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團重重的令計劃案
作者: 陳破空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5-01-1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胡錦濤親信令計劃終於下台。早在2012年318令公子車禍,就暴露他和周永康結夥的關係,後來又牽涉習近平和薄熙來的權力之爭,謎團重重,有待揭曉。


●習近平上台兩年,打掉薄周徐令四人幫。顯示集權的
強人風格,大大超過不作為的前任胡錦濤(左)。

令計劃終於落馬,並不令人感到意外。自從2012年9月,中共十八大前,令被調離中辦主任一職,他遭清算的命運就註定了;更早一些,當三一八法拉利車禍醜聞發生之後,令就走向了末路。令落馬,雖不讓人意外,但有關令的整個案情,卻仍然撲朔迷離,許多謎團待解。

「新四人幫」,令計劃何時入夥?

謎團之一,坊間有所謂「新四人幫」之說,稱令計劃與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合夥,密謀政變,推翻習近平。

官方喉舌仍舊拿腐敗說事,掩蓋政變主題。令計劃固然腐敗,但當江澤民、李鵬這等高級別的腐敗集團、利益集團沒有受到碰觸的時候,僅僅拿腐敗、利益集團說事,難以服人。在毛澤東那裡,權力鬥爭,用路線鬥爭來掩護;在習近平這裡,權力鬥爭,用反腐鬥爭來掩護。

中南海喉舌《環球時報》在一篇題為《警惕「令計劃式」利益集團》的評論中,有這麼一句結束語:令計劃等人「甚至可能顛覆政權的大廈。」暗示令參與政變。問題是,令計劃何時入夥?

2012年3月18日,北京發生離奇車禍,一輛法拉利豪車遭嚴重撞毀,車上一男兩女,當場一死兩傷。死亡的男子,乃令計劃獨子令穀。事發後,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的令計劃調動中央警衛局封鎖現場,遮掩醜聞;時任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則下令由其親信蔣潔敏任總經理的中石油公司,調撥千萬元重金給兩名受害女子的家屬,用以封口。

經此事變,令計劃與周永康的名字連在了一起。一種可能是,周、令兩人原本就是同盟,周幫助令遮掩醜聞;另一種可能是,周、令兩人原非同盟,經此事變,才結成一黨。於是,關於這場離奇車禍的肇因,也有兩個版本的推測:其一,令子狎女駕車,偶然釀成車禍;其二,周永康策劃並製造了這場車禍,目的是逼令計劃入夥。

以筆者觀察,後一種可能性似乎更大。因為,就在三天前,2012年3月15日,中共高層才宣佈削奪薄熙來的官職。薄熙來與周永康是由來已久的死黨,令計劃則屬於胡錦濤的團派,扳倒薄熙來,是胡錦濤主政末期的大動作。薄熙來倒下僅三日,就發生令計劃之子車毀人亡之禍;再過一日,2012年3月19日,更發生京城政變傳聞。連續上演的三出驚悚大戲,實難用「偶然」二字簡單解釋。

令計劃要當總書記?劍指團派?

謎團之二,有傳言稱,令計劃不僅是「新四人幫」的成員,而且是這個朋黨的頭號人物、政變主謀,政變成功後將出任總書記。筆者直覺,此說不可信。如果不是三一八法拉利車禍及其後續炒作,官階不高、行事低調的中辦主任令計劃,幾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既無資歷、也無人望,焉能鯉魚跳龍門、直接跳躍到總書記大位?在薄、周等人的政變計劃中,只有薄,才可能是政變後的總書記人選。身為太子黨大員的薄熙來,既有資歷(與習近平等同),又有人望、更有魅力魄力能力成為這一大位的不二人選。

硬說令計劃是主謀、是政變計劃中的總書記,有攪渾水之嫌,似為真正的主謀周永康、薄熙來等人減責。隱約可見的是,目前的一波輿論,直觀地看來,正把矛頭從對準江派轉向對準團派。現任國家副主席、團派大員李源潮被扯進政變疑雲;現任總理、團派大員李克強則被炒作有病在身、將提前離職。這一切,更像是另有所圖的輿論造勢。大有醉翁之意。

令計劃之子的離奇車禍,可謂一禍三害。一害令計劃自家,家破人亡。獨子身死,老婆兄弟盡遭殃,令計劃本人仕途全毀,並將鋃鐺入獄,在鐵窗下煎熬餘生。二害胡錦濤,扳倒薄熙來之後,胡原本聲望看漲、黨內地位加強,哪知人算不如天算,令計劃醜聞爆發,胡在黨內遭圍攻,迅速失勢。三害團派,十八大人事卡位戰,胡錦濤縮手,團派大敗,江派得以重振旗鼓。當然,最大的贏家,還是習近平。

十八大出爐的七名政治局常委中,江派擠進四人(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張高麗),太子黨兩人(習近平、王岐山),團派僅剩李克強一人,碩果僅存。團派大員汪洋和李源潮臨門出局,跌破眾多觀察家眼鏡。

習近平神隱,究竟發生了什麼?

