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議中共「潰而不崩」論
作者: 曉 鳴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5-04-1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美國沈大偉教授提出「中國崩潰」的論說後,在政論界引起廣泛關注與爭議。有影響力的旅美中國異議學者何清漣女士在駁論中提出中國未來將是 「潰而不崩」的觀點。本文對此提出不同看法,認為中共已走在崩潰的歧途上。潰而不崩的看法並不符合實際與人民願望,而蘇聯的歷史更證明生存權的改善不是專制政權長存的依據。這是當前很有代表性的一場爭論。附錄何清漣文章以便參閱。

底處欣賞視頻

美國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


中共政權即將面臨崩潰命運的觀點再次成為輿論的一個焦點。這次提出崩潰論的是一直看好中國的美國學者沈大偉。中國官媒一如既往批判崩潰論。令我關注的是有海外作者以題為《中國未來:在「強大」與「崩潰」之間的「潰而不崩」》(VOA3月14日何清漣博文)反駁沈大偉,我稱其為「不崩論」

海外的世界新聞網4月4日報導,沈大偉在回應對他觀點的批評時表示,他不擔心個人名譽受損,並說,「如果二十年我的預言未實現,如果我還在這兒,我會坦承我錯了」。爭論尚未劃上句號。

解讀沈大偉的中共「崩潰論」

爭論源於美國學者沈大偉(David Shambaugh)3月6日發表在美國《華爾街日報》上的文章,題為「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該報中文版後以《中共即將分崩離析的五大理由》為題刊載了中譯本。該報對作者的簡介:「沈大偉博士是喬治•華盛頓大學中國政策專案主任和國際事務教授,布魯金斯學會的非常駐高級研究員。」

有人稱沈大偉為美國「擁抱熊貓」派的中國通。他一直看好中國發展,是美國學界的親中派,不同於一直批評中共的其他美國中國通。讀沈大偉此文,我第一印象是,他的觀點並無出乎我意料之處,所列五個中共即將「崩潰」的理由自習近平接班以來一直存在:一、中國大批富豪逃亡為可能的崩潰做準備。二、習近平加劇政治壓制。第三,很多中共政權支持者也動搖。第四,黨政軍內部腐敗彌漫。五、經濟進入系統性陷阱。

我基本認同他說的,「這五個日益明顯的裂縫只能通過政治改革來解決。除非中國(共)放鬆其嚴厲的政治控制,中國永遠不可能成為一個創新型的社會」,「政治體制已經成為中國亟需的社會和經濟改革的主要障礙」。讀沈文得不出他預測中共即刻崩潰。他說,「我們無法預測中國共產主義何時會崩潰,但是不難得出結論我們正在目睹它的最後階段」。

沈大偉近年來不斷出入中國大陸,參加中共高層研討會,接觸過很多中共高官,他公開在美國主流媒體撰文指出中共面臨的問題,顯示出,中共砸大錢經營多年的「大外宣」戰略已經失敗。習反腐並沒有提升中共形象,因為習治國治黨舉措沒有給中國帶來長治久安,反而令中共陷入空前的崩潰危機。我欣賞沈教授的結論,「當人類的同情心開始戰勝僵化的權威時,中國共產黨的末日將真的開始。」

不崩論重複「現實即合理」的邏輯


中國官媒反對崩潰論是常態,不值一駁。令我難以理解的是,有在美國的中國學者提出「潰而不崩」論駁斥沈,作者不諱言在炒自己2004年文章的冷飯,提出決定社會命運的四個要素:1、生態環境;2、社會成員間的道德倫理;3、社會成員生存底線的生存權;4、政治整合力量,從法律與制度層面的強力約束。

作者斷言,在當前中國大陸,問題1-3「甚至不能通過政權更替在幾十年內有根本改觀」;問題4因「民眾因缺乏自組織能力,有如一盤散沙,無法與中共這塊巨大的頑石抗爭」。為證實其判斷,作者給出兩個「例證」:一、政治、經濟精英,知識精英與中產階層都很明白,「維持並修補現存結構是成本最小的選擇」,他們「基本都會選擇支援現政權」。二、社會底層認同「有奶就是娘」原則,「日常生活用度及飲水都需要依賴政府供給的1億5千萬生態難民」,「失業大學生」,「占人口15%的60歲以上老齡人口」,「最擔心的就是退休金與中共政權一道完蛋」,在這些底層人看來「民主很遙遠,麵包很現實」。

