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南批艾的嘴臉
 
司馬南批艾的嘴臉
作者: 程美信

專題

更新於︰2011-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以九十年代反氣功反邪教反特異功能出名的「打假鬥士」司馬南,是最近激烈批鬥艾未未鼓吹中國模式的極少數人士之一。本文摘錄自作者博客。


●毛派司馬南:公訴茅于軾、辛子陵的發起人之一。(本刊資料)

 

  司馬南在一個網路訪談節目上肆意抹黑艾未未,完全達到了黑白顛倒的地步。這位打假鬥士當年批李師傅而名聲鵲起,並打響長達二十年反邪教運動的第 一槍。今天他磨刀霍霍對準艾未未以及整個自由派群體,根源在於他對普世價值和西方世界的敵意,他在《民主胡同四十條》一書裡已毫不掩飾這些。正是這個原因,他才被請去談論艾未未事件。在長達二十年還未結束的反邪教運動中,司馬南撈足了政治資本和話語權力,使他將手再次伸向非體制藝術家和異議弱勢群體,滿足他的奴才本性。

說艾未未一句話中了大獎

  當節目主持人請司馬南介紹一下他熟悉的艾未未,他說:(艾未未)臉很大, 頭型很怪,鬍子很長,早年間沒名,在美國混了十幾年沒名堂。但是,二○○八年突然間聲譽鵲起,原因據說是奧運會重要工程請他去,但艾未未自己對外媒說:我不想給共產黨添彩。我不幹。想不到,艾未未因為這一句話中了彩票。國外的投機商就給他大獎,於是乎艾未未獲得巨大聲望。請注意艾未未在《南方週末》的文章不下十篇。艾未未一下子成了最人性的、最偉大的、最可愛的、最最具有國際聲望的大藝術家......所以說,艾未未很像股市上的妖股,他最偉大的成就是英國人出了一大筆錢,給他搞了一大堆瓜子,人做的一大堆瓜子扔在一大堆地上。這叫甚麼玩弄?對不起這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藝術,我們英國就有人出錢。

  事實上早在二○○八年以前的艾未未,在藝術界已是名聲顯赫,至少在中國當代藝術圈是無人可及,絕不是司馬南說的艾未未是靠鳥巢這點鳥事一舉成名。艾未未成為中外著名公眾人物,固然跟他調查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譚作人事件和楊佳殺人案等事件有關係。司馬南對此隻字不提,卻拿鳥巢鳥事肆意發揮。在中國不光是藝術界,整個社會都缺少艾未未這樣獨特獨立的人,像司馬南這類依附體制權力的庸人是比比皆是。

  艾未未受到很多人的尊重,不光是靠他的藝術作品或那堆葵花籽,而是他的正義勇氣和人格魅力。沒有正義靈魂的人,不論他做甚麼都不值一提的,正如司馬南批評李(李洪志)氣功師不乏常識的正確性,可面對老李大批門徒遭到厄運卻不吭聲氣,好像一切跟他毫無關係。有充分的依據表明,司馬南仇恨美國以及西方,那是因為美國和西方給予老李及其徒弟們提供了庇護,這才使他司馬南出於道義恐懼,投入反西方、反民主的事業,成了名 副其實的仇美偏執狂。根源在於他把個人的榮耀尊嚴跟獨裁專制綁捆一起了。

攻擊南方報系反體制的政治問題

  關於艾未未被帶走,司馬南說:他艾未未被警察帶走了,中國每天被警察帶走的人太多啦,小偷、嫖客,有哪個人一下子引起西方某些人、某些甚麼甚麼國際組織一鼓腦袋開始煽火?說完啦完啦!中國人權惡化,艾未未被帶走了......我要問外國媒體,你憑什麼知道艾未未被帶走了就說中國人權狀況惡化?司馬南說西方政府和外國媒體是法盲、文盲、流氓三盲。事實恰恰表明司馬南是對法律無知的法盲、對人權無知的文盲、對公正無知的流氓。中國是《世界人權宣言》國際公約的協約國,即中國的人權狀況必須接受國際社會監督,同時中國人也有監督其他國家人權狀況的義務和權利。沒有一個國家人權政策達到盡善盡美,唯有通過國際社會的積極參與監督,才使各國人權狀況做得更好。因此關注艾未未被帶走,是極為正常的輿論現象。

   對於西方關注艾未未的人權,司馬南的反應是中國人權,三十年來,六十年來,到底好不好,中國人權狀況到底改善沒有?這個事情有目共睹呀,你去看人均死亡,你看我們吃甚麼穿甚麼呀?你看我們蓋了多少房子......這裡必須指出,二十世紀最重大的人為浩劫、人權災難,主要發生在中國,無論非正常死亡是幾千萬,都是六十年來中國人權的真實狀況。文革後的三十年,人權狀況是有改善,但它不代表中國人權狀況已無可挑剔,否則艾未未就沒有必要特立獨行,更不至於因此被帶走。

  司馬南在談訪節目中,還指責以《南方周末》為代表的南方報系,旗幟鮮明地站在反體制立場上。他說,你看看,關於艾未未的集中報導,關於普世價值的宣傳,關於政治體制改革那種話裡有話,那個微妙,所以艾未未不是甚麼人權問題,就是政治問題。

  微有事理常識和民主思想的人,肯定不否認《南方周末》代表了一個社會的正常需要,至少它代表了一種不同的聲音。司馬南有反對普世價值的權利,正如艾未未有宣導普世價值的權利一樣。事實上,中國太缺少南方報系,恰恰北方新華報系 的《人民日報》、《環球時報》過於強大,成了司馬南等人反普世價值、反民主政體的強勢聲音。新聞媒體作為社會公器,它本來就不應該是某一黨、某一人的專有聲音。不過,司馬南還是不慎說了點真話,他認為艾未未事件就是政治問題,表明司馬南很清楚艾未未是因為批評政治的行為表現被帶走,絕不是官方版本的經濟問題。