謎團之三,習近平神隱。十八大前夕,2012年9月1日至14日,被列為最高權力接班人的習近平,突然從公眾視線消失,長達兩周。官方解釋為「遊泳時背部拉傷」,無人采信;民間則流傳不同版本:習因病動手術;習遭遇車禍;習躲避暗殺;有外媒報道:習出席「紅二代」聚會,有人打架,椅子砸中了習。一時眾說紛紜。

筆者當時分析(見《開放》雜誌2012年十月號)認為:習近平在高層發了脾氣,負氣不出,以「不接班」為賭註,力求法辦薄熙來。是否徹底拉倒薄,對已經退位的江澤民和即將退位的胡錦濤而言,都不急,但即將接位的習近平卻急。習要坐穩大位,務必清除篡位者,否則,宿敵潛在,後患無窮;寢食難安,坐臥不寧。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這等帝王經,對具有帝王心的習近平來說,當然要念。

當時,薄熙來雖被停職,但並沒有進一步處理的進展,相反,還陷入微妙的僵局。在谷開來、王立軍、重慶四大警官的案件中,薄均被巧妙切割在外。一時間,薄案出現「軟著陸」的風聲。要求放過薄熙來的黨內呼聲,必是在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等人的大力遊說與活動之下。其中,周、徐可以勸說江澤民、並借助江的影響力;令則可以對胡錦濤吹風、施壓、曉以利害。

當時,有人不相信筆者的分析,認為,一個備位王儲、接班人,只有謹小慎微、唯唯諾諾的份,怎麼可能發飆?豈非自毀前程?這種看法,乃是對當時中南海內部政治生態變遷的不察。實際上,彼時,經過薄熙來一案,周永康(江親信)受牽連,江澤民地位遭到削弱;經過令計劃(胡親信)醜聞,胡錦濤地位遭到削弱。在江、胡盡遭削弱的情況下,備位的習近平卻贏得了相對優勢的地位,他的發言權擴大了。應該說,習近平的強勢地位,從那個時候,就顯露端倪,並非他的能耐,而是他的運氣。那個夜奔美領館、引發一系列政治震蕩的王立軍,實際上是習近平的救星、福星。

再說,一貫按照既定腳本演戲的中共高層,在經歷了薄熙來事件的劇烈震蕩之後,再也經不起既定接班人拒不接班的強烈震撼。不僅一時無人可換,而且,對國內外也無法交待。當時的中共高層,可以說亂成一團。

習近平背水一戰,大獲成功

習近平的心意,是要徹底打倒薄熙來,將他關進鐵籠子,永世不得翻身。(薄後來被判無期徒刑,完全是習力主的結果。)但當時,高層意見分歧,江澤民繼續幹政,胡錦濤也開始和稀泥,習近平心急如焚。

被惹惱的習近平,向新舊高層、政治元老發飆、發難,徑直提出接班的條件,主要的一條:絕不放過、且必須重懲薄熙來。習極可能還提出了一攬子條件,包括:令計劃必須走人;周永康必須靠邊站;速辦王立軍,為法辦薄熙來鋪路。

梳理習神隱前夕、神隱期間、神隱復出後所發生的一系列事件:

——2012年8月29日,中共高層決定,政治局常委人數九變七,政法委書記不再進入常委。這既是習近平的要求,也是常委中多數人贊同的結果;

——9月1日,習近平開始神隱,因他的其他要求尚未得到滿足;

——同日(9月1日)晚間,中共中央宣佈:中辦主任易人,令計劃調離,由習近平親信栗戰書接手(盡管8月已經高層商議,此時才落實);

——9月5日,王立軍被起訴,此為薄熙來案拉開序幕。這兩件事,可以讓習近平回心轉意。這一期間,新舊高層和政治老人必輪番勸說習,形成一片「勸進」之聲,習進一步取得政治優勢;

——9月15日,習近平復出;

——9月17、18兩日,王立軍出庭受審,9月24日,王被判刑,王案辦理迅速,為法辦薄熙來鋪平道路;

——9月28日,薄熙來被開除黨籍,移交司法。

習近平神隱,要挾中央,這一招,乃是兵法中的背水一戰、置之死地而後生。事實證明,這一招奏效,習近平以退為進、險中求勝的權鬥策略,大獲全勝。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