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假包換的現代藏人幸福故事
 
如假包換的現代藏人幸福故事
作者: 唯 色

大寫真

更新於︰2015-05-1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這組驚豔全國的結婚照,以精心包裝的商業攝影,把兩個年輕藏人從成都移植到拉薩、草原和河谷,自由自在,漂亮時尚,既傳統又現代,做成今天藏人的象徵……

王力雄唯色夫婦與維族學者伊力哈木(中、被捕前)。

近日,一對年輕藏人的一套結婚照,被冠以「驚豔全國」、「超越教條」、「跨越世俗」等等吸睛奪目的標題,在中國網路走紅。隨後,連中國官媒新華網也報導婚禮,稱這是「藏族80後新人的現代婚禮」,新郎單膝下跪,手捧鑽戒求婚,新娘喜極而泣,「充滿時尚感」。

這 對年輕藏人,格絨彭措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縣人,達瓦卓瑪是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馬爾康縣人,都屬於全藏區漢化程度最高的嘉絨地區的藏人,而嘉 絨地區以農業為主。從報導得知,格絨彭措畢業於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在成都開有一家廣告公司,達瓦卓瑪曾在阿壩師專學習聲樂,現在網上開了一家飾品店。

他 倆的結婚照分為兩組:一組展示的是「現代藏人」的形象,穿西裝和長裙,戴墨鏡和寬簷禮帽,喝咖啡和紅酒,跑步、聽搖滾或飆車、駕直升機,複製成好萊塢明星 的範兒,在中國都市中及在國外度假時的造型,與今天中國時尚畫報的模特並無二致,完全可以放在婚紗攝影的櫥窗中;另一組則是「傳統藏人」的扮相,雖然穿上 了「民族服裝」,掛著念珠、雙手合十、伏地長拜,雖然登上了布達拉宮,走進了大昭寺,或者從草原上的帳篷裏鑽了出來,在碉樓裏紡毛線,在草原上放犛牛,卻 依然是模特的造型,更具有表演效果,同樣可以放在婚紗攝影的櫥窗中。

藏族詩人唯色(中)獲2013年國際婦女勇氣獎。美國駐華公使王曉岷(前右)在北京代行頒獎(唯色不准出國)。
艾未未、胡佳、王力雄、伊力哈木、丁喜奎等出席。

 

一個模仿、再模仿的偽商業拍攝

如果這套結婚照只是為自己拍照、掛在自家牆上或微信朋友圈裏無可非議,若當作商業宣傳來用,則另當別論;若被當作政治宣傳來用,更應評論。我注意到,這對年 輕藏人的其中幾張照片,放在「幸福婚嫁網」上,都被加上了「金夫人婚紗攝影」的廣告和鏈結。

可是這對年輕藏人的結婚照火了。不只是在中國火了,連BBC和 紐約客也注意到了。似乎被解讀為今天的年輕藏人已經過上了現代化的生活,與祖輩不同,具有了炫目的現代風範,又與同輩時尚人士相同,兼具了鄉愁與傳統情 懷。這不禁讓人想笑。且不說兩位青年男女藏人,並無身為朝聖者或牧民的真實經歷與經驗,而他們的傳統扮相及畫面,都是今天中國「小資」或「西藏發燒友」眼 中的「藏人」、眼中的「西藏風景」,就像如今在拉薩偽藏裝的漢人遊客拍攝 結婚照的商業拍攝。而格絨彭措和達瓦卓瑪無非是模仿了他們而已。一個模仿、再模仿的過程。都是一個字:偽。

 這對年輕藏人在都市場景中的扮相,以及貫穿通篇的那種如同遍佈全世界的困惑于現代和都市、愁思于傳統和故鄉的時尚人士才會有的矯揉造作的表達方式,與其說 展示了新一代的「現代」藏人,莫如說展示的是新一代的「現代」四川漢人。一方面他們身上有著我熟悉的在四川成長的藏人氣味,說的四川話可能比藏語更順口、 更地道;一方面,我在成都見到過如他們這樣的時尚青年男女,坐在春熙路太古裏的西餐廳喝咖啡,或徜徉在高大上的方所書店及亞洲最大的無印良品。只有並不瞭解成都的人們,才會把這人為的、淺薄的、商業化的旅遊景點錯認成是成都。就像看見這對 年輕藏人結婚照的人們,會把兩個被精心包裝的、從成都移植到拉薩、草原和河谷的年輕藏人錯認成是今天藏人的象徵,並且,認為他們多麼地自由自在,漂亮時 尚,既傳統又現代,已經和先進的世界文明接軌,可以這麼大步地一直走到紐約街頭,令世人驚羨。

