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把趙本山慣壞了
 
薄熙來把趙本山慣壞了
作者: 姜維平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12-1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江湖賣唱的「二人轉」佔據央視春晚舞臺,還成功為有私人飛機的富豪。政治黑暗和墮落造就野心家薄熙來和跑龍套的馬仔趙本山,應當撕開趙的假面具。


●趙本山:一個東北街頭賣唱的成為
中國舞台的紅人與富豪,靠的啥?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有人把趙本山稱為藝術家,還掛個全國政協委員的頭銜,但熟悉他的家鄉人最知道他的底牌,用東北方言問一句,他是幹啥的?是「拉弦」的啊,「拉弦」是幹啥的,就是「賣唱」的,也就是東北逢年過節什麼的,有些唱「二人轉」的民間藝人,一般都是夫妻倆個,跑到你家門前拉啊唱啊跳啊,不給錢不走,給了點小錢就唱點過年話,否則,就罵你死全家,很難聽呢,所以,老百姓把他們當成逗樂的,和耍猴的一個等級,看不上也得罪不起。

一切都是樂呵,樂呵圖吉利,最早的老趙發跡前就屬於這類不登大雅之堂的街頭藝人的行列,但他有點福氣,也有點緣分,貼上了雄心勃勃的薄熙來,故此,從鐵嶺到大連以及遼寧,再轉戰重慶,北京,「拉弦」的成了「牽驢」的,拉的不再是藝術「弦」而是政治的「弦」鬧紅了「半邊天」,最後走到今天這一步;凶多吉少,危在旦夕。

和薄熙來互相利用掛上政治關係

我經常看「二人轉」,鬱悶了也開心笑一笑,但從不把趙本山當藝術家,因為他為人處事沒有準則,就是看你對他有沒有用處,即,典型的小市民式的實用主義者,舞臺上的老趙和生活中的原型完全不一樣,他可能是喜劇裡最醜陋的角色,但由於它能給人們帶來笑料,所以,觀眾大都諒解了他,很快走紅了,不僅一年又一年地佔據央視春晚舞臺,而且涉足政治和經濟,成了億萬富豪,連私人飛機都買了兩架,讓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吧:是薄熙來把他慣壞了。

這不是聳人聽聞的評價,薄熙來在重慶究竟都幹了些什麼,趙本山扮演的神馬角色,我不講人們也知道,但鮮為人知的是,上個世紀的故事,發生在大連,許多人竟淡忘了,我卻難以忘記:曹伯純當大連市委書記時,薄熙來任市長,他們為了爭權奪利,打得一塌糊塗,曹的人馬下令抓捕寶麗行的老闆徐某,因為這家位於斯大林路鑽石地帶的娛樂場所裡,黃賭毒氾濫成災,甚至私藏槍支彈藥,每天車水馬龍,歌舞昇平,日進斗金,徐某成了大連商場的風雲人物,但值此陷入困境而無奈,曹抓他必將觸及薄在公安,國安的死黨,後臺就是這些人,「黑老大」是薄熙來,於是,緊要關頭,公安局內線給徐某指令,「三十六計走為上」,他匆忙跑到美國去,再也沒回來,就像大連房地產開發辦副主任鄭某一樣,薄熙來把他這樣的類似的「舌頭」死黨的後路都留好了。

在這種情況下,趙本山粉抹登場了,那時的老趙,還知名度不是太高,還有點「差錢」,他知道靠上薄熙來最給力,因為「薄三」想借助大連這張「城市名片」往上爬,他急於造勢,而宣傳是少不得的,除了大連足球,就是東北「二人轉」了,而老趙呢,他想利用官迷薄熙來爭名奪利,薄想利用「拉弦」的趙本山拉出政績,二人一拍即合,他們成了「老鐵」,所以,徐某腳底抹油一跑,丟下了一塊「大肥肉」,薄熙來下令給了趙本山,集餐飲,娛樂,歌舞,休閒於一體,原先的寶麗行夜總會,華麗一轉身,成了「中國城」,又一炮打響了,黃賭毒和過去一樣,只是姓趙不姓徐了,但不論姓啥,只要在薄熙來地盤上幹事,有薄一波的光環罩著,趙本山知道該怎樣分利,所以,他和薄家人的關係拉近了,就從那時開始,他開始「拉弦」變調了,藝術和政治掛上了邊。

