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道路與西藏獨立
 
中間道路與西藏獨立
作者: 朱 瑞

特稿

更新於︰2015-05-0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有關西藏問題的不同交流:2008年後漢人民主人士們高調「支持」中間道路,反復強調西藏方面「放棄獨立」,絕口不提西藏1949年前獨立的事實,不提民族自決。將西藏問題說成「共藏問題」。

   2012年年底,我應邀參加了由藏人行政中央政治研究院組織的西藏問題學術討論會:中共領導層換屆對圖伯特的影響。

匯聚了真正的西藏問題專家和學者

會議上,荷蘭法學家範普拉赫(Michael Van Walt)先生,即《西藏的地位》一書作者,講演主題是:「中藏衝突的解決方案」;加拿大的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 )博士,即《中國即將崩潰》一書的作者,講演主題是:「中國即將崩潰對西藏意味著什麼?」;還有,在加拿大皇后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的德里大學教授Madhu Bhalla ,講演主題是:「中國經濟狀況」;另一位德里大學教授Abanti Bhattacharya的講演主題為:「未來中國少數民族政策,對圖伯特和其他民族的含義」;曾在美國專門學習地球和環境科學的次仁頓珠(Tsering Dhundup)先生,如今在流亡政府的環境與發展部門工作,講演主題為:「中國環境政策對圖伯特的影響」;才嘉(Tsegyam)先生,達賴喇嘛辦公室中文秘書長,講演主題為「怎樣向中國知識份子、作家、學生呈現西藏問題」;達瓦才仁(Dawa Tsering)先生,達賴喇嘛臺灣基金會董事長,講演主題為「西藏問題和中國少數民族政策」;桑傑嘉(Sangye Kep)先生,原《西藏通訊》主編,講演主題為「社會媒體的力量和對中國社會的影響」,還有其他西藏學者,也都發表了講演,比如Jampa Tenzin、Karma Rinchen, Tenzin Pema, Tenzin Tseten, Rinin Wangmo, Lobsang Yangtso, Lodi Gyaltsen Gyari, Tenzin Dhetan .

會議議程表上,詳細介紹了每位嘉賓研究西藏問題的背景、觀點、專著、講演內容等,讓人目睹了國際社會對西藏問題的研究,精湛地覆蓋著如此眾多的領域,囊括著如此眾多的世界著名學者。

尊重西藏歷史上的獨立地位

大家從政治、經濟、環境、新聞等方方面面,探討了西藏的過去、現在和未來。雖然每位研究者都有著自己獨特的視角和研究領域,但是,對於西藏歷史上的獨立地位,那是毫無異議的,可謂殊途同歸。當時,范普拉赫(Michael Van Walt)先生對西藏的地位、西藏人民的普遍訴求和達賴喇嘛尊者的「中間道路」也作了闡釋:

「如今,在西藏人民的自決權得不到尊重,無法表達自己意願的前提下,我們可以通過境內藏人頻繁的抗議,甚至不顧嚴重後果,勇敢地說出他們的心聲中,獲得資訊……很多跡象表明,大多數藏人不希望被中國統治……比如2008年,遍佈整個西藏高原的示威抗議……接下來,抗議形式發展為自焚,主要為僧人,也有各界人士。他們在自己的身上點燃烈火的同時,表達的最為堅定不移的決心就是:讓旺和讓贊,這是藏語,意為‘自由’和‘獨立’,還有‘讓達賴喇嘛尊者返回家園!’……在流亡社會,很多民間組織和活動家,也要求西藏獨立,包括大型民間組織西藏青年會。

