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權力保衛戰
作者: 曉 鳴

中南海

更新於︰2015-02-24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玩文字遊戲如說繞口令,什麼國法是必守規矩,黨章是總規矩,紀律是剛性規矩,傳統和慣例是黨內規矩。不愧職業黨官,習將黨八股融化在了血液裡。


●中共反貪不依靠法制的公檢法,而利用黨內的中紀委。
和明朝皇帝使用特務機構「錦衣衛」整肅異己有何區別?

習近平上臺兩年有餘,集中辦了一件大事——打老虎拍蒼蠅,表面上似乎對腐敗深惡痛絕,擺出挽救中共出腐敗泥沼,以免亡黨亡命的架勢。然而,聽其言觀其行,卻越發能看出,習的招招式式都是在報復政敵,清除異己,穩固大位。

進入新年,習多次主持會議,以中紀委會議為先導威懾全黨;再主持政治局國安會,聽取6常委分工負責的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國務院,以及最高法、最高檢等機構黨組的工作匯報,凸顯習凌駕其餘常委、凌駕黨國最高權力機關的絕對權力,集權之露骨有超毛趕鄧之勢。

中紀委成反貪錦衣衛唯習是從

有人忽悠「不明真相」的人說,習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卻又不說是什麼棋,有什麼藍圖步驟?查中國官媒,好像只有王紀委書記講過,反腐敗要先治標,後治本。兩年過去了,卻並未見習王有治理貪腐體制之本的任何方略出臺,公眾反見中紀委自治成了手握習授尚方寶劍的新朝「錦衣衛」,整人護主功夫甚至勝過前蘇聯臭名昭著的KGB。

王書記的人馬拘人審人不都是在半夜三更,有在光天化日下的。官媒披露,有黨政領導人在主持會議時當場被便衣「拿下帶走」,下落不明。不知多久以後,其名字才可能出現在中紀委網站的被查處名單中。整個過程根本沒有警察、檢察院、法院什麼事,到了黨中央將該官開除黨籍,移送司法機關時,公眾仍被蒙在鼓裡。案件數月乃至一兩年都不起訴、不開庭,,也未見被告或其律師表態。各級黨組織紛紛登報擁護中央查辦貪官,官媒開展大批判,擠牙膏式地曝光落馬貪官的通姦和權色交易、權錢交易及繳獲的贓款贓物、同案朋黨窩案等,情節勝過好萊塢警匪片。

習總則帶頭罔顧國法,親自主持召開中紀委會議,公開點名批周永康、徐才厚、令計畫和蘇榮「嚴重違紀違法」。習公然無視國家檢察機關和法院之存在。尚未見檢察院、法院公佈四大案的開庭日期、審理轄地,檢方也未公佈對四人的訴狀,黨主席就已經未審先判四人有罪,為全黨全軍全國樹立了無法無天之榜樣。預告此後的庭審不過是擺樣子,執行習命令而已。這也難怪,因為習總可能根本沒有讀過《刑法》及《刑事訴訟法》,全然不知法律和程式正義為何物。

反貪整肅成為黨爭新常態

習王反腐日益顯現整肅黨內派系指向。習強調「黨內決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決不能搞小山頭、小圈子、小團夥那一套,決不能搞門客、門宦、門附那一套。」再看兩年來中紀委反腐「成果」,似乎都是在掃平周老虎山頭。官媒在周落馬後,不斷批判周結黨營私,建構四川幫、秘書幫、石油幫、政法幫。而這些「幫派」皆為周前常委發跡和退休前的勢力範圍。更詭譎的是,海外網媒傳出長篇的周永康自辯書,對此矢口否認,真偽難辨。但中國當局拼命封鎖,甚至將載文網站攻擊至癱瘓。

海外媒體還有「新四人幫」之說,指薄、徐、令都是周老虎朋黨,曾結夥反對習接班,圖謀搶班奪權。甚至演繹出類似林彪四人幫的「陰謀」罪惡,有金錢美色、聯姻結幫,甚至密謀暗殺。我難明真相,權當讀小說、看劇本,靜觀其後續之變。

值得關注的是,習王大抓周朋黨之時,並未見黨中央和官媒透露習要整肅其他幫派。如在李鵬之子李小鵬所在的山西,省委班子大換血,民間稱有個貪腐「山西幫」。但未見中紀委順藤摸瓜,抓出其背後的中央靠山。不知是因為山西幫在京城有「鐵帽子王」罩著,還是李家根深蒂固,整肅還須假以時日。外人只有拭目以待。目前看,習王反腐仍是項莊舞劍,意在報復整肅周老虎及其「朋黨」。而拍蒼蠅之舉不過是為討好民意,威懾下屬,立威專權。


●中共打虎的同時加重對維權、異議人士的打壓。河南于世文陳衛夫婦案,至今
于世文還關押在黑獄中。他們倆曾是陳破空組織廣州六四學運時的頭面人物。

習執政逆民意打壓民間超江胡

反貪污腐敗本是利民利國大快人心的事,但是在中國大陸,不僅沒有出現如當年毛遺孀江青四人幫被華國鋒拍板拿下後,北京及全國各地民眾歡欣鼓舞的盛況,反而可見京城政治氣氛詭秘,當局草木皆兵,喉舌欲言又止、傳言滿天飛亂象。網上中共貪官演義層出不窮,令人分不清哪是中共內鬼放話,哪是媒體編故事賣廣告。

