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累了
作者: 楊恆均

咖啡座

更新於︰2015-07-2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香港人要民主時,竟出現14億人的大多數的不同聲音。民主和愛國的矛盾,700萬香港人承受得起嗎?這一次香港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疲態。香港可能是真累了。

楊恆均 與 劉晓波

我都五十了,應該累了。香港一朋友問,你為甚麼總像打了雞血似的充滿活力?我想了一會說,也許那是因為我平均每兩個月都來一次香港,頻密的時候,每個月都要來一次。第一次發生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一直持續到今時今日。

20多年來,無論是在中國大陸工作,無論是浪跡天涯居無定所時,我總會隔三差五落腳香港。原本覺得是因為工作同香港分不開,後來才發現,即便沒有工作關係了,我還是會時不時路過香港,有時竟然是有意或者無意地改了機票,特地路過來看望她的……

香港,是我開始獨立思考人生的開始

香港是一個盛滿了活力的地方,第一眼看到她,就被吸引了。1992年跨過羅湖橋來到香港工作,是我開始獨立思考人生的開始。那時廣東、海南很多有錢有勢的人都通過關係搞到一個單程證定居香港,他們眼中看到的是商機、孩子的前途與法治保障下的自由,我腦子裡卻開始滲透進國家、制度與價值觀。

從踏上香港到1997年離開香港前往美國,我對小平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的理解,從給五十年時間讓香港人適應大陸從而重回祖國懷抱,到堅信中國大陸一定會在五十年內,無可逆轉地邁向香港享有的自由、法治,以及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尊重與對多元文化的包容從而最終實現“一國良制”……

《魂斷羅湖橋》是我最早的一篇對香港的記憶,對比當時的深圳和香港,確實讓我丟了魂似的,也開啓了一位政府官員的政治學習之路:從此,我決定用雙腳踏上所有的政治之地,對比各地的政治、文化與價值觀,同時開始學習政治學著作。羅湖橋讓我丟了魂,也讓我找到了自己的靈魂。後來一篇《把香港的制度引進到上海》據說引起了一些人的重視,但可惜香港的制度肯定是沒有跨過羅湖橋,所以,上海市委書記、北京市委書記、廣州市委書記、軍委副主席和政法委書記才可以肆無忌憚地大肆貪污腐敗,才會被一鍋端似的打掉……

2007年再回到香港時,我隱約感到了一些變化,但香港人的禮貌、客氣還依稀可辨,於是我寫了《十年後的香港人,依然還能感動我》,也許我是被自己感動了。就在那一年,香港人順從卻充滿期待地答應了港府與北京,他們會耐心地再等十年,等到2017年時才實現“一人一票”地選舉——誰都知道,不是香港人的素質還沒有達到要求,而是北京還沒有準備好。

香港人最大的困惑:14億VS700萬

 

這次,香港可能是真累了,是我和她交往25年來第一次強烈感覺到幾乎在同時,我也覺得有些累了。

楊恆均 2015年7月19日 三清山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