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強建全民控制網
 
周永康強建全民控制網
作者: 申 淵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1-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編按:本文回顧中共逢十歷程,指出中共早已變質,今天唯一的目標,就是利用網絡信息科技,強化控制人民,維持權貴階級的利益。


●  中共執掌專政大權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右二),去年11月視察重慶,為薄熙來(右)捧場。(本刊資料)

  七月一日是中共官定的黨慶日,每年都要大肆慶祝。逢五進十,更加大慶特慶。今年九十大慶,卻有些出奇的平靜。

中共成立日期:將錯就錯

  一九二一年七月一日中共的成立日期是毛澤東在二十年後欽定的。據中共黨史專家司馬璐先生回憶,一九四○年前,中共一直把十一月七日俄國十月革命節當作自己的生日。一九三七和一九三八年,延安在十月革命節那一天,伙食增加幾片肉,算作慶祝中共黨慶。

  毛澤東在一九四○年武斷地說:「七月一日是中國共產黨的生日,明年是黨的二十周年,我們黨從七月一日起慶祝一個月。」於是中共中央在一九四一年六月決定,從一九四一年起,把七月一日當作中共成立之日。

  然而,事實上,中國共產黨早在前一年,即一九二○年八月上旬已經成立。當時在上海召開「中國共產黨成立會議」,有陳獨秀、李漢俊、李達、陳望道、俞秀松等人參加。會議決定成立「中國共產黨臨時中央」,推舉陳獨秀為臨時中央書記。各地設立支部,李大釗、張申府、張國燾在北平,包惠僧、董必武、陳潭秋在武漢,羅章龍、劉靜仁、鄧中夏、張太雷、何孟雄在北大紛紛成立共產主義小組。毛澤東在長沙參加組織的「新民學會」,還稱不上共產主義小組。

  由中共臨時中央發起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 在上海於一九二一年七月二十八至三十一日召開,也不是七月一日。

  這裡還有一個插曲。李達負責發「一大」通知,由於保密沒有說明開甚麼會議。毛澤東辦的《湘江評論》時有激進文章發表。李達誤以為湖南也有共產主義小組,便把通知寄到長沙文化書社轉毛澤東。毛澤東稀里糊塗地邀了何叔衡同行,到了上海法租界報到。李達問:「你們兩位是CP(共產黨),還是SY(社會主義青年團)?」毛澤東隨口回答:「我們是SY。」李達說:「我們是開CP的會,你們既然來了,就參加開會吧,會後回湖南就組織CP。」

  史實說明,毛澤東和何叔衡是列席一大的「來賓」,另一說是毛澤東擔任一大的會議記錄。更滑稽的是一九二二年在上海召開中共第二次代表會議,毛自己承認:「我心中想去參加,可是我忘掉開會地點的地名,找不到任何同志而失去參加的機會。」這像個「創始人」、「締造者」和「第一代領導人」嗎?

中共性質早已不代表工農階級

  九十大慶的活動,重慶薄熙來的「唱紅打黑」走在全國的前面,搶先組織六千人的《青春紅歌會》,歌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中國人民的大救星」, 政治局九個常委中有四個前往重慶捧場。重慶唱紅唱到北京。隨後全國各地歌舞團紛紛排練歌功頌德節目,舉辦油畫展、詩歌朗誦會、徵文比賽、青少年革命傳統教育活動。

  中共財大氣粗,居然鑄造六千套重達幾公斤的「建黨九十周年純銀銀磚」,用雙面彩印和浮雕造幣技術,在銀磚上刻制九十件歷史大事件,每套售價一萬八千六百元。重達一公斤、純度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金銀套裝紀念幣也已出籠,售價五十四萬八千元,此後各種紀念品、紀念章應運而生。中共自詡為無產階級先鋒隊,如今佔全國人囗百分之零點零三七的一小撮權貴侵吞全國人民百分之九十四點二財富。二○一○年中國農民年均收入不到六千元,一套金銀紀念幣相當於上百個農民年收入總和。中共到底是誰的黨?

  在打擊茉莉花行動中,中共抓了艾未未等一百多位異己者不算,於五月四日宣佈成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對互聯網統一執行立法、執法和管理;北京市公安局將網監處升級為局級,稱「網絡安保總局」,加強網絡監控力度,各地紛紛效法;廣電總局通知全國廣播、電視台三個月暫停演播諜戰、涉案、言情片,只准演歌頌「偉光正」的紅劇,不符合上述規定的片子中途停演。《紅色青春祭》、《黨的女兒》、《我的青春在延安》、《紅色娘子軍》等紅劇重新充塞觀眾的耳目。

  可是中共內部亦有不怕死的頂風作案者大唱反調。四大貪官以「唱紅」作擋箭牌,大肆貪贓枉法。他們是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王益、中移動黨組書記張春江、重慶移動總經理沈長富、四川移動總經理李華。除王益已被判處死緩二年外,其他三人正在進行「嚴重違紀審查」。這是對中共唱紅的莫大諷刺。

