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反剿匪被殺國軍將領之統計
作者: 資料室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5-05-2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開放網編者按:我們借兩岸關係的爭論發表的這兩篇近年大陸官方透露的資料,雖有其統戰含義,卻可以彌補我們對鎮反歷史研究之不足。歷來只有毛的肅反殺了70萬反革命之說,肅反內幕一直是高度機密。這90人名單、38將軍傳也只是九牛之一毛。他們強調這些「錯殺」的國軍將領,80年代都得到平反。可是一句道歉沒有,更沒有對這種濫殺戰俘性質的屠殺罪行予以政策和理論上的清算。其實,據研究顯示,當年諸如按比例殺人、反右傾這些瘋狂決策都來自獨裁者毛澤東。就像文革也是他一人「親自發動與領導」一樣。視暴力專政為不二法門,遺毒至今。可見毛圖騰一天不打碎,中國政治休想有人性化的一天。

毛1950年雙十日指示,鎮反狂熱升級,定指標按比例殺人,大殺三年,1953年才收手。毛和他的文膽胡喬木。

1950年在斯大林的命令下,金日成發動了朝鮮戰爭。聯合國軍隨後將其驅逐到三八線以北。中共隨即派出‘志願軍’赴朝鮮與聯合國軍作戰,在這場名不正言不順的戰爭進行的同時,它們在中國大陸展開了大規模的針對前國民政府的官員和軍人的鎮壓,被殺者數以百萬計。

被殺害國軍將領多數已解甲歸田棄伍轉業

對被殺害的前國軍將領,可以略加分類:

1、戡亂戰爭末期起義投降後解職返鄉者,被俘後釋放(一般都經過幾個月的解放軍軍官教育團學習)返鄉者。此類人數最多,且基本上都在80年代被中共「平反」。 

2、退役返鄉已有數年,或閒居,或從商,或從事其他職業(如教師、律師等)。此類人數也很多,除少數以外,大多數都被中共於80年代「平反」,結論為「錯殺」。 

3、繼續作戰,打遊擊而最終在戰鬥中被俘者,以及特務背景者。此部分人數並不算多,基本未予「平反」。  
    4、其他,如因畏懼逃亡外地者,隱姓埋名而被查出者。人數也不多。  
    下面是已調查落實的90位被殺害國軍將領的資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姓名         曾任最高軍職                               被害地點          被害時間

王旭夫      中央軍校學員教導總隊長                  四川               1951  
王育成      17集團軍參謀處長                          寧夏               1951
王春暉      交警東南辦事處主任                     湖南衡陽            1950.4.8   

鄧士富      173師師長                                 廣東梅縣            1952       
鄧子超      鄱陽湖警備司令                           江西石城            1951秋  
方滌瑕      西南區憲兵司令                                                   1951       
尹作幹      第2軍副軍長兼宜昌警備司令           河南南陽            1954.4.8   
甘清池      整69師副師長                             廣東信宜            1951.12     
葉幹武      青年軍編練總監部軍法處副處長        廣東梅縣            1950秋   
劉進          第1兵團副司令                             四川                1950  
劉明夏      稅警副總團長, 交警第15總隊長                           1951  
劉秉哲      第28軍軍長                         蘇州                1950.11.17      
孫天放      江蘇省保安副司令                    安徽懷遠            1951         
關仲志      廣東保安4師代師長                   廣東                1952          
向光明      宜昌警備司令部處長,國大代表        湖北巴東             1952  
列應佳      廣東保安4師副師長兼保5團長          廣東                1952        
李曙         傘兵司令部政工處少將處長             浙江永嘉            1952  
李本一      第3兵團副司令官兼第7軍軍長          安徽                1951  
李用章      第3軍副軍長兼第7師長                 四川邛崍            1952  
李傳霖      整47師127旅副旅長                                       1952          
李楚瀛      85軍長,整3師長,集團軍副總司令      廣東曲江            1950.11.14  
李楚藩      中央憲兵司令部西南區憲兵司令                            1951  
陳哲          海南保安2師副師長                                        1951  
陳運武      第77師副師長                        湖南辰溪            1952  
陳應龍      第2軍副軍長兼9師長                 海南文昌             1951         
陳俊三      川滇黔邊區綏靖司令部少將參議                            1952           
陳舜統      第14編練司令部參謀長                海南                1950  
陳鵬翥      湖北省保安司令部少將參議            湖北                1951  
沈荃         國防部少將監察官                    湖南鳳凰             1951秋           
張鐵英      第10新兵補訓處少將督練官             青浦                1951           

