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五縱隊在西方擴張
 
中共第五縱隊在西方擴張
作者: 張 樸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5-11-2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近觀習近平訪英第一幕——大量中國人到西方各國:留學,工作,做生意,假政治避難,結婚定居……中共利用他們發展第五縱隊。拿工資領經費,執行不同任務,長期潛伏。

白金漢宮前大道佈滿中共策動的歡迎隊伍。(張樸)

英國親共華僑歡迎習近平的組織排列圖。
可見中共
勢力滲透之嚴密。(張樸提供)

凌晨五點的倫敦,白金漢宮前的筆直大道,寂靜正在被打破:中國人出現了,或三三、或兩兩,陸續聚集于大道兩邊,站到預先安排好的位置上。有人在散發紅旗,大的、小的。有人在開箱,拿出巨幅紅色標語和金屬製作的標語杆。七個小時以後,習近平將乘坐金色的四輪馬車,在英國女王的陪同下,從這裡經過。

白金漢前大道有如文革一片「紅海洋」

上午十點我來到現場,這條不長的大道,已經淹沒在「紅海洋」中。歡迎隊伍據說將近兩萬人。文革來了——著名作家馬建的英國太太芙羅拉帶著挖苦口氣說。好像在印證她的話似的,不遠處一大群中國人正高舉毛澤東與習近平的畫像合影,還載歌載舞。這是在倫敦,還是天安門廣場?芙羅拉的疑問聲裡透著震驚。不難理解,任何人,無論是老外還是中國人,只要對中國現代史稍有瞭解,不可能不感到恐懼。當年類似的紅海洋,曾掀起腥風血雨,把中國變成人間地獄。不過在我看來,這更像一場鬧劇:眼前這些揮舞紅旗、大呼小叫的人,就算有滿腦袋的文革衝動,只怕沒有那個膽量。

當我見到馬建時,他告訴我,望著這片紅海洋,他哭了。這位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對我說了兩個字:絕望!一支筆在手,馬建為中國人爭人權、爭自由、爭民主,付出心血幾十年,如今他感到都白費了:你突然發現你的族群還活在奧威爾的動物農場裡,不難過是假的。這些人白活在英國了,馬建指點著紅海洋說:不僅不關心因為沒有自由民主而受盡欺凌磨難的中國人,反而跑去歡迎一個肆意踐踏人權的專制統治者。

我應該怎樣安慰他呢?孫中山當年在倫敦奔走呼號,有幾個中國人出來支持他?一百多年過去了,人心又改變了多少?人權、自由、民主,跟這些人沒有半毛錢關係。他們大多數都是根生中國,葉落他鄉,思鄉情濃。只崇拜權勢與金錢,沒有獨立人格和獨立思考的能力。他們身穿印著「我愛中國」的T恤衫,那只是一個招牌,愛國成了謀取名利甚至謀生的手段。假如中國現在掌權的是馬英九,他們也會搖晃著「青天白日滿地紅」敲鑼打鼓去迎接。

中共統戰急劇擴張,無孔不入,瓦解民運

芙羅拉的震驚,馬建的絕望,飽含著深重的擔憂。

在英國,所有的歡迎人群都是自發的:從女王生日慶典到天主教教皇訪英。白金漢宮前的紅海洋,卻是中國政府的「傑作」:由中共使館秘密策劃、組織。十六年前江澤民乘坐同樣的四輪馬車從這裡通過時,紅海洋只初具規模。今非昔比,中共在海外的勢力已急劇擴張。

1999年魏京生專程從美國趕來參加抗議活動,在他身邊聚集了一大幫兄弟,上午11點鐘左右,我們來到白金漢宮前的廣場,這時離江澤民出現不到一小時,我們居然還能佔據中心位置,直接面對女王與江同坐的馬車。大道兩邊有不少旅遊者,歡迎隊伍人不過千,而抗議隊伍竟有好幾百,包括四、五十個來自不同民運組織的人。如今,我繞場一周,找到了抗議隊伍,不足百人,老外居多,還被警車用鐵柵欄像圈牲口一樣圍在一小塊地方。在英國居住的民運人士一個也見不到了,換句話說,中共已成功地瓦解了所有民運組織。

這些人沒有不能回國的:探親,訪友,做生意。也有拿到好處作為交換當線人的。還有借機發財的:某人獨自建了個什麼什麼黨,網站搞得有模有樣,專做政治避難生意,因此就有了幾處房產,挽著比他年輕幾十歲的女友回國,光宗耀祖,儼然是個大老闆了。

幾乎所有的英國華人報紙,都淪為中共的洗腦工具。報紙靠廣告生存,中共握住了這條生命線。華人公司、餐館是主要廣告客戶,老闆們如有誰敢把廣告登到——比如法輪功辦的大紀元時報上,通常會收到直接或間接的警告。出於自身利益,有多少人願意得罪中共使館呢?

