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計劃:秘書幫的倒台
作者: 何清漣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5-01-1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聖誕節前倒台的令計劃,是中共反貪運動生擒的第四隻大老虎。至此,薄周徐代表的黨、政法、軍隊外,另加曾擁高層實權的大內總管,已顯習近平集權戰略的大勢。本文著重由來已久的「秘書專政」,分析令案的實質。


●12 月 22 日被中共宣布接受調查的令計劃(1956- 山西平陸),曾是胡錦濤
(右)的心腹中辦主任(右2),大權在手,巨貪370 億人幣。 

令計劃的倒臺,是習王用文火慢燉了兩年多的結果。從揭露出來的腐敗事實來看,這個家族畢竟只是附於「革命家族」驥尾,鼎盛時期也就五六年左右,腐敗數額並不算「出類拔萃」,加上令計劃十八大前仕途受挫,目前雖有「副國級」之尊,但也就占一閒職罷了。為什麼還要被當作「大老虎」狠揍?

對習近平接掌大位後的政治攻略做一全盤分析,拿掉令計劃這一舉措就很好理解。

令計劃罪在曾掌控「隱性權力」

習近平的政治攻略戰,是變集體領導的寡頭政治為一人專斷,所謂「小組政治」只是一個過渡手段。這些,我在為VOA寫的數篇博文裡都提到過。

近兩年有關令計劃命運的分析,幾乎都將其子令谷那場「法拉利車禍」當作其命運轉捩點,認為因那場車禍,令計劃不得不與周永康結盟,因而叛主並得罪今上。只有羅昌平的文章《令計劃與秘書長的權力場》道出了令倒臺的最深層原因。

羅昌平這篇文章,對中共政治中的「秘書現象」之剖析,話語不多,卻很精當,值得一讀。其中對秘書權力來源的分析,近年也有類似文章分析過,例如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即中共一號大秘,「隱性權力之大,可比中央政治局常委」;「因為秘書處於行權者與受權者之間的關口,是接近‘權力核心’的必經通道」,作為一種 隱性權力,「在半透明政體中擁有更大的運行空間。這實際是讓潛規則代替法治,從而形成次級秩序。」

但羅文有些分析卻是至今為止有關令計劃的資訊中的「獨家」。為何令計劃會成為「第一個涉嫌貪腐被查的中辦主任」?羅昌平給出了線索,即令計劃利用自己的影響力組成了一個無形有影的秘書幫。「秘書的工作方式之一是與對方官員的秘書交往,這使得身處不同權脈中的秘書可以並網運行,由此結成同盟甚至部落」,「比如,鐵老大劉志軍的合夥人丁書苗,在2010年初(經查證,是1月30日)舉辦了首都秘書界新春聯誼會,四百多名中央及地方秘書界領導及部長等出席。這是觸及雷區的冒險之舉,亦是他們雙雙案發的引線之一。而山西省委常委班子的大面積落馬,也是這一故事的延續,共同指向同一中樞——前任中辦主任令計劃。」

一場首都秘書界春聯會自取其咎

這次「首都秘書界新春聯誼會」對劉志軍的影響,已經有人約略寫過,但不如羅昌平看得透。羅昌平的判斷自有事實依據。2010年初是什麼時候?正是中共十八大權力交接前夕,被確定為儲君的習近平大位正受到嚴重挑戰。地方諸侯有薄熙來的「重慶模式」,北京機樞之地有來自各政治利益集團的壓力,不少人都等著這位儲君「犯錯誤」。2008年京奧會雖然只出了一件鼓樓殺外國人案,大體上算是在公安部「六張網無間隙覆蓋」下「平安無事」,但一場彰顯國力的喜慶盛 會被辦成「軍管狀態」卻頗遭詬病。

按常規,2009年9月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上,習近平應該被選為中央軍委副主席,以完成下屆最高領導人的必要過渡,但習近平在壓力下不得不寫信給胡錦濤,以「中央工作經驗不足」為由,請求不予提拔,胡錦濤與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及總理溫家寶協商後,一致同意習近平這一請求。

