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將迫使中國結束一黨專政
作者: 傅才德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6-03-0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紐約時報專訪政治學者裴敏欣】按:裴敏欣是中國上海外語大學畢業、哈佛大學博士的中國問題專家,曾任卡內基基金會中國項目主任、現任加州麥肯納學院教授,是在美國有影響力的華裔政治學者。

一些社會學者窮其一生研究小眾話題。這些研究可能有助於讓我們對影響我們生活的宏大力量有更多了解,但也可能不會。很多學術論文從未被人引用過

裴敏欣不存在這個問題。他的目標很高,而且直指要害,研究的是政治學領域裡,能想到的最宏大的話題之一:中國共產黨會以目前的威權主義形式繼續掌權嗎?在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擔任政府學教授的裴敏欣稱,很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是,到2030年時,中國政府將和現在大不同,現行政黨體制中盛行的腐敗,會迫使它做出改變。腐敗正是他即將出版的著作《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政權衰敗的動態》(Chinas Crony Capitalism: The Dynamics of Regime Decay)中的主題

接受採訪時,他闡述了自己為什麼認為一黨統治在中國不可持續

 
裴敏欣  COURTESY OF MINXIN PEI

問:您提出,對中國共產黨來說,以目前的形式堅持到2030年以後會打破很多先例。為什麼是那個時候呢?

答:目前,中國的社會經濟發展,用收入和受教育程度來衡量的話,已經達到了中等水平。過去40年里,有可比性的國家(共產黨執政、中等收入、地處亞洲)都在這個水平上從獨裁過渡到了某種形式的民主。接下來的15年里,如果中國繼續發展,即便速度大幅放緩,到2030年時,要想在中國社會維持一個專制政權,即便不是不可能,難度也會大很多。歷史上,因為意識形態的衰退和統治精英的腐敗,沒有哪個獨裁政權能堅持74年以上。到2030年,中共就已經當權81年了

問:在中國看到的情況中,有哪些能支持您的論點,即中共可能已經開始經歷政權的衰落,並開始沿襲其他國家的路徑了?

答:最重要的證據是統治精英的普遍腐敗。精英階層的團結也已經瓦解了,這從2012年以來薄熙來令計劃周永康以及他們的親信遭到清洗便可以看出來。意識形態的衰落讓共產黨失去了使命感和調動普羅大眾的重要工具。通過鎮壓來維持一黨統治的經濟和道德成本,也達到了難以持續的水平

問: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是什麼,是改革還是革命?還是像你說的兩者相結合,「改革式革命」(refolution)?

答:改革,尤其是民主化改革,仍然是優先選擇,但機會稍縱即逝,並且歷史上沒有一個共產主義政權,通過改革成功地實現了民主。至於革命,像天安門事件那樣的大規模群眾運動不太可能出現,因為中國的安全部隊輕而易舉便能將其鎮壓。從有限的改革開始,然後再激化的「改革式革命」可能性更大。我們可以想像,到本世紀20年代中期,在經歷了十年的政治衰落和經濟停滯後,中共的絕望足以讓它為了自救,而冒險開展政治改革。但那時改革的契機已經過去,而且就像前蘇聯一樣,有限的改革會分化統治精英、鼓舞尋求根本性變化的力量並引發一場革命

一個世界上空前腐敗的政黨,完全靠武力暴力專政維持,其倒台只是時間問題。

問:您提出中國體制終究會改變的觀點已經有很長時間了。早在1994年,您就出版了著作《從改革到革命》(From Reform to Revolution),書中預言了中共的滅亡。但一些人認為,中共如今在很多方面的持久性都比一代人以前更勝一籌。他們錯了嗎?

答:實際上,我在1994年那本書里談的是共產主義的滅亡,而不是中國共產黨的滅亡。那時候,和其他很多人一樣,我樂觀地認為,經濟改革會削弱共產黨的控制,最終引發政治變革。但後來發生的事情證明,這種假設太過簡單化了。我們沒料到經濟上的成就,會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加強中共的統治,阻礙政治變革

然而,因為一黨執政的掠奪本質,這種經濟上的成功不會長期持續。我在2006年出版的《中國轉型的陷阱》(Chinas Trapped Transition)中便得出了這個結論。那本書認為,一黨制下的經濟現代化註定要失敗

至於其他分析人士認為中共的持久性勝過從前,他們引以為據的因素都不存在了。經濟增長在放緩。由於用來制約政治內訌的規則已經土崩瓦解,黨內一片混亂。北京的外交政策導致中美關係走向衝突。因為環境惡化、公共服務差、社會不平等、腐敗盛行,中產階級的默許開始消退了

問:投資領域有句諺語,過去的業績並不能保證未來的結果。如果用其他國家的例子來預測中國可能會出現的情況,可靠性有多高?

答:其實這句諺語也可以用在共產黨身上。也就是說,過去的成功並不能保證它將來能存活下去。在思考中共的未來時,其他國家的例子提供了有用的參照,可以了解統治精英會對變化的環境作出怎樣的反應

儘管中國是個大國,但它的統治者和小國的統治者一樣,做出的選擇都受制於現實的、可以預見的制約因素。在比較政治學領域,用其他國家作為例子或許得不到最佳結果,但這種方式依然好過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問:中國領導人希望避開「中等收入陷阱」,這個障礙讓很多國家無法過渡到高收入國家的狀態。如果不進行政治改革,這種可能性很小吧?

答:對共產黨來說,歷史並不令人鼓舞。除了專制的產油國、半民主國家新加坡和前英國殖民地香港外,只有老牌民主國家和新近才實現了民主化的國家躲過了「中等收入陷阱」

除了純經濟挑戰外,歷史也給出了兩個經驗。一個是,獨裁政體極有可能在達到中等收入水平時垮台。這也是我們在產油國之外,看不到有高收入的獨裁國家的原因。另一個是,獨裁政體從社會上竊取了太多財富,無法維持經濟增長。無法擺脫獨裁政權的國家,都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這並不意味着單憑民主化,就能走向高收入。不會的。擺脫專制雖不是達到高收入的充分條件,卻也是一個必要條件

問:其他研究中國問題的專家和政治學者怎麼看待您的觀點?

答:這個觀點激起了很多人的興趣,但也引發了大量質疑。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政權轉型是一件可能性超低的事情。但我們之前未能預料到蘇聯解體和阿拉伯之春,因此也希望能避免犯下同樣的錯誤。在詳實論據的基礎上對中國的未來進行系統性的討論,是一項嚴肅的學術活動,可能會對政策產生深遠影響。這種討論是健康的,而且早就該展開了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紐約時報》記者。

歡迎在Twitter上關注作者傅才德@PekingMike

翻譯:紐約時報中文網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