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提倡質疑政府
作者: 鄭恩寵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5-01-1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依憲執政首先是政黨服從憲法,而不是政黨不受憲法的制約。若中國有憲法法院,毛澤東發動文革會被憲法法院審判。中共也可能被宣佈非法, 判違憲。


●好萊塢大片《暴力街區》鏡頭。宣揚質疑政府。和中國宣揚黨領導以法治國,背道而馳。

中共作出《依法治國》決定後,有人稱2015是「依憲執政」元年,可如今的中國大陸,誰最有權違憲?習近平是心知肚明的。正因為執政黨的違憲,才導致體制性腐敗及難以治癒的僵局。去年十二月十一日,中紀委出台了《關於加強中紀委派駐機構建設的意見》,向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辦公廳、人大和政協等七家機關派駐監督機構。在140多家央級黨政機關中,中紀委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派了52家。對中共的「依法治國」各界從未達成共識,2015年,也許是風險多多之年。

蔡曉鵬在中紀委大膽放了一炮

中共四中會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在《人民論壇》發文《敵對勢力把「法治」作為武器》,稱:「有些人把法治作為招牌,大肆渲染西方法治理念和法治模式,目的就是企圖從法治問題上打開缺口,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決定》旗幟鮮明地向國內外宣誓我們堅定不移走中國社會主義法治道路」。

中共全會前的2014年10月15日,在中紀委與全國工商聯民營企業家座談會上,作為全國工商聯農產商會的代表、北京金百瑞果苑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蔡曉鵬大膽「放了一炮」,提到基層執法部門的行為屬「鬼子進村」、「半夜雞叫」、「土匪」和「地痞流氓」等。他披露,其公司花了一年多時間才完成四百多項審批文件,但2013年因原QS生產許可證到期被迫停產,轉向河北代工。公司二審通過批准的「果醬」專案,耗時兩年半,直接成本200萬元,而停產造成的間接損失數以千萬計。蔡厲喝:「誰應埋單?」!

座談會後,中紀委和工商聯要發言稿,蔡答應整理後上交。11月下旬,網上突然轉發了《蔡曉鵬:我在中紀委說了什麼?》,題為《國缺廉律 鼠輩猖獗》。

九千字發言稿,將一些基層政府人員明目張膽、侵害騷擾企業的「賊盜」行為,歸類為「白吃黨」和攔路搶劫的「土匪」,是敲詐勒索、滾刀肉式的地痞流氓。蔡認為,從農業和食品行業角度,「三農轉移支付」已成為高腐敗領域。蔡將其概為:官奪民產型、親友特惡型、吃工程返利型等。在食品監督領域的公權濫作為和不作為已嚴重失控,包括前置審批環節所需檔及18個部門,400多項,審批關卡越來越多,時限越來越長,審批過程收費多,灰色支出大,「學費」昂貴等。最後,蔡列出14條「變法改革」建議,提出要立嚴法,維私權,束公權,促廉潔。

蔡希望「由紀委到會領導,把我上報內容反映給王岐山。發言草稿整理後上報工商聯、中紀委」。今年64歲的蔡,是中國人民大學78級法律專業畢業生,曾供職國務院商務部、農業部等,後辭職從事企業經營,媒體披露其早年與王岐山有共事經歷⋯⋯

只有執政黨最有資格違憲

中共四中全會後,設在內地的共識網刊登了許多法學家的不同聲音。上海華東政法大學憲法學教授童之偉認為:「建設法治國家成敗關鍵是執政黨模範遵守憲法,國家機關模範遵守憲法。誰有違憲的‘資格’?只有掌握公權力機構官員違背憲法的行為才構成違憲,普通公民違憲表現為違反法律。中外歷史上所有嚴重破壞憲法實施的重大事件,如導致魏瑪憲法和我國一九五四年憲法全面潰敗的那些事件,都是執政黨和公權力的違憲,全面潰敗的那些事件,都是執政黨和公權力的違憲運動導致」。

如今在中國大陸誰是執政黨?誰在掌握著公權力?那就是中共。有中國法學泰斗之稱的前中國政法大學校長江平,在共識網談到:「落實憲法的最關鍵之處,是建立違憲審查制度。我們的憲法之所以沒有能夠得到很好的貫徹,就是因為缺乏違憲審查制度,到現在為止,我們雖然有憲法監督的機制,但實踐上沒有任何一個案子進入違憲審查程式。我們不應強調黨對法治的具體領導,黨不能干預法治。司法獨立是應該放在絕對地位,審判權和檢察權都要獨立。要真正實行法治,就離不開我們政治制度改革,對治理者本身也要有規馴和約束,實際上就是怎樣對黨和政府權力進行約束」。

