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又在大屠殺:寫於六四
作者: 嚴家祺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5-06-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周永康曾說:「維穩就是保衛政權,保衛黨,就是保衛我們的家人和後代,各級幹部不要怕西方說三道四,要有你死我活的思想意識,出了問題有中央負責,保住槍桿子,保住政權我們就是勝利者。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

        每到「六四」,我總浸沉在痛苦中。讀到天安門母親的呼籲,看到中國政府對一個個「六四」受難者監視,對一個個「上訪人士」的「截訪」,對一個個「異議人士」的打擊。二十六年來,沒有改變。

      前不久,為了堵截「上訪」,徐純合被員警一槍打死在火車站入口處。徐純合生前只有兩個要求,一是把他的三個孩子送進「福利院」,二是把他母親送進「敬老院」。徐純合本人重病在身,老婆又有精神病,他是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提出這樣「家庭離散」的要求。這些「要求」,到北京「上訪」,是無濟於事的,但這樣的「要求」,地方政府竟然長期置若罔聞,卻把精力放在阻止徐純合「上訪」上。

周永康說,維穩就是保住我們的家人與後代

徐純合這次出現在火車站,並不是為了「上訪」,而是送他母親上火車,但當他一出現在火車站時,公安系統就引起高度警覺,並把苦難深重的徐純合一槍斃命。中國這麼多容易解決的問題,就是不去解決,非要讓事件釀成重大地災難。

習近平前的十年,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和各級貪官汙吏大權獨攬,中國上空佈滿烏雲,冤假錯案遍佈中國大地。名副其實的「人民公敵」周永康曾說:“維穩就是保衛政權,保衛黨,就是保衛我們的家人和後代,各級幹部不要怕西方說三道四,要有你死我活的思想意識,出了問題有中央負責,保住槍桿子,保住政權我們就是勝利者。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薄熙來和一個個貪官汙吏被揭露出來了,但周永康、令計劃時代對待天安門母親、對待「上訪人士」、對待「維權人士」的「模式」沒有變化,而且變本加厲。那些主持正義,為民申冤的許許多多律師、記者、維權人士,如浦志強、許志永、高瑜、于世文、郭飛雄、郭玉閃、吳淦受到了空前的打擊、迫害,一個個被關進了監獄。

「天安門母親」26年失去親人的苦難,我不知道習近平是否能化幾分鐘時間,設身處地地想一下。習近平提倡法治,為什麼不能先為一個一個無辜「死難者」的家屬,解決安撫、賠償問題呢?為什麼連「天安門母親」悼念她們的親人的權利也要剝奪呢?

廣西文革殺人,人吃人。今天又在大肆殺狗吃狗

今天,我又在網上看到了廣西的消息。當看到「廣西」兩字時,我第一「聯想」是「廣西文革大屠殺」。中共廣西自治區編印的《廣西文革大事記》,記錄了1968年大屠殺的概況,「1968年7月至8月一個多月中,區革籌、廣西軍區、各軍分區、人武部、各專、市、縣革委會和各地“聯指”指揮部以“七· 三”佈告為武器,鎮壓“階級敵人”,全區共殺害和迫害致死84000多人。全區的殺人兇手,殺人手段殘忍至極,成批殺人到處有之,成批敲死有之,成批爆破致死有之,成批戳死有之,成批擲下礦井有之,成批丟下山洞有之,剖腹挖肝有之,割肉挖眼有之,割頭示眾有之,吊割陰莖有之,先姦後殺有之,殺夫姦妻、姦女有之,成批溺死有之。廣西大地,腥風血雨,冤案如山,悲慘狀況,史無前例。」

今天看到的消息是,「廣西賀狗肉節,殺10萬條狗」。「狗」是與人類共同進化、通「人性」的動物。「狗」能夠體會人的喜怒哀樂,是人類的朋友。廣西的地方政府居然容忍當地人民對狗進行大屠殺。記者報導說,「當地最大的狗肉集散地垌口市場,發現不但大量狗已遭屠宰,還有燒光毛的貓,吊掛在街市的攤檔上。賣狗的商販忙得很,不斷手起刀落將狗隻斬件,待民眾配以藥包烹煮,大擦一餐。以往年經驗,單是今日當地便會屠宰逾萬狗隻。」

我不知道的是,一個在最高權力更迭上一貫不講「程式」的國家,一個使「國家主席」劉少奇、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受盡冤屈下臺的黨,一個「慶賀廣西狗肉節,屠殺10萬隻狗」、一個製造了「廣西大屠殺」、「湖南道縣大屠殺」的暴民和一手製造了「六四大屠殺」的黨,這些不同事件、不同群體之間,是否有著內在聯繫?

我不知道的是,在「六四」不能翻案、沒有正義陽光照耀的中國,有過「文革大屠殺」歷史的廣西,今天又開始大規模屠殺人類的朋友,是否是未來廣西、以致未來中國「暴民政治」的預兆?

中國啊,中國!這樣的人民!這樣的黨!

(2015-6-4  Washington  DC 郊區)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