手段。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告訴《明鏡》記者,數年前有一位中國前 主要領導人的外孫女在申請讀美國研究生時,其情夫張羅著請槍手代考托福和GRE。不過,這位知情人不能肯定後來她交到大學的成績單是不是別人代考的。

美國大學如此對中國權貴後代降格迎迓,令一些知悉內情的人士頗為不屑,認為有失全球頂尖精神殿堂的尊嚴和身份。但就和各大投行熱衷招聘這些“太子們”的道理一樣,這些名校自然也不願失去太子們人背後龐大的政治和經濟資源。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