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地強姦歷史
作者: 嚴煌翊

專題

更新於︰2015-08-2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電影《開羅宣言》突出毛澤東 蝸居延安窯洞的毛澤東與開羅會議根本扯不上關係。然而獻禮電影《開羅宣言》卻重彩描述毛領導的中共是抗戰的“中流砥柱”!這不是大片,是大騙。既然夠膽把蔣介石PS成毛澤東,何不把宋美齡PS成江青?這才是赤裸裸的歷史虛無主義,在世人面前公然強姦歷史。 

今年是中國抗日戰爭、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中共大張旗鼓進行一系列精心安排的活動以示慶祝。特別是,9月3日勝利日那天,北京天安門廣場將舉行盛大閱兵式,向全世界顯示習近平治下軍威。為了特顯這個閱兵的重要性,9月1日至9月5日(週二至週六)上星頻道將暫停播出所有娛樂性質節目,其中包括真人秀、歌唱類等綜藝節目及古裝和偶像類電視劇,各家衛視在這期間將遵循指示編排相關“主旋律”電視節目播出。而最具“主旋律”的就是預計在9月3日勝利日當天隆重首映由解放軍八一電影製片廠籌拍的二戰題材大片《開羅宣言》。

日前,電影《開羅宣言》海報已公開發放,片花視頻也已在圈裡圈外流傳。其中一張海報上,赫然是毛澤東目光遠眺、指點江山的巨大的頭像;代表當時中國政府出席開羅會議的蔣介石竟全然不見蹤影。在片花中,毛澤東被刻意拔高突出,成為整部片花的主導,在臺詞和鏡頭分配上,蔣介石都成為了毛的邊緣化配角。如此公然違背基本歷史事實而號稱“史詩式獻禮钜片”的《開羅宣言》就這樣登場問世,真的是把全世界都驚倒了。

偷天換日的宣傳遭到廣泛批駁諷刺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1943年11月23日至11月27日,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邱吉爾和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席、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在埃及首都開羅舉行會議。其後,美國白宮在1943年12月1日發表新聞公報(Press Communiqué),宣示了協同對日作戰的宗旨,承諾了戰後處置日本侵略者的安排,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開羅宣言》。它在中國近代史上非常重要,可以說是初步確定了二戰以後中國的版圖——中華民國代表在開羅會議上據理力爭,達成文件上最後規定“滿洲、臺灣和澎湖等島嶼應該回歸中國”。正是以《開羅宣言》等一系列歷史協議為基礎,奠定並形成了二戰後的總體世界格局,中國也由此而贏得了在世界上的大國地位。蔣介石先生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不言而喻,這是他一次出色的外交行動。

至於當時蝸居延安窯洞的毛澤東,他與開羅會議根本就什麼關係都沒有。然而電影《開羅宣言》卻濃墨重彩描述毛領導下的中共在抗戰中的“中流砥柱”作用,以此向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獻禮”!人們評論說,這不是大片,是大騙。見過撒謊的,沒見過這麼明目張膽撒謊的。見過PS的,沒見過跨度那麼大的。既然夠膽把蔣介石PS成毛澤東了,最好順便把宋美齡PS成江青得了。貪天之功也不能這樣,太過分了。要說歷史虛無主義,這不就是赤裸裸的歷史虛無主義嗎?如此無視基本歷史事實,用這樣的粗暴方式對待歷史,這不就是在世人面前公然強姦歷史嗎?

對這部丟人丟透了的“大騙”,網上有一則笑話流傳,說毛、劉、朱、周開會,提到開羅會議在即,主席須要參加,劉說關鍵時期,毛要主持中共大局,不便去。朱附和,並問恩來派誰去好。周回說,那就讓蔣委員長去吧。民眾用這個帶有濃厚戲謔意味的笑話嘲弄和諷刺偷天換日的中共宣傳。線民甚至發起“人人開羅宣言”的行動。有一個網站,讓用戶可以經由照片編輯,戲謔式地按照《開羅宣言》海報的式樣,把自己或其他人放在毛澤東的位置上。線民還諷刺說,這或許是習近平手下吸取了毛孫新宇將軍關於他祖父參與開羅會議的最新研究成果,畢竟習本人在莫斯科慶祝會上不是也附和新宇將軍關於他大舅在二戰中的英勇事蹟,公然說毛岸英率領蘇軍坦克連“轉戰千里,直至攻克柏林”嗎?

經常為中共幫腔的北京《環球時報》也被迫承認《開羅宣言》“帶來的印象令人擔心”,稱“搞出如此突出毛澤東的電影海報是不合適的……如果片方是想以此弘揚正能量的話,它的實際效果恐怕將是相反的。” 

電影《開羅宣言》促使中國民眾探求歷史真相 

《環球時報》這次真說對了。對中共當局來說,電影《開羅宣言》的實際效果真是“相反”的——促使中國民眾紛紛公開探求歷史真相。

開羅會議前後,中國抗戰正酣。日軍在正面戰場向中國軍隊發動了一次次大規模的進攻,八次中日會戰次第展開。計有:1942年4月到7月底的浙贛會戰,1943年5到6月的鄂西會戰,1943年11月到12月的常德會戰,1944年4月到5月的豫中會戰,1944年5到8月的長衡會戰1944年8月到12月的桂柳會戰,1945年4到6月的湘西會戰,以及從1942年2月到1945年1月歷時三年的滇緬會戰。每次會戰,雙方盡遣主力,戰爭之激烈殘酷,不難想像。按照抗戰老兵、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郝柏村的說法,在抗日正面戰場的貢獻,國民政府是百分之九十五;而中共軍隊的貢獻只有區區百分之五。這一說法與北京官方宣傳的“中國共產黨不愧為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說法大相徑庭。

