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官殘部聚集伺機反撲
 
貪官殘部聚集伺機反撲
作者: 魏 然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5-05-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大陸政壇你死我活的反腐鬥爭中,虎踞政壇,風聲鶴唳,人人自危,腐敗勢力正找准機會發動反擊,原新華社社長田聰明是為一例。反腐如果不和民間相結合,隨時可能發生高層政變。

   截止目前,中共在體制內進行的反腐運動,已經先後擒獲了上百隻「老虎」,落馬的貪腐官員不計其數,涉腐官員抱團自救,從最初的觀望、不作為到公然挑戰,已然到了伺機反撲的程度。隨著危機感的集體發酵,放任腐敗利益集團肆意踐踏人權,打擊反腐維權人士,習王倘若單靠官僚集團來反腐敗,所謂的以貪官反貪官,脫離人民的支持,就有可能引發腐敗勢力的強勢反撲,甚至發生政變。

  腐敗與反腐敗的博弈和鬥爭,場面之慘烈,情景之嚴酷,腐敗勢力之龐大,腐敗力量之囂張,從下面兩例可以透見。

成都政協騷亂事件:李春城勢力之反撲

  江派人馬周永康及其在四川的「馬仔」、四川省原副書記李春城被當局拿下已近兩年,目前正待司法審判,可以說是兩隻被囚的「死老虎」,老虎被囚,然虎威仍在。李春城的疑似「馬仔」們仍然維護老虎餘威,公然迫害李春城的舉報人,為貪腐勢力張目造勢。

  據長江商報和網路消息披露,不久前,在成都市金牛區政協閉幕大會上,出現   警察當場抓人、政協副主席後被控制的消息,引起轟動。這場地方政府內部的鬥爭和騷亂,折射出了地方官員對中央反腐「打虎」的強力抵觸,體現了中共高層反腐和腐敗勢力之間的激烈較量。

     消息稱,2月10日下午,在成都市金牛區政協六屆四次會議閉幕大會上,主持大會的政協副主席、也是李春城案舉報人之一的申勇,因插入一項要求「肅清李春城在金牛區影響」的表決議程,引起了其他與會領導的不滿,大會隨即被強行休會,大批警察和便衣先後兩次衝進會場,抓捕記者與工作人員,收繳會議資料,主持人申勇也隨後被限制人身自由。

  申勇歷任成都市金牛區公安局局長,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統戰部部長、區政協副主席等職。2012年末,就是因申勇微博實名舉報李春城巨額資金買官賣官後,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於2012年12月13日落馬,成了最早落馬的中共省部級官員。

  就是這位2012年就已經落馬、2015年3月被中共宣佈提起公訴的前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居然至今在地方上還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居然因為區級政協會議中一項涉及到他的提議而引發了地方政府內部的鬥爭和騷亂,以至大批警察和便衣兩次沖進會場抓捕記者與大會工作人員,收繳會議視聽資料,並非法限制大會主持人、政協副主席申勇的人身自由。

  據報導,政協閉幕大會結束後,申勇等人被通知接受紀委的調查。申勇被帶到地下接訪室,而另外幾個工作人員分別被隔離到5樓、9樓的會議室接受調查。審查申勇的問題主要有兩個:一是是否有貪腐問題;二是對該次政協會議的責任承擔問題。

  這個事件顯示李春城與他的眾多的前下屬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申勇關於「肅清李春城在金牛區影響」的提議,實際上就是提出要整肅涉及李春城案的下屬們,結果遭到了區委書記劉玉泉等人的否決和反對,最終出現了政府內部的激烈鬥爭和騷亂,折射和見證出周永康、李春城等腐敗勢力之龐大。

  那麼,能經得起紀律審查和司法審查的反腐舉報人,其前程命運又如何呢。

原新華社長田聰明極力掩蓋罪行迫害舉報人

  綜合網路和媒體消息,江派人馬劉雲山的政壇恩師、原新華社社長田聰明早在十年前,就因為掩蓋新華社的青島土地腐敗大案,對反腐舉報人、新華社高級記者馮杰痛下殺手,電令被舉報的山東分社原社長張民華手持田的電話指示,屢次力壓原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以及省政法委、省公、檢、法及青島市委原書記杜世成(現押秦城監獄)等一干地方官員,將舉報人馮杰、齊力兩位記者先後投入監牢,整出十年冤案。

  2003年5月,常駐青島的新華社高級記者馮杰實名舉報了新華社在青島嶗山的土地腐敗大案,震驚當時的嶗山土地系列案爆發,包括嶗山區委書記、青島市規劃局長在內的一夥地方官員被逮捕法辦,但在田聰明的包庇下,新華社的涉案官員安然無恙。隨後,新華社監察局倒打一耙,網羅五、六個罪名和大量偽證,於2005年把舉報人馮杰、齊力先後投入監牢,強權干涉司法,以莫須有的罪名,將舉報人強捕、強訴、強判。

  法院通過庭審、還原歷史和庭外調查審理查實,指控記者犯罪的案件其實是一個合規、合法的價差代理廣告活動,二人並無犯罪事實和違反紀律,相反,新華社移交給司法的「虛假證明」多達37份,偽證陷害證據確鑿。

  此案驚動高層,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通過近半年的閱卷審查,明確記者案件是一個錯案的權威結論。此後,在新華社的不斷干涉中,一審法院、二審法院先後兩次宣判馮杰、齊力二人無罪、無錯,司法終審判決,並予國家賠償。

