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高官披露資訊令人震驚!
 
退休高官披露資訊令人震驚!
作者: 阿 玲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6-01-0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近年來,中國出現了一種有趣的現象:退休高官越來越敢講話。有的退休高官是在“兩會”上“放炮”,因為他們具有全國政協委員或人大代表的身份。有的是在一些高層次學術論壇上說真話,他們作為當年“實際操盤人”,知道大量秘而未宣的資料,一經披露,令人震驚,發人深省。

前國稅總局副局長許善達透露:中國的“政府收入”在非福利國家中是偏高的;而老百姓和企業的養老保險繳費負擔,也高居世界第五位。

前工業和資訊化部部長李毅中,則通過大量數字,表達了對最近若干年“固定資產投資”占GDP比重不斷上升的憂慮。

有的退休高官是在“兩會”上“放炮”,因為他們具有全國政協委員或人大代表的身份。有的是在一些高層次學術論壇上說真話,他們作為當年“實際操盤人”,知道大量秘而未宣的資料,一經披露,令人震驚,發人深省。

原中組部長張全景

2006年11月,已經退下來的張全景在接受採訪時,批評了“官多為患”的現象。他說:“一個省有四五十個省級幹部,幾百個乃至上千個地廳級幹部,一個縣幾十個縣級幹部,可以說古今中外沒有過。更何況一個省、市除省長、市長外,還有八九個副職,每個人再配上秘書,個別的還有助理。解放初期,一般就是一個縣委書記,一個縣長,或加一個副職,甚至沒有副職,現在講克服官僚主義,減少事務,減少應酬,就這麼一種體制,怎麼克服,怎麼減少?現在這麼多人既增加了開支成本,又滋長了官僚主義。”

原中紀委副書記劉錫榮

在2012年“兩會”上,原中紀委副書記劉錫榮說,因為沒有“編制法”,給“買官”、“賣官”留下了無限的空間。“要是只有一個崗位,那還買什麼呢?有的地方秘書長就有十幾個,這怎麼可以啊,官滿為患啊!他說,“過去一個縣委,百把人以上就是大縣委。現在我到鄉鎮去看,一個鄉鎮有三四百名幹部,小汽車停了好幾排。”“老百姓再勤勞,也養不起這麼多官啊!”

原證監會副主席李劍曾擔任過證監會副主席,現任申銀萬國董事長的李劍閣,2014年4月在博鼇論壇上,向與會的代表和記者揭穿了中國股市的一個秘密:廁所與股價異常波動的關係。他說,不少上市公司在召開董事會,討論重大事項的時候,常常會有監管部門和當地政府部門的官員不請而至,要求旁聽會議。旁聽的人,常常比公司董事還多。由於這些人掌握實權,可以決定上市公司命運,所以企業無法拒絕。在會上得知重要內幕資訊後,不等會議結束,就有人爭著上廁所,然後上市公司的股價就開始波動。

原證監會副主席高西慶

2013年12月,原證監會副主席,中投公司副董事長高西慶在三亞財經論壇上說:“我到證監會不久,證監會剛成立沒幾天,我們在開會時,我覺得證監會的發行審批這個權力不應該有,應該放出去。但有人就告訴我,不能這樣說,不然把證監會的飯碗砸了,我才知道證監會還有飯碗的問題。高西慶的話,透露一個大秘密:所謂行政審批,很多時候壓根就不是為了管理好市場,而是為了官員尋租。

原銀監會主席劉明康

2014年4月1日,深圳舉行第二次前海合作區諮詢委員會會議,銀監會前主席劉明康在會上表示,領導層長期壓制深圳金融市場,深交所就是案例。他的原話是:“更不要說上面長期對深圳的金融市場還是有一種壓制,這是明擺著的。我實事求是地講。不然的話,深圳交易所也不會像今天這個樣子。”這一講話,將深圳自1997年以來面臨的問題一針見血地指了出來。也就是說在發展問題上,深圳要“克己復禮”,讓著香港、上海,甚至還要讓著北京。

原衛生部副部長殷大奎

他2006年在一次演講中,披露了大量讓人吃驚的資料:2000年,WHO進行成員國衛生籌資和分配公平性的排序中,中國位列191個成員國的倒數第四位,中國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是為了850萬以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中科院調查報告);另據監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國黨政部門有200萬名各級幹部長期請病假,其中有40萬名幹部長期佔據了幹部病房、幹部招待所、度假村。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