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韓沉船對照:文明的落差
 
中韓沉船對照:文明的落差
作者: 陳破空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5-06-1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國和韓國相反:家屬不得抗議,民眾不能示威,政府絕不道歉,賠償多少,只能由政府說了算。媒體唱噁心讚歌。事件很快被消聲,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南韓客輪世越號罹難者家屬9日赴總統府外遊行,要求見總統朴槿惠。

韓國與中國先後發生客輪翻沉事故,中韓客輪載客均達四百多人,均釀成重大死亡慘禍。兩起事件相距一年,但諸多的相似與不同之處。盤點,對照,供國人深思。

2014年4月16日,韓國,「世越號」客輪,在由仁川港開往濟州島的途中,在海上翻覆沉沒。事故原因:疑為人工作業失誤,船頭突然轉向導致貨物堆向一側,致使船體翻沉。另外,客輪原本也存在一些安全隱患。

2015年6月1日,中國,「東方之星」號遊輪,由南京開往重慶的途中,在長江中游翻覆沉沒。也是船頭突然轉向導致船體翻沉。事故原因:當局先稱遇龍捲風襲擊,湖北地方政府說「大風大雨」,後改口說「我們錯了」,以便與黨中央保持一致。但卻被知情者揭露出大量人禍,包括:「東方之星」多次改裝,加高加長,為的是「多載人,多掙錢。」以至於,船體頭重腳輕,潛存287處安全隱患。

半小時與三小時之差,救援還是撈屍?

韓國「世越號」,出事後立即發出求救信號,附近漁船和商船迅速趕到,參與救援

,許多乘客被這些民用船隻救起。韓國海洋員警廳和韓國海軍艦艇迅即出動,支援直升機也隨後趕到,抵達現場,都在半小時之內。後繼救援工作由韓國政府、美國海軍陸戰隊、民間團體和個人共同進行。

中國「東方之星」,因棄船逃生的船長上岸後才報警,客輪遇難三個多小時後,外界才得知消息。中國政府隨後啟動救援工作,先後出動武警、軍隊、潛水夫、蛙人、救助打撈船、空軍直升機等,號稱「舉國動員」,以傳統的人海戰術,投入救援。

 韓國「世越號」,乘客多為高中師生,包括高中學生325名、高中教師15人,他們前往濟州島參加畢業旅行。中國「東方之星」,乘客多為六、七十歲的老年人,他們組成「夕陽紅」老年旅遊團,沿長江遊覽。

救援結果。韓國「世越號」載客476人,172人獲救,295人死亡,9人失蹤。中國「東方之星」載客454人,僅12人生還,442人死亡。生還的12人中,7人自救,3人漂至下游獲救,僅有2人被當局救出。救援成功率,僅為0.4%。中國政府領導的救援工作嚴重失敗。所謂救援,成了撈屍。

值得一提的是,韓國船難發生在海上,離岸很遠,距最近的屏風島20公里;中國船難發生在江上,離岸很近,距岸邊僅數百米(有說100至150米)。儘管韓國政府的救援工作,其手段和成效,都備受韓國民眾責難,但對比之下,韓國卻遠遠優於中國。或許,只有當中國也發生了船難,韓國政府才終於有了下臺階。

媒體嚴厲批評政府與十大標題

媒體報導。韓國媒體,痛心獲救人數太少,紛紛抨擊政府,對政府危機應變處理能力低下感到憤怒,批評領導人只能在「桌子上執政」,反思韓國社會種種根深蒂固的弊端,包括客輪安全隱患被忽視、「服從長輩」文化加重沉船悲劇等,自責韓國是「落後型國家」。

中國媒體。就在沉船慘禍發生的第二天,中國政府即下令嚴控媒體報導,禁止各地媒體前往事發地點,立即召回已到現場的記者,並要求統一口徑,各媒體報導一律使用新華社通稿,一律使用央視畫面。中國線民痛斥當局「化慘劇為讚美」、「辦喪事為喜事」,並評出官方媒體報導沉船事件的「十大噁心標題」,包括:

《生國人,何其有幸》(新華網);

《4天3夜,那些感的瞬(人民日報)

《救援一,中國最的男人都在兒啦!》(人民日報);

方之星不必落的N個理由》(新華社)