按照正常邏輯,一個黨貪官的級別如此之高,贓款金額之巨前無古人,主政者必設法改革舊制,但習卻除惡安民。但反腐運動至今並未惠及普通民眾,更不必說那些冤假錯案的受害者,得利的是反而是敗絮其中的黨官集團。為籠絡因反貪而怨聲載道的官心,習不經人大討論、不經立法就決定給特權階層「公務員」一次性大幅度加薪。據媒體披露,習此次給自己和常委們的加薪幅度達62%,卻未如此大幅提高官方的最低工資標準。難怪有村民在網上貼出要求「停止給公務員加薪,提高農民養老金」的橫幅。

習王反貪「新常態」之反常還表現在對民間聲音的打壓上。習一直在拘捕重判揭露中共官場弊端,呼籲公佈官員財產的民間人士、自由記者,封鎖報導中共高層海巨額資產的外國媒體,拒發外國記者入境簽證。如中國資深自由媒體人高瑜因「透露」中共文件,未經審判,就被國家電視臺公開羞辱。維權人士郭飛雄因支持南周的憲政夢,被拘押超過500天,不許放風。北京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因開辦維語網站,宣導民族和解,被判身監禁,並沒收家產。習封了一個維族人的口,卻堵住了維族人表達訴求的和平管道。禍患無窮。

習上臺以來,對民間人士的打壓比周老虎10年暴力維穩還嚴厲,至少使出兩個陰招:一、以文革批鬥會的形式,在電視上公開羞辱網路大V,羞辱明星,卻未見CCTV如此對待與貪官勾結成姦的女主播們;二、打壓罪名隨意化,警方拘人,動輒控以「尋釁滋事」、「擾亂社會秩序」,甚至「煽動顛覆政權」等罪名,長期關押不送審,還不准親屬律師會見,不許看病就醫,將法律玩於股掌之中。依我看習是色厲內荏,不怕貪官,最怕民間的不同聲音,極端仇視揭露真相、堅持真理的獨立人士。

習倡規矩論開歷史倒車

習大權在握後,突然成了喉舌宣傳的「理論家」,不斷推出新提法,最新的如:不許妄議中央論、講規矩論、掌握刀把子論等,越來越兇相畢露,殺氣騰騰。回顧毛掌權一生,留下雄文五卷;江在位13年,憲法記載下「三個代表」論,胡10年則有「科學發展」論。

習龍椅尚未坐穩,「理論」就已被輯成多本著作,比毛還「天才」。可惜讀來皆雞零狗碎,不是秘書起草的講話稿,就是內部講話整理稿,文字粗俗、邏輯混亂、思想落伍,全無現代文明影子。而能體現習思想高度的在職博士論文至今未見公之於眾,亦未見收入習論書。

當年,毛只信「造反有理」,藐視一切規矩,挑戰一切傳統。如今習要全黨守「規矩」,將黨章、黨紀、法律一勺燴,要求全黨「把守紀律講規矩擺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習玩文字遊戲如說繞口令,什麼國家法律是必守規矩,黨章是總規矩,政治紀律是剛性規矩,不成文傳統和慣例是黨內規矩。不愧職業黨官,習將黨八股融化在了血液裡。

習強調「政治紀律更是全黨在政治方向、政治立場、政治言論、政治行動方面必須遵守的剛性約束」。按照中共話語體系,遵守政治紀律是指黨員必須聽命于最高決策者。中共領袖歷來既不是全黨選舉的,也不是法定的。黨魁就是「按規矩」確立者。中共黨史上,優勢黨章憲法皆廢紙一張,遠不及最高指示管用。

中共的規矩是全黨服從實際的最高領袖,而究竟誰說了算,有時是黨內機密。當年毛澤東退居二線,卻能以黨主席身份迫害死國家主席劉少奇,罪名是劉在中央搞「獨立王國」。鄧小平當權,以軍委主席身份垂簾聽政,先以鎮壓學運不利為名,開元老會議逼退總書記胡耀邦;再以分裂黨中央為名,軟禁反對開槍鎮壓的總書記趙紫陽致死。黨規國法何在?

中共內鬥歷來不講規矩,只爭最高權力,勝者可凌駕黨國之上。習在中共官場歷數十年,深諳其道。所以一接班就抓權,違憲設立無數超級小組,習自任各組長,全面掌控黨政軍特、意識形態和政法司法部門,以中紀委為錦衣衛控制官場,提出守規矩論,以他所認定的「規矩」治黨、治軍、治國,不許黨內及民間存在任何不同的聲音。習試圖用政治紀律約束全黨表明,他仍然立足未穩,正如他所說,反腐還沒有取得「決定性勝利」。

結語

習的帝王夢可能實現嗎?看網上民意可略知一二。習上臺兩年多,就超越歷任中共黨魁,成為被民間起外號最多的書記。中共官媒吹捧習是全黨的大爺(大大)。線民則稱他為:「習包子」、「習夢思」、「習特勒」、「習禁評」等。害得習拼命封網消音,誓言要奪回輿論陣地。中共執政60多年,竟淪為靠一個被線民不斷調侃諷刺的內定接班人掌舵,有可能爬出貪腐污泥而自救嗎?

(曉鳴:資深新聞工作者)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