穿民族服裝回家太戲劇化,不真實

穿傳統的、民族的服裝,以布達拉宮、寺院及轉經道、牧場碉樓為背景,貌似在回歸,卻是舞臺上的表演,做出回家的樣子,但太戲劇化了,藏人會看得出這是演戲, 不真實,而外人作為觀眾,倒是被炫花了雙眼。其實是某種迎合——迎合中國人對「現代化」的認識,迎合中國人對藏人、對西藏的誤讀;更加的人為、做作——而 這對年輕藏人穿藏裝、故意抹黑皮膚的藏式扮相,看上去是彰顯藏人的身份,實際上讓我看到的卻是一種「自我否定」。因為它依然是在以中國人的世界,或者說以 所謂「文明」與「主流」所打造的世俗化世界為中心,而形成某種被動的、否定的模式,並沒有真實的表達,也沒有真正的自我接納、自我認同,更沒有體現自我或 者說今日藏人的自我,而依然是照貓畫虎的「四不像」,實際上展示的是別人眼中的藏人,以及別人眼中的自己。這對被漢化或者說被貌似西化其實漢化的年輕藏 人,其實山寨的不過是今天大多數中國人認為的現代與時尚,除了具有包裝勝於內容的戲劇化效果,並無更多新意。

更 諷刺的是,這對年輕藏人真的能夠那麼自由自在地朝拜布達拉宮嗎?作為戶口不是西藏自治區的外省藏人,他們進入拉薩不需要把身份證交給警察嗎?……他們真的已經獲得了自由旅行的權利嗎?他們真的擁有能夠自由的思想以 及能夠自主的生活方式嗎?更不正常的是,這對年輕藏人還真的能夠自由自在地出國度假,模仿好萊塢明星扮演殖民地的主人,貌似羞澀地說:「浮誇的用到了直升 機和蘭博基尼」,顯然他們擁有99%的藏人都得不到的護照,他們是多麼地幸運啊。要知道,被置於護照困境的藏人遍及全藏區,今年2月, 連西藏自治區作家協會副主席都在微博上氣憤質問:「我們藏族為什麼不能出國旅遊?我們的私人護照為什麼被全民沒收上交已有三年了,為什麼還不發還我 們?……全中國人民都可以出國旅遊,藏族人民為什麼不可以?!」雖然這對年輕藏人生活在成都,可能擁有非藏區的戶口,不過我知道,即便是有成都戶口的藏 人,要申請到護照都非常困難。而這一點,在中國媒體的報導中,被有意無意地忽略了,無視了,似乎是,這兩個被塑造成已經「現代化」了的「藏族代表」過上了 幸福生活,所擁有的選擇生活與實現夢想的各種權利,甚至超過了許許多多漢人,難怪會被那麼多中國網友豔羨。

就在他們家鄉之鄰有數十藏人自焚

另外,則有一個巧合,卻是悲哀的巧合,是紐約客注意到的,就在這套走紅的結婚照發布之日,一位47歲的藏人尼姑,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的大街上點火自焚,當場被燒死。她是這六年來用燃燒身體的方式決絕抗議中國政府的第142位藏人,也是這其中的第23位 女性。而這麼多自焚者中,至少有一半人的家鄉,與這對以幸福狀拍攝結婚照的年輕藏人的家鄉相鄰。其中幾張在草原上放犛牛、騎駿馬,並在黑帳篷前扮牧人的照片,說不定正是在自焚 者的家鄉拍攝的。但是,用中國流行話來說,自焚屬於負能量,因為是陰暗的,邪惡的,藏獨的,必須遮罩;而這對「藏族80後新人」才屬於正能量,必須冠以「現代」的光環,曝光,爆紅。

沒有真正自由的政治環境,沒有真正自主的心理環境,所謂的現代化是一個虛假的命題。而且,並不意味著世俗化就等於現代化,世俗化也不是可以遮蔽或者解決西藏問題的靈丹妙藥。

這 是一個如假包換的故事,更是一個山寨的如假包換的故事,但是以假亂真便足矣,因為要的是另外的目的,而不僅僅只為了商業行銷的成功。這對年輕藏人只是這個 故事的角色,雖然結婚照的文案上寫著,「是一個關於我們的故事」,實際上是一個關於被移植的「他者的故事」。不過還是要真心祝福這對年輕人,因為他們真的 結婚了。

【2015年5月轉自唯色RFA博客: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weiseblog/ws-05072015100559.html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