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中國的四大群體
 
2016:中國的四大群體
作者: 李恒青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6-03-1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本文寫於中國股市大跌的年初(本刊因故遲發),作者對2016年的趨勢及中國四大群體的概括分析,依然是十分到位、值得留意的

習大大出現3月人大。前後無人,獨領風騷!

昨天是中國農曆的小寒。中國股市在元旦過後開市四天,兩天跌幅超過7%。雖然政府在去年股災後設計了自動熔斷的雙保險機制,但是,沒有一個股民不感到那刺骨的寒意。冬天真的來了!

全國房市普遍陷入困境,
中小企業資金鏈全面崩裂,
人民幣大幅貶值,財富蒸發,
加上那無處不在的霧霾,
中國的2016必將是昏暗無光……

讓我們來猜猜中國各類人等的心態和想法,立此存照:

一.習近平及核心幕僚:一群庸吏

經過毛澤東文革錘煉的太子黨們,擅長權鬥,他們堅信,在中國有了政權就有了一切。反腐也好,深改也好,軍改也好,都是為了重新洗牌,牢牢地掌握權力。中國還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隨便從哪兒都能整出些銀子,無論是安撫老百姓的不滿情緒,還是到海外充闊佬都還能支撐些時日。故而,經濟問題還遠遠不能放進總書記的日程表,他有更緊迫的事要處理。大家沒看見,令計畫還在牢裡眼巴巴地待決嗎?還有那麼多的政治不正確的老虎和它們背後的巨虎?總之,習近平是顧不上這些關乎老百姓身家性命的小事的。

那麼,習總的幕僚們呢?我只能說,那是一大群紙上談兵的庸吏。他們有留洋的履歷,掛著教授的頭銜,獲過各種大獎,成天就只知道研究上峰的喜好,講的都是天方夜譚,出的招沒一個能操作的。像現下時髦的“一帶一路”、已經破產的“自貿區”和用“哄抬股市為政府債務解套”、錯誤時機推出的“人民幣國際化”等等,以及遇挫後的一個又一個昏招。他們不知道,任何一個理論或政策的運行都是要有條件的。各方面條件都成熟了,經濟政策才會發揮正面作用。反之,則會阻礙發展,誤導公眾,造成經濟財富的浪費。從過去三年的實踐中,人們已經見識了他們的能力和水準,唯獨他們的頂頭上司看不出來。真是悲哀!舉最近的一個例子:為因應習近平的語言習慣,幕僚們為他發明了個新詞,“供給側”,還寫進了剛剛通過的《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熟悉專業經濟語言的朋友們看到這個詞一定會滿頭霧水,等到弄明白他們想說什麼了之後,一定會得出與我相同的結論:話不好好說,故弄玄虛。

唯一可以讓這群幕僚們感到安慰的,就是他們遇到了一個愛穿皇帝新裝的知音。因為有他們,相信2016年中國還會有更多的鬧劇。

李克強作完報告,習李保持距離無互動。輿論詫異!

二.政府執行官員:集體不作為

在當下中國的政治制度下,絕大多數官員不是老虎就是蒼蠅。官員們“先失聯後雙規”已經是中國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新常態。從中央到地方,幾乎每個手握權力的人都知道,如果政治上站錯了隊,自己那點兒破事早晚會被抖露出來。而且習大大的步點兒就像是金庸小說裡的“凌波微步”,飄呀飄的,怎麼也跟不上。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怎麼能期待他們“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呢?

聰明的還沒貪太多的,棄官。有機會的,外逃。

實在沒機會的,儘量減少活動,減少曝光率。因為幹點兒事就可能得罪了誰,遭舉報被查,實在不值得。整個官場鴉雀無聲。官員們個個感慨,號稱“官不聊生”。

據傳,去年股災時,李克強在國務院辦公會上要求相關部門全力救市(不管對與不對)。各經濟主官先是相互推諉,接著緊閉雙唇,任由李總理呼籲、訓斥、拍桌子,就是不說話。直到兩天後,出國訪問的習近平要求救市,他們才群起,又是找境外敵對勢力,又是找內鬼的。其實個個心裡都明白,股災的起因就在他們自己。

由此,我們不難斷定,官員“不作為”,仍將是2016年中國官場的主旋律。

三.知識精英與富豪:榮辱依附於權貴

我把他們歸為一類,因為他們很相像:要麼靠知識,要麼靠財富,在中國這個勢利眼的社會裡贏得一席之地。

他們是中國開放的既得利益群體,同時靠自己的聰明才智在夾縫中拼殺著。他們必須依附權貴而得到發展的空間,用自己的良知去換取物質或精神的利益。他們從來不承認自己是草民,千方百計地將自己劃到一個上流社會裡。有時候還會想入非非,以為自己是天之驕子,可以改造這個社會。豈不知,在“別人”眼裡,你什麼也不是。予與取只在“別人”的一念之間。可以讓你攀龍附鳳,一夜暴富,也可以讓你旋即灰飛煙滅。

前幾日,萬科和寶龍控制權的戰爭硝煙還沒有散盡,這兩天又傳來前首富李河君砸鍋賣鐵求生。他們的騰飛和覆滅的背後,哪個少了中共權貴的影子?

這個群組裡,有不少我昔日的同窗和過去的朋友們,在2016年裡我依然在期待他們,並還是想說兩句:我們很多人都曾讀過奧地利心理學家維克多–弗蘭克的《活出意義來》。他通過自己在納粹集中營裡的經歷得出結論: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人都有選擇的權力。

我們可以選擇各種道路,但是我們不能忘記自己的使命和責任。我們不能同流合污!

四.草民:這個世界是趙家人的

這是一個十多億人口的巨大群體。在中國經濟騰飛的奇跡面前,他們是那麼的微不足道。他們被這個世界徹底遺忘了。

改革開放的洪流沖刷著這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很多老百姓收入多了,吃飽穿暖了;但是他們也沒法忘記:他們的土地被村官變賣了,他們的住房被開發商強拆了,他們的冤屈沒地方告,上訪還得去住“黑”監獄。這個時代與他們無關,可是他們還得一起跟著吃毒大米,喝污染水,呼吸霧霾。

這個群體最容易滿足,今天CCTV說股市要過一萬點,大家就跟著跑步入場;明天說抓出個貪官,大家也跟在後邊猜他睡了多少個播音員。每天都幸福地生活著,被周小平們的正能量灌溉著,連霧霾天都不能阻止他們去天安門廣場看升旗的腳步。

2016年對這群人沒什麼特別的,日頭還是天天升起,即使有霾看不見,照常作息。

唯有最近網上出了個新詞:“趙家人”,將這潭死水掀起點兒漣漪。但願能有更多的人知道其中的道理:這個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歸根結底是他們的,是趙家人的。

懂的人多了,中國就有希望了。祝福中國!

2016年元月於華盛頓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