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蔡英文
 
我所認識的蔡英文
作者: 史努比

專題

更新於︰2016-01-1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她不是個第一眼就會讓人喜歡上的人,平心而論,可能看了十眼也不會喜歡,我甚至不喜歡她的貓(史努比是狗,怎麼會喜歡貓...)。她絕對不可能在一夜之間讓大家荷包滿滿,她有很多堅持簡直會讓人氣死。但如果蔡英文能夠讓台灣找回對政治人物那分失落已久的信任,對這個挑戰重重的國家來說,那或許已很足夠。

(來源:自由時報)

曾有一段時間以記者的身份來看蔡英文。基本上,她和90%的台灣人一樣不喜歡記者,因為你知道,記者無論如何就被認為是一群斷章取義、無中生有、指鹿為馬、沒事找事的人。我沒有什麼可以述說的小故事,不過純就新聞採訪而言,小英大概是記者的噩夢。

多數人討論小英的「非典型」,往往忽略了這個面向,而它是很重要的。民進黨人在媒體圈是公認的「好相處」,上到黨主席、大老,下到黨工志工,口舌伶俐的雄辯人物宛如過江之鯽,能聊愛聊的人更多,他們深知宣傳的重要性與媒體的功能,一開口宛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人也好找。民進黨之所以長期被認為在媒體上占便宜,來自他們這種即使會被惡搞還是樂於與媒體為友的政黨文化。用英文來形容,這叫作media savvy。

(來源:蘋果日報)

但蔡英文不是,她一向是隻對記者極有戒心的貓。這並不奇怪,宇昌案的演變尤其可能使這分警戒加倍。她並不樂於上鏡頭或被堵問,即使開了口,用字遣詞謹慎再三,別人身上那種「即使講錯反正忍個三天就過了」的想法絕對不存在,想看到她脫稿、爆怒、痛批、嘲弄某人,更是比要求馬英九演講不准提數字和排名還難。

她的政策準備紮實,應該是有目共睹,紮實到四年前拿出那本「十年政綱」時,被許多記者白眼──這麼多內容是有誰要看?記者說的沒有錯,十年政綱某方面來說是政策呈現上的失誤,尤其是和馬英九那句連鄉下阿媽都會說的「633」比起來。但另一方面來看,她要的從來都是實質內容,而不是媒體效果和標題。

蔡英文在這方面的特質,以一個籃球控來看有點像NBA聖安東尼奧馬刺隊的沉默巨星鄧肯(Tim Duncan)。鄧肯縱橫NBA已進入第19年,五度奪總冠軍,攻守兼備、領導力過人,面對媒體訪談卻總是平淡得出奇,平日生活也簡單到極緻,很難上頭條。一言蔽之,他們除了「get the job done」,完全不在乎媒體如何。

轉換身份,如果以本土支持者的角度觀察,蔡英文也是個有趣的對象。首先她是個不求長打的打擊者,在乎的是一壘一壘的向前推進得分,也是個很在乎比賽作戰計畫(game plan)和目標導向的教練。回顧她自2008年掌起民進黨大旗至今的作為,從補選勝利開始逐步累積,她並不太在意只往前進了一小步,因為許多的baby steps依然讓你距遠方目標更近。相形之下,馬英九和國民黨完全信奉大砲主義,一站上打擊區就是要揮出全壘打,一次兩次的三振,並沒有改變他們的進攻哲學。

其次,她是個典型的談判者,講求終局利益,過程則可能有彈性或以退為進,儘管決策中途往往會有出人意料、甚至遭到質疑的決定,但目標是很明確的。舉例來說,從2014年禮讓柯文哲到和提出第三勢力合作──抑或是既合作又競爭──的概念(首都進步聯盟則是另一回事),起初綠營許多人也無法接受,但從結果來看,她的抉擇應該是正確的。

這個面向的蔡英文,不會讓支持者狂喜、歡呼或覺得很爽,卻很有李登輝的影子。李登輝之所以讓國民黨人憤怒,就在於他是極有耐心和策略的落實台灣民主化,合縱、連橫、分化、利誘等技無所不施。在充分思考確定目標之後,蔡和李的作法都很可能是進一退二、迂迴前進、尋找替代道路、有時緩步、有時快步,無論如何都是朝向終極目的地走去,需要的只是跟隨者的信任以及頂住壓力。

最後,蔡英文的確是個富家女。以國民黨的形容法,她是個公主。但是公主有好公主,也有壞公主。再一次,她的外在表達實在是很圈圈叉叉,有時發言也會引來「根本就是個右派」的批評,但蔡家的富有並未讓她失去同情心和同理心,從政之後上山下海,每天看在眼裡的一般常民生活,也勢必讓她更加謙卑不可。

已逝的英國黛安娜王妃,雖說是平民王妃但是也出身貴族,而嫁入皇室並沒有讓她失去平常心,利用皇室的尊榮和權力,她更有餘裕的從事慈善事業。蔡英文這幾年來的表現和她與馬英九過去八年來的言行對照,或許說明了藍營對她的「公主」攻擊為什麼徹底失敗。這世界上本來就有充滿慈悲的富人,也有會歧視更窮的人的窮人。

把鄧肯加上李登輝再加黛安娜,除以三,大概就是我所認識的蔡英文。重新回顧自己以不同身份看這個台灣新總統的結果,結論是我們其實還可以用另一個不同視角來看待所謂的「新政治」──我們並不見得要喜歡她或崇拜她,她可以不是media darling,可以不擅長演說,不跑步不騎自行車,不刻意抱起小孩或是long stay惺惺作態,更不會每一天都冒出登上媒體頭條的one-liner。

就像我們身邊,總有著你不喜歡、覺得他哪裡怪怪、看起來臉很臭的同事,卻無法否認他的能力,也相信他能夠把任務完成一樣。經過這些年,我們早該了解到,政治人物和國家領導者的任務,並不是討人喜歡、滔滔雄辯、擅於表演、看起來很presidential的稱頭,或是溫良恭儉讓。

所以真正重要的是,我們是否信任蔡英文有足夠的能力、強韌的毅力和令人信服的領導力去「get the job done」。如果答案是yes,天佑台灣就會成真,而不只是一句演講的結尾辭。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