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周刊對郭伯雄的反向報導
 
大陸周刊對郭伯雄的反向報導
作者: 曹國星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5-08-0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郭伯雄倒台,在媒體群毆之下,有地位的《中國新聞週刊》發 表報導《郭伯雄老家,與其弟郭伯權談郭伯雄》,可見郭伯雄的另一面,絶非官方描繪的臉譜化,目前該文已被該週刊網站刪除。

昨晚(7月30日)十點,大陸官方通過新華社宣佈原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上將已被移送司法。官方的定性是“郭伯雄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職務晉陞等方面利益,直接或通過家人收受賄賂,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涉嫌受賄犯罪,情節嚴重,影響惡劣。”

此後,各路大陸媒體紛紛將其準備了半年多的郭伯雄家族調查稿拋出,頗有奉旨打虎、集體挖墳的氣勢,宣傳主管部門隱約調控,其指令要求各網站,不得使用郭伯雄與現任以及退休的領導人合影作為配圖,甚至要求儘量不使用郭伯雄上將的戎裝照。

即 便在這樣的圍毆下,諸多報導的縫隙之間,仍然隱約可見郭伯雄的另一面,絶非官方所希望描繪地臉譜化,許多報導都有類似的細節,但《中國新聞週刊》一篇刊發 於新媒體平臺的《郭伯雄老家,與其弟郭伯權談郭伯雄》可能是其中最有趣的一篇,或許也是因此,目前該文章已經被從《中國新聞週刊》網站上刪除。

與周永康案、谷俊山案類似,大部分記者都前往郭伯雄的老家陝西省醴泉縣張則村,或者是希望找到如谷俊山家豪奢的將軍府邸,或者周永康家專門修建通往小村落的高標準公路,但他們大多有些失望。

對此,參與報導的記者認為,郭伯雄的主要問題是賣官,妻女參與軍隊腐敗,這不是媒體探訪老家能查出來的。”

當大官,鄉下親戚沒有什麼好處

不過,《中國新聞週刊》的記者梁千裏運氣最好,他遇到了回村祭拜的郭伯雄的弟弟、陝西省民政廳廳長郭伯權。在郭家風雨飄搖的當時,在醴泉縣一個賓館房間內,郭伯權難得地直接面對記者的質疑,徒勞地自我辯護。

郭伯權對記者解釋說,最近出現了好幾撥人自稱記者採訪,而且不光是張則村,附近的村鎮也都有人去詢問,還有自稱是紀委下來調查的,但被發現不是後,又聲稱是某網站的,因此他才有些警惕。

此時,正是郭伯雄的獨子郭正鋼被抓,但郭伯雄仍有部分人身自由的微妙時刻,郭伯權幾次向記者詢問:“為什麼有媒體會突然集中關注我們的老家了,是因為哥哥嗎?”

郭伯權質問記者說,“國家的大政方針是個啥就是個啥,你有問題該查還得查,現在誰也救不了誰,我們相信黨相信組織,但我們總覺問題沒澄清之前,記者來得太多,來的目的是什麼?”

郭伯權回憶,因為父母都是農村人,家境一直很一般,根據他的說法“直到現在,哥哥履歷上的文化程度還是大專,是他在國防大學上的,也沒修個博士研究生,他是非常低調的一個人。”

郭 伯權否認郭伯雄的陞遷給家庭帶來了便利。他也承認,他的陞遷遭遇過質疑,但根據他自己的說法,這一路走來,哥哥沒給他提供過什麼特別的幫助,“我們以老大 為榮而不為傲,我姐姐到現在沒有工作,二哥、三哥是個工人,唯一當官的就是我們倆了。別的不說,我的兒子在部隊復原了,因為考不上軍校,也沒有找人給安排 過。為這事親戚對他都有意見了,看著你當那麼大的官,我們的兒子還不能到部隊當排長麼?可是不能破壞了部隊的規矩。”郭伯權說。

事實上,郭家兄弟在郭伯雄發跡後多人從軍,郭家第二代有多人在部隊發展迅速,郭的姻親也剛被晉陞少將。

據郭伯權說,郭伯雄家在老家的房子確實是後來翻修的。1979年時,之前的老房子遇到地下水反水,房子被淹後塌方了,就把房子翻修了一下。目前的新房是個面積有250平方米的平房,內部沒有裝修,平時沒有人住。