江平談到律師的政治地位是實現憲政的標誌,他說:「我經常講,一個國家能不能實現民主,能不能實現憲政,律師是重要的一個標誌,一個國家的民主越發達,法治就越發達,律師就越發達。反過來一個國家警察的權力過大,律師的權力就會縮小。所以,律師是法治社會晴雨錶,這是絕對的」。

好萊塢電影提倡質疑政府

去年12月10日上午,北京大學行政法學教授賀衛方應邀到廣東,為一千名老幹部作中共四中全會《依法治國決定》的報告,被中國社會科學研究名下「國家文化安全與意識形態研究中心」官方微博稱「吃共產黨飯,砸共產黨鍋」。

中共全會後,官方出動了所有文宣機構,稱「依法執政」不是西方的憲政。例如,《人民日報》等刊發了對莫紀宏的採訪,莫認為:「依憲執政不能簡單地等同於憲政,依法執政就是指中國共產黨依照憲法治國理政,並在憲法範圍內活動。總而言之,我國的依憲執政絕不是西方資本主義的憲政,兩者存在著涇渭分明、不容混淆的根本區別」。

日前,中共四中全會文件起草人之一的胡雲騰稱,「依憲治國」和「依憲執政」一度被從中共《依法治國決定》草案中拿掉。緊接著《中國青年報》刊發了《好萊塢電影中的憲法精神》,作者傅達林。該文提到:「我和愛人都喜歡看電影,看的多了,愛人總結出一個‘規律’;好萊塢的電影裡,最大的幕後黑手往往藏在政府內部,最後還得靠個人英雄力挽狂瀾;相反,國產電影裡政府則是最後的「救世主」。兩國影視中刻畫的政府形象不同,反映出人們對政府的認知差異,其實,好萊塢電影背後的邏輯,乃是美國的憲法精神。美國人不願意為憲法找一個統一的‘指導思想’,但有一種一致性邏輯,最終體現在一部成文法之中,並支配著美國二百多年的法治實踐,就是對政府的懷疑」。

以不久前上映的《暴力街區》為例,影片成功地「軟植入」憲法精神。讓懷疑公權力的憲法精神不斷彰顯,諷刺批評政府,揭露警察局FBI、CIA等部門的黑暗和醜陋,弘揚捍衛自由,向來都是好萊塢的一大主題。而美劇之所以風靡全球,成為包括當下中國年輕人熱捧的流行文化,也是它宣揚自由價值,提倡質疑政府精神,反對包括政治權威在內的一切權威。美國憲法的哲學基礎,憲法是以人性惡為前提。

正是《聖經》的文化理念,自然狀態或原始狀態下人的權利無法得以保全,所以要建立政府;政府也因人性惡而呈現出擴張傾向,所以人們創制憲法成立政府,並通過憲法保持對政府的控制與監督。而中國傳統文化一向稱「人之初,性本善」。蘇共和中共同樣以「救世主」的身份誕生,「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正是中共將毛推為神之後,產生了一次次違憲運動。憲法管不了毛澤東,管不了中共,所以憲法在中國往往是一紙空文,「依憲執政」最多是個空談的理念。

法治是首先治國而不是治民

正如潘恩所說:「一國的憲法不是其政府的決議,而是憲法在誕下政府之後,就成為政府終身的監護人,時刻提防它學壞變壞,幹出『弒母』這樣大逆不道的事來」。在美國人的心裡,政府是「免不了的禍害」或「必要的惡」,電影反復宣揚這一主題,就是讓國人保持對權力的懷疑和猜忌。有人說,美國是「雙城記」,一城是華盛頓,一城是好萊塢。美國憲法精神是全球中最熱衷於批判自己的政府和自己的國家;並不是鼓勵人們去「打倒」政府、背叛國家,而是提醒國人時刻保持對執政黨和政府清醒的認知,最終強化了美國的憲法價值。文化是為了整合人心,在美國好萊塢構建了美國憲法至上的「共同體」,使民眾對憲法精神有了更直觀、更生動、更形象的認識。如今的中國大陸,執政黨幾乎天天喊「依法治國」,天天在搞「依憲執政」,反而人心大失,幾乎無人相信其會搞真「法治」。

「依法治國」首先是治國而不是治民,「依憲執政」首先是政黨服從憲法,而不是政黨不受憲法的制約。若中國憲法有違憲的審查機制,有憲法法院,就不可能發生十年「文革」,毛澤東也和常人一樣會站在憲法法院上接受審判。發動文革十年之久的中共,早就被憲法法院宣判「違憲」,也可能被宣佈「非法」。

國家與政黨是兩個不同的事務,國家是基於全體國人利益所形成的社會共同體,而政黨是一部份人基於相同旨意聚集而成立的政治性組織。中共能否改變空談「依法治國」的作風,首先是看其有否誠意修憲並建憲治?在中國大陸誰最有權力和資格違憲?這應是個常識,而不是難以解答之題。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