  但辦此錯案的新華社監察局拒不認錯,對反腐記者紀律審查八輪,了無結論。國家法律判決記者無罪後,新華社又長達四年不予理睬,捏造錯案的辦案人卻連續得到重用提拔。期間,在新任領導的關注下,新華社新一輪調查組重新查實了青島腐敗大案,但在田聰明和社監察局長等人的包庇下,也僅僅給予真正的犯罪嫌疑人「雙開」處分,拒不將腐敗分子移交司法,這和強行將反腐舉報人移交司法的冤獄經歷,形成鮮明對照。

  2013年,在中央督導組、中央巡視組和新華社正義力量的主導下,蒙冤八年的馮杰重返山東分社記者崗位,但在貪腐勢力的包剿中,恢復工作的馮杰孤苦無援,仍處於被封殺、被邊緣化的尷尬境地。他在給中央高層的信中發問:一個反腐舉報人,難道只有被逮捕、被判刑、被封殺、被禁言、被邊緣化的命運嗎?!

  而慘遭冤獄、身患重病的另一反腐受害人齊力,卻一直無人過問。

  重新工作後的馮杰,多次控告新華社的驚天腐敗案和報復陷害案,均被單位以組織名義瞞上欺下,消解影響,有人陰謀構陷所謂「和境外敵對勢力有聯繫」等新罪名,意欲再次滅口。憤懣的馮杰質證新華社相關領導:中央在反腐敗,你們卻在包庇腐敗,打擊正義,你們究竟代表誰?

  背負製造多起冤獄醜聞的原新華社社長田聰明退而不休,又連續兩屆「當選」中國記者協會主席,成為近年來控制輿論、影響時局、掩蓋真相的幕後推手。

  據悉,新華社在田聰明時代,各個分社利用輿論監督權四處跑馬圈地,大肆炒地蓋樓,僅山東分社在濟南、青島等地就圈佔多個宗地樓盤,涉案三十多億元,成為新華社八十多年歷史上的「第一土地腐敗大案」。

  網路披露,新華社腐敗成風,田聰明時代主管人事的一位副社長被中紀委調查,供出買官賣官者多達幾十人,受賄數百萬元,涉及國內外幾十個分社。但蹊蹺的是,該副社長被查一個多月後,被人「保」了出來,背景似涉山西幫的「西山會」,新華社的涉案腐敗官員們僥倖逃過一劫。

  來自中紀委的資訊源透露,中央巡視組巡視後,王岐山對新華社的問題多有掌握,並稱:新華社的問題積重難返,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腐敗勢力強大,不排除發生政變的可能   

  以上可見官場腐敗力量虎踞大陸政壇,並在困獸猶鬥中表現出強勁反撲。

  政論人士鮑彤先生認為,大陸社會的腐敗已經到了積重難返的程度。反腐敗的維權人士被迫害,那不是維護腐敗了嗎?把反腐敗的人抓起來,不就是給腐敗分子拉起保護傘嗎?這還叫什麼反腐敗?叫包庇腐敗、叫幫助腐敗向人民進軍。

  他說:我很發愁,覺得很困難。因為現在的腐敗不是個別腐敗,是全面的腐敗。我借用1959年彭德懷的那句話,「腐敗之風吹遍全國各地區各部門」。

  在腐敗普遍的體制內,相對清廉的幹部日子難過,不是「被出事」,就是被邊緣化,難以形成正派的力量。而大量的反腐維權人士,在反腐運動中非但未被重視和起用,反而成了官僚體系和腐敗勢力處處打擊的對象。

   中共政府由上到下大面積的腐敗,許多地方、許多行業出現「塌方式」腐敗,清廉正直的幹部幾無立錐之地,反腐舉報人更深受腐敗體系的打擊和孤立,透見反腐敗的整體形勢嚴峻而複雜,遠沒有取得「壓倒性勝利」。

有識之士指稱,體制內正不壓邪,貪腐力量濫權肆虐,正直人士備受迫害,令人堪憂。尤其像新華社這樣的權威新聞單位,全系統出現「塌方式的腐敗」,給錢就一路綠燈,異議便死路一條,腐敗透頂,還能充當中央的「耳目和喉舌」嗎?

習、王的反腐「打虎」,觸及到了官僚集團的既得利益,尤其是那些被清洗的腐敗勢力,利益關係盤根錯節,「老虎」陣營勢力龐大,很容易抱團抵抗,伺機反撲。因之,要警惕和防範出現「虎打武松」。很明顯,脫離人民群眾的支持,依靠官僚集團反腐敗,所謂的靠貪官反貪官,前景堪憂,危局四伏。

來自黨內的腐敗勢力,勾結各種敵對力量進行政治暗算,這些人對中共政權的威脅,比被故意誇大和轉移視線的所謂「外部敵對勢力」危險百倍。歷史上高層政治的突發性變局,幾乎全部根源於內部敵對勢力的顛覆。

現今的中共官場,已陷集體恐慌的狀態,官員們惶惶不可終日,危機感與焦慮感日益加深,他們伺機組織反撲。倘若不儘快形成全民一致的反腐同盟,解放和依靠社會反腐力量以及新聞監督力量,誰能保證不會出現赫魯曉夫下台式的政治變局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