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共產主義受難者活動
作者: 網友提供

咖啡座

更新於︰2015-06-1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公民記者 Daniel Gong 華盛頓報道 2015年6月12日】 華盛頓時間二○一五年六月十二日,「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在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廣場舉行了每年一度的紀念活動,並向來自俄羅斯和古巴的兩位活動人士頒發了「杜魯門-雷根自由獎」。 

兩位得獎人在獲獎感言中均提醒世界要繼續警惕共產主義的威脅。古巴異議人士赫爾南德茲反對奧巴馬政府與與古巴關係解凍的綏靖政策;俄羅斯活動家博得拉比涅克指出,一些共產黨國家努力將自己偽裝成文明社會的一部分:「中國共產黨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努力使自己現代化,根據現代社會的環境來調整自己。」 

包括「中華民國(臺北)駐美經濟文化代表處」在內的24家駐美使館和26家人權機構出席了此次紀念和獻花儀式。總部位於華盛頓的人權機構「公民力量」由企劃主管王雪笠女士率隊參加了紀念儀式,並向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敬獻了花圈。

 

王雪笠女士(圖)說,「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的底座鐫刻著這樣的文字:『獻給一億多共產主義受難者』。這個數字可以說是一個很謹慎的僅限直接死亡的估計,因爲僅僅在中國,哪怕僅僅參考中共自己公佈的數據——自中共自立分裂政權,因共產主義而直接導致不正常死亡的人數就已經接近一億。 

橫貫二十世紀,生不如死的共產主義『受害者』又何止一億呢?二十一世紀過去了十五年,全球仍處於共產主義極權統轄下的人口又有多少呢? 為解構共產主義政權所遺留之建制、文化和心理暗示,東歐國家先後立法『去共化』,禁止生產、販賣、使用、傳播和存放共產黨的鐮刀、斧頭、紅旗、紅星等標誌。因為共產主義同納粹一樣都是種族滅絕的象徵,共產黨的標誌不該在它荼害過的土地上存在。 遺憾的是,就在此時,這樣的標誌正在聯合國總部廣場上空招搖,在世界各地耀武揚威、大行其道。

正因為此,我們今天來這裡紀念共產主義受難者,尤其那些不甘默默就死而奮起反抗的自由戰士,為的是要記住:結束共產專制是我們中國人責無旁貸的使命。」

(公民議報首發)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