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為一張選票害死張東蓀
 
毛為一張選票害死張東蓀
作者: 申 淵

批毛文選

更新於︰2014-12-1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等額選舉,來自列寧十月革命對資產階級選舉制的取締。中共現有一點差額選舉,實質上還是包辦的假選舉,毛澤東李井泉迫害不投他們票的人就是明證。


●國共內戰時的第三勢力代表
人物張東蓀和他的愛孫張鶴
慈(現居澳洲)。50 年代。

早在一九五四年我剛滿十八周歲,便獲得了第一次選舉權。那是區人大代表選舉,選票上只有一名候選人,由中共區委提名,選民的選舉權僅限於在這位候選人姓名底下劃個圈圈。若要反對或提名他人,絕無可能。即使如此選舉權利,到鄉、鎮、區便要止步,再往上的縣、市、省和全國人大代表的選舉,便與你無關,由一層層代表替你代勞。這便是中共奉若神明的蘇維埃式「無記名間接等額選舉制度」,這種選舉模式自中共建黨立國之初延續至今不變,也是今天全國人大常委會恩賜給香港臣民「八三一」特首普選的來由。雖候選人可有二三人,可惜港人不接受這種恩賜。

一九○五年俄國舉行大罷工,工人成立「罷工工人代表大會」,代表會議俄文COBET發音即「蘇維埃」。一九一七年十月事變布爾什維克奪取政權,最高權力機構即稱為「最高蘇維埃代表會議」,國號「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 俄文簡稱「CCCP」,英文「USSR」, 中文「蘇聯」,就植根於蘇維埃。

中共建黨立國,事事以俄為師,三十年代占山為王的根據地,均自名為「蘇維埃區」(蘇區)。 工農代表均用無記名間接等額選舉方法選出。在俄國,列寧認為十月革命後的內戰是「蘇維埃政權反對普遍、直接、平等、秘密選舉的鬥爭」。列寧還說「少數人奪取政權之後,必須迫使多數人實行社會主義」。因此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是源於百年前俄國蘇維埃選舉的翻版。

李井泉迫害重慶市委書記張文澄

李井泉和柯慶施是毛澤東的好學生,一個獨霸西南,一個坐鎮華東,兩人都學會了毛澤東獨斷專行的霸道作風。

原中共重慶市委書記張文澄(1915-1989)中共地下黨出身,一九五二年四川由川東、川西、川南、川北四個行署合併建省,中共中央早已內定李井泉為中共四川省委書記,可是建國初期,學習蘇聯,要作選舉秀,表面上要遵守《黨章》規定的各級領導由黨員代表大會選舉產生。那時中共盛行蘇維埃等額選舉模式,候選人和當選人等額,沒有選擇餘地。有人提出候選人中沒有地下黨成員,李井泉不加理會。一人一票等額選舉結果,李井泉少了四票,他覺得有損面子,指示省公安廳長趙蒼璧用公安特種技術檢查每張選票上的指紋,很快查出沒有投他票的是重慶市委書記張文澄、宣傳部副部長明朗等人。李井泉赤膊上陣,親自召見談話,勒令各人寫檢查。在高壓威脅下,除張文澄,其他三人紛紛認罪,檢查交代。

張文澄不買李井泉的帳,態度強硬。他頂撞李井泉說:「選舉黨的領導,選誰不選誰是黨章賦於我的權利,我有什麼錯?如果要我認錯,除非你修改黨章。」李井泉聽悉後更加下不來台,便要伺機報復。不久反右派運動開始,李井泉指令中共重慶市委第一書記任白戈:「你非得把張文澄給我打成右派不可」。 任白戈不敢有違,四出羅織罪名,雞蛋裡挑骨頭,把張文澄打成「張文澄五人反黨右派小集團」 的為首份子,株連二百多人。張文澄主要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罪行便是「不投李井泉同志一票」。

毛澤東迫害不投他票的張東蓀

還有一個更著名的例子是毛澤東和民主人士張東蓀(1886-1973)的故事。一九四九年九月三十日政協第一次會議最後一天,全體576名代表以無記名方式選舉一百八十名政協委員和中央政府主席、副主席五十六名委員。毛澤東以575票當選主席,只有一張選票不選毛澤東。人們自然會猜測那是毛澤東虛懷若谷,自已不選自已。但是當時有二個人心知肚明,毛已經投了自己一票;另一個不選毛澤東的是燕京大學哲學系主任張東蓀教授。

毛澤東報復心極強,他用非常手段很快查出那張白票為張東蓀所投。從此以後,張東蓀教授和他的家人子女遭到接二連三的政治打擊。張本人在鎮反中被誣以出賣國家機密罪,文革中被捕,於一九七三年庾死獄中;三個兒子二個自殺一個逼瘋;女兒張宗燁物理學家,內部控制對象;二個孫子判重刑,長期監禁;妻子給劉少奇名字打××,老眼昏花錯打在毛澤東名字上,犯下惡毒攻擊偉大領袖滔天大罪,打成現行反革命分子。

以上兩例充分說明,蘇維埃式無記名間接等額選舉制度的虛偽性和欺騙性,目的是為了維護一黨專政。列寧說:「專政是直接憑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權」。 在「黨天下」 的中國大陸,民主是假,專政是真。

佔中反佔中是兩種核心價值之爭

十年前二○○四年六月,以香港城市大學教授、前民主黨副主席張炳良為首的近三百位香港專業人士聯名簽署《香港核心價值宣言》,提出守衛香港的核心價值--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保存香港競爭優勢和本土文化,引起社會廣泛討論。主流媒體認為,香核心價值元素,受基本法保護。

二○一二年唐英年在競選特首時說:「捍衛核心價值是最核心的核心價值」。 梁振英當選行政長官後,也重覆以上的核心價值觀。甚至建制派、泛民派、佔中和反佔中都在說要「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然而對於香港核心價值的理解和解釋,佔中和反佔中,泛民和建制、政府和公民抗命的分歧南轅北轍,形同水火,中間隔了一道柏林牆。雙方對立的焦點就是特首是否必須愛國愛港,服從中央。人大常委會為香港設定的普選框架即是蘇維埃選舉制度的山寨版,全然不同於香港人所理解的國際通行的民主普選。了解這一段歷史淵源,就明白一國兩制中兩制是根本性矛盾所在。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陳先奎一語洩露天機:「我們主張愛中國就要愛中國共產黨,愛中國的關鍵就是要愛黨。」

因此政改框架普選方式之爭實質上是一國之中的「兩制」之戰——民主法治與專制獨裁之戰。中共必須拼命守住一黨專政的底線。

一國之中的兩制之戰,是遲早要發生的,不是在香港,就是在臺灣。昨天的西藏、今天的香港以及明天的臺灣都是中共宣告實行一國兩制的地區。西藏有過《十七條》, 香港有個基本法,臺灣如若一國兩制,也將會統通要被中共撕毀,這是中共專制獨裁本性使然。今日中共敗局已不可逆轉。兩制之戰,來日方長,不在乎一朝一夕。民主法治必將戰勝專制獨裁,這是不可阻擋的世界潮流。

2014年11月20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