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追猛打 決不放過穹頂
作者: 史宗偉

專題

更新於︰2015-03-2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要追究「穹頂」
而不是柴靜

衛立煌當年有通共的嫌疑,國民政府擬予懲處。1948年12月25日,中國共產黨宣佈四十三名頭等戰犯名單,衛立煌赫然在內,位列十三。衛立煌長出了一口氣說「我有救了」,國民政府果然放棄了對衛立煌的懲處。

新任環保部長陳吉寧評論柴靜女士的霧霾調查《穹頂之下》說:「我想,這個片子對喚起公眾關注環境健康問題也有重要的促進作用,所以我特別贊賞這個事情。」因為陳部長肯定了《穹頂之下》、肯定了柴靜,我們就要反對嗎?因為《人民網》等各大網站助推了《穹頂之下》,我們就要反對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包括了「自由、民主、法治」在內,我們是不是也要反自由民主法治呢?

毒霾是關乎每個人每時每刻身體健康的大問題,是天字號第一位的大事情。《穹頂之下》最為重大的現實價值在於剝洋蔥,將毒霾的危害和成因一點點、一層層的剝開來,讓每個人都看得清楚明白,並引發每個人的進一步追究思考——怎麼活?怎麼辦?《穹頂之下》雖然沒有剝開毒霾成因的最後一層,但最核心處的那個毒核也已經是眾矢之的、昭然若揭的了。

在現實條件下,《穹頂之下》做到位了。片子里說:只有每個人起來負責,每個人都敢於說不,才能解決我們自己的環境問題。

向柴靜女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從民眾自發問責春晚歧視,到雲南律師退出律協,到柴靜的《穹頂之下》毒霾調查,中國公民社會正在民間滋生成長!

公民社會的成長要植根於公民人格的養成,植根於公民語言、概念系統、思維方式等從專制體系下解放出來的全面更新,否則自稱公民還是脫不掉新瓶裝舊酒的窠臼。今日不少最勇敢、最激進的公民戰士正是滿腦子的舊概念、舊思維,滿口的舊語言,與專制者當年誓爭民主沒甚麼兩樣,而且也並不比專制者當年更高明。

柴靜的《穹頂之下》不完美,但在現實條件下,已經是太難得了。一些激進人士指斥《穹頂之下》為維穩、小罵大幫忙,這背後正是極端思維、專制毒素在做祟。我們都在那樣的毒素浸泡中長大,中毒到骨髓了!

《穹頂之下》的空前轟動在於其選題的重大關切——與每個人每時每刻的生活和健康密切相關,也在於其節目質量——內容的豐富及通俗明晰。我不相信是由官方和柴靜一起精心炮製出來的,官方沒有如此高明,柴靜更不會那麼下作。

該受責難的是那個「穹頂」,而決不是柴靜。一些最勇敢、最激進的鬥士不把矛頭對準那個「穹頂」,卻反過來衝向了柴靜,這是甚麼邏輯?

《穹頂之下》的轟動效應出來之後,官方想能管控輿論、引為己用則是必然的,相信民間各方也都會競相利用之。

被罩在「穹頂」之下的、與我們每個人每時每刻的生活和健康密切相關的不僅僅是空氣,還有土壤、食品、水⋯⋯

作為一名記者,柴靜做了她應該做的事情,我們每個人又該做些甚麼呢?——要窮追猛打,決不放過那個「穹頂」。

2015年3月1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