指艾推倒積木重來,違反憲法

  司馬南說他用了十年時間去研究中國政治問題,並以為他著有《民主胡同四十條》為證。他認為中國有自己的文化自信、制度自信,說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積木搭了六十年,我們對這個體 制應當有自信,這就是二十八年武裝鬥爭,六十年艱辛努力,然後十三億人有了這樣的地位,有了現在這樣的日子,固然我們有很多不滿意,罵你娘是應該的,但你說要推倒積木重來,這不行。

  一個在文化與制度上有充分自信的國家,絕不會在人權、民主等問題上備受國際社會的批評。一個腐敗政權可能毀於一旦。這絕不是艾未未或某個人的不滿罵娘行為所致,是所有獨裁政權的必然下場。

  關於推倒積木重來的問題,司馬南說:「涉及兩個問題,一個巨大的浪費、巨大創傷,承受不起, 第二,我們還得講點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原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是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艾未未要結束共產黨獨裁專制。」他說,你艾未未有想法可以,你公開依此為標誌,那當然你違法。

  首先,若要肯定司馬南反對重搭積木的觀點,前提是必須確立國家這一積木的合理結構,否則越堆積不是高大牢固,而是 愈搭愈高更加危險。其次,人民民主專政的憲法精神就是不允許某個黨永無止境的領導中國,必須由人民推選產生一個更加高效而清廉的執政黨。此外,任何公民或黨派團體 可以反對憲法,並建議和參與憲法修改,均不是司馬南認為的違法,否則就不叫憲法。就目前艾未未的言論行為和藝術表達,全然在中國憲法的保護範圍,如果他真有經濟問題就另當別論。

  司馬南還說:艾未未是以藝術家面貌來做政治家,做政治家我們不反對,但是你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原則,這不行。對不起,我曾經在網上說,如果有人要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推翻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體政體,那好,有個老革命說過:你拿三千萬人頭來換。......司馬南如果是唯物主義者,一定清楚一個政黨永久統治一個國家是不可能的,這樣的國家政體必定遭遇拿人頭來換的下場。

警告海外華人回國說話要客氣點

  司馬南也不失幽默的警告:「有些以艾未未為代表的人,把中國定義為封建專制的、黑暗的、共產黨獨裁國家,他們致力推翻現政權,改變中華民族的國體和政體。如果能夠改變成一個更好的中國,我認為未必不可。但是十三億人在如此資源貧瘠厲害的國家,在虎狼環視的世界上,我們中華民族在六十年剛剛抬頭往上的關節上,我們聽你大鬍子艾未未上街,老百姓日子就好啦,憑甚麼啊?艾未未這小子,你可以脫褲子,搞你的裸體藝術,更何況你拿著國外的 錢幹這事情,不明白嗎?還有,民主這個詞好多人掛在嘴上,好像一下子能解決很多問題,別忘了中國共產黨也是鬧民主起家的。今天中國這樣的模式,是老百姓民主之後自治的具體模式。中國今天的實現,就是民主的結果。你不滿意,你告訴我怎麼辦?他說一人一票。一人一票就注定是好的結果嗎?一人一票的國家多了,亂的國家還少嗎?」

  在司馬南看來,艾未未就是拿西方人錢財、為西方人辦事的賣國叛徒。一個藝術家靠自己藝術作品掙錢是無可非議的事情,正如中國用廉價勞動力和大量能耗換取外匯一樣天經地義。也就是說,艾未未脫褲子,搞裸體藝術賣給西方人,跟擁有中國公民的議政、參政權利並不衝突。至於司馬南說的今天中國的模式,是老百姓民主之後自治的具體模式,那只是睜眼瞎說。

   節目最後提到楊恆均,司馬南說,剛才說到那個楊均,你(他)是外國人,你(他)回來向中國人說話應該稍微客氣點。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天天來罵共產黨。所以他長時間隱瞞自己是澳大利亞人身份,回來大言不慚,逢人就講我愛國......現在我們只揭開了一層,你是外國人,你對中國人說話稍微客氣好不好?我們不是你有團隊要怎麼樣?不是你是外國人怎麼樣,而是你撒謊,像克林頓摸了不該摸的東西,你有什麼人格讓人相信你?」

  在此,本人不得不向司馬南們聲明,我跟楊恆均們一樣是加入外籍的華人,我的血統和文化上仍是中國人或中國漢族 人,它是不可更改的天然屬性和民族身份。按照各國通行的國籍法,出入中國邊境按外國人士人辦理手續。這不代表我不愛我出生地的母國,這片土地上有我的生活歷史、世代先人,還有父母、兄弟、姐妹、親戚、朋友,他們生活得怎樣跟我的神經聯繫在一起。因此我沒有理由不愛她,不關心她;假如中國與瑞典(我的入籍國)發生不可避免的戰爭,我將致力維護兩國和平,為此不惜小命,不在乎瑞典把我當成國家叛徒和中國視我為民族敗類。對自我良知的忠效,將是我唯一的選擇。否則我那些孩子們將沒有歷史前途,不論他們生活在瑞典還是中國都是外國人,時刻可能面臨你是外國人,你對中國人(瑞典人)說話稍微客氣好不好?。

  今天寫這篇文章,完全基於我個人的獨立判斷,不代表美國、瑞典、任何人,也沒有人給我好處費。但是對獨裁專制的政府、胡說八道的家伙,不論它是哪國、是甚麼人,我說話就用不著客氣了,否則意味著我不正直。

二○一一年四月十三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