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案與習近平上位
 
艾未未案與習近平上位
作者: 水橫舟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1-06-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艾未未被秘密關押逾五十天,艾媽媽痛斥無法無天,已有準備兒子判刑。艾未未近年的特立獨行和異質言論,已使當局不滿,更對習近平接班有不利影響。


●  艾未未母親高瑛七十歲生日時與子女的合照,左起:艾未未,艾未未妻子路青,母親高瑛,姐姐高閣,弟弟艾丹丹妻子倪貞,艾丹丹。(作者提供)

  艾未未在四月三日被失蹤後,中共當局在五月二十日再透過新華社發出消息:「從北京市公安機關獲悉,經公安機關對艾未未涉嫌經濟犯罪一案進行偵查,現已初步查明,艾未未實際控制的北京發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存在逃避繳納鉅額稅款、故意銷毀會計憑證等犯罪行為。在艾未未被依法監視居住期間,公安機關依法保障了其會見共同居住人等權利。」

艾被秘密關押,多人受牽累

  但艾未未的家人表示從沒有接過公安的通知,也無從知道他身在何處。艾未未只在五月十五日,即被失蹤四十天後,獲准與妻子路青在一個神秘地點短暫會面十五分鐘,談話內容受到嚴格限制。而同在四月初被公安帶走的四名艾未未工作室成員,包括義工文濤、會計胡明芬、設計師劉正剛及艾未未的表弟張勁松,更一直音訊全無。

  中共當局這次為何向艾未未下手?又表現得如此拙劣?有消息稱導火線是中共對茉莉花革命浪潮的恐慌,也跟艾未未窮追猛打浙江的錢雲會遇害案有關,他捲入了中共十八大的領袖寶座爭奪戰,成了不同勢力拉鋸的磨心!

  錢雲會是浙江溫州樂清市寨橋村的村民,二○○四年四月,因浙能樂清電廠徵用該村土地,與當地村民發生糾紛。翌年,錢雲會高票當選該村的村委會主任,一直帶領村民爭取賠償。他被公安多次拘留,○八年更被樂清市檢察院提出公訴,被判非法轉讓土地使用權罪成,獲刑兩年。錢雲會去年六月獲釋後並未放棄維權,不斷在網上揭發當地違法徵地。而寨橋村那時即將舉行的村委會領導選舉,錢雲會再度成為熱門人選。誰料去年十二月廿五日,錢雲會離奇地在村內被一輛重型貨車輾斃,其親屬和多名位目擊村民指錢雲會是被謀殺,但樂清市公安則堅稱純為交通事故,並把錢雲會的一些家屬拘留施壓,企圖淡化事件,因而觸發官民多次群體衝突,吸引不少網友及學者親到現楊了解情況,令事件升溫。

艾窮追猛打錢雲會案不利習近平

  正當浙江政府想方設法阻撓傳媒和民間人士對此事的關注,抱打不平的艾未未團隊竟鍥而不捨地追查,還把與案有關人物的訪問製成紀錄片《平安樂清》於網上發放,令當地政府大為光火。「皇儲」習近平在二○○二至二○○七年間先後出任浙江省長及省委書記,那正是錢雲會與當地官僚鬧得不可開交的時期。習近平更上一層樓之後,由長期在中紀委擔任要職的趙洪祝空降浙江主政。消息認為錢雲會案黑幕重重,牽連甚廣,艾未未的窮追猛打,不但得罪了趙洪祝,更有人擔心最終會影響習近平的登基大業,自然想把艾未未除之而後快。

  而艾未未近年的「特立獨行」和「異質言論」,早已令中央及地方不少官員極度不滿,尤其他深入調查川震的豆腐工程,多次親臨成都聲援譚作人,及攝製紀錄片《老媽蹄花》,揭露成都公安的醜態惡行,惹得跟四川有深厚關係的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深惡痛絕,但礙於艾未未的名氣,又是「愛國詩人」艾青之子,遲遲未有動用公檢法系統來使他消聲匿跡。

