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匆匆離開北京?
 
我為什麼匆匆離開北京?
作者: 隋 詩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5-01-1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一位在德國工作的男士武三從德國回北京出差。回國二週,就提前返回國外。原因何在?親友、同學都在問他:「你在外國,融入他們社會了麼?」他想說:「我在德國比在中國融入得好。」

才回北京出差二周,就粉塵中毒了,機票改簽,我提前返回國外。

內部員工手冊上寫著,中國自來水品質普遍非常劣質,出差建議用純淨水刷牙。

去客戶那裡看到領導把下屬訓的跟孫子一樣,雖然挨訓的人不是我,但是我覺得看到這一幕很不舒服。

在北京的出入境管理局門口遇到一老頭騎車摔倒,我正準備去扶,可能因為長得太傻,旁人拉住我了:「你想和這老頭糾纏一輩子麼!」

辦身份證,走後門回

國辦新身份證,在北京,被我們街道的戶籍警察大姐呼來喝去。讓我3周後自取,我說,「能加急辦理嗎?」人家就特別不耐煩說:「不行不行,憑什麼給你加急呀?

大家都急。」然後我問「能讓我舅舅幫我代取嗎?三周之後,我不在國內了。」她說:「他手指頭上有你的指紋嗎!?」句句都是反詰句,一句正常的陳述句都不會 說,而且分貝特別高。我沒有耳背啊,不用吼。

需要出生證明,我就打電話給北京的某派出所,他們說:」你戶口在北京,但你不是北京生的,你去找出生地辦。⋯⋯我就給出生地的派出所打電話,他們說:「你戶口在北京,找北京去辦。」我一直在和他們扯皮,後來朋友幫忙走後門給我辦了一個⋯⋯(我本來很希望遵紀守法,可是遵紀守法沒法辦啊。)

客戶的工人小弟,看見我們工作,檢修設備,他幸福陶醉的說了好幾遍:「祖國富強了!你看,德國人都來給我們擰螺絲。」我特別想問他:「這麼富強,為什麼你們的洗手間裡連洗手液都沒有?為什麼沒有廁紙?為什麼90分貝的工作環境,你都沒有防噪音耳塞?」

客戶痛斥水污染、空氣污染、土壤重金屬污染,然後說自己所有的生活用品、食品、牛奶、果汁都在麥德龍買進口食品,家裡裝了最高級的淨水器和空氣淨化器。我說:「垃圾分類,就會一定程度減少水污染、土壤污染。」他說:「那多麻煩呀!」

崇洋人同事,當我是翻譯

去蘇州拙政園,遊人攀花折柳,吐痰扔垃圾,推推搡搡,大聲喧嘩。去秦皇島旅遊,好多很穿著漂亮長相可愛的小孩在海灘上隨手扔垃圾,父母視若無睹。我剎那間覺得這些小孩面目可憎起來。和金髮碧眼的同事出差,酒店服務員幫我同事拖行李,不管我,但是,我還比同事多拿一個箱子。

最強大的是,我這個同事信不過中國的酒店,他不允許酒店用他的信用卡作「押金預授權」(德國/瑞士入住酒店都無需信用卡押預授權),然後,酒店前臺不同意,我剛準備開口給同事解釋,中國必須要押信用卡或者押現金,才能入住酒店。可是,酒店大堂經理說:「好吧,不用押信用卡預授權,也不用押金。」⋯⋯我瞠目結 舌,如果是中國人,酒店會答應嗎?

很多場合被陌生人問過:「你賺多少錢?開什麼車?買房了麼?住多大的房子?」

在河北,計程車司機要騙我的德國同事,開了15元左右的路程(我們每天都開這段路,理應11-13元之間),開口要50元,我說:「太貴了,20吧。」(因為我覺得他穿得很破,也蠻可憐的,所以我想在國外給小費也要給1歐,無所謂,就當給他小費了)司機罵我:「漢奸!」

我的職務比德國同事高,可是去客戶那裡,他們都以為我是翻譯,對我的白人同事禮遇有加。

司機開高速送我們去機場,我猛地醒來,睜眼,看見一輛大卡車在高速路上錯過了一個出口,立刻剎車,在全速倒車,我突然大喊:「這個卡車在倒車!我在夢裡,對不對!」我的德國同事憂慮地說:「我也希望這是在夢裡!可是這不是夢!這是真的!」

在深圳,我們的司機開帕薩特,然後送我去銀行辦手續,這個銀行的停車場很小很擠,出口和入口就一個車道,正常人都會先出再進(停在裡面的車要騰地方給準備開進來的車呀)。我們的車,馬上就要開出去了,這時候來了一個賓士S系列的車,司機大嬸一臉的蠻橫說:「給我倒車!」我們司機說:「我不開出去,你根本進不來呀,當然我要先開出去。」大嬸說:「我不管!」然後叫來了保安,銀行的保安,一看見她開著賓士,我們開的帕薩特,就立刻對我們很不耐煩地說:「倒車倒 車!」⋯⋯(其實我們車後面沒有地方可倒了)

赤裸裸的種族歧視

經常住在瑞士酒店(誤以為住客素質會比較高些),早晨進電梯的時候,電梯空間狹小局促,為了避免尷尬,就狠傻氣的說:「早上好!」我拎著公事包、西裝革履,電梯裡的一個人對我說:「我不買保險。」

客戶在中國已經習慣,總覺得我們要騙他們,我們說/答應的事情他們都不相信。大小客戶也從來沒有長期規劃,所有的方案都要催促。可是拼命加班趕工期,交給他們之後,他們其實也沒有用,在廠房裡擱置著⋯⋯

在中國,每次扔所有的垃圾,都有強烈的負罪感,因為無法分類。

在一個世界最先進的廠房裡面,擺滿了德國產的各種機器,包括廠房的設計也是德國做的。國企客戶在下屬面前說:「美國馬上就要完蛋了,歐洲也不行了。中國馬上就要超越德國了。其實GDP已經比德國強了。」過了一會兒,散會了,人都走了,他問我:「怎麼移民德國啊?我兒子20多了,我們也想幫他辦移民。」

某國企大領導看了我同事的手機照片,對我的外國同事說:「你什麼時候準備離掉你老婆?中年婦女了。中國大把的年輕漂亮姑娘。」我聽了以後覺得很羞恥⋯⋯這是什麼價值觀啊。

參加同學聚會,看到同學小孩被隨便放在車座位上亂爬,我說:「買個兒童安全座椅吧?這樣對小孩安全。」同學說:「那東西就是騙人的,破塑膠,還這麼貴!」可是他開一個全新的奧迪A6L啊(我同學都比我有錢)。

去客戶工廠,廠門口貼著招工廣告,上面寫著:「體健貌端、年齡24歲以內,性別:女」⋯⋯我一想,德國的招工廣告,普遍都寫著「同等條件下殘疾人優先錄用」,而且萬萬不敢直接年齡歧視,性別歧視的⋯⋯

和德國同事去客戶那裡,客戶一邊和我們喝酒,一邊說:「你看你們來了個白人,就很好,XX公司派來的現場工程師是個黑人,我都不和他一起吃飯,我嫌他髒。」德國同事聽了赤裸裸的種族歧視,徹底崩潰。

親戚、朋友、鄰居、同學都在問我:「你在外國,融入他們社會了麼?」我心裡默默地說:「我在德國比在中國融入得好。」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