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把子復活:殺死中國高校?
作者: 素 清

專題

更新於︰2015-02-2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近平1月20日在中央政法會議上,竟然重提毛時代的殺人口號「要牢牢掌握刀把子」。可以看到的是,刀把子首先指向高等院校,一系列嚴控措施已經出台。


●習近平一句刀把子要牢牢掌握在黨和人民手
中——全國政法系統聞聲而動,到處開會落
實最高指示——還是毛時代一套!

人類整體的歷史是一部上進史,由廝殺而到談判,由割裂而到共識,由長官意志而到民主監督,算上最新社會主義老牌國家古巴也邁出了一大步,加上此前的緬甸、越南等,世界大的走勢無不體現在「以人為本」。顯然,任何為專制獨裁所打扮出的「共和國」,從歷史的長河裡來看,最終不過是曇花一現。畢竟,大勢所趨,逆勢者,賊也。

國家現代化治理的本位必然是「法律」治國。但如果此時此刻,有人公開提及綠林好漢專用詞,如「刀把子、扛把子、總舵主」等「殺人誅心」怪論,而這個人恰恰是最高領導人,你會不會覺得年代穿越了?是吧,有些不相信這話是真的,或者中國式思維,難道有人敢造「首長」的謠?最終查閱這都屬實時,能不唏噓一下嗎?能不倒抽一口冷氣嗎?也許,腦海中,突然就冷不防看到這樣一幅畫面,殺、殺、殺死「敵人」。    

  「反右」首提「刀把子」

面對博大精深的中國語言辭彙,可能許多人還不太理解「刀把子」的咄咄逼人雛形。互動百科中解釋,刀把,多用以比喻兵權或殺生大權。李六如《六十年的變遷》第六章五:「黎元洪身邊全是舊人,刀把子操在他手裡,到底可靠不可靠?」茹志鵑《高高的白楊樹》:「刀把子總有一天會拿在我們手裡的。」

也許有人說,黎元洪們是封建舊時代,我們都新中國了,哪有什麼刀把子?好,那就更拉就點,1957年「反右」時,當年9月13日人民日報在頭版報導《握緊人民民主專政的「刀把子」首都法律界粉碎右派實現資產階級復辟陰謀》裡首次提出「刀把子」。文章稱,右派分子猖狂地向人民法制進攻的目的是想奪取已牢牢掌握在人民手中的「刀把子」,企圖推翻人民民主專政。

再說,你還可以提及那是特殊階級鬥爭年代,情有可原,改革開放後哪有什麼刀把子?好,再次給你證偽,2015年1月20日中央政法工作會議召開,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近日就政法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要不斷提高政法隊伍思想政治素質和履職能力,培育造就一支忠於黨、忠於國家、忠於人民、忠於法律的政法隊伍,確保刀把子牢牢掌握在黨和人民手中。

沒錯,你還有什麼好「反駁」的?刀把子重出江湖,正常來說意味著血雨腥風,畢竟刀鋒所向披靡;畢竟磨刀霍霍向豬羊。

重提「刀把子」的意義

必須要知曉,在「依法治國」的深層次內涵下,黨魁又提出「江湖術語」,是否與法治相背離?其實從該黨歷史上來看,也並不違背。一方面是「依法治國」要表現的恰到好處,今天中國社會的絕大多數人都意識到,其實質含義不過是「党國天下」,黨統一一切,治你們,而非黨自身。

另一方面,從黨史上分析,一般在黨面臨重大難題或者內部鬥爭時,重提「江湖路」,更多地是為下一步鬥爭作輿論導向,這包括了階級鬥爭,內部鬥爭等。

再拿出實際案例,1964年5月15日-6月17日,中共中央舉行農業規劃和農村工作會議。會議認為全國基層有三分之一的領導權不在我們手裡。在這種對現狀不切實際的估計下,毛澤東提出,在農村、城市搞四五年,不要急急忙忙,城市「五反」,要增加劃階級的內容。會議還強調搞好「五反」、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是挖掉「修正主義根子」,防止資本主義復辟,使黨和國家永不變色的保證。其後,發生了什麼,想必眾人皆知。    