作者據此得出結論:因此「中國將在中共的強權統治下,繼續維持「潰而不崩」之局」。「中國將在中共的強權統治下,繼續維持『潰而不崩』之局」;毫不掩蓋迷信中共「強權統治」,暴力維穩戰勝了底層民眾,重複著「現實即合理」的論調。我看不僅毫無新意,而且對中國大陸民主化進程非常有害。

崩潰論與不崩論二者依據之差別

我看不崩論是在跟美國學者玩拆字遊戲。沈文說「將會崩潰」,駁文將定義很明確的英文Crackup(崩潰、撞毀、拆解),先變為中文「崩潰」,再論「潰」卻不「崩」。如同樣看到一輛車開向懸崖的車,有人說,駕駛員若不轉向必車毀人亡,警覺乘客。駁斥者說,車還在行進,離墜崖很遠,要駕駛員和乘客安心。

不崩論並不否認中國大陸諸多「潰」爛症狀。在中共領導層未表現出要對潰源進行改革的跡象下,負責任的學者理應指出繼續潰爛的惡果,警示世人,推動政治改革。但作者卻偏要反駁提出中共若不改革,即將崩潰的論點,以不崩論為中共維穩背書,還把中國社會「精英」和「底層」都代表了,描繪出一幅中國社會各階層,包括上層腐敗集團、知識「精英」以及「底層」都不願中共崩潰的「假像」。

但事實勝於雄辯,近日CCTV大牌主持人畢福劍的辱毛視頻在網上熱傳,就是對所謂中國各階層都不願中共倒臺論點的最新批駁。毛是中共開國領袖,習執政合法性之源,當紅央視主持人私下尖刻嘲諷中共革命史,惡罵毛,凸顯國人對中共統治的厭惡。官媒喉舌私下行使言論自由可以說是對民主的一種渴求。當局急忙刪貼,處分畢福劍,是怕大實話揭破中共宣傳謊言。

「崩潰論」與「不崩論」在面對中國社會問題時,我看有如下不同:1、前者參照蘇聯東歐巨變的歷史加以預測;後者完全無視。2、前者通過對中國官場及社會現實的觀察,如官員陽奉陰違,書店習書贈送等為立論依據;後者只為證實自己十多年前觀點正確。3、前者呼籲中共進行政改;不崩論沒提及改革必要性。4、前者有道義擔當,不怕得罪中共;後者文中無普世價值內涵。

要麵包不要民主:並非人民的意願

在中國這個世界僅存的共產極權大國,官方和非官方「學者」不挑戰強權,反為 強權合理化辯護司空見慣。不崩論挑戰美國學者反映出一種現象,即中國大陸某些「精英」群體自以為是的心態,他們鄙視底層弱勢群體,嚮往進入社會上層卻不得,因此為補償失落感,熱衷對「解決」各種問題出謀劃策,看似很精明善辯;在我看來,不過是對中共的小罵大幫忙。

從不崩論中,我看不到中國大陸目前存在的大批因反對中共專制而在獄中受苦的政治犯、維族學者、自由記者,以及眾多被捕抗議者的存在;也未見提及中國各地每年數萬數十萬起「群體」抗爭事件。作者武斷地認為,對中國大陸底層而言,「民主很遙遠,麵包很現實」,他們普遍存在「有奶便是娘,要麵包不要民主」的心態。

這與中共主張的人權就是「生存權」有何區別?與習近平的「砸鍋輪」有何區別?不崩論主張是政府養活人民,是政府「恩賜」補貼一億多生態難民;若中共政府倒了,難民、退休者、失業學生、五毛就沒了生路,因此都不願中共「崩潰」。難道靠橫徵暴斂聚集財富的政府反倒成了養活人民的「恩主」?民眾只是任人宰割、為黨國權貴賺錢的工具?中共專制因環境污染、窮人眾多、人口老齡化等不僅不會崩潰,統治反而會更「穩定」——這是什麼邏輯?