何際元      第49軍79師長                       湖南                1950.11        
陸汝群      旅長                                  廣西容縣            1951   
肖步鵬      中央軍校少將代理教育長                                  1951  
楊健民      第96軍參謀長                       安徽宿縣             1951          
周亞         預  8師師長                                               1951  
周址         第  12集團軍參謀長,第12兵站分監      廣東開平             1953   
周伯英      第17補充旅旅長     湖南東安                              1952        
金亦吾      14兵團參謀長兼第7縱隊副司令                             1951.1.13      
羅聯輝      廣州綏靖公署少將高參兼新豐縣長       廣東新豐            1952  
林芝雲      湘鄂贛清剿區少將司令                湖南湘潭            1952       
危宿鐘      第15師長,江西第5區保安司令         江西                1951  
項麗源      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少將參謀   處長                         1952        
趙俊圖      醴陵師管區少將副司令                湖南                1952       
趙鴻厚      40師長                                                 1952       
徐廷瑞      陝南綏靖區少將副司令                河北蠡縣            1952  
徐餘生      四川軍管區第7常備師長               四川廣安            1951  
徐經濟      新5軍長                             陝西                1951     
莫樹國      63師長,聯勤總部第3補給區運輸司令    湖南東安            1952春  
莫致寬      國防部中將高參                    廣西蒼梧           1952初  
唐孟壑      整2師副師長                         湖南東安            1952  
唐憲堯      國防部川鄂挺進軍司令部參謀長         四川               1951冬      
袁峙山      整3師49副旅長,湘鄂贛邊區少將高參組長    湖南常寧        1951  
黃芳俊      整55師74旅副旅長                         1952  
曹森         第26軍副軍長,滇西師管區司令        河南唐河            1952     
梁仲西      梧州行政區少將保安司令               廣西                1951  
梁順德      陸軍總司令部重炮兵訓練班副主任                           1952      
龔汝松      川康黔邊反共救國軍第5縱隊副司令                       1951  
符樹總      廣州行轅外事處少將處長               海南文昌            1952  
覃守一      湖北綏靖總司令部長陽總隊長兼縣長      湖北長陽            1952  
曾憲成      3兵團暫8軍副軍長                    湖北鐘祥            1952.10 
譚正綱      川南軍政區長官公署少將參議           湖南茶陵            1952  
廖卓如      江西省保安副司令                 江西                   1951  
廖德誠      贛南師管區副司令                江西                    1951  
潘琦         第14軍10師長                         江西廣昌            1951  
潘峰名      51軍代軍長                          江西                1950   
霍遠鵬      內1警第3支隊長                     湖南                1950春   
戴雲林      軍統局少將專員                       江西廣豐?            1950.8  
糜藕池      川黔綏靖公署獨立1師長                貴州                1951.7   
馬廷賢      甘肅聯軍隴南路司令                  甘肅臨夏             1958  
向傳義      24軍副軍長,四川省參議會議長         四川                1950  
劉孟廉      第27軍軍長                          四川                1950.9  
何紹南      副軍長,陝西第2區行署專員                            1954  
張治公      中華民國(護黨救國)29軍長     南偃師                    1951.3  

高倬之      34軍軍長                             太原                1952.12  
韓步洲      33軍軍長                             北京                1953  
韓起功      新編騎兵軍長                         甘肅臨夏            1950  
溫懷光      第10兵團副司令官                    太原               1953  
鄧獻坤      第90師副師長                        廣東始興           1952  
陳少鵬      粵軍第2軍獨立旅長                   廣東興寧            1950  
陳定平      4戰區兵站部辦公室主任                海南瓊山            1951.12.25  
宋士台      第66軍160長,7戰區少將高參          廣東                1953   
梁彩林      整65師187旅長                       廣東鶴山            1952  
黃質勝      第19路軍少將參議,靈山縣長           廣西靈山              1951  
彭永年      湖南省保安司令部少將    秘書長                             1951   
戴可雄      少將高參,海豐縣長                                     1952   
程斌         第53軍上校高參                      承德                1952.5.12   
王雄         瓊崖守備副司令,文昌縣長             海南                1951.3.1  
楊清海      合江挺進軍司令                      瀋陽                1950.8   
尚其悅      東北保安騎兵第2支隊司令              哈爾濱                 1950.5.30  
劉培緒      第40師師長                        北京                1954  