其時,令計劃這支「股票」行情看漲,許多人預測他將進入十八屆中央政治局任常委。令計劃本身無地方任督撫一職經歷,也無政治人脈,他建的「山西幫」畢竟只是個以地緣為紐帶的非制度性幫派,因此,「山西幫」的財神丁書苗出資舉辦「首都秘書界新春聯誼會」,出面為令計劃構築政治班底。這類動作,對於當時處在權力爭鬥旋渦中心的幾個主要人物來說,都如「寒天飲冰水,點滴在心頭」。偏巧天不佑令狐家族,2012年3月18日,即薄熙來被撤職關押的第三天,令計畫之子令谷出了那場給家族命運帶來毀滅性打擊的車禍。以後的中南海棋局完全打亂,不僅傳說中要入常的李源潮徹底出局,就連令計劃也未能進入政治局。

習王反腐三戰場:軍隊 政法中辦

中國2014年的反腐特點可以概括為:規模大、規格高、重建個人專斷的新權力格局(北京宣傳為「頂層設計」)。但這並非習近平個人稟賦所決定,而是中共極權體制的政治邏輯決定的。

從國際共運的歷史來看,列寧、斯大林建立的共產極權統治只適合擅長集權的領導者掌管。如果被「選」的領導者能力平平,如胡錦濤,那麼統治機器的頂層權力就會分散到這架「機器」各系統的次級領導者手中,比如軍隊(徐、郭)、情報、警察(曾慶紅、周永康)、中央辦公廳(令計劃)等要害部門,結果是這些部門的負責人在運轉著這架龐大的國家機器,並將自己掌管的系統建成一個有相對獨立利益的利益集團,形成「多龍治水」的寡頭政治。

這一格局發韌於江朱統治末期,成長壯大於胡錦濤統治的十年。一些具有政治眼光的「紅二代」,正是看到了「紅色江山」變成了軍、情、秘書幫的天下,整個國家淪為平民出身的貪官污吏鯨吞的魚肉(自家同門的蠶食則被他們視為可包容的),危機深伏,才公開批評胡錦濤無所作為,提出「抱著定時炸彈擊鼓傳花」的警告。

習近平的強力反腐有清晰的目標,每一步都以打擊上述三個利益集團為主,間或也有針對其他利益集團的動作,比如今年2月間廣州《時代週報》針對三峽集團背後「個別退休老領導」(李鵬)的報導,但這只是敲山震虎,讓這些「紅色家族」中大老虎老實一些,並未將他們列在近期要辦的「反腐菜單」上。

令計劃倒台是另一場反腐的開始

回溯習王反腐,在輿論上都有跡可尋。如果說周永康及其背後支持者是利用英文媒體放風,將某個家族、某一系列家族群體資訊的腐敗揭示於世,習王則是利用國內媒體財新網等,以及香港某些媒體如《亞洲週刊》等放風。

在令政策與「山西幫」今年7月被清理之前,國內媒體其實有明確的政治信號。4月25日,中國社科院法治國情調研室主任田禾接受記者專訪,認為中國「目前個別秘書干政問題比較嚴重」,她列舉的秘書干政現象當中:最嚴重的是「與官員結成利益共同體⋯⋯利用手中海量資源和公權力、話語權,為個人謀利」等。這一文章被國內媒體廣為轉載,因為當時曾任周永康秘書的四大高官,如海南省副省長冀文林、四川省文聯主席郭永祥、中石油股份副總裁李華林和四川省政協 主席李崇禧均被查,因此,讀者尚未聯想到「中共第一秘」令計劃身上。

如果要對習近平2014年反腐做一評價,只能說,為了讓制度賦予黨的最高領導人的權力名實歸一,結束胡錦濤時期形成的「虛君」狀態,習近平以反腐為手段、行集權之實,符合這個統治機器本身的邏輯。但因為中國的腐敗源於制度,這種選擇性反腐並不能解決腐敗的根源。現在大家都知道習近平可能成為「習澤東」,但卻忽視了中共權力體制的內在邏輯只有以下兩種,不是「多龍治水」的寡頭獨裁政治,就是權力集於最高領導一人之手的個人獨裁。前者是多個利益集團共 同瓜分民脂民膏,後者是某一利益集團獨大。

我同意羅昌平的判斷:「至於令計劃的落馬,因其絕對中樞地位,只能說是一場反腐的開始,而非結束」,近期海外媒體上關於令計劃的報導還帶出了另一位團派出身的政治局委員,反腐功能表上還有誰,各位看官靜候消息吧。

(來源:VOA網站。何清漣:中國問題專家)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