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編和作家們的通信
 
主編和作家們的通信
作者: 資料室

專題

更新於︰2015-05-2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金鐘按:我們在試刊三期後決定不再出電子月刊,以後轉向開放網。為此特向多年合作的開放作者們發出下列信函予以說明。開放雜誌從此告一段落。原因既有公司方面的困難,也有個人因素的考量。所幸這些都獲得各方朋友的諒解,三天內已有數十封回信,對雜誌停刊表示惋惜之餘,熱忱地肯定我們28年的工作。對此,本人雅不敢忘懷各方的各種支持於萬一。現在發表這40封信,也是對無數知名和不知名的、健在和辭世的開放之友的感念和答謝。

最底處有視頻

寄件者:yim jinmw07@gmail.com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2:19

各位老朋友、新朋友

現在4月1日,我在香港。這是一個我們的紀念日。
開放雜誌自從去年12月印刷版停刊後,我們又試刊三期
電子版月刊。現在我要敬告諸位,電子版也到此為止。
換言之,今後不論有無復刊可能,我將和開放雜誌告別。

知情者諒已知悉,這本雜誌早已在救亡圖存之中。電子版
焦土抗戰,已臨垓下。時效差,財務困窘。為此,只得轉
守「開放網」,有利的是可擺脫期刊的時間壓力,和開放網
已有較好的形象,在海外同類型網站中排行第一(3億網站之50萬級)。

回想這28年3個月,一萬個日日夜夜,你們先後數百位作家、
記者和撰稿人不論是否謀面,我們已成為知音、朋友和合作者。
你們的文風和思路,喜與怒,我已嫻熟於心,共分享。時代風雲
讓我們在這個平台上相聚,是緣分也是我的幸運。可以驕傲的說,
開放橫跨三個世代的筆陣,是當代中國最有良知和勇氣的一群讀書人。
遺憾的是,我們沒有給予他們應有的酬謝。還有部分稿費尚未發出。

深深地向諸位致謝,沒有你們就沒有開放;沒有你們,我的人生
也不可想像。今後仍然歡迎諸位惠賜佳作,隨心所欲。請撥冗瀏覽
開放網。如果找到資助,也會支付一定的稿酬。謹祝諸位
身體健康,闔家安樂!有何指教?誠盼函覆。        

      金鐘 拜  2015- 4- 1 香港

 

【作家回



寄件者: Yeliang Xia夏業良(美國)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2:22

遺憾!望金先生多保重!若有機會來大華府地區我們一起喝兩杯。
    業良



寄件者: Zheng Ding(美國)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2:46

雖然遺憾,還是應該向你致意。
      丁抒



寄件者: Dong Dingshan 董鼎山(紐約)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3:00

金老弟:看了此信,非常灰心,傷心。退休還是太年輕吧。
回美後請來電。 我妻有癌,在世只有幾星期,或幾個月。
      鼎山 Tim-Dingshan



寄件者: fang zhou王康華盛頓)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3:18

篳路藍縷,金鐘兄恪盡職守,海內外欽佩!  王康鞠躬



寄件者: Youqin Wang芝加哥)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3:40

金鐘先生:
收到您的信。您的28年老的刊物結束了,心情一定沉重。但是您開始了開放網,又展開了新的希望和前景。這是一個高科技的時代。

清明快要到了。您發表我寫的紀念王佩英的文章,就是清明節。那時張大中先生聽說我在芝加哥,他說,他來過芝加哥,看到一個銅像,是一個被繩子捆綁的美國青年,他看了,眼淚就流下來,因為他想起了他的母親。很慚愧,我一直不知道這個銅像在哪裡。可是不久前看到了。冰心的女兒吳青老師和她的丈夫陳恕老師一起來芝加哥(他們是北京外國語學院的教授)。我和他們到96層樓上的餐廳吃午飯。飯後在馬路上走走。竟然看到了那個銅像。銅像就在密西根大道上,好像上海的南京路,北京的王府井。那是美國革命的英雄。21歲就被害了。我會寫個文章,投稿給您的“開放網”,好不好?
     王友琴



寄件者:查建英(紐約)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4:19

你已經有二十八年的光榮成績,可以告慰自己,心安理得地轉守網路、從容開闢新生活、新寫作啦!
紐約再聊。祝一切順利!
     建英



寄件者: Iris Yim冉秧 (美國)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4:21

華伯伯,在我心目中,您一直是有理想,有抱負的青年。一本政論雜誌,撐了那麼多年真的很不簡單。其實不要說政論雜誌,一般的報章雜誌也倒了一片了。現在的媒體生態跟以前很不一樣。或許可以把開放雜誌的網上平台改成一個開放的政論空間?讓有心有志之士可以藉此繼續交留看法和消息。華伯伯也可以利用WeChat 和Twitter發消息。秧秧