以上90只是部分人員,在1950-1953年間死亡的將領比以上要多得多。

 

被殺抗日將領宋士台將軍完全不涉內戰

下面舉一個具體的例子: 宋士台第66軍師長,7戰區少將高參,1953年被害。
宋將軍到底做了什麼「反革命」的事,以至於被共產黨槍斃呢?我們在中共官方的「廣州宣傳網」上找到了下面的文字:

抗日將領宋士台將軍銅像落成

中國廣州網2004年9月21日訊 9月18日是「九·一八」事變73周年紀念日,花都區赤坭鎮錦山村1000多民眾參加了抗日將領宋士台將軍銅 像揭幕儀式。區領導麥忠民、黃水記、任耀行、黃富林、湯浩昌等以及宋將軍在港、澳、台的親屬、部屬應邀出席了揭幕儀式。 宋士台將軍是花都區赤坭鎮錦山村 人,生於1894年,卒於1953年。宋將軍系原國民黨六十六軍一六零師少將師長,後任七戰區惠淡守備區中將指揮官。宋將軍早年先後畢業於保定軍校六期陸 軍科和陸軍大學將校班。抗日戰爭期間,宋將軍參加指揮了多次在正面戰場上的對日作戰,其中,奉命指揮了著名的南潯戰役,重創日寇侵略軍,擊斃日軍少將旅團 長飯塚國五郎及其部屬官兵500多人,繳獲輕重武器一批。葉挺將軍致電稱:「南潯戰役與平行關戰役和台兒莊大捷鼎立而三」。1945年日本投降後,宋士台 解甲從商,1946年國民黨發動內戰,請他再次出山,並委任高官,被他拒絕。 在宋士台將軍銅像揭幕儀式上,將軍當年的部下回顧了將軍戎馬一生,抗擊日寇 的感人事蹟,並告戒當今的人們,日軍的侵華歷史不能忘記。

一切都很清楚,宋士台將軍在1945年抗戰結束後即解甲歸田,根本沒有在內戰中和共軍打仗,仍被殺害。如此殺害抗日將士,天理何在?

毛發表論人民民主專政埋下殺機

   一九四九年三月五日,毛澤東在中共七屆中央二次會議上的報告中指出:「有意地保存一部份國民黨軍隊,讓它原封不動,或者大 體上不動……這是又一種鬥爭方式。但是這種反革命遺跡和反革命政治影響,歸根到底要被肅清……他們中的許多人將被改造,他們中的一部份人將被淘汰,某些堅決反革命份子將受到鎮壓」。 

  五十天後,他簽署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佈告〉對國民政府黨政軍人員作了「准予量才錄用,不使流離失所」的承諾,然又加上「無嚴重的反動行為或嚴 重的劣跡」的但書。兩個 月後毛澤東為紀念中共成立廿八周年,寫了〈論人民民主專政〉一文,把這種濫捕濫殺定性為「向著帝國主義的走狗即地主階級和官僚資產階級以及代表這些階級的 國民黨反動派及其幫兇們實行專政,實行獨裁」。這就為此後大規模的屠殺異己埋下了伏筆。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共在北京建政。斯時川東川北猶在激戰。九日中國國民黨總裁蔣中正在臺北發表〈告全國軍民同胞書〉,號召國軍「在短期內 完成相當的準備,發動積極的反攻」,此後國共內戰在西南與沿海島嶼繼續激烈展開:成都撤守是在十二月廿六日,西昌撤守則延至翌年三月廿七日。但是隨著土 改、鎮反運動的深入開展,大陸各地反共民眾紛紛揭竿而起,少數民族的抗暴鬥爭也風起雲湧,一批業已投共的國軍官兵則伺機反正。在廣西、湖南等省,地方反共武裝結合國軍遊擊部隊,一度達百萬之眾。當時,在臺灣的中華民國尚處於風雨飄搖境地,美國政府宣佈在台海采中立立場,所以大陸各地的反共遊擊隊在內無糧 草、外無援兵的情況下,被共軍各個擊破,景況極為慘烈。中共宣稱投入一百四十多個師的兵力,歷時四年才將這場「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匪患’平息下去」。 