不崩論中並無人人平等,每人皆有不可剝奪之權利的普世價值內涵。作者似乎只是為證明自己2004年的「論斷」至今正確。這不能不令人懷疑,作者描繪的是21世紀網路時代的中國嗎?看中共不斷加高網絡長城高度,封鎖資訊,大抓線民的現實,可以斷定,隨著互聯網的普及以及中國大陸經濟的日益全球化,中國民主化條件已經成熟。我相信,民眾,包括臺灣和香港民眾,已經看清目前阻礙中國民主化進程的就是中共習近平執政班子。

蘇聯崩潰與不崩論四要素沒有關係

不崩論不僅無視中國大陸民眾堅持不懈抗爭的事實,也罔顧蘇聯集團崩潰的歷史。中共體制是山寨蘇聯的,因此談中共未來,借鑒蘇共和蘇聯以及蘇聯集團各國的崩潰史實是比較可靠的。沈文章中提及蘇聯和東歐劇變的教訓。

我的觀察,1848年馬克思發表《共產黨宣言》,提出建立無產階級專政的共產主義社會「理想」後的69年內(1848-1917),歐洲多次發生革命,但都沒有建立馬設想的制度。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在地跨歐亞的俄國,列寧領導的俄共布爾什維克通過1917年十月革命奪取了政權,世界才出現第一個以馬克思主義理論建立的社會主義國家。

蘇聯1922年宣佈成立到1991年底,蘇共總書記、蘇聯總統戈巴契夫先宣佈解散蘇共,再完結蘇聯,將蘇聯在聯合國的五常席位移交給俄羅斯,正好69年。馬克思主義從理論到實現花了69年,蘇式社會主義制度從創立到崩潰也是69年。我稱為「69咒詛」,而中共正面臨者這一咒詛。

我1992-94年曾客居莫斯科,那段經歷見聞令我完全不能認同不崩論所列的決定崩潰與否的四要素(環境、民生、道德、治理),因為以此四項衡量,前蘇聯都遠好於目前的中國大陸,蘇聯頃刻崩潰證明此說毫無說服力。

環境方面,俄國地大物博,我乘遠東大鐵路途經貝加爾湖,火車沿湖開行數小時,湖水湛藍如海,毫無污染跡象。看中國大陸,有專家說,江河湖泊無一不被污染。民生上,即使在經濟急劇轉型的困難時期,莫斯科市場供應比中國1980年代的北京好得多,無定量供應,基本食品如蛋肉奶麵包供應豐富,價格便宜;首都沒有棚戶區,水電供暖幾乎免費;全民免費醫療,讀大學免費。社會道德上,莫斯科人在地鐵和在大劇院的表現,比今日多數北京人要文明很多。

在國家治理上,蘇共保守派因搞政變阻止改革而被查禁,但國家行政運作、社會秩序以及邊防都非常穩定,原治理體系革除了共產黨依然運作自如,說明蘇共改革並沒有傷及政府職能,可能還強化了?蘇共亡黨,近兩千萬黨員無一人起而護黨,我認為恰恰證明了蘇共是寄生在國家機體上的毒瘤,將其剷除不僅不會導致國家癱瘓,反而為俄國恢復民族傳統提供了契機。

結語

我認為,預測一個政權何時崩潰是近乎不可能的,無論蘇聯及其集團的崩潰,還是卡扎菲死於非命,都不是任何研究人員能「研究」出來的。但通過研究分析和比較,能夠得出一個政權是否有可延續性的結論。中共統治並非中國經濟文化和政治文明自然發展的結果,而是蘇俄輸出革命的產物。

從蘇聯崩潰軌跡看,當今中共腐敗不堪已經到了國民難以承受的程度,習近平一方面反貪腐,一方面箝制言論自由,抓捕維權人士,不斷加劇少數民族地區緊張局勢,走在與民為敵的崩潰歧途上,若不改弦更張,必重蹈蘇共覆轍。

(作者係北美資深新聞工作者)

 

附件

在強大與崩潰之間的「潰而不崩」 ◎何清漣

美國自由亞洲電台專欄作家何清漣。

最近,美國一些中國通在各種管道發言,表示對習近平的失望與批評,評論之尖銳,僅與鄧小平六四屠城之後的那段時期相仿佛。他們的評述之所以重要,不在於其觀點有何新穎之處(一些中國學者更早以前有過更深刻的論述),而在於其態度之轉變,這些中國通學者被稱為「擁抱熊貓派」,一直主張通過「接觸、影 響」來構造美中關係,以促成中國向民主化邁進,是主張中美戰略同盟的主要支持者。