“(郭伯雄)家裡不經常回去,我們也不經常回去,要那個房子幹啥。最近來了好幾撥記者在附近打聽,我都想讓他們去看看我家房子,一看他們就明白了。”

郭伯權還看見網上說郭伯雄坐著飛機回老家給母親奔喪。但郭伯權說,2000年母親去世時,郭伯雄已經去了軍委工作,當時也根本沒有回來。按照農村的風俗,過三年是很重要的,但是,過三年那一次他也沒回來。

老母親去世時,郭家也沒有按風俗請人唱戲,只是在村裡放了一場電影,算是把喪事辦了。“我自己就是管殯葬的,陝西很多地方都去看過,我特別想讓人來看看(母親的墳),一看他們就明白了。”郭伯權說,家人這樣“低調”,是郭伯雄對他們的要求。

要求家人低調務實,兒子坑了爹

在郭伯權剛當上鄉鎮書記的時候,已經在47軍工作的郭伯雄就囑咐過他:要低調務實,要少上電視少上報。“他在47軍的時候。我們去他家裡去,都不讓我們去他食堂竈上去吃飯,用飯盒打飯回來讓我們吃的。”

1998年時,郭伯雄時任蘭州軍區司令員,有一次回家來,車不敢往門口放,讓司機開車去縣城裡等著;還有一次郭伯雄回來,家門口停了十幾輛車,路過的人都說,這麼多車啊。但裡面沒有郭伯雄的車,車都是聽說他回來後找他的人的。

根據郭伯權的說法,有幾次,郭伯雄到陝西視察工作,就抽空回家看看,都是讓郭伯權私下去高速去接,特地囑咐不讓跟別人說。還有一次,在路上遇到的蹦蹦車太多,郭伯權急得按喇叭,郭伯雄批評他不該按喇叭。

村裡的事情郭伯雄也不讓郭伯權多參與,要他“注意影響”。比如村裡修路,按說是“村村通工程”的正常部分,但是郭伯權從來不過問,“你一弄別人就看你了:怎麼就給你村裡弄了,花了100萬非要說你花了1000萬。”

十八大後,郭伯雄不再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職務。郭伯權說,哥哥並沒有和家裡說過什麼,因此家裡人也不好揣測。郭伯權說,他對家人反覆強調:“真有什麼事由黨紀國法處理,誰也阻止不了的。”

對中國新聞週刊的這一報導,曾報導了谷俊山、周永康等多起重大貪腐案件的資深記者表示贊同,她說,“我的沒有刪節的郭的稿子其實很像表揚稿。無他,我瞭解到的就是那樣。這篇稿子關於郭在家鄉以及他們家族在當地的內容和我瞭解的差不多。”

一位資深媒體人認為,“現在看到的關於郭的報導,都顯示郭還是一個不錯的人,自己努力,機遇照顧,低調,沒有排場,對鄉黨親屬要求嚴格。如果不是正鋼坑爹,在這樣的官場,可算基本沒瑕疵啊。”

甚至目前調查中成為郭伯雄主要把柄的妻子何秀蓮參與賣官,也有記者認為,郭伯雄沒有被調查出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關係,“至少,他對糟糠之妻從一而終沒用拋兒棄子”。

甚至郭伯雄獨子郭正鋼的二婚妻子參與的失敗的軍用土地買賣,在熟悉房地產的媒體人看來,只要郭伯雄發話,這筆虧空很容易被彌補,不會最終成為外界周知的醜聞。

如網易的報導所說,“郭伯雄是草根出身,他的每一步都走得膽顫心驚,當上軍隊副主席後也謹小慎微、顯得平庸。”
被大肆渲染的“西北狼”,很可能不過是謹小慎微貪財無能的職業經理人,但果真是貪腐讓其難以容忍嗎?也許正是這種草根出身,讓他在這一輪的權力鬥爭中黯然出局,被軍委老同事借頭顱一用,號令三軍。(曹國星:法廣上海特約記者)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