寄件者: Jianglin Li李江琳(美國)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5:25

你已經做到能夠做到的一切。歷史不會忘記《開放》在中國民主化進程中的影響和作用。祝你今後一切順利。



寄件者: F. B(美國)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6:38

金鐘先生:
知道《開放》電子版也停刊,很是黯然。不過,您這麼些年付出的辛苦和面臨的壓力,不會付之東流的,《開放》在新聞史上自然有一席之地。
順便告訴您一個秘密: 家父一直是《開放》的忠實讀者,作為右派也是老記者的他,一直掛在嘴上的話是:“沒有開放就沒有生活品質”,以此央求乃至強迫我以及我在海外的家人、親屬冒風險帶雜誌給他,讀之手不釋卷,這些年幾乎期期不落看到。他去年84歲辭世, 我家中的姐姐準備清明墳上燒化兩件東西: 他鍾愛的雪茄還有《開放》。
希望您能將網站辦得有聲色,有空一定造訪。



寄件者: 潘大浪 (香港)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7:00

金鐘兄及一眾開放的朋友:
多謝你們多年來的付出,是你們及你們的文章教懂我如何觀察中國、如何認識中共,給了我很多靈感,是我"走進中國"的良師益友。非常的可惜和不捨!
     小濤



寄件者: betty karsai溫哥華)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7:50

金鐘好:
前兩天跟Lulu通電話,方知你已經回到香港,卻想不到此次回港竟是要告別開放,當然我有這個心理準備,只不過徹底結束開放雜誌的出版,對我來講,畢竟心裡非常惋惜,感慨。28年,實在是一條走得很艱難的路,你們已經盡力,我為你們而驕傲,也藉著開放,我們成為反對暴政、獨裁的同路人,更成為如今世上難得的好友知己。我會繼續關注開放網,也會繼續我們的友誼。
請多保重!
      石貝



寄件者: 野火(廣東)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8:02

依依惜別,深謝金兄!
      野火
--
自由的價值高於一切!



寄件者: 顏純鉤(香港)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9:26

金鐘兄:
  得知貴刊電子版也將停刊,心情同告沉重。紙質書與雜誌都面臨末路,這是時勢決定的,天亡吾也,非戰之罪。
  希望好好將息,做自己喜歡的事,多一點陪伴家人。
    多聯絡。祝好!
          顏純鈎



寄件者: David Yung香港)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10:17

金鐘兄,來函收悉,謝謝。「開放」結業,殊為可惜,從此少了一個為民主發聲的舞臺,但民主路漫漫,遇到各種困難艱險自在意料之中,幸貴刋堅守民主信念28年,在香港在全中國的民族民主奮鬥史上己立下卓越的功勳和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足可告慰廣大讀者作者。望共同放開心懷,抖擻精神奮起再戰。

還記得上世紀30年代中共不遺餘力大肆宣揚的「左聯」嗎?世界多采多姿,人的思想也應多元化,既有「左」,就應有「右」,大家辯論,和平競爭,故弟不揣淺陋,欲發起成立「右聯」——「香港右翼作家聯盟」,以昭告全世界:盡管紅潮壓境形勢險惡,香港仍有一班良心作家,不甘奴役,不屈服強權,誓為民主自由普世價值發聲吶喊。祝安好!

      李大立  敬上2/4



寄件者:吳洪森(香港)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10:39

開放網將比雜誌產生更大影響力!



寄件者: Yu [CBS](香港)
日期: 2015年4月1日 下午11:31
金鐘兄,
你發出了這個消息,我明白最難過的時候應該挺過去了。
《開放》開放了一代中國人暗室的天窗,懂得了心靈自由的陽光如何珍貴,自由的精神如何高貴。我就是其中的一個,1989年六四之後流亡香港,手上的第一本雜誌就是《開放》,當時的閱讀震撼恍如地震,有種犯禁的危險感。
今天,在流氓強權的威逼利誘下,香港的自由精神正在萎縮,但絕不是宿命,因為自由才是人性中最強大的本能。
士不吃嗟來之食,我們去行山、觀海好不好?



