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潮侵蝕德國的事實
 
紅潮侵蝕德國的事實
作者: 徐 沛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5-04-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莫言自稱在中國是孫子,是懦夫,是可憐蟲,但在寫小說時,他是賊膽包天、色膽包天、狗膽包天——這樣下流變態的歪才,能夠寫出健康的作品來嗎?

現在已是春寒料峭的羊年。身在自由世界,每天應接不暇,不知年過半百。

自從我2007年在加拿大的溫哥華觀賞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後,就像無數華人和西人一樣成了神韻粉絲。上次簡介過的前法廣中文節目主編吳葆璋代我道出了要旨:「首先,神韻精湛的表演藝術和尖端的舞臺效果做到了完美的結合,而她所運載的價值準則,則是人類傳統的價值準則;其次,創立神韻的團體,是中國的一個共產主義受難者的團體,法輪功所創造的這台藝術奇跡預示著中華民族的復興;最後神韻藝術團是來自美利堅合眾國,在那裏任何一個受迫害的人都可以找到一片自由的天地,所以,我認為美國不是中國人民的敵人,美國是中國人民的好朋友。」

五毛造謠說神韻歌唱家關貴敏去世

今年三月我又與德國粉絲專門包車去法蘭克福觀賞神韻。神韻藝術團也發展成可以同時在世界上巡迴演出的四個表演團,每個團都自帶樂隊。2008年帶團到杜伊斯堡的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 (1944-)今年也沒到歐洲。但他去年70歲時隨神韻到美國芝加哥演唱,並接受阿波羅網站記者的專訪:

五毛居然一再造謠,散佈這位曾與彭麗媛合唱的昔日紅星去世。

我在大陸時不知關貴敏與彭麗媛,只愛鄧麗君(1953-1995)。可惜她的死訊不假,雖然那年她才42歲。1994年,鄧麗君最後一次在臺灣勞軍演出時還鼓勵民國官兵不忘「大陸的苦難同胞」。共產國際在大陸顛覆中華民國63年後,習近平出任中共第七任總書記。有人透露習七在當耿飆的機要秘書時,是鄧麗君的歌迷,想來他不知鄧麗君終身反共。發現鄧麗君也被大陸媒體濫用來為「中國夢」墊背後,我專門撰寫《鄧麗君的「中國夢」》加以抵制。

莫言自白:一個被暴政異化成變態的歪才

2009年,習七發表「三不輸出」後,以中共國副主席的身份出訪歐洲並出席當年的法蘭克福書展開幕式。一年一度的法蘭克福書展堪稱巨大的國際圖書貿易市場,令我生畏。但為了抵制中共向世界輸出思想垃圾,我硬著頭皮前去唱對臺戲。(詳情可在谷歌搜素法蘭克福書展上的紅牢囚徒)當時中共官方就在為莫言獲取諾貝爾文學獎造勢。我則用德文宣稱莫言們是出賣靈魂的偽作家……他中諾獎後,我專門趕寫標題為「莫言——自我閹割後的最高成績」的檄文,揭批莫言的偽劣與諾獎評委的墮落。在此文中我把莫言的自白「在日常生活中,我可以是孫子,是懦夫,是可憐蟲,但在寫小說時,我是賊膽包天、色膽包天、狗膽包天」譯成德文,用以告訴德語讀者莫言已被中共暴政異化成變態的歪才,不可能給讀者提供健康的精神營養品,他在扮演為暴政掩蓋真相的角色。

下流的莫言能中諾獎不光是中共的大力推動,也得利於西方各界趨炎附勢。中共花費民脂民膏收買利誘洋人,讓他們中的敗類為其暴政塗脂抹粉由來已久。《無恥的洋人》中收錄了各界五毛的典型代表。當時就有人推薦諾獎評委馬悅然,但我在他與魯迅的德文翻譯顧彬之間選擇了後者,畢竟我自視魯迅天敵。共產國際間諜用盧布收買魯迅等反華宵小,讓他們為共產黨顛倒黑白,把自由的中國打造成令人窒息的「鐵屋子」。中共上臺後則靠霸佔的大陸資源,糊弄熱愛中國的外賓,讓他們淪為暴政的附庸,把自宮的奴才哄抬成諾貝爾獎得主。時代在進步,偽類卻如故。

德國之聲染紅,德國親共者坐大

大陸的苦難同胞在鄧麗君往生後,繼續用腳投票,逃亡世界各國,其中也包括德國。可惜德國是納粹和共產黨的發源地,至今親共者坐大。德國之聲中文組就是一個典型。2008年張丹紅自我曝光,引發各界批評德國之聲後,滲透中文節目的紅色勢力遭到抵制,新當選的負責人為反共之聲開闢了空間。2010年神韻藝術團到德國演出時,德國之聲派記者採訪,我也有了發言權。

http://www.dw.de/神韻第四次在德演出/a-5358826

 

2014年夏,德國之聲辭退中文部記者蘇雨桐。香港左報給蘇雨桐的帽子是「反華記者」,只因為她任上發了很多有關中國的敏感稿件。影響很大。

可惜九歲就被中共選中的史明德2012年從奧地利到德國後,帶來一股紅潮。新當選的德國之聲台長還沒上任就去拜見紅朝大使,接受紅色薰染,結果新官上臺後立即重用不懂中文的洋五毛,每週五次借德國之聲為中宣部出口轉內銷,甚至美化六四大屠殺。2010年被迫流亡德國的蘇雨桐因抵制新台長媚共,在合同還未到期前就被趕出中文組辦公室……我又被迫關注德國之聲,發現長平評論。長平曾是南方週末報系的主筆,因在2008年尋求西藏血案的真相遭到打壓,連香港都拒絕他。好在德國之聲那時還有聘請他的空間。

長平涉及六四的言論很合我意,於是我在馬年耶誕節期間,從他的作品中找出一篇最能向德國人展示大陸人真實生態的講演,打算把它推薦給我的德語受眾。豈知長平的原文很好,譯文卻變了味。我想女譯者既然能翻莫言,那我把意見羅列出來,發給她會促使譯文變好,以免誤導讀者。可是再一次印證人以群分,莫言的譯者不是我的同道。我直接發給她的郵件,被她說成是他人在「拐彎抹角」,我辛苦羅列出的20個問題令她「莫名其妙」,拒絕接受。當我舉例說「大媽」不是「姨姥姥」,而是年長的阿姨時,她居然答曰,我們德國人不這麼說!這樣的德國人我第一次碰到,她還聲稱尊重長平……既然如此,她為什麼不老老實實地把長平的原意譯成德文,而要扭曲甚至閹割原文!?暫時說到這裡。

出國最幸運的是觀看神韻: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1/11/n3774263.htm


徐沛http://dr.xu-pei.de   2015年4月8日草於萊茵河畔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