得薄谷夫婦歡心趙呼風喚雨

雖然,老趙是一個拉弦的,如果不和薄熙來走得近,也不會這麼順,薄熙來御筆批幾個字,他幫趙幫在點子上,遼寧電視臺成了趙的自留地,進進出出走平道似的,薄還幫他疏通與中央台的關係,幫他介紹企業老闆,比如,徐明,王奉友等人,當官的,寫詩的,畫畫的,唱歌的,跳舞的,雷政富之類的「床上舞模」,等等,總之,只要是政要,名人,美女,俊男,薄熙來都想拉一拉,因為他知道,從大連進軍中南海,這路長著呢,什麼人都得交,只要他擁護自己就行,由於老趙會公關,嘴巴特甜,腿跑得勤,不知不覺地成了「公關部長」。

薄谷夫婦都喜歡趙,趙偏偏是一個嘴上抹蜜的演員,朋友如雲,呼風喚雨,常年住在大連香格里拉酒店裡包房,那是他的「公關辦」,結交什麼人,排斥什麼人,都以薄熙來為中心,那個年代,我曾在該酒店大堂見到老趙,過去與現在卻有天壤之別,隨著與薄家關係拉近,過去沒出名時低三下四的「拉弦」的眉眼,猛地變了,由一臉獻媚的傻笑,到一副不可一勢的派頭,他穿著紫紅色的名牌夾克衫,眼皮是朝上翻的,眼珠絕對不夾沒用的傢伙,是的,大連人一點也不懷疑,薄要是上去了,趙混個部長級的是沒跑的,全中國都得演「二人轉」。正如「趕馬車」農民的孫×田能當大連副市長兼公安局長,而食堂的廚師車輝能當國安局黨委書記一樣。

多年來,薄熙來為了把趙本山栓在自己政變的戰車上,故意通過手中的權利,給趙等一些吹鼓手經濟利益,在鐵嶺,在瀋陽,在大連,在旅順,在重慶,在北京,趙本山涉足了餐飲娛樂,礦山,資訊諮詢,影視等多項領域,巧取豪奪了數十億元,其中充滿著貪婪與腐敗,是地道的文藝界的「耍猴的」,不僅把文藝舞臺鬧得昏天黑地,而且,把政治搞得詭異而神秘,把一些經濟領域也搞得烏煙瘴氣,尤其是二○○七年,薄熙來下重慶之後,他和薄熙來的打手王立軍互相勾結,幹了不少壞事,相信國家有關部門已經掌握了證據,如果要真的要「依法治國」,真的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麼,他是跑不掉的。

薄上台老趙就是文化部長

總之,薄王洗劫重慶那幾年,老趙紅得發紫,已經由拉「小弦」發展到拉「大弦」,要把中國拉回「二次文革」的運動裡,薄要陰謀得逞,他就是第二個于會泳,他整人的手段也了不得啊。薄想叫成城當司法部長,車克民當國安部長,王立軍當公安部長,那麼,老趙一定是宣傳部長兼文化部長。他們幾個人能把中國鬧得天翻地覆,死去活來。

我看到網上有議論趙在京城的會所,文章只談及經濟利益和建築規模,好像就是為了賺錢,罪名是破壞文物,這僅對了一半,實際上,薄熙來交給他的更重要任務是公關,是拉攏人,什麼人都要拉去玩,玩出凝聚力,通過名人,美女,名酒,名車,美食,結交方方面面的人物,用吃吃喝喝的辦法,把一些官場,商場上的大腕,大款拉到自己身邊,為日後篡黨奪權賣力,而且,那裡還可以通過交談,搜集政經情報,全部匯總給車輝,車再交給薄熙來,以便做出有利自己的決策,據接近原大連國安局黨委書記車輝,即車克民的消息人士稱,別看老趙傻乎乎的,只會逗樂,他是狐狸和猴配的,他和一些人談談笑笑的,就把薄市長的大事辦了,還不動聲色,這是一個官場商場上的複合型奇才啊。

是的,趙本山由遼寧鐵嶺的一個「賣唱拉弦」的,能一步步地走到今天,就是利用了薄熙來及其餘黨的權力,而薄的人脈關係和政治野心,又進一步放大了趙的作用,使自古不登大雅之堂的「二人轉」佔據了神聖的文藝舞臺,政治的黑暗和道德的墮落造就「政治騙子」薄熙來和「跑龍套」的馬仔趙本山,他的所謂「遼寧大舞臺」,就是民族精神萎縮和理想信念潰敗的典型,它濃縮了這個時代的悲劇,從宮廷來的「勃起來」是以蹂躪殘疾人等弱勢群體為樂的,貪官和奸商以及地痞無賴的快感建立在老百姓的愚昧和懦弱之上,令世界發笑,任其發展下去,是人類文化的大災難,故以筆者之見,應當撕開趙的假面具,還他「拉弦」的真面目,連同被裁剪和隱藏的薄熙來罪狀一樣,全部公之於眾,法律該怎麼辦就依法懲處。

(2014年11月20日,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