  繼奧運、世博、亞運三大面子工程之後,在九十黨慶前後,又有深圳「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和上海「國際游泳錦標賽」二大面子工程粉墨登場。面子工程加九十黨慶雙喜臨門,當然要加倍「嚴打維穩」。深圳市史無前例地對八萬懷疑對象進行嚴控。對某些重點對象,用十二人四班倒輪流盯住一個人。

  五月九日華盛頓「第三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美國副總統拜登嚴辭抨擊中國政府惡劣的人權狀態,攻擊、拘禁、非法失蹤記者、律師、藝術家,指出中美雙方對人權狀況分歧極大。中共副總理厚顏無恥地回答:「中國在人權方面已有很大改善,取得了巨大進步。」


●  中共為慶祝建黨九十年,在全國大肆宣傳中共的偉光正(偉大光榮正確)。(本刊資料)

每十年黨慶都是凶多吉少

  儘管表面上敲鑼打鼓、做足功夫,今年的九十黨慶還是缺乏主旋律,缺少一根筋。中共掌權後一九五一年的建黨三十年大慶,劉少奇授意胡喬木寫出《中國共產黨的三十年》,為建黨三十年定調,大樹特樹毛澤東思想。可是在文革中打為「大毒草」,一度把胡喬木打翻在地。一九六一年,毛澤東發動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運動,導致一場大饑荒。三年人禍中,餓死三千七百餘萬人,超過中國二千年自然災害死亡人數總和。這一年的七一,在餓殍遍野、民不聊生的慘狀中,中共照樣大肆慶祝它的建黨日,無恥地宣揚「蘇修逼債」和「自然災害」論。

  一九七一年的五十周年黨慶在文革風雨飄搖中舉行。毛澤東在不久前搞掉了他欽定的接班人劉少奇;不久後第二個接班人林彪和老婆、兒子迫死在蒙古溫都爾汗。五年後毛澤東終於在個人崇拜的狂熱中眾叛親離地死去,留下一個破敗的爛攤子。

  一九八一年六十大慶,大肆慶祝粉碎四人幫,毛澤東的後繼者巧妙地把毛的罪惡栽到四人幫身上,緊緊抱住毛澤東的神龕不放,穿新鞋走一黨專政的老路。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和「四個堅持」把中國導入跛足改革的歧途。從此中國踏上一條政經分離的不歸路。

  一九九一年七十大慶,鄧小平剛鎮壓了六四天安門學運,驚魂未定。國際共運又遭到空前失敗,柏林牆倒塌,蘇聯和東歐國家解體。江澤民硬著頭皮作報告。挽狂瀾於既倒,鄧小平理論加上「三個代表」思想。

  進入二十一世紀,江澤民在二○○一年黨慶八十周年,針對全黨的信仰危機和腐化墮落,提出加強中共黨員的「先進性」和「民主集中制」教育。毫無新意。

周永康:建現代化信息控制網

  面臨九十周年黨慶,中共提不出一個主旋律來。二○○九年九月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曾提出「建設馬克思主義學習型政黨」聳人聽聞的新建黨路線,令人一頭霧水。熱鬧一陣便銷聲匿跡了。

  今年配合大局的向左倒退,值得注意的是《求是》雜誌本期發表的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文章《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建立健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管理體系》。他在文中提出要為十三億四千萬中國人建立「全民信息庫」,實質上是用高效率的現代科技恢復和發展毛時代的人事檔案管理制度,將它擴大至全民。檔案是專政的鎮山之寶,這個「全民信息庫」將把每個中國人的家庭出身、政治身份、思想動態、家庭財產、社會關係、婚喪嫁娶等資料統統納入信息系統。加上戶籍身份證制度,牢牢地把中國人民控制在中共編織的天羅地網中。

  看來強化列寧、斯大林、毛澤東、鄧小平建立起來無產階級專政,仍然是維持一黨獨裁體制的不二法門。  

  一個人也好,一個政黨也好,總逃不過無情的自然淘汰規律。九十高齡對於一個人來說已經算是高齡了。但是對於一個政黨如何?一九四九年,毛澤東在《論人民民主專政》大作中說,二十八年的中共「已經不是個小孩子,也不是十幾歲的青年小夥子,而是一個大人了。人到老年就要死亡,黨也是這樣。」

  毛澤東承認一個政黨,也會生老病死。九十歲的中國共產黨早就變質,不再代表工農大眾,也不能代表七千八百萬黨員。今天掌權的一小撮權貴資產階級叛離了無產階級先鋒隊和馬克思主義教義,走上法西斯獨裁的道路。

  蘇共是前車之鑒。一八九八年成立俄國社會民主工黨,一九○二年分裂為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布),一九二五年改稱蘇聯共產黨(布)。即便從一九○二年起算至一九九一年蘇共解體壽命八十九年,而且消失於一夜間。今天的中共有何根據逃得脫蘇共覆沒的命運?

  九十黨慶前的形勢空前緊張,茉莉花、法輪功、冤民上訪、罷工請願、通貨膨脹、貧富不均、有毒食品、藏獨疆獨,四面楚歌。「唱紅打黑」、面子工程、強迫失蹤、請喝茶、拘留監禁、封殺互聯網、「五個嚴禁十七不准」,十八般武藝樣樣試過。但社會問題和危機有增無減。中共還有什麼長生不老藥?

二○一一年五月十二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