50年代大屠殺人數達500~800萬人

五十年代大陸的反共遊擊戰爭究竟付出了多少人命代價呢?據1969年四月七日莫斯科電臺廣播,1949~1952年有280萬人被毛澤東處死;1953~1957年有350萬人被殺。在一個月內處死的最高數字則是北京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透露的:皖浙蘇魯四省一個月之內死了117萬6000人;在華中和華南,一個月內則死了150萬人。中共內務部長薄一波在鎮反報告中提及:「為了永久的和平,為了人民民主,在過去三年半(1949~1952),我們清算了200多萬土匪(按:指反共遊擊戰士) 

  法國外交官傑奎斯·圭拉麥將軍估計,1951.21952.5間,至少有300萬人被中共殺害。 

  1999年9月,共軍總政治部直屬的解放軍出版社推出《新中國剿匪紀實叢書》,洋洋灑灑六钜冊220萬言。其作者根據中共中央及各省市自治區 檔案館、各大軍區政治部、各省委黨史研究室、各省市地方誌辦公室、軍事科學院資料室、軍事博物館資料室、全國政協文史辦以及解放軍檔案館所存檔案,披露五 十年代初期共軍在華東、中南、西南、華北、東北、西北地方分別殲「匪」(按:中共以成王敗寇的定律,將國軍留在大陸的殘部、保安部隊以 及敵後遊擊隊統統視為「土匪」而以大部隊圍殲之)41.6萬、150萬、85萬、29000、79000、6萬人,合計258.4萬人。考慮到東 北、華北陷共較早,反共武裝相對較弱,且統計數字截止期是1947.5與1949.5;而中南、西南陷共較遲,國民黨在南方有較周詳的布建,且統計截 止期為1952.6與1950.2(華東為1952.8,西北1950.1),所以南方殉難人數數十倍於北方。

再者,中共慣用「殲滅」這個含糊性 的動詞,泛指殺死、殺傷、俘虜的總數,但時隔半個世紀,愈來愈多的剿「匪」部隊成員撰寫回憶錄,承認「那時國民黨兵敗如山倒,大批的降兵讓押運的部隊疲於 奔命,上面乾脆下令:除了團、營一級的俘虜軍官留下審訊,其他俘虜由連一級指揮員自行處置……最常用的辦法就是乘夜晚分批押到河邊、山邊用刺刀捅死,用他 們自己挖的坑埋掉,每天都要殺一兩批人」,即便僥倖逃過鬼門關,在戰犯監獄與遣送回籍監督勞動的國軍被俘官兵無一避免歷屆運動的殘酷折磨,死得更慘。所以,共方公佈的殲「匪」258萬4000人,其中絕大多數可歸入非正常死亡的類別,這同薄一波所宣佈的「清算二百多萬土匪」已經比較接近了。柏林自由大學 教授郭廷鈺在其傳世之作《中國現代史》中指出「國軍被害者約300萬人,國民黨遺留在大陸的黨員被害者約140萬人」同薄一波所承認的殺人數字大體吻合。 倘若加上五十年代中、後期反右、肅反、西藏平叛諸役的殺人數,則遠遠不止區區300萬人了。 

   在中國大陸,將「國民黨人對日本侵略的抵抗作為一篇大無畏之英雄史詩來予以歌頌」的日子,不僅已經來臨,而且近年來,在中國大陸,越來越廣泛和 越來越深刻地歌頌國民黨、蔣介石及其軍隊堅持英勇抗戰之著述與作品的大量出現,早已將中國大陸人民的歷史反思引向了深入,並將之推向了對中華民國之整個歷史進行再認識和再認定的更高階段。
  然而,令人痛心的卻是,曾堅持長期英勇抗戰的國民黨官兵們,雖然戰死者已矣,其中的倖存者和負傷者,其絕大多數竟於一九四九年以後,成了中共 統治下的「歷史反革命分子」。他們或被處以極刑,或被判刑、關押、勞改、勞教,或被管押、即在家鄉被強迫勞動,並且蔭及子孫「永世不得翻身」。在打內戰的 共產黨是革命的,打外戰的國民黨卻是反革命之史無前例的黑暗時代,他們的萬古奇冤是永遠也無處可以訴說的。
  但是,歷史與人民還是永遠地記住了他們。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