「擁抱熊貓派」的中國期望落空

說來有趣,這些中國通所論及的問題在中國早就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習近平接管時中國就是個爛攤子,但那時這些「爛」不僅被忽視,還有人忙著 勾畫中國的「和平崛起」。區別在於,習近平與前任不同,不僅沒有按照2012年訪美之前美國親北京力量對他的期望施政,反而表現出對西方民主政治的強烈排 斥與敵意,讓不少「中國通」深感失望。

這一輪批評公開浮出水面始於今年1月。1月29日,《華爾街日報》發表美國企業研究所亞洲問題專家邁克爾·奧斯林 (Michael Auslin)的文章《中共步入黃昏》。文中提到,一位美國資深中國問題專家在一次外交官的私人聚會上說:「我無法給你它垮臺的確切時間,但是中共已經踏 入遲暮之年。」2月中旬,孔傑榮教授在美中關係正常化40年演講會上的講話中表示,習近平執政固執缺乏靈活性,並對其治下的人權狀況十分不滿,他希望中國 最終能實現他所理解的真正的法治:限制政府權力,減少酷刑、任意行為和審查制度。

各種評論當中,以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3月6日在《華爾街日報》發表的文章《中國行將崩潰》(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為代表。該文羅列了五個因素,資本外逃與富豪移民;加強控制輿論、打壓政治異議與少數民族地區的反對者;人心離散;彌漫於政府、軍隊中的 腐敗;中國經濟存在嚴重的問題且沒有出路。五因素當中的前四個因素在十年前就已出現,經濟危機徵兆則從2009年開始浮出水面,唯一的新因素是「打擊黨內 對手」,也就是說,沈大偉教授認為,黨內高層的鬥爭可能招致中共崩潰。與他持同樣看法的還有哈佛大學的馬若德,即中國人熟知的麥克法誇爾,他也認為習近平強力反腐會危及政權穩定。

反腐導致官不聊生,並非導致政權不穩定

上述表述如果止於反腐導致習近平在高層陷入孤立,那倒完全成立。習近平高調反腐,顛覆了胡錦濤時期那種由家國一體利益輸送管道支撐的利益格局;在全 球展開的獵狐行動則斷絕了官員們在海外的後路,將這些人圈在國內,與中共這條大船共存亡。這種高壓態勢,與胡溫時代官場夜夜燈紅酒綠,美人在抱,日進萬金 的黃金歲月相比,習王治下當真有點官不聊生,於是他們都懷念胡錦濤對官員們的寬仁體恤了。

但官員對「反腐永遠在路上」的憂慮,畢竟與盼中共垮臺完全不是一種情緒。官員們都很清楚中國老百姓的仇官仇富情緒,也知道他們因腐敗被黨內清除的概 率最多不超過5%,而中共垮臺後被民眾清算的概率可是高達100%。因此,官員們只是希望趕快結束反腐,大家不再提心吊膽,繼續安心當官。

中國通們接觸的主要是官員及知識精英,官員們對反腐的不滿會通過交談傳遞給他們;但「擁抱熊貓派」對習近平的失望,其實也不緣於對反腐的擔心,而是 緣于習近平對西方民主制度的強烈排斥。習近平當政之後,毫不猶豫地打壓言論、控制互聯網,抓捕溫和的政治反對者;最近還正式宣佈,將加強對外國在華6千多 家NGO的管理。通過這些政治舉措,習近平日益清晰地向世界展示,他想建成的是這樣一個國家:威權統治+政府控制下的市場經濟,阻斷中國與外部的政治文化 交流,只進行經濟交流商貿來往。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最近批評習近平不懂何謂「軟實力」。從西方角度看,他這一批評無疑很正確,但他不瞭解的是,習近平 根本不想奉行西方的軟實力標準,他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潰而不崩」之局將長期維持

