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封殺抗艾女活動家出國
作者: 陳秉中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12-1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李長春李克強治下造成的河南愛滋病大氾濫,遺患無窮,至今已二十年。官方仍然在千方百計封鎖他們執政時推行血漿經濟,闖下的大禍。這是一對夫妻死裡逃生的故事。


●為河南血災不屈抗爭的陳秉中與王秋雲夫婦。難得會面。

國際愛滋病日前夕,為核實將發表的兩篇文稿涉及的人和事專程前去河南,包括與兩位因出國參加國際會議橫遭河南警方封殺的抗艾女活動家的會面。未料,這一會面也照例遭到無理封殺。

不擇手段禁止抗艾王秋雲出國

十月二十三日,聯合國消除婦女歧視公約委員會將在日內瓦審議中國政府遞交的《消歧公約》執行報告。經「女性抗艾網路中國」推薦,聯合國提供資助,選派河南省鶴壁市抗艾女活家王秋雲作為受愛滋病影響女性代表出席並發言。王秋雲是深受河南「血漿經濟」的受害者,對河南愛滋病大流行真相瞭若指掌,並在維護受害者權益方面做了不懈的努力。但害怕她公開河南當局隱蔽多年的河南愛滋病真相,以致遭到河南警方的無理封殺。無獨有偶,鄭州市抗艾女活動家袁文莉去年赴泰國參加亞太地區愛滋病大會,也遭到警方封殺而未成行。

王秋雲赴會的簽證護照早已從瑞士駐華大使館寄出,快遞公司告知,她的護照已被當地公安局國保大隊拿走。當她到國保大隊詢問則說是政府拿走了,但不說是哪位官員拿走的。王秋雲到處打聽詢問,都不予答復。同時,市公安局和衛生局幾次到王秋雲家中探訪,查看她是否私自出走。更進一步的是,政府官員登門造訪。拐彎抹角地以「關懷」口吻說出要王秋雲編造「身體不好」的謊言,以此回復國內支援她的單位和聯合國有關機構。甚至還動員她到當地醫院住院休養,以此欺騙輿論,蒙蔽世人。——這些都被王秋雲嚴辭拒絕。

中國政府出於掩蓋被隱瞞二十年年之久的河南愛滋病真相,竟採取如此卑鄙手段無端沒收王秋雲的護照阻截她出國。再次表現對愛滋病女性的岐視。王秋雲無法到日內瓦赴會,中國女性受愛滋病影響的聲音,就這樣被河南當局遮罩了,讓王秋雲抱憾終生。

無辜感染愛滋病毒的悲慘身世

九十年代初河南愛滋病毒大面積傳播期間,王秋雲不是賣血而是因病輸血無辜感染愛滋病毒的,從此陷入不能自拔的深淵,在死亡線上苦苦掙扎。那幾年王秋雲多病纏身,先後在鶴壁市人民醫院做了三次手術,每次醫生都要求給她輸血,於是感染愛滋病毒。九四年八月做子宮肌瘤摘除術輸血,出院後就出現發燒、咳嗽、全身無力等症狀,當感冒治療,越治越重;九五年做胃大部切除手術,四次輸血二千四百毫升;九七年生孩子,本不用輸血,但也輸了四百毫升;九九年子宮肌瘤切除第三次手術,又四次輸血四千毫升。這種強制性的輸血給她埋下隱患,二○○五年,王秋雲因39.5℃高燒住院,吃了不少退燒藥,半個月也不退燒,突然醫院對她病房反復消毒。她覺察有異,但醫院怕為此擔責仍捂著蓋著不說實情。

四個月後,因為身體消瘦實在挺不住了,入住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經檢測確診為愛滋病毒陽性。原來王秋雲十年來的咳嗽、發燒並非感冒而是世界瘟疫愛滋病。證實了鶴壁市人民醫院已知她是愛滋病而對她欺騙隱瞞。

確診後她體內免疫系統中重要的免疫細胞即CD4大量已降到朝不保夕的臨界線以下。正常成人CD4單位量500~1600個,可是王秋雲只有二個了,病情相當嚴重。原先誤療已花費家裡的全部積蓄外,還欠下八萬元外債。傾家蕩產,曾一度想放棄治療回家等死。多虧一個好心的愛滋病女人把她介紹到湖北襄樊無國界醫院比利時的醫生給免費抗病毒治療,才活下來獲得第二次生命。

在丈夫支持下投入抗艾鬥爭

窮困潦倒的王秋雲出院後,她將因輸血感染愛滋病毒的鶴壁市人民醫院告到到鶴壁市山城區法院,拖了三年,竟被法院中止受理,上萬元的訴訟費付之東流。王秋雲走投無路真想一頭撞死在法院。甚至不忍心拖垮丈夫,勸他與病妻離婚。

丈夫王秋生卻對愛妻不離不棄,「死和活都要在一起」,讓生命垂危的王秋雲鼓起了活下去的勇氣。更可貴的是,兩夫妻一起還共同投入到為「血漿經濟」受害者維權的鬥爭中,開始了新生活。

他們夫婦與幾位病友一道創立了民間公益組織[鶴壁陽光家園],通過各種形式,向受害者宣傳愛滋病可防可控知識,強調只要堅持抗病毒治療,按時服藥就能同普通人一樣長壽。他們還為一些困難戶及時得到救助。與衛生局溝通,爭取到丙肝免費治療。他們的努力,受到國際有關組織的充分背定和贊許。聯合國婦女署還為此專項贊助拍攝了《王秋雲的故事》,網路媒體播出後感動很多人。

五名官員堵截王秋雲去鄭州見面

我於約定時間到達鄭州,正在與來接我的袁文莉交談時,王秋生突然打來電話說,說王秋雲被區政法委、衛生局五名人員攔下,不准上車去鄭州!要她退票跟他們回去。要求她一起去外邊玩和吃飯,以便把她死死看住。被王秋雲推掉後,又派人坐在她家看守,王秋雲向他承諾不會去鄭州了,那人才走。

我得知王秋雲被攔截,心緒難平。我是專程來看望他們的,便在夕陽西下時登上去鶴壁的火車。為防再出意外,我們選擇安全地帶坐在汽車內長談。看到體重不足八十斤可憐的王秋雲仍精神抖擻,令我非常感動也難掩無法言表的心酸。

王秋雲對我說,我們這裡警方無孔不入,近幾天你要來鄭州的郵件和我給你的回復,都無一例外地被監控,一言一行全在警方掌控之中,不允許任何對河南愛滋病氾濫成災說三道四的聲音傳出河南。河南對我來說是不可進入的禁區,我只得趁夜離開。

王秋雲(和袁文莉)為無辜感染愛滋病患者維權的義舉,光彩照人,應該得到表彰,但河南政府不去追究製造愛滋病慘案的罪魁禍首,反而把鞭子抽打在為受害者維權的抗艾女英雄身上,衷心期待以習總書記為首的黨中央痛定思痛,在依法治國中依法查處延遲多年河南污血案,追究無法無天行為,向受害者賠禮道歉。

(陳秉中: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