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文革中怎樣出賣賀龍
 
周恩來文革中怎樣出賣賀龍
作者: 劉大風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1-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現在已有證據說明,周恩來文革中收容賀龍,又代表毛宣示賀的問題,親自將賀送去隔離審查,完全不是當局說被林彪派人抓走。


●文革前合影。後排右起:周恩來、賀龍、鄧小平。(本刊資料)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文革開始,以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反黨集團祭旗,矛頭直指「劉鄧資產階級司令部」。

  同時,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副總理兼體委主任賀龍元帥,遭到揭發誣陷,指其配合彭真企圖搞「二月兵變」。康生等人乘機借題發揮,組成專案調查組,賀龍遂被中央軍委隔離審查,囚禁在北京西山(香山)。囚禁期間,賀龍遭到非人待遇,殘酷折磨,於一九六九年六月九日含恨死去。

  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林彪等人乘機出逃,在溫都爾汗機毀人亡。這一震撼事件,令毛對老帥、老幹部的態度有所改變,區別對待。同年十一月,親自為「二月逆流」事件平反。出席陳毅元帥追悼會,周恩來總理才派人尋回賀龍夫人薛明,交待她將賀龍受迫害至死的詳細情況寫成材料,向中央申訴。周恩來看了薛明的材料,才知道賀龍受折磨之慘死狀,非常震驚和難過,不禁老淚縱橫。

周恩來向賀龍遺像七鞠躬

  毛澤東看過薛明材料後,表示:「我看賀龍搞錯了,我要負責」。隨後在周、鄧一再督促之下,賀龍獲得了平反昭雪,於一九七四年九月二十九日中共中央發出了《關於為賀龍同志恢復名譽的通知》。在賀龍追悼會上,出席者面對賀龍骨灰盒三鞠躬,惟獨周恩來一反常態,一連鞠了七個躬,悲痛不已。為甚麼?因為賀龍受迫害慘死與周是有一些關係的,周恩來是在贖罪,悔恨交加。請求死者的原諒。

  賀龍早年以「兩把菜刀」鬧革命起家,曾參加「討袁護國」戰爭,屢建戰功,升為國民革命軍第二十軍軍長。在周恩來等人的影響之下,率部參加「八一南昌起義」,並擔任起義軍總指揮。從此與周恩來結下深厚友誼,後經周逸群、譚平山介紹,加入中共。參加兩萬五千里長征。經過抗日、解放戰爭,五四年調中央任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等重要職務。一九五六年八大被選為政治局委員。是周恩來的得力助手之一,二人成為莫逆之交。

  關於文革中賀龍受誣陷、迫害的情況,中共中央《關於為賀龍同志恢復名譽的通知》中說:有一次賀龍去中南海游泳,碰見毛澤東,毛對賀龍說,現在外面有一些傳言(指二月兵變事),對你非常不利。賀對毛云,「主席啊,你看我該怎麼辦才好呢?」毛說:「我看你還是先躲避一下,過了風頭再說。」賀聽了毛的話,考慮再三,決定去周恩來家躲避。賀龍夫妻二人到達周家,周恩來知其來意後,對賀說,「那就先在我家暫時住下吧」。後來林彪派中央軍委人員,手持公函,趁周不在家之時,將賀龍夫妻帶走,從此下落不明。

毛害怕賀龍的土匪脾氣起來造反

  照此說,好像賀龍受迫害僅是林彪所為,毛不知道,周也無關。但這純屬掩飾之辭。廣州《南方周末》二○○九年十月一日載《賀龍:國安定,家就安定》一文指出,毛在一九七三年末中央軍委會上說過一句話:「我聽了林彪一面之辭,所以我犯了錯誤。」這說明林彪誣陷迫害賀龍,是毛批准同意的。林彪也心知肚明,知道自己是毛手中的「槍桿子」。林彪曾經在讀書雜記中告誡自己「不忘古策:主先臣後,切勿臣先搶先。」也就是決不先出頭,「毛主席怎麼說,我就怎麼做」(馮建輝:《林彪與個人崇拜》,見北京炎黃春秋一九九九年第十期)。因此,若不是毛的意旨,林彪就不可能擅自對同為中央軍委副主席的賀龍施以誣陷迫害。

  毛澤東為甚麼要迫害賀龍呢?