早在2004年,我就在《威權統治下的中國現狀與前景》中指出,一個社會賴以生存的四個基本要素是:一是作為社會生存基座的生態環境;二是調節社會 成員之間行為規範的道德倫理;三是社會成員最起碼的生存底線,具體指標是以就業為標誌的生存權;四是維持社會正常運轉的政治整合力量,這是從法律與制度層 面對社會成員施加的一種強力約束。除了第四點與制度有關,可以在短期內改變調整之外,前三者是長期的生存要素,甚至不能通過政權更替在幾十年內有根本改 觀。這些年來,中共拒不政治改革,透支中國的未來,支撐一黨專制;而民眾因缺乏自組織能力,有如一盤散沙,無法與中共這塊巨大的頑石抗爭,因而中共短期內 不會崩潰,中國社會將長期處於「潰而不崩」的狀態,即生存環境會一天比一天更為潰爛,但卻不會崩潰。

毛澤東時代的極權政治依靠意識形態與計劃經濟,對人民實施全面控制;經鄧小平改革之後,主要依靠利益維繫,因此現在中共社會基礎之強弱,主要視政府 控制的國家資源多少及其財政汲取能力強弱而定,而不是所謂「四項基本原則」之類的價值觀。這種利益結構導致變革成本發生變化,摧毀它的代價將比修補大得 多。無論是政治、經濟精英,還是知識精英與中產階層,都很明白,維持並修補現存結構是成本最小的選擇;但如何修補,各類精英的看法有不同。各級政治利益集 團成員與中共政權當然是榮損與共的關係;經濟精英當中不少腳踩兩隻船,這兩年海外投資擴張(2014年中國海外投資140億美元),就是他們對國內政治形 勢加以研判的結果,因此,他們雖然是中共的堅定支持力量,但並非生死與共者;知識份子當中雖然有不少人具有關心民瘼的家國情懷,但大多數人既無移民外國之 財力,也無在政權鼎革之際自保的武力,基本都會選擇支援現政權,但他們會因要求中共放寬言禁,給予一定的出版言論自由、實行更開明的政治而與當局發生齟齬。

《中共步入黃昏》中稱,有美國外交官認為,中國未來變革的希望在底層。這一看法只有部分基於現實。在數量高達數億的社會底層中,總會有一些人對民主 制度有一定的瞭解並願意身體力行,但這些人的數量據說在全國加總也就20萬之眾(前幾年有項調查,根據微博上關心政治的人數推算得出),但如果考察這些人 在其周圍人群的動員能力,很難判定這些「火種」何時才能形成燎原之勢。

政權崩潰要四大因素一齊發作

事實很無情:更多的底層認同「有奶就是娘」的原則。這些人當中,有不少必須依賴中共生存,比如依靠中央財政轉移支付才能生存下去的邊疆地區(新疆與 西藏除外)的貧困人口,其中包括連日常生活用度及飲水都需要依賴政府供給的1.5億生態難民。那些每年不斷增加的失業大學生,有不少也需要依靠政府提供的 網評員(五毛)工作生存。還有那占人口15%的60歲以上老齡人口,這些人最擔心的就是退休金與中共政權一道完蛋。對上述這些人來說,民主很遙遠,麵包很 現實。澳門大學陳定定為反駁沈大偉而發表《對不起了美國,中國不會崩潰》,文中對中國現狀及前景估計雖然過於樂觀,但有一個判斷卻接近事實,即 「只要中國政府在處理腐敗、環境污染和不平等問題上工作做得不錯」,中國人「對自由和民主的願望就會迅速消褪。」說得挖苦一點,只要習近平能夠繼續找到草 料,中國這座動物農莊的羊群還會不斷地繼續哼唱「四條腿好,兩條腿壞」,並將「兩條腿」的動物,即追求民主自由的人,視為異類。

正如我以前所言,一個政權的崩潰需要內部統治危機(政變、財政危機)、官民勢同水火、有殺傷力的暴力反抗不斷發生、外敵入侵等四個因素一齊發作。目 前,「外部勢力」這一外敵其實只是虛擬,政變的概率很小,財政危機還只表現在地方政府一級,屬於可控級別;小規模的反抗雖然時時發生,但不足以撼動中共政 權。上述因素使得中共不可能強大,但在它們沒有一齊達到臨界點之前,中國將在中共的強權統治下,繼續維持「潰而不崩」之局。

(美國之音按:這是何清漣13.03.2015為美國之音撰寫的評論文章。這篇特約評論不代表美國之音的觀點。)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