兩股支持艾未未的黨內勢力

  時機終於來臨,今年初在北非和中東掀起的茉莉花革命浪潮,迅即波及中國大陸,中央高層深陷恐慌,他們認同如不清除境內的茉莉花革命勢力於萌芽階段,必定會引致大規模民怨爆發,因此大舉拘捕網上活躍人士,及禁止任何所謂茉莉花集會舉行。不滿艾未未的各方勢力便趁機發難,向中央領導層力陳艾未未近年凝聚大批年青追隨者,是境內茉莉花革命的幕後主要黑手,不懲處這名頭面人物,殺一儆百,將後患無窮。

  然而,艾未未四月三日在北京機場被公安帶走後,不但引起國際社會強烈抗議,體制內也有兩股勢力為艾未未撐腰。其中一方是批評中央處理艾案不公的老幹部,他們未必支持艾的言行,但認為艾的父親好歹也是個老革命,又因極左政策而蒙冤受屈廿多年,現時那麼多高幹子弟盤據政商界要職,相互勾結,奢華腐化,中央也沒有出手整治,卻因艾未未為老百姓說話而大興問罪之師,這樣厚此薄彼,難以服眾。另一方則是不滿習近平當上「皇儲」寶座的官僚,希望借艾未未來揭示習近平過往主政浙江時的劣績敗行,他們呼籲寬容艾未未,真正目的是要打擊習近平。

  這幾股勢力的拉鋸角力,使得中共當局進退失據,一再拖延對艾未未的發落。公佈了艾未未被監視居住後,當局依法可再扣查他半年,最終將如何處置這個燙手山芋?艾的家人表示,已作最壞打算,共產黨這次如此大動作,絕不可能放過艾未未,他難逃牢獄之災!

  五月中旬,筆者在北京探訪艾媽媽高瑛。她雖是憂心忡忡,但態度堅定,力斥當局對兒子的手段無法無天,並深信自己和兒子都能熬過這個難關。在艾宅的客廳桌面,放滿了香港報章,全是有關艾未未的報導。高瑛說,都是朋友送來的,若非兒子今次出事,她還不知兒子有那麼多支持者,海外是那麼關心未未的情況。

高瑛臨危學電腦,已會上網翻牆

  艾未未被失蹤後,高瑛最大的改變是學會了用電腦和翻牆看海外消息,並把客廳牆上一張掛了十多年的照片拿掉。她說,翻牆其實很簡單,以往自己從不看電腦,也不會用,但為了幫助兒子,了解海外輿論,她很快便成了電腦迷。女兒高閣為免母女爭用電腦,特意為母親買了一台新電腦供她專用。

  至於那張被高瑛拿掉的照片,是胡錦濤到訪艾宅時跟她的合照。一九九六年五月五日艾青逝世之後的第二天,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的胡錦濤,由作家協會和中宣部的要員陪同前來探望,對艾青的逝世表示悼念。現時牆上只掛著攝於二○○三年,高瑛七十歲生日時與子女和兒媳們的合照。相中的艾未未單腳而立,別樹一幟,充份表露其「特立獨行」的性格。

  已對中共徹底失望的高瑛表示:在中共治下受苦受難的不只丈夫和兒子,父親五七年也因在工廠內說了些支持女婿艾青的說話而被打成右派,當時唸高中的妹妹僅因拒絕揭發檢舉艾青而失學,生活一直艱苦。妹妹的兒子張勁松原本在艾未未的工作室當司機,想不到今次竟亦受牽連,四月初被公安帶走後杳無音訊。

  這種幾代人都蒙受中共禍害的慘況,在中國並非罕見。艾未未以往曾在博客中透露,一直不想生育下一代,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再經歷自己所經歷過的事情」。但年過半百後,艾未未還是生了一個兒子──艾老!專制政治已在艾家幾輩人身上留下烙印,艾老一代,能否看到中國民主法治的曙光?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