在這期間,毛澤東傾注了自己幾乎全部的精力,殫精竭慮,不舍晝夜,做了什麼呢?是搞了個歷時三年的轟轟烈烈的延安“整風運動”。從1942年2月份開始,在他領導下,不但全黨大小幹部要全力投入整風,中共敵後抗日主要將領也必須紛紛應命回到寶塔山下參加整風。1944年5月21日至1945年4月,中共六屆七中全會最後通過了《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標誌著整風運動完全按照毛的旨意完滿結束。1945年4月,中共七大在延安楊家嶺中央大禮堂召開,以毛澤東的偉大勝利而載入史冊。在這期間,“毛澤東思想”概念為全黨所接受(王稼祥首提,首創版權歸劉少奇);“毛主席萬歲”響徹延安。毛的權勢如日中天。

延安整風,就是毛澤東看外仗快結束了,怎麼著手打老蔣奪取全國政權。早在“長征”之前,1931年11月,毛澤東為首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這時日本已侵佔東北三省,民族矛盾上升到了第一位,理應是停止割據,一致抗日,但這個國中之國,破壞了舉國抗戰體制的形成,它不是武裝保衛中國,而是提出“武裝保衛蘇聯”。在1935年10月,毛澤東在六盤山高吟“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毛坦然承認當年必欲縛之而後快的“蒼龍”不是日本而是蔣介石。整個抗戰期間,借國軍與日軍血戰之機,毛澤東成功地讓全黨實行他在保安政治局會上制定的“一分抗日,兩分應付,七分擴大地盤,十分宣傳”決策。當年有奸商被譴責發國難財,毛共這發國財決策,奸過一切奸商百倍千倍!直到現在,這個以“中流砥柱”自許的共產黨,從來不敢把八路軍和新四軍的戰績原原本本公佈出來,特別是,毛澤東當年的計謀行狀尚在黑箱之中。

1945年8月13日,抗日勝利了,毛澤東作了題為《抗日戰爭勝利後的時局和我們的方針》的講話,攻擊蔣介石是一個“極端殘忍和極端陰險的傢伙”,顛倒黑白地說蔣介石要從峨嵋山上趕下來“摘桃子”,來搶奪抗戰勝利的果實。多少年來,這個毛記“摘桃”比喻,在中國大陸幾乎人人皆知,幾乎人人受騙。現在,中共借助日本侵略而從國民黨手上奪取了江山的歷史事實,慢慢浮出水面了。

在這個意義上,電影《開羅宣言》可謂做了一件“重要貢獻”,促使全民開展了一場啟蒙運動,讓人們紛紛追究中國抗日戰爭的真正主角是誰。

最重要的紀念是反思當年法西斯主義的氾濫

當然,讓人明白抗戰的真正主角是誰,只是第一步;紀念中國抗日戰爭、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周年,必須反思戰爭爆發的思想根源,尤其是對當年法西斯主義氾濫進行反思,這是更重要的。

法西斯主義的思想支柱是民族主義,是專制主義國家主義。德國自從鐵血宰相俾斯麥統一全德國以來,就一直在國內宣揚民族主義,民族主義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思想根源。後來,希特勒法西斯上臺,絕非偶然,因為德國大眾長期受到民族主義的宣傳毒害已在思想中根深蒂固,希特勒上臺不過是迎合了民眾的這種思想。日本在走上德國式的軍國主義道路以後,也是長期在國內宣揚民族主義,為日本後來徹底法西斯化,為日本後來發動全面的侵華戰爭與太平洋戰爭,奠定了思想基礎。

法西斯主義的經濟基礎是大財閥控制國家的經濟命脈。當年德國大財閥是希特勒法西斯上臺的重要支持者,是希特勒背後的重要金主。他們支持希特勒對外發動戰爭,一方面轉移國內矛盾,一方面掠奪國外市場與資源。當年日本的情況也是如此。日本的財閥們支持日本法西斯發動對外侵略戰爭,動機與德國的財閥一樣。

西方國家取得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之後,吸取法西斯主義氾濫乃至最後導致戰爭的慘痛教訓,為防止法西斯主義再次氾濫採取了許多措施。其中最重要的措施就是,反對宣揚民族主義,從思想根源上斷絕法西斯主義產生的基礎。然而,如論者所指出,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當今中國大陸的一些官方媒體上,卻一直在大肆宣揚民族主義。例如,北京著名的《環球時報》,不久前竟然刊登新華社某省分社社長文章,為宣揚民族主義辯護,聲稱中國大陸宣揚的民族主義只是“內向民族主義”,而非“外向民族主義”。事實上,民族主義不分內向與外向,它是非理性的情感,是弱肉強食的價值觀。民族主義之所以有時候看起來比較“內向”,是因為該國的國力軍力還不那麼強大,該國的國內矛盾還不那麼激烈,而當該國的“肌肉”足夠強壯,當國內的矛盾足夠激烈,民族主義就會展示自己的力量,戰爭就會爆發。這已經被過去的慘痛歷史屢次三番所證明。

當下中國的國力已經足夠強大,國內民眾長期缺乏公民教育與訓練,壟斷集團控制經濟命脈,貧富懸殊,國內矛盾尖銳激烈,此時,中共開足馬力,向民眾宣揚民族主義,灌輸仇恨意識,更要在勝利日那天,通過大閱兵向全世界顯示習近平治下軍威,展示法西斯美學和思想。中國將走向何方?這很值得中國民眾憂慮,也讓全世界有識之士極其警覺。大很可能,這一次大閱兵,很多主要國家領導人不會前來,習近平也是只能像在莫斯科一樣與普京“同台主演”。

(2015年8月21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