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和平獎的鬧劇
 
孔子和平獎的鬧劇
作者: 宋立民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5-11-2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頒予中國異議作家劉曉波,中共惱羞成怒,由環球時報發起辦孔子和平獎以抵制諾獎。是年即由民間機構在北京頒給台灣連戰為首屆得主,連戰默不認領。中國文化部遂將孔子獎叫停,主辦方不服,跑到香港註冊公司繼續頒獎給普京、安南、卡斯特羅等人,除一高僧外,全部拒絕領獎,被斥為一錢不值。今年得主非洲穆加比11月亦聲明拒絕。——這單官方挑起的國際醜聞鬧了5年,好事者還不甘休,以為有錢可使「鬼推磨」。

2015年孔子獎頒給津巴布韋獨裁者穆巴貝,他居然不買帳,斥孔子獎沒有公信力。

……而「和平」的「和」字在《論語》裡先後八次使用,以第一章的「禮之用,和為貴」與最後一章的「允執其中」最為著名,其意義同樣「放之四海而皆準」,不無國際意義。

  啟功先生幽默的「墓誌銘」曰:「名雖揚,實不夠」。「孔子和平獎」亦是如此。名雖不錯,但是其「實」無從查考。

  蓋有沒有資格設獎,一看公信力,而看影響力,三看持久性。用老夫子的話解釋則是:「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恰恰在這一點上,「孔子和平獎」評委會折騰出了不大不小的問題。

公信力、影響力可憐兮兮

  追究公信,大家仔細一看主辦方大名,乃是是在香港註冊成立的「中國國際和平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倘若沒有「有限公司」四個字,倒也算是穿上了 「學術馬甲」,而添上了這四個字,則純粹成了「孔子搭台經濟唱戲」的生意人,「孤不孤,孤哉!孤哉!」——完全走樣了,甚至,與孔夫子無關了。

  其影響力或曰核心競爭力更是可憐兮兮。今年8月16日舉辦的孔子和平獎啟動發佈會上,赫然出現「北京大學文化產業委員會」為協辦方。記者還採訪 了名為「北京大學文化產業委員會主席周健斌」並有周的答記者問。無奈北大黨委宣傳處稱,北大沒有這個機構,也沒有這個人。北京大學人事處工作人員查閱了相 關人事資訊後回復,北京大學沒有這位工作人員,在職、退休的都沒有。所以,大家就不能不佩服評委會「拉大旗作虎皮」的勇氣。

  就持久性而言,設獎者倒是不無「堅守」的意願,無奈臺灣的連戰、俄羅斯的普京、古巴的菲德爾•卡斯特羅、辛巴威總統穆加貝全都不予理會而拒絕 領獎,只有中國佛教協會前會長一誠法師出席過頒獎典禮。主辦方說:這回「和辛巴威駐華大使館溝通了,穆加貝總統沒有說任何話」——筆者倒是想起了魯迅先 生的名句: 「最高的輕蔑是無言」。如此繼續評下去,實在是徒增笑談而已。

中國永遠有這樣一批醜類為虎作倀,而被始亂終棄而不知!

孔子和平獎該偃旗息鼓了

  在此,評獎——尤其是「民間」評獎的管理問題凸顯了出來。「孔子和平獎」的主辦方的「尷尬解嘲」是:「任何大獎剛創辦幾年都不可能馬上就有權威 性,就如同讀書,也是從幼稚園讀到博士,不可能一步就讀博士。他的權威需要時間需要沉澱需要一步步來。」須知「任何大獎」是不確實的,電影的「百花」、 「金雞」獎,電視的「飛天獎」,民間文學的「山花獎」,戲曲的「梅花獎」,哪一個不是「馬上就有權威性」呢?如今,政府獎都在坊間的吐槽聲裡一壓再壓, 「民間」評獎豈可隨心所欲,註冊一個公司就拿來各國首腦評將起來?而且,評獎與孩子長大以及隆胸的不同點是:它未必一定「大」得起來。

  孔夫子批評魯大夫季孫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如果「講規矩」,你季孫氏在自己家廟的宮廷中最多使用四四一十六個人組成的 「觀舞分列式」,卻是盜用了天子的八八六十四人的舞蹈行列,「越位」至此,無可容忍。如今,「孔子和平獎」的主辦者實在不無季孫氏的做派。

  只是,季孫氏在孔夫子的聲討之下上演了歷史悲劇,牌子一砸到底,而「孔子和平獎」的主辦者則為大家帶來了一連串的喜劇效果。

  前幾年,有個網路話題叫「等咱有錢了」,或曰有錢了「咱倆辦個奧運會,金牌銀牌盡收囊中」。或曰「能辦多大比賽辦多大,來個幾萬人最好,獎金 1000萬美圓,專挑世界盃足球賽的時候打,讓什麼小貝之類的不改行就餓死。還辦倆,一個世界盃時候打,一個奧運會時候打。」問題在於,並不是你有錢就能 夠具有評獎的資格,即便是在民間。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如果說「合影經濟」與「評獎經濟」在「王林大師」路路通的歲月還有一點市場,那麼,此時此刻,是該讓「孔子和平獎」偃旗息鼓的時候了。

(本文摘錄自11月9日大陸共識網)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