因此,從歷史的角度來看,當下重提「刀把子」有著非同尋常的含義,一方面是擔憂「刀」可能滑落他人,於黨有害;一方面,則矛頭直指兩個領域,一個是黨自身內的「蛀蟲」,一個則是黨外的「不和諧分子」。    現階段判斷的話,在黨政軍「萬眾歸一」的情況下,反腐利器空間依然較大,刑不上二代被打破,刑不上常委被打破,下一步打出更大老虎,既在市場預期,又恐難以深挖。但至少現狀上看,從嚴治黨,目前還沒有其他力量能與「黨」抗衡,別忘了,真正的「刀把子」軍隊,近兩年也是大調整。

目標在 高校:一系列嚴控措施   

那麼,此番「刀把子」到底劍指何方?如果把時間週期拉到近幾個月來看,可能是高校。

我們再具體分析,2014年10月15日文藝工作座談會召開,周小平、花千芳等正式從網路紅人步入官方視線;11月6日,陝西省委宣傳部等邀請周小平到西安會談;11月13日,《遼寧日報》用一個整版刊發公開信《老師,請不要這樣講中國》。

今年1月20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最近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高校宣傳思想工作的意見》。強調指出,意識形態工作是黨和國家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高校作為意識形態工作前沿陣地,肩負著學習研究宣傳馬克思主義,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實現中國夢提供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援的重要任務。

《意見》指出,要切實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進教材、進課堂、進頭腦。強調要統一使用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重點教材,把統一使用工程重點教材納入相關專業人才培養方案和教學計畫,把工程重點教材作為國家級重點規劃教材,把工程重點教材使用情況作為教學評估的重要內容。要建設學生真心喜愛、終身受益的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   

《意見》強調,要扎實推進師德建設,落實高校教師職業道德規範,完善師德建設長效機制,實行師德一票否決制,完善加強高校學風建設辦法,健全學術不端行為監督查處機制。要嚴把教師聘用考核政治關,探索教師定期註冊制度。    

1月24日,《求是》雜誌的官網《求是網》發表了一篇署名評論文章,批評中國一些高校教師利用大學講臺抹黑中國,並特別點出了賀衛方和陳丹青的名字。

對了,在此之前,貴州省教育廳近期要求各高校「建立全覆蓋的課堂教學視頻監控系統、教師授課全程跟蹤系統」。   

實行點對點的打擊策略

顯然,從上述時間軸來看,意識形態對「高校」的嚴控,已經從表面逐漸延展到個體,具體落實應該為期不遠,部分高校學者稱,已經接到嚴厲警告,有撤職當圖書管理員者,也是被帶走訓話者。

高校岌岌可危。而從打擊的方法方式上,不難看出,點對點打擊這也是最優策略。其一,新社交平臺帶來的獲取知識便捷化,如果打擊面太大,比如嚴控互聯網,則輿論壓力太大,最近打擊gmail郵箱以及VPN也都是一對一,沒有引起太多人注意;其二、高校肩負著龐大的洗腦教育工作,洗腦成與否,直接影響個體未來走向社會的價值導向,這個意義就太大了,算是人的「根子」,根子控制不好,長出來就一定不符合黨的需求。   

當然,短期來看,「刀把子」之狠歷史公認,但中長期來看,「刀把子」始終難敵普世價值「心把子」。更願意相信,越是如此打壓高校或社會,越是反彈力度更大。這個時候,用什麼招,恐怕都為時過晚,畢竟「網」開了,就真的難以控制。   

詩人食指在1968年的《相信未來》一詩中寫道:

「當蜘蛛網無情地查封了我的爐臺,當灰燼的餘煙歎息著貧困的悲哀,我依然固執地鋪平失望的灰燼,用美麗的雪花寫下:相信未來。」

(來源:BBC網站)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