寄件者: may yang林保華(台北)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上午12:33

有這個思想準備,停刊沒有想到這樣快就是。
香港的房子是否也要處理?希望將來有機會來香港再聚。
     保華



寄件者: KWING MING TUNG(香港)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上午12:59

開放雜誌為當代香港新闻史写下光輝憏爛的一頁,英名長存。
金先生堪稱為本港最卓越的政論家和文藝評論家,希望今後继续發光發热,並祝开放網發揚廣大,越辦越好。
                 董炯明 谨上  4月2日



寄件者: Sinodata(香港)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上午2:30
金鐘兄:

  《開放》創造了開放的空間,日後大家將在不同的位置上,繼續創造和維護開放的空間。
 共同努力!
      夫子



寄件者: 郭小林 (北京)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上午3:52

金老師您好!收到大劄,還是感到非常惋惜!這些年來《開放》已成我生活的一部分,每天打開電腦必看的網站中,就有貴刊。我從中學得了很多知識及更可貴的思想營養。特別值得引以為自豪的是,以我的淺薄無知,竟也能成為貴刊的一名作者。這全賴金老師的栽培!而且在前幾年得以面見金老師,親聆教誨。我要再次真誠地向金老師道謝!希望今後還能有機會向金老師學習!

祝金老師身體健康!生活愉快!

      您的學生郭小林再拜



寄件者: 田園(俄羅斯)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上午8:14

金兄:
  您好!今天看到了我們親愛的<開放>,連電子版也不能夠維持,真的要退出來歷史了!心中好不悲涼! 《開放》是世界上最好的華人政論期刊。一直全球發行。譽滿全球的刊物,卻維持不下去了,被迫關閉了。真是泣血難過!能夠堅持了28年零三個月。太不容易了。為海內外華人世界做出了多麼大的貢獻!
  前些年能夠公開發行期間,所有的人都首選<開放>;而讀過<開放>的讀者/北方地方官員,都專門過境購買拿回國內傳看.他們認為開放的準確度高,史料價值豐富,前瞻性重大資訊豐富。
  可惜資金鏈問題.想一想,我也是有責任的.原來能夠正常在俄建立、佈滿銷售網站,一定比香港發行量大。有了利潤,準備都投入《開放》!只是那些橫加干涉的壞人,十幾年來不斷地干擾破壞,沒有能夠全面鋪開。當時我真的“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一直在爭取呢……
  網路也衝擊著出版業。當時中老年人還是樂意看刊物,而不適合電腦。而且中老年人對中青年人影響深遠!
  暫時告別了開放。我們心裏永遠不會忘記《開放》的功勞、貢獻!讓歷史記住我們的開放!向《開放》所有編輯發行工作人員致敬!
  祝健康快樂!多保重。
            2015、4、2晚



寄件者:陳秉中(中國)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下午6:10

謝謝金總編,畢竟還有開放網!



寄件者: laowei 廖亦武(德國)
日期: 2015年4月3日 上午4:14

金鐘老兄,
亦武向你鞠躬致敬。
人之一生,自有起伏,只要不遺憾就好。
況且在歷史潮起潮落中的《開放》和你,已經留下磨滅不了的東西。
來日方長,我們有機會把酒話舊。
2015,4,3



寄件者: xu wang王旭澳洲)
日期: 2015年4月3日 上午8:11

金鐘先生:
非常欽佩您和全體《開放》同仁們28年多來歷盡艱辛,為推動中國走向進步與文明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向您們致敬!
祝各位健康、快樂!
      王旭



寄件者: xiaoya chen陳小雅北京)
日期: 2015年4月3日 下午8:16

金鐘先生:你好!
剛剛看到你發出的告別資訊,非常震驚!因為,在我的心目中,先生的探索韌性與奮鬥精神已經化為一個不死的形象。不過,在當今網路時代,轉戰網路也是勢所必然,順應而為,花開異域,不足為奇,我應該祝賀你們轉戰成功才是!

回想和《開放》雜誌合作的日子,生龍活虎,充滿朝氣。可以說,在那段時間裏(前後大約十年),是先生和與先生一樣的諸多前輩不熄的探索精神和嚴謹的工作態度鞭策著我、提升著我,使我從一個感情用事的探索青年成長為一個講求嚴謹的學者。可以說,你們對社會歷史的貢獻,已經成為我個人生命的一部分。

這幾年,因為家事繁累,又常犯胸口疼(還沒有查明原因),我只顧自己,疏怠了各位朋友,請大家原諒! 恰好,明天是我92歲的母親中風23周年,僅此送上我們昨天的合影,也作為對朋友們的一個匯報吧!
祝您工作愉快,身體健康,家庭幸福——永遠的金鐘先生!並祝《開放》各位同仁萬事如意!