「西藏領導層的觀點是, 共產中國在1950年入侵西藏以前,西藏是獨立的國家,西藏人民最終有權力決定自己的未來。達賴喇嘛尊者的觀點是:西藏人民的基本需求和願望可以通過協商(對話)解決,即: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內廣泛實現自治。這個「中間道路」,可以解釋為:藏人將不再尋求恢復獨立,中國政府將尊重西藏民族的獨特性,為此,西藏人民可以享受真正的自治。達賴喇嘛尊者並沒有要求中國接受藏人的歷史觀和從前的獨立事實,替代這一切的是,他相信,在歷史問題上,藏人歷史觀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衝突,不會阻礙實現政治問題的解決,不該從過去的歷史中節外生枝。」 

其實,在早期的漢藏交流中,也有漢人作家扎扎實實地研究西藏問題,尊重西藏歷史,承認西藏主權,比如曹長青先生、茉莉女士等。但是,2008年後的漢藏交流的特徵是,漢人民主人士們高調「支持」中間道路,反復強調西藏方面「放棄獨立」,絕口不提西藏1949年前獨立的事實。甚至有人在書和文章中所使用的措辭與中共宣傳政策規定的標準措辭如出一轍:「中國中央政府與西藏地方當局」注釋1,也絕口不提民族自決。他們罔顧中華民國與西藏的政治衝突和邊界戰爭,將西藏問題說成「共藏問題」,把視線轉移到共產黨的政策,把藏人反侵略反殖民的鬥爭說成是「官逼民反」,只要民主了,政策變好了,就不用獨立了。

當然,我並不是以達賴喇嘛尊者和藏人行政中央,亦或藏人的觀點為標準,但,歷史研究,包括西藏問題的研究,不該以尊重史實為基礎嗎?!

蘭薩拉——沒有專設主持人

再說達蘭薩拉的國際學術交流「中共領導層換屆對西藏的影響」,還有一個明顯的特點——沒有專設主持人。發言者分為幾個小組,同一小組的人一起上臺,按發言順序相互介紹。完全開放,自由提問,很有西藏的傳統特點。

這倒讓我想起,國民黨理直氣壯地宣傳吳忠信主持了達賴喇嘛尊者登基典禮的笑話,後來,共產黨又仿效國民黨,進行了幾十年的宣傳。但是,在達賴喇嘛尊者75歲壽辰時,即2010年7月10日,尊者特別對我們一組漢人談到,共產黨不需要跟著國民黨撒謊。他說:「中國政府常講,我被認定後,是南京政府專門派吳忠信到拉薩主持了達賴喇嘛的坐床典禮,才使達賴喇嘛合法化。但是,最關健的一點是,在西藏的傳統典禮中,根本沒有像中國那樣,有主持人的習慣,尤其宗教儀式,也不可能有主持人。」注釋2

誠實的交流是一種享受,可以從不同的視野中得到啟迪。目前,我正在翻譯范普拉赫(Michael Van Walt)先生的演講文:《藏中衝突的解決方案》;如果有可能,我還想與藏人行政中央政治研究院商量,翻譯章家敦(Gordon G Chang )博士的《中國即將崩潰對西藏意味著什麼?》;因為這些演講(論文),可以使我們漢人從不同的視角,看到西藏問題的真正本質。

注釋】

注釋1:最具代表性的是美國民運人士圈裏的李江琳女士,她在美國之音解密時刻的採訪中,所使用的措辭與中共宣傳政策規定的標準措辭沒有區別:「中國中央政府與西藏地方當局」,這類措辭也多次出現在她的書和文章裏;她在《洗不乾淨的血手——發生在藏區的國家罪行》和其他媒體採訪中,告訴對西藏問題和西藏歷史極為缺乏瞭解的漢人讀者:「西藏問題的起源不是1950年或1951年」(即不是始於1949年的軍事入侵和脅迫簽署《十七條》),「藏區的‘民主改革’是西藏問題的源頭……1955-1956年的時間點,是瞭解和理解西藏問題的關鍵點……就是西藏問題的真正源頭」。

注釋2:請參閱《75歲壽誕,達賴喇嘛尊者關懷中國民生人權》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0/07/75.html

延伸閱讀:認知圖伯特: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2/12/blog-post_28.html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