《世界透沉船事故中國決心》(環球時報)

《中國的「老人與海」,「方之星」翻沉事件倖存遊客求生(新華網);

《沉船救援,十個註定要史的鏡頭(中國之聲);

《在長江大風大浪中譜寫萬眾一心的讚歌》(新華社)

《感你無數次遊那麼悲的水域》(澎湃新聞);

《孩子別哭,我在長江,已經回到母親的懷抱》(澎湃新聞)。

這些標題,其噁心程度,直追2008年四川大地震發生時,山東作家協會副主席王兆山的名詩「主席喚,總理呼……縱做鬼,也幸福……」,以及上海肉麻文人余秋雨的奇文《含淚勸告請願災民》。七年過去了,中國官媒和御用文人的惡習,絲毫未改。

政府大肆宣傳救援中的「好人好事」,然而,唯一的好人好事,中國媒體卻幾乎隻字不提。發生沉船慘禍的湖北省監利縣,當地民眾善心動人,對遇難者家屬、甚至任何抄外地口音的陌生人,賣花不收錢,搭計程車不收錢,進飯店不收錢,有人要付錢,甚至會被飯店老闆推送到門外。可以說,「東方之星」遇難者家屬得到的唯一安慰,就來自民風淳樸、古道熱腸而無權無勢的監利民眾。而官方媒體報導監利民眾,僅提到「為救援官兵送飯」、「送別搜救部隊」,渲染的,仍然是「軍民一家親」的惡俗老套。

韓國以殺人罪嚴懲棄船先逃船長

船長與船員。韓國「世越號」,第一時間報警求救,但69歲的船長與其他三名船員率先跳上救生艇逃生。而22歲的女船員朴智英卻將救生衣讓給學生,並堅守崗位,營救乘客直至海水漲及腰部,最後不幸喪生。事後,韓國法院以殺人罪,判處「世越號」船長李俊錫無期徒刑;以遺棄致人死亡罪,判處另外14名船員1年6個月至12年的有期徒刑。韓國政府追認朴智英、楊大弘(「世越號」事務長)、及兩名高中教師、兩名高中學生共六人為「永放光芒」的烈士。

中國「東方之星」,船長張順文、輪機長楊忠權、大副譚建、二副程林等,在事發第一時間,全部飛快穿上救生衣,慌忙棄船逃生。上岸後,才發出求救信號,距慘禍發生,已經過去三個多小時。在民情洶湧下,中國公安當局拘押了「東方之星」船長和輪機長二人,調查事故原因。

人們永遠不會忘記:一百多年前,英國「泰坦尼克號」在大西洋沉沒,獲救的705人,多為婦女和兒童,而船長、大副、二副、服務員、報務員、信號員、消防員、鍋爐工等船員,為組織乘客撤離,盡都沉沒於冰冷的海水。一百多年後,中國「東方之星」在長江沉沒,遇難的434人,全部是老人、婦女、兒童,而壯年的船長、船員們盡都擅離崗位、棄船逃生。

政府表現。中國,總理李克強趕赴災區,官方媒體大肆渲染他在飛機上佈署救援、在江邊渾身濕透、在救援指揮部吃盒飯等鏡頭。韓國,事發第二天,總統朴槿惠前往事發地點視察,督導救援工作。總理鄭烘原引咎辭職,總統朴槿惠同意他辭職,但要求他留任至政府完成救援工作之日。因遇難者家屬憤怒和民眾抗議,朴槿惠再三向國民鞠躬道歉。2015年5月19日,在向全國的電視演說中,朴槿惠再度正式道歉,承諾一肩扛起責任,並當場淚崩。她提議建立紀念碑,並將發生船難的4月16日定為韓國「公共安全日」。

遇難者家屬。韓國。事發後,因該國朝鮮中央通訊社只做了簡短報導,引發家屬和民眾抗議。2014年5月,韓國放送公社(KBS)新聞部總監金時坤私下表示「世越號」罹難者人數比交通事故一年的死亡人數還少,引發「世越號」遇難者家屬包圍KBS總部、並到青瓦台總統府外靜坐抗議。在遇難者家屬的強烈要求下,KBS開除了金時坤。KBS員工760人罷工,要求社長吉桓永辭職,後者雖拒絕下臺,仍遭KBS理事會投票罷免。