     小雅  2015年4月4日



寄件者: lixiong Wang北京)
日期: 2015年4月3日 下午8:51

金鐘兄,
《開放》是你的人生,是我們的人生之友。向你二十八年的大義與辛勞致敬!並祝你下一半人生幸福美滿!
           王力雄​


寄件者: 温云超 (美國)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上午11:26

金鐘老師保重,這一仗還沒打完,但老兵總有退伍的時候。



寄件者: Feng 封從德(美國)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下午12:10

      向長期堅守的金鐘兄致敬。從德



寄件者: Jiaqi Yan 嚴家祺 (華盛頓)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下午1:21

金鐘兄:
  《開放》數以千百萬的讀者,都記得你的貢獻。沒有遺憾,沒有憂慮,更沒有煩惱,用『開放』的心態對待未來的生活。當我們走向人生的一個新階段時,離開你熟悉的傳媒世界——『第三社圈』,更重視人生的『第一社圈』——家庭和『第二社圈』——親友的關係,安心地傾聽這個世界發出的聲音,力所能及地作出反應,有尊嚴地把我們的生命融入知識和智慧的海洋。
                               嚴家祺 2015-4-2



寄件者: Pu Zhang 張樸(英國)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下午2:47

流芳歷史,雖然停了,影響依然。
謝謝金鐘、詠梅這些年的辛苦努力。
     張樸



寄件者: George Choi蔡可風(紐約)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下午3:04

寧可你說的停刊,是四月一日愚人節之玩笑。  可風



寄件者: tienchi liao 廖天琪(德國)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下午4:48

金鐘,
開放停刊是令人遺憾和沮喪的。你的來信情真意切,開放在以往的數十年裏,的確折射了中文知識界的思想和精神的脈動,感謝你克服重重困難,為眾人,特別是生活在大陸的群體,提供了這樣一個平臺,讓他們能自由地表達心聲,這在當代的文化史上是留下了跡印的。

這個世界,包括中國和港臺,的情勢真是瞬息萬變,科技發展迅猛,把人文思想和藝術、哲學遠遠拋棄在後頭,讓我們這樣的文人有點迷惘和不知所措的尷尬。當然,這也許跟年紀有關,全球的資料化已經讓科幻走進我們的日常生活了。

你現在常住美國嗎?世界雖小,我也經常外出旅行,但是跟老友見面談天的可能性可惜並未增加。我定居在德國科隆,每年還是會去美國走一遭。祝你和Stacy及你們的女兒Sophie闔府安康愉快
      天琪



寄件者: Jing Zhang 張菁(紐約)
日期: 2015年4月2日 下午6:58

謝謝金鐘。我正在澳洲開會。10後回紐約,到時拜讀。
      張菁



寄件者: 洪美華(台北)
日期: 2015年4月3日 上午6:03

你能苦撐這麼久,已經超越世界上任何獎項了,香港必須永遠記住你的貢獻締造了香港民主不可磨滅的基石。
以你為榮!
      洪美華



寄件者: 陳秀美(台北)
日期: 2015年4月3日 下午10:26

金鐘:完完全全理解和支持你的作為.祝福你.有機會來台北,請你吃飯.
        陳若曦



寄件者:Josephine Chiu-Duke 丘慧芬(加拿大)
日期 2015年4月4日 下午4:34

金鐘,
謝謝通知。不論如何,你與開放雜誌都已經從論說上對歷史盡了責任, 這是一個可貴的貢獻。開放網站延續言責的傳統,又有排行第一的評等,相信會發生持久的影響。加油!
      慧芬



寄件者:Jingming Xiong 熊景明(香港)
時間:2015年4月1日 下午11:35

金鐘、詠梅:

這副擔子,終於卸下。替你們鬆了一口氣。
以後應該可以多一些時間出來走走。
希望約你們到家裏來聊聊天,並嘗嘗我煮的雲南米線。

     景明


寄件者:楊繼繩(北京)
時間:2015年4月2日 上午3:00

金鐘兄:可惜了!還是王熙鳳說的:千里搭帳棚,哪有不散的筵席?停了就停了,《開放》已經進入了歷史。歷史會記住它的,當然也會記住金鐘。
        楊繼繩


寄件者:篾冒(中國)
時間:2015-04-02 1:19 GMT-04:00

金總編:

  得知貴刊的停辦,十分遺憾。但只要還有《開放網》在,不同的聲音繼續可以傳播出去。第三期未收到,望賜。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祝真理的之聲逐漸得到宏揚、光大!發展!祝爭取民主的偉業早日得到成功!                                        
        篾冒上



寄件者:裴毅然(上海)
時間:2015-04-01 2:45 GMT-04:00

開放停刊事,已知悉。金兄不易,我很理解。感念兄對拙著的關心。
大陸學人的評價陸續傳來,最有代表性的是:抵得上幾個坦克師。但最強烈的第一反應還是為我的安全擔心。
祝後天1908書店研討會成功!
        裴毅然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