  原來毛賀關係不錯,毛非常喜歡他、信任他,他也敬佩毛,對毛言聽計從。一九六二年七千人大會之後,毛澤東開始對劉少奇等人不滿,六四年「四清運動」,他與劉少奇之間發生了激烈的衝突,撕破了臉面,他有了除掉劉少奇等人的念頭。林彪早就察覺到毛的心思,在軍隊大講突出政治,樹立毛澤東的絕對權威。總參謀長羅瑞卿卻大搞軍事比武活動,對林彪的突出政治有所衝擊。毛要發動文革,依靠槍桿子,必然要首先拔掉羅瑞卿這面白旗。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八日,毛澤東在上海主持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對羅瑞卿進行突然襲擊,林彪、葉群、吳法憲、李作鵬等人誣陷羅瑞卿反對突出政治,篡權反黨,將其踢出中央軍委,由楊成武代理總參謀長。但劉少奇、賀龍和羅瑞卿等人,會前均不知道會議內容與議題。劉少奇還向賀龍打聽,賀說:「你都不知道,我怎麼會曉得。」可見毛澤東當時對賀龍已經有戒心了,失去了往日的信任。當然,賀龍與羅瑞卿共事多年,關係良好,要打倒羅瑞卿,也自然有些不同的看法,但因跟隨周恩來多年,學會了隱忍不發。打羅不積極,必引起毛澤東對他的疑慮。

  隨著文革深入發展,毛澤東拋出《炮打司令部》大字報,鬥爭目標直指劉少奇、鄧小平等人,引起老帥和老幹部的議論與不滿。毛知其他人掀不起大浪,惟獨對賀龍這個草莽英雄不放心,怕他土匪脾氣上來後會造反。因為他在軍中有勢力。毛也知道他無過錯,公開打倒他不行,不如跟他玩陰的,讓他神祕消失。然後將不被信任的軍隊幹部通通誅連,一網打盡,掃除軍中阻力與障礙。於是乎就叫他暫時躲一下。毛心裡很清楚,賀龍肯定會去找周恩來拿主意,沒想到周讓他避難,結果被周恩來出賣,周馬上告訴了毛澤東,在劫難逃。

周出賣證據:親送賀龍隔離審查

  周向毛出賣賀龍,是有根據的。薛慶超《從文化大革命爆發到林彪事件》(四川人民出版社二○一年版)一書中云:賀龍在中南海周恩來家中暫避時。周和李富春奉命於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九日正式與賀龍談了一次話,周說本來「這次談話的還有江青同志,但她臨時說有事不來了。」周恩來告訴賀龍::「林彪說你在背後散佈他歷史上有問題,說你在總參、海軍、空軍、裝甲兵、通信兵到處伸手,不宣傳毛澤東思想,毛主席百年之後他不放心。」「還有,關於洪湖肅反擴大化問題,你、夏曦、關向應都有責任。」賀龍想向周恩來說明:這些都是林彪對自己的陷害。但周緊接著:「說你不要再說了。毛主席不是保你嘛,我也是保你的。給你找個地方,先去休息一下,等秋天我去接你回來。」最後,周對賀龍說:「要活到老、學到老、改造到老。」第二天凌晨四時,周恩來親自派人將賀龍夫婦送到京郊香山附近象鼻溝的一個地方。

  這與為賀龍恢復名譽的通知中的說法完全兩樣。顯而易見,周恩來不僅出賣了賀龍,而且還奉命向賀龍談話。然後親自派人將賀龍夫婦送到西山隔離審查,而不是中央軍委工作人員趁周恩來不在家時帶走的。

  周恩來緊隨毛林,排名第三。為甚麼不能夠保護賀龍這位莫逆之交呢?

  毛澤東剛愎自用,又記恨心極強,誰反對過他,一輩子都記得。早在江西時期,周恩來曾反對過他,他記住了幾十年。建國後,他曾在高層會議上當面指著旁邊的周恩來不留情面地說:「他反對過我」。周與知識份子關係密切,威望很高,也引起毛的嫉妒和不滿,他發牢騷說:「甚麼都是西花廳(周辦公處),哪有頤年堂(毛辦公處)。西花廳車水馬龍,頤年堂門可羅雀。」(趙家梁、張曉霽:《高崗在北京》香港大風出版社二○○八年版。)

  一九五七年反右,不少知識份子「右派」,是周交誼深厚的老朋友,對周打擊甚大。五八年一月南寧會議上,毛清算周五六年以來的「反冒進」錯誤。當眾斥責周恩來「離右派只差五十步」,整得周恩來灰頭土臉,痛苦不堪,差點辭去了總理職務。

  從此以後,周恩來對毛澤東俯首貼耳、言聽計從,不敢再有半點違拗和隱瞞,像一個透明的玻璃人。「無限忠於毛主席」。日本前首相田中角榮也看出毛周的關係:「在毛澤東面前,周恩來好似一位笨拙的秘書,正在服侍一位出名的國會議員」。

  如果不是周恩來如此懼怕毛澤東,像一隻綿羊那樣溫順,恐怕毛也不敢悍然發動文革。中共黨內早就有人非議過周恩來在文革時的作為,甚至認為他是毛澤東的幫兇。他連自己的弟弟都沒有加以保護,怎麼可能去保護賀龍呢。他出賣朋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李志綏在《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中披露,他就出賣過李志綏,向江青告密,還美其名日:「對黨組織要忠誠坦白」。

  假如賀龍不去周恩來家躲避,或者是被周恩來拒之門外,能不能逃過一劫?當然,也很難說。劉少奇都在劫難逃,誰能保住賀龍?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