各類華人社團已取代留學生的學生會,成為中共穩固的依靠力量。僅在使館登記備案的華人社團,大大小小就有一百多個,由中共官員專門負責,形同上下級關係。從使館為組織歡迎隊伍而進行的動員中可以看出,對留學生的信任度降低了,要求學生會只挑選可靠的人。而對社團的要求則是:人越多越好。

利用訪英不擇手段挽救習近平訪美丟失的面子

當習近平乘坐的四輪馬車緩慢駛過時,我聽到歡聲雷動,我看到中共派來的攝影師們滿場奔跑,有人對著攝影鏡頭作激動萬分狀。忽然我想到剛才大赦國際的人說的話:這些歡迎隊伍昨天就已經來這裡排練過了。好一場煞有介事的表演!做給英國人看?當然不是。這是習近平的需要:演給中國老百姓看。

近來發生的幾件事,令習近平顏面大失:意欲製造經濟繁榮假像,人為推高股市,誰知慘遇暴跌,解決的辦法竟是派警察、特務進駐股市,以暴力手段阻止拋售股票。如此無能,遭世人恥笑。自以為坐穩了世界領袖的位置,到了美國才發現公眾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美國總統也沒給他個好臉色,雖說帶來300架波音客機訂單,剛一轉背美國就宣佈要派軍艦進入中共在南海劃定的領海。被美國人打臉,啪啪的。
習近平能不急?他手下的智囊團更急。於是利用訪英的時機來拯救習近平的顏面,成了中共的當務之急。事後我看了一下中共媒體報導歡迎場面的用語,幾乎可以斷定都是事先準備好的。諸如:「英國皇室的全體成員都來歡迎習主席,有特殊意義!進一步證明了中國已成為世界性強國。」「倫敦用最紅的地毯迎接習近平。」「成千上萬的華人從英國各地趕來,歡呼聲像大海波濤,一浪高過一浪。」 「離實現中國夢更近了!」「 中國已經崛起,勢不可擋!」

要保證這場表演的成功,用於歡迎的物資必須充足。工廠加班加點。大到幾平方米一面的紅旗,金屬旗杆,巨型橫幅標語;小到能拿在手上、貼在臉上的國旗,小徽章,歡迎小手掌,小喇叭,印著口號的T恤。應有盡有。從廣州寄到北京,再以外交郵件名義,快速運到大使館。僅西方記者查到的部分物資就有四噸!

更迫切的任務,是動員巨量的參加人數,把大道兩邊站滿。緊急會議在倫敦駐英使館舉行,一直開到深夜,大使親自作報告。與會者除了學生會的骨幹,更多的來自我前面提到的各類社團的頭腦們,這些人一律被稱作「僑領」(這是與會者最喜歡聽到的稱呼)。兩天之後就有消息傳開:報名參加的人數已經過萬。

第五縱隊潛入英國發揮關鍵作用

短時間能動員如此之多的人數,表明了什麼?一個特定名詞在我腦海裡浮現:第五縱隊。當然不能說參加歡迎的華人都是中共的第五縱隊,但眼前的紅海洋,很難不被看作第五縱隊的一次力量展示。

「第五縱隊」一詞,源於上世紀西班牙內戰,泛指隱藏在他國的特務、線人、支持者。緊急會議上中共官員進行的種種細緻入微的部署安排,從一個側面體現出雙方關係的非同一般。

一面佈置:每一個隊伍要有專人負責、指揮。

又一面叮囑:歡迎儀式不要搞成一種有組織的遊行,而是自發的群眾歡迎。

強調注意言行:不要代表任何團體和國家,只代表個人。

制定統一的英文答記者問:Just be very happy to see Xi and Queen(直譯:就是很高興來這裡看習和女王)。

如何應付敵對勢力:要早到,佔據有利地形,防止法輪功在那裡示威。有敵情要及時報告,保持通訊暢通……

邊讀這些會議記錄,我邊想:中共在英國已經發展了多少秘密黨員?

2006年去紐西蘭參加座談會,在餐館吃晚飯時,發現有一陌生老頭坐在不遠處,偷錄我們的交談。他操一口京片兒,卻聲稱他是日本人。趕也趕不走。這是我第一次見識中共的線人。在抗議習近平訪英的人群裡,我遇到盲人人權活動家陳光誠,他告訴我:兩個月前他與太太從歐洲回到位於華盛頓的家,發現有人潛入把一包殺老鼠的毒藥放在廚房桌上。就在幾個星期前,在香港做出版商的瑞典公民桂民海,去泰國度假時被中共特務綁架。我的記憶中,自毛澤東以來,中共在海外明目張膽綁架西方國家公民,還是第一次。

這些年來,大量中國人到西方各國:留學,工作,做生意,假政治避難,結婚……從而定居下來,為中共發展第五縱隊提供了條件。拿工資領經費的特務們以各種身份,執行不同任務,或來來去去,或長期潛伏。做線人的各有緣由:有的出國前被國安召去,以將來為祖國作貢獻的名義,填了張表,從此上賊船下不來了。也有被誘以好處,甘願效勞的,比如給個僑領地位,回國安排某個領導接見,進入大使館宴請的名單,諸如此類。至於那些支持者,大都是「自乾五」(自帶乾糧的五毛),特徵為頭腦簡單,容易被煽動。

中共第五縱隊的加速擴張,明裡暗裡,做這做那,日益囂張,已經對自由世界形成威脅。問題在於:未來呢?危險會有多大?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