2015年4月1日,韓國政府公佈賠償方案,對每名罹難學生賠償4.2億韓元(38萬美元)、每名罹難教師賠償7.6億韓元(69萬美元)。但悲憤的家屬們拒絕接受賠償。兩百多名遇難者家屬走上首爾街頭遊行,要求就船難真相展開獨立調查。2015年4月16日,事發一周年,韓國政府舉行追悼儀式,遭遇難者家屬集體抵制

,總理李完九前往參拜上香,也遭民眾阻攔,只得尷尬返回。4月17至18日,七萬首爾市民集會示威,抗議政府處置不當,與警方爆發肢體衝突。

中國把遇者家屬當人,官民扭打

中國。救援現場戒備森嚴,當局設置了重重檢查站,阻擋遇難者家屬或民眾前往事發地帶。事發後,中國政府並未主動聯絡遇難者家屬,反而是這些家屬找到政府。遇難者家屬對政府的反應遲鈍感到憤怒,在上海,一批遇難者家屬前往市政府討說法,遭警察圍堵,演變成官民扭打。

在事發的湖北省監利縣,地方官員關於舉行記者會,將所有遇難者家屬阻擋于門外

。一位名叫夏雨晨的遇難者家屬突破警察攔阻,闖入記者會,呼喊徹查真相,有官員試圖讓她閉嘴,並一度封鎖記者會出口。夏雨晨拼命講出的幾句話,充分反映了遇難者家屬的處境,她說:「我們是公民,是納稅人。我們是支持政府的,我們的要求是公正公平的。但他們卻阻撓我們,把我們當敵人!」

把遇難者家屬當敵人,可謂一語道破天機。這就是那個一心貪戀權力、卻又不願承擔責任的腐敗政府,面臨天災人禍時的一貫作派。當局對遇難者家屬嚴防死守,一對一地盯死,並阻擾他們接受媒體採訪,還美其名曰「安慰」、「保護」家屬,「

防止記者騷擾」。為數不多的倖存者,入住醫院,也遭到當局重兵把守,任何人,尤其任何媒體、記者,不得接近他們。

中國政府最後「恩准」的,僅僅是:遇難者家屬可以見到親人遺體,政府組織(實為監控)家屬在江邊舉行悼念活動。於是在「頭七」之日(6月7日),當局將家屬分為四批,分別到江邊祭奠,但每名家屬只能在那裏呆上兩、三分鐘,就被便衣人員強行架走。

這是一個毫無道德底線而喪盡天良的政府,如果還有任何中國人不相信這一點,那麼,只須經歷一次災難、當一回難屬,對此,就肯定確信無誤了。四川大地震死難者家屬、毒奶粉受害者家屬、溫州高鐵死難者家屬、「東方之星」死難者家屬……淚跡斑斑,歷歷在目。

此間,不少中國人還注意到兩個對照鮮明、「令國人無語」的鏡頭: 6月5日,上海街頭的大螢幕,熱烈歡慶中國股市攀上5000點;而與此同時,東京街頭的大螢幕,卻在深切悼念中國沉船遇難者。而翻沉的「東方之星」,載有97名上海乘客,沒有一名日本乘客。

中國與韓國,中國與世界,差距有多大?對照兩起船難,一目了然。新聞,鉗制還是開放;資訊,封鎖還是透明;民眾,受壓還是自由;人性的異同,制度的優劣,文明的落差,極權與民主的對比,盡在其中。

韓國。遇難者家屬抗議了,民眾遊行示威了,政府再三道歉並付出巨額賠償了,然而,政府沒有垮臺,社會沒有亂套,國家沒有脫軌,相反,在激烈批評和痛切反思的基礎上,吸取了深刻教訓的韓國,類似「世越號」的災難,可望避免或減少。

中國。家屬不得抗議,民眾不能示威,政府絕不道歉,賠償多少,只能由政府說了算。表面上,太平,沉寂,和諧,事件很快煙消雲散,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然而,類似「東方之星」的慘禍,比天災更大的人禍,必定一再上演。

從克拉瑪依大火(1994年),到「東方之珠」遇險(1997年),到「大舜號」起火(1999年),到「東方之星」翻沉……這個受制於紫禁城專制鬼魅的民族,註定厄運纏身。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5年6月9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