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霧霾(組詩)
作者: 王 藏

咖啡座

更新於︰2015-12-1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王藏,中國80後先鋒詩人、自由作家,獨立中文筆會會員。他的詩飽含自由精神和對人生苦難的深切悲憫,廣受海內外注視。其詩行合一的藝術魅力更是對當代中國文藝的逃避現實、變態靡弱之風的有力衝擊。】

王藏因聲援香港佔中雨傘運動而被當局拘押9個月(2014-10~2015-7)。

 

王藏妻子與孩子抗議中共拘捕王藏。

《霾詩》

直至萬物只剩廢墟荒涼

今夜我就可以將霧霾當成身體 

一個必備器官,一種絕不許被異議者忽視的糧食

 

央視褲衩被掩埋,我把冰看出火

把火又看成灰燼能如何

一個個比子彈威風的口罩就足夠解構神經

 

把詩歌、哲學、建築和喉嚨統統戴上避孕套

讓朝陽區大媽們的廣場舞、太極拳、千里眼和順風耳

熱鬧我死寂的夢境,將冷屁股逼出黏液

 

我還得比獨處更決絕,至少要比癌決絕

不是它用溫柔幹掉我

就是我用詩癌幹掉它

 

《請求霧霾走程式處決我們》

我猛抽著中南海:混合型,過濾嘴,香煙

混合與過濾究竟怎麼解釋

是混合斯大林和秦始皇的意思嗎

是過濾掉唐朝和民國的意思嗎

 

香煙的名詞解釋等於霧霾嗎

我再過濾掉霧中的毒

毒就不是毒而是霧了

 

我知道,北京的霧霾是我這流竄作案的屁民一手造成的

是和我一樣抽著中南海香煙的罪人造成的

我有罪,我們都有罪

 

請求霧霾逮捕、羈押、起訴、判決、處決我們

請求走完這套程式,不要中途猝死

有罪和重病的身體萬歲萬萬歲也是浪費國家時間

 

《免疫力不會爆表》 

美帝國主義的檢測爆表了

我大中國的檢測儀器抗爆力較強所以未爆表

還需要分析嗎,國家抗爆力與國民的免疫力成正比

 

就算我們的機器爆表了,與霧霾的毒性大小有屁關係呢

大饑荒、文革、履帶和權貴經濟都能忍受

霧霾又算個屁呢

 

地溝油、三聚氰胺、轉基因

不也每天養活一家老小的性命

生病了有醫院,無錢治了有骨灰盒

 

今夜依然是別有用心者鹹吃蘿蔔淡操心了

有衣冠整齊者曾一本正經告誡俺:霧霾不是政治,你丫瞎雞巴抗議

北京人都正常活著不說啥,你一個北漂有權放屁嗎

 

《霧霾主要是放屁造成的》

你知道北京有多大嗎?(以皇城根生活的人的得意口氣)

據微信公眾號@吃喝玩樂在北京資料:

北京的面積≈上海+深圳+蘇州+香港的面積之和!

北京=37.5個廈門=30個南昌=30個太原=30個合肥=27.5個石家莊=25個長春=22.5個哈爾濱=20個濟南=20個寧波=17.5個大連=17.5個青島=15個瀋陽=12.5個杭州=10個成都=10個南京=10個重慶=10個西安=8.75個武漢=7.5個廣州

北京≈(紐約+巴黎+倫敦+首爾+東京)面積總和×3

此公眾號小編接著說:

“你以為北京只有面積令人咂舌麼

更可怕的來了,那就是北京的人口!

 

“截止到2014年末,北京的常住人口

已經達到2151.6萬人!而且還在增長中!

 

“北京人口幾乎要趕上澳大利亞整個國家的人口數量!(澳大利亞人口約2400萬人)

 

“關於交通:北京全年公共電汽車運營線路877條

運營車輛24083輛,全年客運總量47億人次

相當於全球人口的61%,美國人口3.178億

相當於把全美國人來回運7趟。”

 

另據中商情報網訊:

“2014年末,北京市機動車擁有量達559.1萬輛。”

 

好了,我接著說:

北京地大,人多,車多

人多,車多

自然人和車放的屁就多

 

人吃五穀雜糧哪有不放屁的,哪有一天不放一個屁的

車吃柴油汽油一發動就得分秒不停放屁,天天都有車在跑

 

這麼多的人放的屁

這麼多的車放的屁

 

那可是無數的屁,沒有霧霾才怪

車是人開的,車的屁責任都要算到個人身上

 

歸根結底,一言蔽之:

霧霾主要是放屁造成的!干政府屁事!

 

為緩解緊張氣氛,我引用新京報原標題:

“北京蟬聯中國大陸最宜居城市”

 

此詩末尾送福利,照搬政府溫馨提示:

“應避免外出,敏感人群應留在室內,關好門窗”

 

(我還想補充:留在室內請勿放屁!不作死就不會死!)

2015.11.30 北京又一個霧霾夜

 

《不作死就不會死》

過了好多年,距離放上面的詩屁又過了快一天

霧霾帝並沒有閉上血口,灰飛煙滅,即便消散

我知道還會卷死重來,我深知我的罪惡

 

緊鎖房門,關閉窗戶,早已病重的身體更像孬種

這還不夠,還得緊縮肛門,小心提防

屁的不諳世事,不知廉恥,蠢蠢欲動

 

我還得提防我的愛人,兒女

不容許家獄存活屁的影子

可這也徒勞:不被屁熏死,就被屁憋死

 

早晚都是死,橫豎也是死

死豬不怕開水燙,作死不作死都會死

死得像自殺,或許成為一種宿命

 

《霧霾中我們是生死之交》

人們鬼頭鬼腦無聲說著:我是幸運的,霧霾是一種審美

你的憤怒,你的憂傷,不過是圖樣圖聲破

死亡是詩意的,也是輕浮的

 

不到火燒腳背,家人哭泣圍坐周圍

不到儀錶上的波動成為地平線,神馬都是浮雲

死亡根本不新鮮,癌毒更是小菜一碟

 

我們擁有唯物的強大的死亡哲學,或說生命哲學

從物到物,從叢林法則到洪水滔天

霧霾中經受不住考驗的,就是優勝劣汰

 

可認識我的朋友,我認識的朋友,我想到你們

我們每一天都是生死之交,說不準今天我就成一粒霾中金屬

被你吸進體內:叮噹炸響

 

《霧霾是免費的墳墓》

到頭來,我還得對世界充滿感恩

即便我昨天憤世嫉俗,肝腸寸斷

今天,我得感恩上蒼,感恩霧霾

 

感恩霧霾賜予我看清國家真相的眼球

感恩霧霾赦免我作為無數房奴中的一員的命運

感恩霧霾施捨我天價公墓之上一整片免費棲息地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但確實有免費的墳墓

我終於在塵世找到一種公平,一種平衡

 

否則我

死不瞑目,死不知足,死不知趣

終究,我依然和眾生一般:死不足惜

 

《只有癌是公平的》

只有霧霾這免費墳墓是公平的

只有霧霾之癌是公平的

只有死亡與重病是公平的

 

這是公平的常識,真相,表像和實質

造癌活著,帶癌活著,傳癌活著

以癌自尊,以癌自重,以癌自負

 

我不敢想像無癌的日子

不願或說恐懼接受無癌的現實

癌國不幸詩癌幸

 

我被迫成為受虐狂,成為高貴的人質

我終究愛上與癌有關的一切

與癌同呼吸,共存亡

 

2015.12.1 北京又一個霧霾天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